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谋生手册 府天

第七十七章 竟然是极品无赖

    等汪二娘痛痛快快大哭了一场,汪孚林方才扶着她的肩膀让其坐了下来。虽说眼下对这小丫头当初险些做傻事有些后怕,可这会儿他不打算再继续教训下去了。他尽量从这个最重要的当事者口中,一点一点探问之前那个老骗子的情况。只可惜,汪二娘知道的东西也并不多,只不过是和人匆匆打了个照面,记得人在六十岁上下,脸上皱纹密布,其余特征仿佛都泯然众人。但是,她还清清楚楚记得自己抄录的那几本书的名字。

    “哥从前不是最爱看唐宋那些文人笔记,还挨过爹娘的训斥吗?我记得这些书里,有《唐摭言》、《明皇杂录》、《玉壶清话》,还有《霍小玉传》等好几篇传奇编纂成的传奇集,整整十几本,我翻了一下,全都是刚刚印制出来的,要价还便宜,甚至能闻到油墨味,所以我才买了。”说到这里,汪二娘也不管眼睛还肿得和桃子似的,得意地瞟了汪孚林一眼,“从前哥看这些闲书的时候,都是我和小妹给打得掩护!”

    汪孚林不知不觉想到了从前儿时上课偷看小说的经历,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可是,眼看汪二娘又恢复了从前的光景,他心情也松快了不少,随手拔出那根束发的银簪,把小丫头那刚刚扑在自己怀里,于是散乱得乱七八糟的鬏儿给拆了,这才笑着说道:“只可惜你的好心喂了骗子的驴肝肺。这些我都知道了,你回头把书找了给我,我一会儿就回城去,你就等着你哥替你报仇吧!”

    “哥,你又欺负我!”汪二娘正手忙脚乱地挽头发,可听到最后一句,她登时愣住了,赶紧抬起头来,这才想起兄长这一趟回松明山,完全是为了自己。她咬了咬嘴唇,最终心情复杂地问道,“真能抓到人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汪孚林伸手揉了揉汪二娘再次紧蹙成一团的眉头,再次笑道,“之前你就对你说过,小小年纪别老皱眉,难道你想变老太婆?你在这散散心调整一下心情,等有眉目的时候,我就来接你,让你亲眼看到那个骗子的下场!”

    当何为得到丫头禀报,说是汪孚林告辞要走,她匆匆又来到这三间厅会客的时候,就只见连日以来心情郁结不爱说话的汪二娘已经眉目开朗,顿时暗自松了一口气。知道汪孚林还急着赶回县城去,这炎热天气下,其他东西不好带,她就命人打赏了那两个送了汪孚林来的轿夫,又将汪道昆的新书拿了两部送人,还特意塞给汪孚林一对银锞子,说是留着玩也好,打赏人也行。康大二人也得了双倍的赏钱,自然高高兴兴,而汪孚林就没那么轻松了。

    别看他在汪二娘面前答应得爽快,心里其实没多少底。毕竟,他可从来没查过案子,这种事除了需要脑子,更需要人手!

    汪孚林从汪道昆家里出来,并没有急着回城,回家让汪七媳妇随便做了点面条,让康大那两个轿夫留下吃了,自己则是随便填了下肚子,就请汪七带路,又过丰乐河到了对面西溪南村,打算造访这里的几家受害者。因为他第一次来这,首先就是去找那个曾经到自家闹过的童生。

    据汪道贯所说,骗子是先去找了这家童生,假作松明山汪家人要买那四卷手抄唐时古卷,然后又到汪家门前假作讨水喝,混了进去假装卖书,实则是让那找来的童生认为自己是汪家人。那童生一心想卖高价,,到了汪家发现老骗子果然坐在屋子里喝茶,就认为是汪家人要买,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先把四卷书都留下了。结果老骗子事成之后卷了东西跑了,童生方才发现受骗上当,却死乞白赖硬是赖上了汪二娘,这才有之前那一幕。

    到了地头,本就对那受骗童生深恶痛绝的汪七把门拍得震天响。须臾,大门终于被人不耐烦地一把拉开,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出现在了主仆俩跟前。

    只见此人尖下巴,小眼睛,一身青绸直裰看上去倒是簇新笔挺。认出汪七的他眉头一挑,声音尖利地叫道:“事情都了结了,你还来纠缠干什么?要不是汪二老爷出面,我早就到衙门求个公道!”

    汪七心头怒极,正想反唇相讥,他身后的汪孚林便开口问道:“求什么公道?求你自己贪得无厌被人骗,反而赖别人的公道?”

