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谋生手册 府天

第六十八章 防火防盗难防骗!

    说服叶县尊把宝贝儿子让他带回松明山去?

    这简直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汪孚林纵使再怎么高估自己在叶钧耀心目中的地位,也觉得李师爷这后一条路实在是太难办了。从各种因素考量,他把家中两个妹妹一同接到歙县城中才是最佳方案。一来金宝和秋枫读书的问题解决了;二来他自己总要经常去县学点个卯,顺便和叶县尊以及歙县生员们联络下感情;三来也有利于筹谋一下怎么赚点小钱;四来和外嫁的长姐汪元莞可以常常见面。可问题就来了,房子呢?安家费呢?松明山老宅田地交托给谁管?

    重活一世,他并没有太大的野心,只想让自己一家人能生活得惬意一些!

    等到汪孚林和李师爷、叶小胖师生在知县官廨后门道别,带着金宝和秋枫回到马家客栈门口的时候,心中烦恼的他陡然又意识到一个问题。程老爷曾经托他向汪道昆带个话,想见上一面,可他刚刚完全给忘了!

    好在程乃轩半路就追上了他这一行,于是他只能不好意思地向其挑明,表示回头亲自向程老爷赔礼道歉。可程大公子却压根没放在心上,嘿然笑道:“今天这一出大戏我实在是看得够本,你一走,南明先生那态度已经很明显了,你忘了也不要紧,我回头对爹一说,他肯定不会放在心上。这样好了,他这会儿应该在家,我赶紧回去对他禀报一声。其实他今天本来也可以去凑个热闹的,可他却说什么已经成了商贾,再出场会被人笑话,真是顾虑多。”

    程乃轩兴致高昂地回家去了,汪孚林这才带了两个小家伙进客栈。他信步穿过小院,走到堂屋门口,轻轻一推门,紧跟着里头就传来了一声惊呼。他愕然抬头,只见一道红色的人影一下子疾扑了过来。

    “哥!”

    汪孚林吓了一跳,直到人影入怀,认出是汪小妹,方才又惊又喜。他抱着小丫头照例转了一圈,把人放下后便张望了一下,却没有看到自己意想中的汪二娘,反倒是汪二老爷汪道贯正笑眯眯地坐在那里。明白汪小妹是这位闲人给带来的,他连忙上前行礼,叫了一声叔父。

    跟进屋的金宝也赶紧行礼,口称见过叔爷,又冲着汪小妹叫了一声小姑,把小丫头喜得眉开眼笑。而同样跟进屋子的秋枫不敢造次,叫了一声二老爷,菡姑娘,就垂手站在了角落中。

    汪道贯弹了弹袍角站起身,这才对汪孚林说道:“你这么早就从状元楼回来,肯定变故横生,来,给我说说什么情形?”

    原来这位汪二老爷也还有不知道的事!

    汪孚林心中小小松了一口气,少不得解说了一下。金宝原本竖起耳朵在旁边听,发现汪孚林实在太过于轻描淡写,他忍不住插嘴了两句,到最后干脆完全抢过了复述的差事,就连秋枫也时不时帮忙补充细节,汪孚林的春秋笔法完全没有用武之地。

    而汪道贯对于二小绘声绘色讲的故事也显然很满意,饶有兴致地一边听一边问,到高潮处还时不时鼓掌道一声好。汪小妹就更起劲了,还时不时拉着汪孚林的手追问,一会是这样吗,一会是那样吗,屋子里满是欢笑。哪怕对于汪孚林的废举业之词,汪道贯也没说什么。

    直到今日英雄宴上这一应经过都讲完了,汪孚林想起刚刚没完成的程老爷托付,赶紧趁热打铁对汪道贯又提了一句。这位汪二老爷挑眉一想,立刻欣然点头道:“原来是黄家坞的程老爷。他也算是咱们歙县的传奇人物了,大哥肯定会拨冗一见,此事不成问题。大哥这次进城,借住在斗山街吴家大宅,大约还要住两三日,你回头对程老爷说一声,明日下午大哥应该有空。”

    完成了这么一个托付,汪孚林这才心定了。他想了想,就差遣秋枫立刻过去程家大宅知会一声。等其应声而去,他看着笑嘻嘻的汪小妹,连忙问道:“叔父怎么会想起把小妹带进城来?我这里一切事情都暂时告一段落,本来打算明天就回去的。”

