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谋生手册 府天

第六十五章 猜得到的开头

    这会儿底下一楼二楼那诗词歌赋齐飞的景象暂时告一段落,三楼之上的诸生看到汪孚林这一行六人浩浩荡荡上来,其中还夹带着一位叶公子,一时有些小小的骚动,但随着这样一句话落地,整个楼面上出现了片刻的寂静。紧跟着,各席之上就先后有人霍然站起身。

    可谁都没有李师爷反应来得快。和这些即将赴考的秀才们衣着没多大差别的他面色一沉,旋即反问道:“敢问这位先生,如果这首诗不是汪贤弟做的,那是谁做的?”

    刚刚说话的人位列次桌,乃是一个不到五十的富态乡宦。见这一楼上来的生员中有人竟敢用这样的口气反驳自己,他登时有些面子上下不来,当即冷笑道:“世风日下,如今生员竟连礼数都不懂得了。我这是在问汪孚林,外人胡乱插什么话?歙县县学真是越来越没规矩,想当年我在祁门县学的时候……”

    程奎本已经站起身来,听到这问话的祁门乡宦陈天祥竟是一棒子直接打到了歙县县学的身上,接着又自说自话,他登时为之气急。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被背后一股大力给硬生生按得坐了下来。他气恼地回头一看,发现是本该与汪孚林站在那边主桌前的程乃轩,他不禁大惊问道:“你怎么……”

    “嘘!”程乃轩不但对程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对其他那些要打抱不平的歙县生员也做了同样的手势,这才坏笑说道,“奎哥,我知道你要说,我和双木何等交情,怎么能够临阵脱逃,可那里实在是用不着我啊。你先别急,让那老家伙自顾自说个够,接下来他就要傻眼了!”

    吴中明跟着坐下,见那边陈天祥还在痛心疾首滔滔不绝,他一面示意其他几个歙县生员稍安勿躁,一面冲程乃轩低声叫道:“这时候你还卖关子,快说!”

    程乃轩却依旧没开口,直到那边厢老乡宦的说教暂时打了个顿,他方才眼睛一亮,嘿然笑道:“瞧好,来了!”

    “这位老先生刚刚责备我不懂礼数,我也不是不能赔个礼,只不过,随口臆测我便是歙县生员,这却有些好笑了。”李师爷不紧不慢地起了个头,见陈天祥登时面色一僵,他不等其重整旗鼓,就好整以暇地说道,“第一,我不是歙县人,甚至也不是徽州人,我是宁国府人;第二,我不是生员,而是隆庆元年的举人;第三,我是叶县尊礼聘的门馆先生,叶公子的授业师长,规矩二字如果我不懂,想来东翁也容不下我。”

    汪孚林刚刚在下头已经见识过李师爷的厉害,现如今见他不慌不忙一番话,又将这么一个向自己发难的人挤兑得面色难堪,他只觉得李师爷日后若金榜题名,不做那种专职喷人的御史简直可惜了!就只见陈天祥这个本主固然措手不及,主桌和次桌上的其他乡宦也同样大为意外。一时间,起头因为胖儿子混进今天英雄宴而受人关注的叶县尊,又再次抢了其他人的风头成为焦点。

    只不过这次叶县尊却显得极其镇定。他对一旁的徽州知府段朝宗欠了欠身,这才笑着说道:“李师爷虽说受我礼聘教授犬子,但他实则是因为想找个清净地方读书,以备明年春闱,入我之幕实在屈才了。无论是学问、规矩、性情、为人,他这个隆庆元年的南直隶亚元都无可挑剔!至于孚林,他仁孝两全,本县很是嘉赏,此前他入城为父亲之事奔走,本县问过李师爷的意思之后,便召其养子金宝与犬子一道从学于李师爷。”

    别说汪孚林才给自己解决了一桩**烦,一定要维护,就是李师爷,只凭这些天教导自家胖儿子的尽心尽力,叶县尊也绝对要坚决维护!

    一连碰了两个硬钉子,陈天祥哪里不知道今日已经不能善了。可这会儿别人全都不出面,他纵使后悔不该第一个跳出来,也只能把心一横继续将这场戏唱下去。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勉强笑道:“刚刚是我眼拙,不曾认得叶县尊礼聘的贤才。可我还是那意思,这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风格雄壮且不必说,而汪孚林从前并不以诗赋见长。据说那时在新安门时,他可没有当面承认是自己所做。如今人既在此,当面说个清楚不是正好?”

    看到一旁的李师爷眉头一挑,还要继续战斗,汪孚林终于伸手拦住了这一位。金宝能够将其请来助阵,他很意外,同时也颇为感动,尤其是在李师爷挺身而出给他挡了两次之后。可是,现如今到了这份上,他总不能让别人继续冲锋陷阵,自己却躲在战壕里悠闲。

    所以,他就上前一步拱了拱手道:“老先生既然说是当面说个清楚,仿佛已经认准了作者另有其人?”

    陈天祥看了一眼同桌那些五县乡宦,见别人或者在窃窃私语,或者老神在在喝自己的小酒,又或者闭目养神装不存在,他想到之前那递来的消息,那口口声声的五县同盟,只恨得牙痒痒的,哪里不知道这些家伙是忌惮多年不曾出过松明山的汪道昆。可这会儿已经不容他退缩了,想到那别人透露给自己的消息,他便啪的一声放下了手中一直紧紧攥着的酒杯。

    “我听说,当时在大宗师面前吟诗的那个书童,本是歙县人,曾在歙县学宫之中打杂三年,亦是悄悄旁听苦学,这可是有的?”

    “老先生是说秋枫?没错,是有的。”汪孚林微微一笑,让开半步,将身穿直裰,看上去仿佛小童生似的秋枫给让了出来,“人是县城黄家坞程老爷送给我的,我也不知道我哪来的这样运气,金宝之后,竟然又遇到了这样一个生于贫寒,却能够好学上进的好孩子。”

    今天这样的场合,汪孚林竟然把自家书童也给夹带进来了,吴家兄弟不禁面面相觑,随即就齐齐扭头去瞧程奎。程奎被同桌人看得有些尴尬,只能含含糊糊地说道:“汪贤弟百般求我,我想楼梯下那一桌本来就是留着以备不时之需的,就答应了他。眼下汪贤弟都说了那是个好学上进的孩子,也不辱没了咱们这英雄宴。”

    而陈天祥看到汪孚林竟然承认了,而且人也真的带来了,他只觉心情一下子振奋了起来,竟双手一支桌子,就这么站起身来:“好,你既然说他好学上进,那你可知道,当初他在歙县学宫打杂的时候,曾经背地里学过做诗?给大宗师送行的那一次,分明是你无礼尿遁,他忠心为主,这才口占一诗为你遮掩,可你这个当主人的竟然理所当然将别人的诗据为己有,你可知道,盗文者为大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