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谋生手册 府天

第七十一章 逼宫!

    而秋枫陪着看完了这说是两进,实则可以算是小三进的院子,发现有一口清冽的水井之外,竟然还找到一个很深的储物空地窖,心里对汪二老爷的大手笔直咂舌,再一次庆幸自己昨天没有被那虚无缥缈的承诺给冲昏了头脑。当汪孚林让金宝带着汪小妹到堂屋去摆设带来的那些行李,他就上前说道:“小官人,等回头菡姑娘住腻了这楼上的屋子,就让我住这里吧。我一向警醒,有什么风吹草动,也能报个信。”

    汪孚林笑了笑,就在这美人靠上坐了下来:“这里正对县衙知县官廨后门,要真的动辄有贼或者其他险情,那歙县也没有安全地儿了。我昨天答应过你的,把你的卖身契还给你,你不用担心我说话不算话……”

    “小官人,我不是这个意思。”

    见秋枫急了,又要往地上跪,汪孚林立刻伸手拦住了他,随即笑着说道:“你和金宝不一样,与我不是同姓同宗,还了你卖身契,你只怕留下来也会觉得不安心。这样吧,别的契书也不必签了,你就自觉一点,去李师爷那上课的时候照料着点金宝,当好陪读。他比你小,又认死理,叶公子人虽看着不错,万一欺负人也是说不好的。而在家里的时候呢,收拾书房,做一些洒扫之类的杂务,就算半工半读,怎样?”

    汪孚林这半工半读的名义在秋枫听来,简直是新鲜而不可思议。想到之前别人承诺自己的推荐去书院,他只觉得是那样不切实际,深悔那时候竟然犹豫过。他使劲点了点头,用颤抖的声音说:“谢谢小官人,谢谢小官人!我一定会把所有事都做好的,小官人不用再添人,不但洒扫,做饭、洗菜、刷洗、端茶递水……我什么都会做!”

    这话简直和当初的金宝如出一辙。汪孚林笑了笑,遂站起身来:“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看到汪孚林从袖子里拿出一张东西过来递给自己,秋枫只觉得整个人都在颤抖。那是一张仅仅用十二两银子就买断了他一生一世的契书,曾经如同大山一般压得他透不过气来,但现在却又如同轻飘飘不着力一般还给了自己。他想要去接,但手却如同僵硬了一般动弹不得,到最后,他终于挤出了一句话。

    “我怕自己还会有一念之差铸成大错的时候,还是小官人替我收着吧。”

    汪孚林盯着秋枫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最终笑着将东西塞在了他手里:“你昨天都没有一念之差,那还怕什么?今天是今天,日后是日后。”

    他说完便转身离去,并不想费心去问,当初是否有人蛊惑秋枫。这种不光彩的事,已经没有太多必要去追究了,横竖就是那么些货色而已。

    现在剩下的,就是看看怎么解决汪二娘被骗的事,钱在其次,重要的是这事儿在汪二娘心中留下的阴影!

    虽说之前已经打扫过了,但焦大等四个轿夫还是把前院重新洒扫了一遍,后头秋枫和金宝须臾也同样干得热火朝天,汪小妹捋起袖管在旁边帮倒忙,两人死活拦不住,只能把要插一脚的汪孚林往外赶。金宝干脆直截了当地说:“爹你去外头逛会,我们会把事情做好的。”

    无奈之下,汪孚林只能索性出了门。看到对面那座知县官廨后门,他想到之前把这儿当自己家走动的那些天,想起今天金宝缺课都没请个假,就熟门熟路穿过县后街走了过去。

    由于叶钧耀对他的态度,一路上没有任何人阻拦他,一口一个汪小相公,又或者汪小官人的叫声,全都充满了恭敬和殷勤。当汪孚林来到金宝往日读书的书房时,他就听到里头传来了一个恼怒的声音。

    “平常从来都不迟到的,今天怎么说不来就不来?还两个三个,今天就只剩你一个了!叶明兆,《礼记》月令第六,给我从头开始背,背完了就注解!”

    “不是吧……先生,这是前天才刚教的!再说今天是金宝没来,我可是准时来的,您怎么罚我!”

    “我是先生还是你是先生?快背,背错一个字一戒尺!”

