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狂神刑天 妖的天空

第三千九百九十二章节 秘密

    第三千九百九十二章节秘密

    什么界域战场世界将在大劫之后融入到至高混沌世界之中,这都将化为虚无,至少在至高混沌世界外围的各大势力,各大宗门看来这是不可能的,因为界域战场世界所出现的力量明显在排斥至高混沌世界的力量,在阻隔着至高混沌世界的联系。

    至高混沌世界的联系被断,界域战场世界的降临者也都乱了,无论是那些一般的降临者,还是那些转世轮回的强者,他们都被这样的惊变给震骇了,一般的降临者感受不到世界本源的变化,但对于那些转世轮回的强者来说则不同,他们深深地能够感到来自本源的变化,感受到世界的变化,感受到本源对自身大道的影响。

    是的,如今界域战场世界的本源在发生质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对于那些强者来说有着莫大的影响,那是大道本质的变化,这种变化对于修行大道的降临者来说很危险,因为这样的变化,与以往自己在至高混沌世界的大道本源有异样,大道修行丝毫之差都不行。

    对刑天来说,虽然也感受到了世界之变,只是刑天对至高混沌世界本源的感悟并不深,所以对世界本源的变化并不太在意,最重要的是刑天修行是混沌神魔大道,是世界大道,那怕是界域战场世界本质发生了变化,也影响不到刑天的修行,如今刑天本尊虽然沉浸大道感悟之中,在神魔蜕变之中,世界的变化对其影响微乎其微。

    世界在改变,刑天的幻身也并不受其影响,杀戮大道走得是杀戮,杀戮并不受本源之变,吞噬大道更是如此,如今世界之变,刑天面对着天罚依然不退,依然誓死一战。

    战意无双,杀气冲霄,当刑天心中无惧,无怕畏惧时,他真得不惧生死,这就是最终一战,那怕是战死,刑天也无惧,生死无惧,这就是刑天现在的真实情况,也是刑天的本意!

    杀戮大道心中若是有畏惧,那是没有成功的可能,吞噬大道同样如此,这个时候,刑天若是连生死都在意,想渡此大劫那是不可能,只有抛开一切,只有舍命一搏,才能杀出一条血路来,才能够真正走出自己的大道来,才能够立足于天下!]

    当自身的杀戮本源在天罚之眼中爆炸开来时,当刑天不顾一切地冲进天罚之中时,刑天感受到了世界本源的变化,感受到了天地的变化,而这个时候,刑天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做太多的考虑,生死只在一瞬间,这个时候失神,那就是在自取灭亡,刑天还没有无知到这个程度,在这样恐怖的生死大战之中分神,那就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

    看到刑天飞身而起,看到刑天一往无前地冲进天罚之时,帝都之中所有观注此战的众人都叹了一口气,他们终于明白自己与刑天之间的差距在那里,那是信念,那是果决,那是疯狂,那是无畏,让他们面对这样的天罚,他们是没有勇气冲入到天罚之中,特别是在自身付出如此大的代价的情况下,在他们看来,这几乎就是在自取灭亡!

    置死地而后生,这就是刑天的选择!这就是刑天的决断!当自身面对这样恐怖的危机时,没有置死地而后生的决心,那是不会脱身而出,在这样的危机之中,丝毫的犹豫都会断送掉自己的性命,杀戮大道永远不缺少死亡的伴随,在决定走杀戮之道时,在决定凝聚杀戮大道元胎时,刑天就深深地明白这一点,就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局势有多凶险!

    “疯了,这个疯子真得太疯狂了,简直不把自己的性命当一回事,在这种情况之下都敢做出如此疯狂的事情来,他难道真得就不畏惧死亡,真得心中就没有一点畏惧吗?这个疯子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如此疯狂的念头!”不理解,不明白,这就帝都那诸多修行者对刑天的感觉,他们不明白刑天的脑子在想什么,不明白刑天为什么会如此疯狂,难道说修行杀戮大道的人都是如此,都是如此疯狂到让人感到恐惧,感到不安。

    是的!在这一刻,所有帝都之中的强者都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与不安,一个不把自己性命当成一回事的疯子,这谁能不恐惧,谁能心中安稳,这样的人若是让他生活在帝都之中,对大家来说那是何等的灾难,谁知道这个疯子一个不高兴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人皇,放弃吧,这个疯子那怕是有我们的血脉,我们也不能与之有太多的联系,他的存在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威胁,这样的人不是我们能够掌握的,我知道你身为人皇,有信心,认为自己可以掌握整个天下,但对这样的疯子,超出了你的能力,这样的疯子谁都无法掌握,因为他的心中从来都没有畏惧,连天地都不畏惧,更何况你这人皇!”

    当听到自家老祖说出这么一番话时,人皇的神色是一变再变,要知道在看到刑天度劫之时,人皇的心中有了无数的念头,想要不计一切代价收服刑天,甚至他都想到让老祖出手,却没有想到还没有等自己开口,自家老祖就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

    放弃,这个时候放弃了刑天这样一个可怕的打手,自己日后还有机会再收服对方吗?可不放弃,没有老祖的相助,自己拿什么与刑天谈判,谈判也是要有能力的,也是要有底蕴的,当完成了自身蜕变之后的刑天,还会有之前那样的态度吗?

    这个时候,人皇再一次心有悔恨,早知道刑天这个疯子有如此可怕的潜力,有如此疯狂的一面,自己就不该拒绝,现在一切都有些太迟了,自己白白地丢失了一大机缘!