    此话一出,汪道贯的脸色便有些微妙,他看了一眼立刻情绪低落下来的汪小妹,便对金宝说道:“金宝,带着你小姑出去逛逛。”

    金宝素来敏感,一听就知道恐怕是松明山那儿出了什么事。他忍不住朝汪孚林看了一眼,见其也冲着自己点了点头,他就上前对汪小妹小声说了两句,小丫头虽说有些不愿意,但最终还是磨磨蹭蹭跟着金宝往外走。快到门口时,她突然回头看了汪孚林一眼,随即哇地一声哭着跑了回来,一把抱住了兄长。这一哭足足好一会儿,她才挪开了脑袋,用力擦着眼睛说道:“哥,别怪二姐,二姐也不知道事情会闹得那么大……”

    尽管这话没头没脑,但汪孚林还是一下子明白,恐怕是汪二娘那出了什么事。于是,他安慰似的拍了拍小丫头的脑袋,柔声说道:“放心,有你哥在,一切都不要紧,没看那么多坏蛋都给你哥单枪匹马解决了?县后街上好多好吃的,让金宝带你去好好逛逛,买点解馋。”

    平日用好吃的来哄汪小妹,那简直是屡试不爽,可这会儿双眼肿得如同桃子的小丫头却只是摇了摇头。汪孚林也不勉强,冲着金宝打了个眼色。等到二小一块出去了,他方才对汪道贯问道:“叔父,到底怎么回事?”

    虽说不是兴师问罪,可他心里着实憋了一团邪火。松明山村十姓九汪,他走的时候还特意把两个妹妹托付给了汪道贯照看,怎么就突然出了事?

    之前的粮长危机,汪孚林几乎根本没有借用汪氏名头,就自己过五关斩六将全都摆平了,汪道贯答应的托个底,到头来却发现什么忙自己都不必帮,只要看着点赵思成后头的家伙就好。到现在他还每每感慨,当年那个看着像是书呆子的小小少年突然如此蜕变,简直是成长之中的奇迹。所以,这会儿面对汪孚林稍稍有些埋怨的口气,他不禁叹了一口气。

    “是我一时没留神。松明山和西溪南就在丰乐河两岸,虽不如西溪南富庶,但外头来的商人货郎也很不少。那天有人到你家讨口水喝,因为是一个面相憨厚,年过六十的老行商,你家门房汪七就给了。那行商说身上带了好书,听说松明山读书人多,想找个买主,你家小芸大约想到你,就出来见了客。”

    “他带的是一些笔记杂书,小芸不敢立刻做主张,留着人前厅用茶,自己拿了书到你书房去翻你的藏书,看看原来可有重复的。这时候恰好又有人来,因是十八九的后生,那老行商出去接人,说是一起的,汪七一时不察,就放了人在厅堂用茶。等到小芸出来说要买,那后来的人已经走了,老行商六本书总共只收了小芸六钱银子,还欢欢喜喜地走了。”

    尽管这一番话乍一听仿佛没有太多问题,可汪孚林隐约记得自己曾经看过的几本晚明小说,立刻发现了其中不妥之处。

    “后来的那人是否和那老行商其实不认识?那老行商难不成诈称我家长辈又或者亲眷,哄了人家的钱或者货?”

    汪道贯不想汪孚林转瞬间就已经想到了这一点,顿时苦笑道:“正是如此,那老东西自称是你家中伯父,而被他骗来的是西溪南一个童生,听到是松明山汪氏要买东西就信之不疑。而且被人骗去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四本珍版书,那童生说是价值四五百两,闹上了门,说是汪家不认账,他就自尽在门前。小芸争辩不过,羞愤之下险些做了傻事,我到了之后,事情已经闹得很不小了,只能先赔补了那个童生,把小芸接到了家里看护。”

    听到这里,汪孚林便知道这事着实不能怪汪道贯,毕竟两个妹妹在家独守门户,他又嘱咐她们不要随便开门放人,村人纵使都会照应,又有谁会想到竟会有人用这种方式骗上家来?要知道,老弱妇孺这种路人,是最容易让人放松警惕的。他一时只觉得冷汗淋漓,庆幸前一次出门时没有出事,而这一次虽说被骗,但所幸汪二娘被救下了,否则他连后悔都来不及!

    PS:本周推荐票5082,不知道最终七天能破万不?大家帮忙顶一下推荐票啊,加油!至于更新慢,正在蓄势中~(&gt_&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