    汪孚林听着里头那对师生的对话,忍不住笑出声来。他大步走到门前,才想叫人,却不料斑竹帘一下子被人拉开。现身出来的正是听到动静的李师爷,发现是他而不是金宝,李师爷登时瞪大了眼睛:“怎么,是金宝病了?还是别的什么缘故?又或者说你没想好怎么说服叶县尊,打算回松明山去?”

    李师爷平时是说话不紧不慢的人,可这会儿却连珠炮似的,汪孚林不禁莞尔,拱了拱手就解释道:“今天我们乔迁,所以金宝来不了,我就亲自过来告知李师爷一声。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面对面只隔一条街的邻居了。”

    听到前头一句,李师爷眉头紧皱,可听到后半句,他登时又惊又喜。而从他背后闪出来的叶小胖就更高兴了,欢呼一声窜过来问道:“那是不是说,明天就是金宝和秋枫两个人一块陪我读书了?”

    小胖子你高兴得太早了,就凭那俩小子的资质,日后你恐怕会常常挨李师爷的戒尺!

    汪孚林有些同情地看着这会儿只顾高兴的叶小胖,点点头算是肯定了这个说法:“不过,兹事体大,我还得亲自去对叶县尊禀告一声。”

    李师爷登时长舒了一口气,面上的急切之色蜕变成了镇定自若,一把拽起小胖子进屋读书去了。不消一会儿,里头就传来了小胖子惨烈的哀嚎声:“先生,为什么还要背啊,金宝他们明天不就来了!”

    汪孚林只能默默为叶小胖掬一把同情之泪,复又去往叶钧耀的书房。这里他就不好随便乱闯了,少不得让僮仆通报了一声。不多时,里头就传来了叶县尊带着几分威严的声音。

    “进来吧。”

    自从粮长以及赵思成之事解决之后,汪孚林就没有再来过这里。此时踏进此间,屋子里布置一样,但书桌后头的叶钧耀瞧着就不一样了,脸上少了悲苦急切,多了几分腆胸凸肚的威严。甫一见面,这位歙县令就针对昨天他的冲动大加责备了一番,可看得出来,叶钧耀的心情很不错,教训的话固然多,可字字句句都是责他不该冲动,随即又得意地告诉他,冯师爷已经决定把他补为增广生。

    横竖秋闱之后,原本的廪生和增广生中,每次总会有至少二十余人考中举人,这就是歙县的底蕴!再说又没有廪米,所以这件事没人反对。

    汪孚林顿时傻眼了。他没想到自己已经撂下那样的话了,还能得到如此“福利”。可是,他辞又辞不掉,只能苦笑道谢,随即婉转提出,能否添个秋枫让李师爷一块教。得知李师爷本人同意,叶钧耀几乎想都不想就点了头。

    “本县身为父母官,有这样的好学少年岂能不加体恤?准了,三人读书正好做个伴!”

    最大的目的达成,汪孚林少不得又解释了一下,自己已经搬到了知县官廨对面。和李师爷那反应差不多,叶钧耀也表达了一番祝贺,但心底却是因为房子是汪二老爷送的而高兴。在他看来,汪孚林还年少,能够有宗族之力,才是最大的助力而且也是对自己的最大助力。

    至于追查骗子,汪孚林暂且没说。他打算先到专管刑名的刑房打探一下,然后再看看怎么对面前这位一县之主提。他盘桓了好一阵子,重申自己暂时不想去县学其实是不想去找虐然后预备告辞离开的时候,外间就又传来了一个声音。

    “堂尊,承发房王司吏,刑房张司吏,壮班赵班头,户房钱科刘令史联名请见。”

    汪孚林记得这几个人全都是之前因为叶钧耀选择站队后,投靠过来的中坚人物,可此时此刻听到他们请见,却只见叶县尊一下子面色一僵。知道必有内情,他刚打算赶紧告辞走人,可须臾只见主位上的叶钧耀努嘴示意屏风,意义非常明确。

    他想都不想,立刻起身避到屏风后,可刚来到那后头,他就看到这里已经躲着一个完全意料之外的人物,差点没惊呼出声。

    又是那个青面獠牙的鬼面具!

    PS:求推荐票啦!顺便推荐已完本佳作

    [bookid=1184900,bookname=《朱门风流》]以及[bookid=2190729,bookname=《奸臣》]。您猜对了,这就是我的老书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