    过了片刻,人皇长叹了一口气说道:“老祖,我心有不甘,若是能够收服刑天,对整个皇族来说将有着莫大的帮助,对整个天下也有着莫大的好处,我们真得可以扭转乾坤,可以重塑天下,再现帝国的盛世,就样放弃,我真得难以舍弃!”

    看到人皇那一脸不舍的神色,皇族的老祖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你不舍得又如何,你有能力掌握他吗,他这样的疯狂之徒会让你掌握吗,要知道如今整个帝国的一切都由你来做决定,你来掌握,可你真得有这样的力量做到这一切吗?不要把希望放在我们这些老家伙身上,无论帝国发生了什么,无论这天下再怎么大乱,在最终的大劫没有到来之前,我们是不能出手的,这是规则,无人能够改变的规则,我们也不行!”

    规则!这个时候皇族的老祖提起了规则,他们是不是也感受到了天地的变化,感受到了世界本质的变化,他们是不是在做防备,要不然为什么他们会如此谨慎小心,真得只是因为当初的那誓约?虽然说这份誓约是与各大异族共同立下的,可是他们真得要反悔并非没有机会,也并非做不到,为什么他们依然做出如此的选择,这其中真得没有其他原因吗?

    不知道,没有人知道,至少除了这些老家伙外,没有人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没有人知道他们在算计什么,若说他们什么想法都没有,谁也不会相信,那怕是人皇也不会相信,当局势一变再变,当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时,人皇的心中不免也有了一丝淡淡的疑惑,淡淡的不安,仿佛是自己被摆在了明面之上,被当成了替死鬼!

    没有人愿意为他人做嫁衣,没有人愿意被别人当成替死鬼,人皇更是如此,或许这样的决定对皇族有利,但身为人皇,却不甘心如此,他要反抗,他要挣扎,他想要改变自身,改变这天下,改变这大环境,而刑天就是自己最佳的选择,最佳的助手!

    “老祖,真得不可以吗?异族虽然危险,可是如今帝国的边疆有了质的变化,在裂土封疆的诱惑之下,那些将领,甚至是诸多世家都在为之疯狂,为愿意为帝国而战,这种情况之下,我们没有必要有太多的顾及,可以说现在帝国的外部已经没有太大的威胁,这正是我们清理内部隐患的最佳时机,而刑天这个狂徒,这个疯子则是我们最好的打手,而且他也有我们皇族的血脉,是我们最佳的选择,也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人皇依然在辩解着,我不想放手,他还是想要努力说服皇族老祖,想要得到老祖的支持,他相信只要有老祖相助,自己就有能力逆转一切,就有能力改变大局,而且如今时间不等人,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杀天证道,一但刑天成功,留给自己的时间就不多了!

    “放弃吧,对你也好,对皇族也好,对整个天下都好,刑天这个疯子身上的因果太大了,大到整个帝国都无法承受,你虽然贵为人皇,也承受不起这份因果,杀戮大道终究成不了大道,无论刑天这个疯子现在有多么疯狂,有多厉害,最终都难以逃脱这场天地大劫,因为他是应劫之人,若是整常情况之下的天地大劫,应劫之人那是百无禁忌,那是有天道庇护,可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是最终的大劫,这场大劫是世界的转变,也是世界的蜕变,应劫之人背负的因果太深,十死无生就是他的下场,与他结下因果,你认为帝国还会有生机吗?”

    震惊!一瞬间,人皇彻底被这番话给震骇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没有想到自己这人皇之位会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得到的,这个时候自己得人皇之位,这实在太可怕了,一但天地大劫终结,自己这人皇也会将随着大劫的结束受到反噬!

    “该死,怎么会这样,早知如此,自己就不应该接下人皇之位,不应该承受这人皇之责,可如今自己想要脱身都很难了,看来在老祖的眼中,我这所谓的人皇也只是棋子,也只是弃子,或许说整个帝国都是如此,他的心中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保留下帝国,他所在意的只是超脱,只是那最终的天地大劫,人皇之位对他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一瞬间,人皇仿佛是明白了一切,只是现在一切都已经太迟了,自己已经身入局中,如果说刑天身为应劫之人十死无生,自己这人皇之尊同样如此,或许自己比刑天多那么一丝生机,可是这一丝生机在人皇看来根本是虚无飘渺。

    “老祖,难道就没有改变的可能吗?如果天地大劫真得要终结一切,那整个世界还有生机吗,所有生灵都会面对这可怕的死亡天灾,又有谁能够从这场大劫之中活下来,刑天不能,而我们就有机会吗?大劫之下,帝国都将破灭,我这人皇也是十死无生!”

    这个时候,人皇显得有些激动,毕竟当知道自己身陷如此的绝境之中时,也怪不得人皇会有这样的反应,而且人皇越是如此激动,越是能够让人安心,若是人皇什么反应都没有,那才是真正的麻烦事,毕竟如今人皇可是掌握了一丝人道之力,一丝人道之力依然能够对这天下大局造成影响,甚至是影响到那些老家伙的计划,影响到他们的安排!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此时此刻人皇心中不由地生出了一丝疯狂的念头来,不由地想要给那些算计自己的老家伙一个疯狂的反击,让他们知道,自己这人皇也不是好惹的,也不是他们手中可以肆意摆弄的棋子!自己就算是死,也不能让自己这一血脉断绝,人皇背负的因果有多大,他心中一清二楚,之前人皇就怀疑过,而现在终于从自家老祖口中得到证实,既然自己难逃一死,又何不放手一搏,何不给那些老家伙一个教训,至于人族会是什么结果,会有什么样的下场,这不在人皇的考虑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