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谋生手册 府天

第七十八章 咽不下这口气!

    听到汪孚林低低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汪七感同身受。他本就心中火大,看到汪孚林一手捏拳捶在一旁的围墙上,他更是不由自主心中一热,随即鬼使神差地说道:“小官人若是心里有气,小人豁出去了,一会儿狠狠揍这小子一顿!”

    汪孚林正在脑子里转着各种报复方式,一听汪七这话,他不禁一愣,随即若有所思地想了想。揍人一顿倒是痛快,可如果在这西溪南村当街把人揍一顿扬长而去,解气的同时可能会引起公愤,但换个法子就不一样了。刚刚那驼背吴七爷在村里辈分这么高,提到那个吴有荣却依旧咬牙切齿,想来村里看不惯这家伙的不在少数。尤其是这家伙老在人家富贵人家的园林里蹭吃蹭喝,参加诗社文会,未必会受待见。

    突然,他对汪七问道:“你知道吴家果园往哪走?”

    大名鼎鼎的吴氏果园在何处,来过西溪南村的汪七记得清清楚楚,当即带路而行。而汪孚林印象更深刻的是,整个西溪南村,他今天路过的园林足足有五六处,虽说都是围墙高耸,看不见内中庭院深深,但只看外观,华丽之处绝对不逊于汪道昆家。歙县豪富之家的底蕴,由此可见一斑。

    当他来到吴氏果园门前时,果然就只见不时有身着秀才?衫,又或者直裰的书生入内,并没有人验看请柬等。虽则如此,他却并没有贸贸然混进去,而是站在外头观望。

    今天回乡的他一身布衣,看上去就和寻常少年一般毫不起眼。所以,他找个一看就饶舌的村人打听,嘴甜地恭维两句,很快便得知,进入吴家果园参加文会和诗社的门槛果然很低只要能够吟出一首主人认可的好诗,那么日后每逢这样的雅集之日就可随便来。当然,说是门槛低,好诗的门槛还是有的,得经过主人家以及名士的认可。在那个憨厚村人的指引下,他看到了墙根那一溜没有和别人一样昂首进门,而是正冥思苦想的书生。

    显然,这些就是在努力做诗,想要跻身果园宾客行列的人了。

    这时候,汪孚林就有意问道:“村里的那个吴有荣听说是个书呆子,他也有资格当座上宾?”

    “那小子谁都知道狗屁不通,可他运气好,也不知道当初从哪买来一首好诗,让他骗吃骗喝几年了,听说吴家老爷们早就烦透了他,可许出去的诺言总不能反悔。他又脸皮厚,别人冷嘲热讽权当没听见,吴家老爷们只能听之任之了。”

    “敢问他那时做的是什么诗?”

    从那村人口中打探了明白之后,汪孚林心里终于有底了。他寻思了一阵子,就自言自语地说:“在这揍那吴有荣一顿倒是不错。”

    汪七顿时愣住了,老半晌才他瞟了一眼那果园,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小官人不是让我到这果园里头去打人吧?果园主人和南明先生兄弟交情很不错,而且,我这身份也进不去……”

    “当然不会让你进去揍人,要揍也是我亲自上。”汪孚林见这位老仆更是莫名惊诧,他就嘿然笑道,“你在这果园门口安安心心等着我回来,我这就进去了。”

    见汪孚林撂下这话,安慰似的冲自己点了点头,随即径直往果园大门口而去,汪七想到传闻中小主人在英雄宴上那番语惊四座的表现,本打算拦人,最终还是忍住了。和从前那个孤僻不理人的小官人相比,现在的汪孚林实在是变化太大了。哪怕在看到门口仆役拦住了汪孚林时,他也不太着急。

    门上仆役见惯了各式各样的人,拦归拦,口气和善得很:“请问尊驾是……”

    “听说果园只要会吟好诗就能随便进?”汪孚林反问一句后,见那仆役一愣点头,他便信口说道,“那你就听好了。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明年再有新生者,十丈龙孙绕凤池。”

    那仆役能够被选来把门,当然粗通文墨,此时细细咀嚼这首诗,只觉得用词浅显直白,寓意却深长,问出诗名新竹,他连忙赔了个笑脸请汪孚林稍候,自己嘱咐另外一人帮忙看好门,拔腿就往里头去通报了。不消一会儿,他就又气喘吁吁地从里头跑了出来,满脸堆笑地说:“这位小官人,我家主人有请!”

    这西溪南村和自家松明山村不过一河之隔,汪孚林第一次来这,也是第一次踏入吴氏果园。此地说是果园,内中当然不是栽种果树,而是经过精巧设计的园林,主人家甚至夸耀说这是当年苏州名士祝枝山设计的,还有种种题记为证。至于这是不是往自己脸上贴金,他就不得而知了。可此时此刻被人恭恭敬敬请进这里,他的心情却有些别样的激昂,其中最强烈的一个念头便是,今天一定大闹一场,然后全身而退。

    当然,绝对不能又和当初在新安门那样,一首诗惹出麻烦来,所以一会儿还需要点技巧!

    汪孚林一路走马观花进果园,而里头那些刚刚听到仆役复述那首诗的人,亦是交头接耳议论不停。

    这时候,果园主人的侄儿吴守准便笑道:“这首诗浅显直白,真要说如何顶尖出色,仿佛并不尽然,可其中既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雏凤清于老凤声,这种年轻人最喜欢的意境,可对年长者也不乏尊敬,隐隐点出新人尚要长者扶持。若是南明先生在此,一定会拊掌称善。”

    吴守准既是半个主人,又是丰干社成员之一,汪道昆赏识的七君子之一,即便他并无功名在身,可因为身家豪富交游广阔,旁人多半随声附和,敬陪末座的吴有荣也不例外。今日在此参加诗社的十二三人,大多都是不时前来,每回诗社文会都一次不拉到场的,只有吴有荣一个。他不但坐在最末尾,其他人不约而同都离他远远的。

    别人都是把吴家果园的邀约当成荣幸,当然讨厌这个骗吃骗喝的家伙。奈何此人就是个癞皮狗,脸皮最厚,同宗的长辈都拿人没办法,更何况外人?

    毕竟当初因其一首诗,许其出入果园的,正是果园主人自个。

    “来了……咦,怎么瞧着这么面生?”

    “似乎不是咱们西溪南村的……”

    在一阵嗡嗡嗡的议论声中,吴有荣一下子认出对方,登时面色一变,赶紧低下头来拿了一把蜜饯果子塞在嘴里。这时候,汪孚林已然上前团团一揖。

    今日诗社所在乃是一片葡萄架下,汪孚林一眼就认出了吴有荣,目光始终紧紧锁在此人身上。当发现这个年纪轻轻的童生正在埋头大吃大嚼果盘里的东西,其他人都坐得距离他远远的,他就更确信自己的判断了。所以,他在施礼过后,却没有开门见山自报姓名,而是声若洪钟地说:“久闻西溪南吴氏果园之名,每逢文会诗社必定贤达满座,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不过,我此来并不是以诗会友的。”

    那他来干嘛?

    这是大多数人心中不约而同生出的念头,而作为主人的吴守准,终于想起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个少年。他张了张口想要说话,但最终,他还是被好奇心占据了上风,决定先看看对方来意再说。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就只见这个小小少年突然大步走向了吴有荣,竟是猛地伸手一掀,将其面前那张几子连带上头的东西,一股脑儿全都翻在了吴有荣身上。吴有荣哪曾料到对方如此发难,一个措不及防,连椅子带人往后一翻,整个人四仰八叉倒地。

    PS:第四更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