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谋生手册 府天

第六十一章 英雄宴开局!

    状元楼位于徽州府衙司狱司南面的状元坊旁边。之所以有这个名字,还是因为正德年间歙县出过一个状元唐皋。这是自从洪武年间徽州府出了一个状元后,时隔七八十年再一次填补空白,故而在一座气派的状元坊盖好了之后,就有精明的生意人在旁边盖了一座状元楼。这样绝佳的口彩,再加上那可以俯瞰状元坊的绝佳的地理位置,使得这状元楼成了府城中士人举子光顾最多的地方。

    往年虽说徽州府各县也都有为生员或举子赴考饯行的宴会,可如同今年这样隆重的,却还是头一次。状元楼的东家是绩溪人洪仁武,自从揽下这么一件事后,他便亲自奔前走后张罗,又去添了一批厨子伙计备用。为了不至于犯夜,英雄宴是午宴,而非晚宴,他和那些厨子早几天就忙活了起来,而后从前一天晚上开始就根本没时间合眼,全都在不停地准备。好在最头疼的座次问题,各县都派出了专人来安排,不用他操心,否则他头发也不知道要掉多少。

    今日有份出席的并不是所有生员,那些侥幸混了个功名就心满意足的没那资格,长年混迹于科考三四等,距离裁汰只差一步的也没资格,除却今科要下秋闱的那些佼佼者之外,就是少数被人评价为极具潜质的明日之星这其中就有被长辈又或兄长带来的年少童生。

    每县科考排在一二等,能够参加乡试的足有三四十人,六县便是两百多人,再加上特邀乡宦,府县官员,混进来的童生以及各色人物,差不多是小三百人,三层楼一楼十桌,满满当当。而三楼的十桌,主桌是徽州府衙和歙县衙门的主司和顶尖的乡宦,次桌是州县属官和次一等的乡宦,剩下八桌的分配问题,六县差点没打破头。最终歙县夺下三桌,其余五桌则是婺源两桌,休宁一桌,祁门一桌,绩溪和黟县共一桌。

    这全都是按照往年进士和举人的比例来的,纵使不服气的也只能暗自生闷气。至于二楼一楼的分配,则稍稍简单一些。

    从巳正(十点)过后,就有生员三五成群地赶到了这里。这些来得早的人大都已经参加过一次两次三次的乡试大比,深知难度,更知道自己希望不大,所以座次也大多位于一楼大堂。只不过,亲自迎客的洪仁武仍然对每一个人都笑容可掬礼数周到。因为科举这种事是没个准的,一次就夺下解元的,可能如同唐寅那样倒霉,而七八次才考中举人的,也有可能再考中一个进士。在这种场合,宁负白头翁,莫欺少年穷要不得,一碗水绝对要端平。

    随着人越来越多,一楼二楼都坐了个六分满。尤其是坐在最靠外的人,全都在后到的人中,找寻那些声名在外的人影。

    “看,那是黟县赵明章,据说黟县今科最有指望的就是他了,还有人说他能中个亚元。”

    “那是祁门的潘政,上一次乡试据说是墨滴污了字纸,这才遗憾落榜。”

    “快瞧瞧,那是鲍氏三兄弟,一家三秀才,只可惜没出一个举人!”

    在这样的议论声中,一个个身穿?衫的秀才或昂首挺胸,或谦和恭敬地进入了状元楼。每个人都早就知道自己的座次,呼朋唤友坐定之后,也就跟着其他人一块继续八卦他们后头到来的人。但迄今为止,别说那些各县乡宦还没有一个到,三楼座次上也只是稀稀拉拉坐了没几个人。显然印证了一句老话,重要的大人物总是姗姗来迟的。先到者腹诽归腹诽,但很多人都心知肚明自己这次下场也只是碰运气,只能在心里羡慕嫉妒恨而已。

    “那是歙县的程奎!”