    那年轻人斜睨了汪孚林一眼,却没有回答,而是兀自冷笑道:“我没工夫和你们磨牙,今天果园有诗社,我正要赶去应酬!要是真的想说什么,就到那儿去说。不过,料想你们也没踏进果园的那本事!”

    见此人撂下话便扬长而去,汪七气得浑身发抖,一个箭步就想追上去理论。汪孚林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了他:“之前他闹到家里来也是这样的?”

    “那会儿比现在还气人,他甚至扬言要是不赔他钱,就把村里人全都叫来,然后在咱们家门口上吊,所以二姑娘羞愤之下才会险些……”汪七说到这里戛然而止,随即气咻咻地说道,“简直是无赖!”

    就在这时候,旁边一户邻舍吱呀一声开了门,探出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脑袋:“说对了,这小子就是个无赖。”

    汪孚林正听得火冒三丈,见那是个花甲老人,连忙上前问道:“老伯对他熟得很?”

    “做了这么多年邻居,能不熟吗?这吴有荣是家里独子,爹娘死了就自己过日子,几次考秀才都落了榜,成天就知道之乎者也,最喜欢去那些有名的园子参加诗社文会,厚脸皮蹭吃蹭喝。今天吴家果园有诗社,名士云集,他当然跑得快!”

    那说话的老者出了门来,却有些驼背,他瞅着敲门的汪七看了半晌,这才又看向了汪孚林道:“你是河对面松明山村的汪小官人吧?哎,咱们西溪南村虽说也有被骗的,可却没人像这吴有荣似的不要脸!”

    听到不要脸三个字,汪孚林顿时心中一动:“难不成他根本就不是被骗?”

    “被骗?他是想钱想疯了!成天只知道读死书,做出来的诗狗屁不通,几亩好端端的地佃出去就行了,他却非得?Ц咦猓?统すび挚倜挪豢铣黾矍??詈笕?寂谆牧耍??舳悸舨怀鋈ァ?妥聊プ抛嫔狭粝吕吹募副竟攀椋?耆司徒新簦?豢?诰褪撬陌倭剑≡勖俏飨?洗宥潦槿硕嗔耍??皇痘酰??四抢掀?樱??岢鏊陌倭铰蛩?亩?鳎空獠唬??悠?ゾ屠瞪夏忝羌伊恕?皇峭舳?弦??私驳览恚?庑∽佑忠ё剂艘?ハ匮酶孀矗?裨蚰哪芏锢匆?樱俊?

    原以为自家遇到一个骗子已经是倒霉,没想到竟然还碰上个极品无赖!

    心中虽大怒,汪孚林还是对这热心肠的老者道了个谢,随即说出自己今日寻访受害者的来意。得知汪孚林是想要去县城里设法,促成侦破这一系列案件,那老者登时大为惊异,盯着汪孚林看了好一会儿,最终点了点头。

    “怪不得这些日子外头全都流传小官人的那些个传奇,果然是有担当的好后生,不但想着自家,还想着别家!不用说了,小老儿带路,我领你去找人!”

    驼背老者住的虽是普普通通的房子,穿的也只是寻寻常常的衣裳,但他辈分仿佛很不小。他带着汪孚林和汪七主仆俩走在西溪南村,路过的人年纪大的则叫一声吴七哥,年纪小的则称呼吴七爷,有他在旁边作为担保,寻访受害者的过程也一帆风顺。受害的人家甚至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唯恐漏掉了什么细节。而汪孚林生怕记忆不牢靠,干脆又要来纸笔记录下来,到最后全都完事了,他就带着汪七把这位吴七爷送回了家。

    不消说,旁边那家还是大门紧闭,显然那个极品童生还没回来。

    “不早了,小官人要回县城就赶紧走吧,不用等那个小子了,从他嘴里甭想套出什么话来!”

    “我省得了,今天多谢吴七爷。”

    汪孚林打躬作揖把驼背老者送进了家门,眼看两扇大门被关上,他看着旁边那户斑驳的大门,脸上的笑容没了不说,还多了几分牙痒痒的痛恨。

    汪七虽说是汪家老仆,可从前那个汪孚林孤僻少言,他反而对现在的汪孚林更熟悉些。此时此刻见小主人站在人家门前直发呆,他就少不得上前低声提醒道:“小官人,咱们不回去?”

    “那个老骗子不明根底,一时半会抓不着,可要是连这无赖也不能给点厉害看看,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二娘总不能白让人欺负了!”

    PS:第三更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