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谋生手册 府天

第七十九章 揍的就是你!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给看呆了,吴守准也同样大吃一惊。可他立刻伸手阻止了要上前去的侍童,目不转睛地看着那边。这时候,汪孚林已经伸手将摔倒在地的吴有荣一把捞了起来。虽说从形貌上来看,一个已近弱冠,一个却只十三四岁,但此时此刻吴有荣却被人抱腰一个反摔重重砸在地上,那种极致的反差感让每一个人都觉得又荒谬,又诡异。

    直到这一刻,吴有荣才恍然回神,可还没等他呼救,人就倒地了,紧跟着,他嘴巴上就挨了重重两下。等对方手一松,被打得眼冒金星的他瘫软在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张口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他好容易才支着手肘坐起身,正想叫骂,他就只见对方冲自己冷冷一笑。

    “没想到我能找到那位家中贫寒卖了诗给你的相公,他又写给了我刚刚这首诗吧?他得知自己的诗被你用来招摇撞骗这么久,让我替他问候你一声!”

    吴有荣登时亡魂大冒这家伙怎会得知从前那首诗不是自己做的?可自己是花钱从一个落魄书生那买的,人怎么可能还在徽州府,还免费送了这家伙一首诗?而让他更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竟是突然又劈手将他一把拽了起来,随即对着他的脸上又是重重两个嘴巴子,把他到了嘴边的疑问又给打了回去。这下子,他才是真正的头昏眼花,耳朵嗡嗡作响,整个人都完全懵了。

    “刚刚那两下是替别人问候的,这两下是替我家妹妹打的!你自己贪得无厌,想把自己那几卷古书卖高价,上了骗子的当,那就该自认倒霉,居然还有脸又死乞白赖地赖上了我家!吴氏果园何等雅人云集之所,你这又盗诗又讹诈的无赖居然厚颜混迹其中,简直无耻!”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虽说汪孚林恨不得捋起袖管再狠狠教训一番这家伙,可想到过犹不及,他还是硬生生忍住了。这时候,他才冲着四座瞠目结舌的众人拱了拱手说:“我坐不改姓行不改名,松明山汪孚林,今天登门多有莽撞,若有罪责,一人承担!不过,诸位这等高名高义之人,放任此等无赖小人跻身其间,不嫌玷污了自个么?”

    汪孚林说完深深一揖,扭头就走。直到这时候,四周方才一片轩然大波。这文人雅集的时候突然出现这样劲爆的一幕,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要说谁都讨厌这吴有荣,可人就是死乞白赖混在这里,上次有人想要强硬地将其赶出去时,吴有荣却死揪着当初果园主人的承诺说事,甚至嚷嚷要闹到外头去让人评理,一来二去,别人也只能容忍了这么个骗吃骗喝的。

    这一乱足足好一会儿,吴守准踌躇老半天,见不少人都偷瞥自己,他突然重重一拍扶手,随即站起身来:“来人,把吴有荣给我丢出去!”

    此话一出,正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吴有荣顿时惊呆了。他立刻抬起头朝吴守准看去,可这会儿他的嘴肿得根本说不出完整话来,那抗议声含含糊糊谁也听不清,反倒是吴守准的喝声四座都听得清清楚楚。

    “果园雅集之地,岂容欺世盗名,卑鄙无耻之辈玷污了,把人叉出去,然后抬了水来浇地!把这地方的腌?给洗干净了,我们再继续今日诗社!”

    “好,吴兄果然好决断!”

    “终于清理掉了害群之马!”

    “早该如此了!”

    当汪孚林出了果园后,在门口和汪七一块等了好一会儿,终于看到吴有荣一面死命踢脚挣扎,一面被人拖了出来,继而犹如扔麻袋似的被人扔在地上。这一刻,他终于生出了一丝解气的快意。

    既完成了揍人一顿的目标,又将这家伙骗吃骗喝的路给断了,这才叫爽快!虽说被这家伙讹去的银子足有四百两,但他一定会想办法弄回来的!