    “不止是程奎,你瞧他身边的,不是西溪南和南溪南那吴家兄弟?”

    “还有几个是谁?怎么那么年轻,瞧着也面生得很。”

    二楼临窗几个生员你一言我一语,须臾,也有人凑到这里往下俯瞰。只见那三个众人很熟悉的歙县年轻俊杰旁边,还有几个更年轻的,其中一个十五六,两个十三四,最小的是一个年方八九岁的童子。众人面面相觑了一阵子,正绞尽脑汁想着这有资格和程奎等人同行的是谁,便突然有人惊呼一声道:“我知道了,定然是歙县那个汪孚林,还有他那养子汪金宝!”

    “那就是传说中那对父子?快让开给我看看!”

    “真的看上去就相差五六岁,十四岁的爹,八岁的儿子,真稀奇!”

    “别只顾着说稀奇,就这十四岁的小子,搅动起多大风雨?今天竟是连英雄宴都来插上一脚了,好大的脸面!”

    这状元楼周边今天也不知道调集了多少府衙的三班衙役维持秩序,因此生员从十字街过来就不许骑马坐车坐轿,一律步行。汪孚林和程奎等人来的时候,入眼的老少全是这一袭玉色(高雅的淡绿淡青)?衫,每一个人都湮没在这青色的海洋之中。而来到状元楼前,他只不过随意一抬头,就发现二楼临窗的位置满满当当全都挤着人,甚至还有人伸出手指朝他们指指点点,就连三楼也隐约有十余人在居高临下俯瞰。

    “双木,到时候奎哥是要上三楼的,我们就在底楼,那儿人杂,位子我让奎哥单独安排了,这样你带着金宝和秋枫也就不成问题了。”程乃轩一边说一边斜睨了秋枫一眼,暗自嘀咕汪孚林的滥好心。金宝也就算了,可汪孚林竟然连秋枫也给换了一身行头把人给夹带进来了,这到底怎么想的?

    汪孚林也是得知自己和程乃轩位子在一楼,这才在秋枫的一再恳求之下,答应带其去领略一下市面。毕竟,前时他明里暗里两手棋的时候,秋枫不但悄悄去给刘会捎过信,也曾经和两个程家家丁一块东奔西走吸引过别人的注意力。再加上平日做事尽心竭力,认人的本事也帮过他不少,除却偶尔自作主张和冲动行事,没有什么值得挑剔的地方。再加上这小家伙对于读书人的憧憬,他心一软就应了。

    状元楼的东家洪仁武过来打过招呼,立刻满脸堆笑亲自领众人进了门,可后头还有来人,他自是少不得告罪一声又出去了。程奎和吴中明吴应明亲自把汪孚林几个引到靠近楼梯的一张空桌子,程奎才压低声音说道:“这里是我特意吩咐人留出来的一桌,你家金宝,还有你这书童就不至于被人挑刺,加上有轩弟在,镇场子就容易,不至于会有其他人打搅。而且这里回头上楼方便,一会儿上头咱们歙县几位老大人进来时,这里也容易瞧见。”

    汪孚林谢了一声,目送程奎三人上楼,这才招呼了程乃轩入座。

    这一桌上,他左手边是程乃轩,右手边是金宝,而秋枫则坐在金宝旁边。后两者都还是第一次出席这样全都是读书人的场合,全都脸色有些死板。秋枫是说不出的紧张,但金宝眼睛却滴溜溜直转,当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时,他登时眼睛大亮,竟是忘了紧张,蹭的一下站起身来用力招了招手。

    歙县往年也有八九岁进学的生员,可这两三年没有如此突围的神童,再加上金宝刚刚来时就引起了无穷瞩目,这会儿更是好多人往这边看了过来。

    而那年方弱冠形容俊朗的年轻人本在左顾右盼,当发现金宝时,他登时笑吟吟快步走了过来,对着目瞪口呆的汪孚林拱了拱手道:“不介意我坐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