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谋生手册 府天

第六十九章 小地主原是大负翁

    “二娘现在怎样了?”

    “我本想带她一块进城来,可她死活不肯,只说没脸见你,我也不好勉强。如今她暂时住在大嫂那儿,真娘和她差不多年纪,两人正好有个伴。等她心静下来,我再带她进城见你,连翘我也留着陪她了。老宅你暂且不要回去,我会派个精干的管事过去,帮你们把东西收拾出来送进城,佃仆田地也会帮忙照看。”汪道贯不等汪孚林开口答应或拒绝,便摆了摆手说道,“你老住客栈不便,距离这不远的县后街上,有一处两进小院,你搬去那儿住吧。”

    知道汪道贯确实是好意,但汪孚林实在没办法心安理得地接受,他想了一想便开口问道:“那个骗子难道无可追查?”

    “就和当初伤你的轿夫一样,这等恶棍无论官民都深恶痛绝,可他们往往这里做一票便立刻远遁。这次不止是你家二娘,西溪南村还有两户富民受害,手法和骗二娘的手法如出一辙。只不过骗二娘是卖书,骗他们则一个是卖画,一个是卖珍玩,手法如出一辙,都是骗了贫家最值钱的家当,栽到家境还算殷实,为人又不错的他们身上。都是乡里乡亲又不能不认,加上你家,三家人总共赔出去一两千银子。我已经命人到刑房报过案,但别说快班本事有限,就算真的广撒网,也未必能拿住。这些年,徽州府的恶棍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刑房司吏张?F是汪尚宁的人,大哥也好,我也好,指使不动他。”

    听到这里,汪孚林已然明白光凭一腔愤怒完全没用。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对汪道贯问道:“叔父好意,我愧领了,这笔钱也好,租住宅子的钱也好,我日后一定还给您。”

    见汪孚林认真的样子,汪道贯顿时笑了,好一会儿方才摇头叹道:“你和你爹还真是一个样,认死理!四百两银子你爱记着就记着吧。你爹当初也是,硬是把一张七千两银子的欠条留给我和大哥,扔下一句不还清债就不登门,然后出门行商去了!”

    七千两银子!这么多!

    汪孚林从前一直有些纳闷,为何自家那个老爹行商在外这么久都不回来,而且和村人往来也很少。但他一直被各种各样的事情绊住,也没来得及打听这些过往的恩怨。如今他一下子出离惊愕了,立刻请求汪道贯对自己说个明白。这位汪二老爷最初还顾左右而言他,被他软磨硬泡得没了办法,最终不得不明明白白给了个理由。

    原来,汪孚林的曾祖父和汪道昆汪道贯兄弟的祖父乃是兄弟,一共七个人合股经营盐业,积攒下了丰厚的家资,下头子子孙孙也都是有的管经营,有的只管拿红利。他的父亲汪道蕴当初年轻气盛,在管经营收盐引的时候一时不慎上了大当,赔了将近万两!

    将一处歙县城中的祖宅变卖了一千多两之后,他没脸再继续参与家族生意,得知汪道昆汪道贯兄弟替他填补了剩下的亏空,便亲自写了欠条送到人家那儿,自己毅然单独出外行商打算还这笔烂账。奈何他经商水平太低,没什么利润,以至于常年不归,母亲吴氏因此总觉得没脸见宗亲,和乡人来往同样越来越少。

    明白自家竟然是欠了一屁股债的负翁,而且老爹被骗可比汪二娘被骗这一回损失大多了,汪孚林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他暗自庆幸自己初来乍到那会儿没有怨天尤人,迁怒乡里,现在看来,从前那看似被人孤立的处境,从自家那尚未谋面的父亲,到当初孤僻寡言的汪孚林,全都是有责任的。虽说他可以怀疑汪二老爷的一己之言,可他与这位游野泳的闲人接触至今,对人的秉性也算是有一些了解,他可以断定这绝不是胡说八道。

    在外头的那对爹娘二老他是一点都不熟,也谈不上感情,可两个妹妹对他是真好,真心倚赖,前事不管,这件事他非得管到底不可!

    “多谢叔父告知此事。我想送一封信给尚在汉口的二老,但心有余而力不足,还请叔父能够帮个忙。”

    见汪道贯一口答应,汪孚林便来到书桌前,摊开纸笺,磨好墨,提笔一蘸后,就不假思索地写了起来。他如今这水平去考八股那当然是痴心妄想,可写起信来却还像模像样。当他一蹴而就,吹了吹墨迹后直接送到汪道贯跟前。

    汪道贯接到手中只一看,顿时就笑了起来。

    “好,你放心,我自然送去……不过,父债子还,你倒是有担当!”

    汪孚林心中腹诽。不说这话,那俩人肯回来吗?他至少要告诉那只顾背责任,顾不上家里一堆孩子的老爹这事儿我知道了,你别给我一天到晚躲在外头,省得又背一身债回来!

    摘了其中这两句打趣了之后,汪道贯发现后头还有一张四百两的借据,顿时又好气又好笑,将其折好拢入袖中,这才开口说道:“罢了,人各有志,我不勉强你。对了,大哥也许这几天会见你一次,毕竟你之前帮着叶县尊做了那样一桩大事情,他不得不好好嘱咐你。今天晚了,你明天就搬吧,那边房舍都收拾好了,先头康大这四个轿夫你留下,不出去的时候就让他们看守门户。”

    前前后后七千多两银子都欠了,如今还要住人家的房子,用人家的人,汪孚林虽感慨,但还是痛痛快快答应了,又诚恳地道了谢。

    亲自把汪道贯送到了客栈门口,汪孚林方才叫来了掌柜,道是明日搬走,要先行结账。可那掌柜却满脸堆笑摇了摇头道:“小官人不用费心了,汪二老爷两天前就来过,把所有账目都结清了,还多留了钱以备不时之需。”

    到这份上,汪孚林知道这回欠的已经不止是金钱债,而且是人情债了。得知秋枫还没从程家回来,金宝则是带着汪小妹去了县后街上,他就回了堂屋,认认真真考虑自己目前能做的事情。

    歙县是科举大县,不说别的,金宝在李师爷教导下,各项水平突飞猛进,眨眼间就能超过他,所以他曾经想躲懒偷闲。而眼下知道家中这样的情形,他的清闲小地主暂时当不成了,最可恨的是害惨了汪二娘的那个骗子。

    这种骗子真的会一击远遁?汪二娘是女流,西溪南村那个上当闹上自家的且不提,倒是另两家被骗的富民不知道是如何情形,他得设法查查!

    即便汪道贯说这案子很难查,可他眼下好歹比从前多出了不少资源,不试一试怎能罢休?

    就在这时候,外头传来了敲门声:“爹,我带小姑回来了,户房刘爷也来了!”

    PS:别怪我??拢?抑?赖模?萍銎闭馔嬉猓?蝗氯麓蠹揖桶巡煌?(&gt_&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