    当汪孚林从松明山回到歙县城中的临时居所,已经是夕阳西下。他不确定自己揍人一顿,接下来会不会引发什么轩然大波,可他绝不后悔这么出手。上辈子他学了点柔道,就是为了关键时刻能英雄救美,可直到出了那场事故都没达成目标,现在能够帮妹妹出口气倒也不错。

    这个时候,金宝和秋枫早从李师爷那儿回来了,可却一个都没曾闲着。厨下有刘洪氏帮忙,两人便一块在后头忙着打扫院子,收拾屋子。对于这两个太过于勤奋自律的小家伙,汪孚林实在没话说,但更让他振奋的是刘会带来的好消息。

    “汪小相公让我去查的事情,我找了个借口和刑房一个书办萧枕月疏通了一下。刑房司吏张?F不好说话,可他总不可能时时刻刻在那里盯着,其他人看堂尊对我器重,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我就找出了这几年歙县各地骗财骗产的案子,因为来不及抄录,这都是原卷。但据我所知,这些年大江南北全都是骗子多,这些被告发的案件还不到十分之一。”刘会一面说,一面从随身包袱中拿出一沓卷宗,双手呈到了汪孚林面前。

    这就是衙门有人好做事的好处了,否则哪有这么容易就把原本卷宗给调出来!

    汪孚林知道刘会这忙帮得意义重大,连忙谢了一声,谁想对方却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

    “小官人帮我解决的是家破人亡之危,我帮小官人的却都是举手之劳,哪里当得起一个谢字?日后但有驱使之处,还请只管吩咐!”

    夜深之际,两进半的宅院内,只有二楼东边卧室的外间还点着灯。

    灯光之下,汪孚林细细翻着这些案卷,努力试图从各种供词以及报案陈词中找出共同点,把一些可能属于同一伙骗子的家伙并案,从而找到那个险些把妹妹逼上了绝路的家伙。他不是专门学刑侦的,这些卷宗也说不上详细明晰,他也只能拼一拼赌一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他终于揉了揉鼻梁,随即眯了眯干涩的眼睛时,却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哥……”

    汪孚林回头一看,就只见本该睡得好好的汪小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起来了。这会儿小丫头披着头发,身穿白色贴身小衫,趿拉着鞋子站在那里,显得异常孤单无助。他立刻站起身来走过去,在其面前蹲下问道:“怎么了,睡不着?”

    “我刚刚一觉醒来,却发现只有我一个,吓得就立刻起来了。”汪小妹看着汪孚林,突然一把抱住了他的脖子,眼泪簌簌掉下,“哥,我想二姐,我想爹娘。”

    “别哭,别哭,哥在这,二姐以后也会过来一块住,爹娘那边,我也已经请叔父送了信去。”汪孚林轻轻拍着小丫头的背,尽量安慰着她。

    汪小妹只是抽噎了一小会就平复了下来。她揉了揉眼睛,这才开口问道:“哥,我刚刚都听到外头敲三更了,你还不睡?”

    “哥再看一会东西。”见汪小妹嘴一撅,又要恳求自己,汪孚林就摩挲着小丫头的脑袋说,“你先睡,哥是为了抓到害你二姐的坏蛋!”

    “那我也要一起!”

    汪小妹立刻惊喜地抬起了头,见汪孚林的表情赫然是不容商量,她最终不得不怏怏被哄着回去睡。只是,等回到里间床上堂下,看着外头那忽闪忽闪的灯光,她只觉得一颗心渐渐安定了下来。这几个月来,汪孚林身上的变化,即便她年纪还小,却也能清清楚楚察觉到,哥哥相比从前可靠温暖了许多,对自己好了许多。不知不觉,她幻想着以后哥哥抓住坏蛋之后的样子,在那昏黄的灯光映照下,再次进入了香甜的梦乡,嘴角渐渐弯翘了起来。

    PS:今天三更,继续求推荐票,拜托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