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谋生手册 府天

第八十四章 人生就是缘分

    当这最后一轮谈话结束后,汪孚林送了许杰出门,随即自己也出了穿堂。这时候,他才发现太阳都快落山了,肚子也饿得咕咕直叫。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睡了不足三个时辰,整整十个时辰总共只用了白粥和两个馒头,这会儿从极度的忙碌中回过神来,说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也不为过。想着只要出了后门对面就是自己家,立刻就能有热气腾腾的饭食端上来,他总算还勉强能迈动虚浮的脚步。走着走着,他冷不丁想到今天只顾着忽悠叶县尊,又忘了给自己争取福利。毕竟又干活又担责任,没工钱怎么说得过去?

    当他快捱到官廨后门时,已经有些头昏眼花了。偏巧就在这时候,他就只听得面前传来了一个悦耳的声音。

    “汪小相公?”

    汪孚林勉强抬起头,见一乘两人抬的青绸小轿正停在自己面前,周遭还有几个随从以及衙门皂隶。当看到一个葱绿衣衫,柳黄裙子的少女从轿子上下来时,他第一时间注意到的不是那秀色可餐的容颜,而是那衣裳的颜色,恍惚之间忍不住低声嘟囔道:“好一颗青翠的白菜……”

    尽管他声音很轻,可叶明月已经步履轻快地走上前来,闻听此言不禁为之一怔。她倒没有什么被轻薄的羞恼,见汪孚林人在自己面前,嘴里说着奇奇怪怪的话,仿佛还在发呆,她不禁大为纳罕,遂有意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见他果真无知无觉,她登时心下更奇,继而就听到了一个更加奇怪的声音。

    咕

    这要是别人,听到这声音兴许还会发愣,可叶明月之前死抓了一阵子弟弟的减肥工作,这种肚子饿得咕咕叫的声音她是再熟悉不过了。这下子,连汪孚林看到自己的衣着后竟会联想到白菜,她都有了答案,登时又好气又好笑,暗自又有些埋怨父亲。

    难不成自己不在,父亲留着客人这么久,也不知道要上点心?

    佳人近在眼前,汪孚林却只想赶紧回家去好好祭一下五脏庙,因此并不知道咕咕直叫的肚子已经直接把自己出卖了。恍惚回过神的他挤出一个笑容打了个躬,继而就绕过人打算往前走。可与这位县尊千金擦身而过的时候,他陡然之间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馨香,昨天那刻骨铭心的记忆一下子浮了上来。

    他下意识地停下脚步回头看去,却只见叶明月恰好站在原地没动,眼睛也正看向他这一边。四目对视之间,他没从对方眼里看到什么促狭捉弄,只有坦荡荡的自然。于是,他干脆利落地反身朝她走了过去,直截了当地问道:“敢问昨日我来时,叶小姐是否有闺中密友来访?”

    叶明月眼神立刻变了,她没有回答,也不等汪孚林再说话,便招手叫了跟随的一个俏丽婢女过来,从其手中接过一个捧盒,笑吟吟地递了过去:“汪小相公今天辛苦了,这是斗山街吴家一位厨娘最擅长的米糕,我带了两盒回来,你捎一盒回去吧。”

    这算是什么?堵住自己的嘴?

    若是平时,汪孚林绝不会像刚刚那样这么莽撞发问,也不会在这样敷衍的回答后立刻偃旗息鼓。奈何当饥肠辘辘的时候有食物放在面前,他简直觉得自己饿得能够吃下一头牛!于是,他一把接过捧盒,又瞥了一眼那个似曾相识的俏丽小婢女,有些敷衍地谢了一声就快步往外走。

    步履匆匆穿过县后街,到了自家宅子大门前,他直接用手肘一磕,发现两扇大门虚掩着,这会儿随着那一用力徐徐开了,他立刻欣喜地跨进门去,用后脚跟把门给踢上,随即就一把揭开食盒盖子往旁边一丢,恶狠狠地拿出一块米糕往嘴里一塞,三下五除二吞了下肚,紧跟着又是第二块第三块。直到喉咙都险些噎住了,那股饿到大汗淋漓的虚脱感稍稍远离了一些,松了一口气的他这才擦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一抬头就看见金宝满脸担心地站在面前。

    那一瞬间,他才想到叶小胖今天跑家里做客来了,这要是给人看见,他在叶县尊面前好不容易塑造起来的形象就全完了!

    所幸他环视四周,总算确定这丢脸的一幕没有其他人围观。于是,长舒一口气的他把食盒往金宝手里一塞,这才低声问道:“叶家那小胖子呢?”

    “在这呆了不到一个时辰,早就回去了。”金宝直到现在还在想刚刚汪孚林狼吞虎咽的样子,此刻答了一句之后,他就忍不住问道,“小姑和刘家婶子都说,爹熬夜之后睡到快中午才起来,只喝了一碗粥吃了两个馒头就出去了,难不成一直到现在都没吃过午饭?”

    “是啊。”汪孚林打了个嗝,疲惫地说道,“昨晚上熬夜,早上晚起吃了早午饭,去见叶县尊时正好碰上南明先生,又去了一趟新安门送南明先生出城,回来之后又是马不停蹄连轴转见人,灌了一肚子茶水,都险些前胸贴后背了,要不是路近,我差点就饿昏在路上。这是叶小姐让我捎带回来,一时禁不住先填了肚子,剩下的你们分了吧。”

    金宝向来知道叶小姐待人和气周到,此刻点点头之后,一手拿着捧盒的他另一只手却紧紧搀扶了汪孚林的胳膊,一边走一边小声提醒道:“爹下次可千万别这么折腾自己了,熬到这么晚,还少吃一顿饭,多伤身体。”

    “嗯,我也知道,下次坚决不干了!不过总算没有白忙活,赶巧把一些事情都安排好了,也算是值得。只要能早一天抓住那个该死的骗子,你二姑也能早一天解开心结,到时候我们就回松明山去接她过来。”汪孚林说到这里,就举起手来按在了金宝的肩膀上,轻声说道,“你二姑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以前也许对你说过不好听的话,你……”

    “爹,二姑人很好很好的,我从来没怨过她!”金宝赶紧打断了汪孚林的话,又使劲摇了摇头,想到过去那些事,他的眼睛渐渐有些红了,“我刚留在家里那阵子,二姑嘴里说归说,每次吃饭总会给我多留一块肉,晚上我守着爹的时候,她也给我盖过衣裳。我跟着爹第一次进城,那双鞋还是二姑让汪七婶给我做的……不止二姑,大姑和小姑也都对我很好,爹对我更好,村里人都说,我是耗子跌在米缸里,这才有现在的好日子……”

    汪孚林见金宝这番模样,他不禁笑了笑,拍了拍小家伙的脑袋,没再多说什么。

    人生就是缘分!

    PS:看来我和周推榜真是无缘,辛辛苦苦爬上去一点,立刻又被大神们反超……说实话本周强推算是彻底扑街了,所幸点推数据勉强还算好看。所以,再次不顾一切召唤推荐票,晚上能突破四千五百票我明天继续三更!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