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狂神刑天 妖的天空

第四千二百零七章节 身死

    第四千二百零七章节身死

    后悔已经太迟了,一切已经开始,由不得噬神虫母皇反悔,此时如果他想出手阻止更不可能,只会让自己陷入危机中,一但自己的行踪被人找到,后果不堪设想,现在刑天所用的虫海战术,就会被自己的敌人用到自己身上,数不清的敌人会前来追杀自己,当年那段岁月中,自己得罪了太多人,有着太多敌人,无尽岁月过后,噬神虫母皇也不知道会有多少敌人存在,甚至是虫族都不会放过自己,那怕自己还占着一个虫族巨头之名。

    稍微思考了片刻,噬神虫母皇便放弃了干涉这场大战的念头,无论刑天是生是死,自己都不应该去干涉,这一战自己无须参与,也没有必要参与,这一切是刑天自找的,如果不是他太自大,自以为是,非要挑衅枯荣之人,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无论有什么后果都由他自己承担,自己闯出来的祸要由他自己来面对,自己来承受!

    这一刻,噬神虫母皇心中有些排斥起刑天,甚至有心要收回自己的力量,收回放在刑天世界中的那些后辈,不过很快噬神虫母皇又摇了摇头,轻声叹道:“算了,这一战拉开了天地大劫的开端,或许这就是我的机会,是我摆脱自身困境的机会,刑天这个小辈既然要用虫海战术来完成这一场杀戮,想要以牺牲我那些后辈为代价来毁灭枯荣之主,或许这就是自己斩去噬神烙印的机会,斩断这条因果,斩断这份血缘。”

    斩断血缘,可不是想想就能够成功的,这需要莫大的狠心,如果只是后天生灵,想要斩断血脉并不难,只需要自己付出部分代价,有坚定的意志,就可以做到,可以将自己身体之中的血缘清除一空,可对于一个种族的始祖来说,要斩断血脉就无比困难,这需要将整个世界之中所有的后辈都一扫而空,将自己留在世界的血脉清空,只有这样才能够有机会横斩自己烙印在世界中的血脉烙印,才能够摆脱世界对自身的影响。

    是的,只有清除了至高混沌世界的血脉烙印,才算是挣脱了自身血脉的束缚,其实对于很多巨头来说,想要超脱并非他们所想的那样困难,有一条简单的道路就是自斩血脉,毕竟对这些巨头来说,几乎都是一个种族的始祖,只是这么做他们首先要面对种族气运的反噬,毕竟亲手毁灭自己的种族,这会引发无尽的怨气,可怕的血脉反噬,而噬神虫母皇则没有这份顾及,因为它已经将自己的后辈交托给刑天,是由刑天之手来毁灭了自己的后代。

    噬神虫母皇的想法很好,可是真正要做到同样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怕有刑天代劳,可以斩去自己所有后辈的生命,可是自身留在至高混沌世界中的血脉烙印却不是那么容易抹去,更不用说自己还被至高混沌意志算计过,有天赐之名。

    “呵呵,真是有意思,没想到我堂堂的虫皇还有一日会被自己选择的棋子给算计,陷入为难之中,真是可笑,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可偏偏这就是事实,无可改变的事实,真不知道这一切是天地大势,还是至高混沌意志的算计,如果是后者,这场天地大劫将会是一场真正的大清洗,对整个至高混沌世界生灵的一场清洗,一切将回归混沌,原始混沌!”

    其实,噬神虫母皇心中还有一个可怕的猜测,如果真得是后者,或许出手的不仅仅是至高混沌意志,而是混沌海的力量,这种情况之下,真正的出路只有一个,闯混沌海,所谓的由死而生,生死轮回之法也不见得能够超脱世界,能够摆脱自身束缚。

    如果至高混沌意志要灭世,甚至真得一直在算计那些先天混沌神魔,他们真得有机会挣脱至高混沌世界的束缚?不,噬神虫母皇并不这么认为,因为自己身上的天赐之名烙印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那怕是过了无尽岁月,自己依然没有十成的把握可以挣脱这一切,还需要借助着外力,借助其他人的相助,而那些真正的先天混沌神魔又怎么可能成功。

    可惜,这一切不能开口言语,不能传扬开来,要不然引来至高混沌意志的怒火,那怕是有着无尽岁月的积累,噬神虫母皇也不认为自己能够全身而退,毕竟疯狂之下的至高混沌意志,可以碾压一切,舍己为人这样的事情可不会出现在噬神虫母皇身上。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噬神虫母皇再一次沉寂下来,不再去理会枯荣世界的一切,不再去观注这一战,对他来说无论胜负如何,都与自己没有关系,自己应该做的是隐藏,而不是大动干戈,不是出风头,被各方敌人盯上,被至高混沌意志盯上。

    当噬神虫母皇收回神识,不再观注这一场战斗时,隐藏在暗中的那些巨头,一个个都不由暗叹了一口气,怒声喝道:“这该死,狡诈的噬神虫母皇,竟然如此沉得住气,这种情况之下竟然收回了自己的神识,再一次隐藏于暗中,这混蛋真是够谨慎的,连枯荣之主的本源都看不上,看来他真得是被至高混沌意志给吓住了,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借助外力搞事!”

    “好了,这个时候愤怒有什么用,只要这个混蛋一日不现身,我们就不能掉以轻心,现在被盯上的是枯荣之主,如果让这个混蛋找到我们的所在之处,只怕下一个倒霉的就是你我,对这个混蛋,我们不得不小心防备,不能有半点疏忽大意。”

    “依照我说,我们应该动用力量先灭了这个小辈,断了噬神虫母皇的这条触手,不给他任何探测我们的机会,没有了这小辈做为触角,那混蛋再想算计我们就十分困难!”对于那些暗中的敌人,还是有些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想要干掉刑天这颗‘棋子’!

    “不,越是如此,我们越是不能轻举妄动,这或许还是噬神虫母皇的阴谋,他放出这个小辈,拿枯荣之主开刀,只怕为得就是引出我们这些敌人,找到我们的行踪,一但被他察觉到我们的存在,你觉得自己有多大把握可以承受住虫海的突袭,如果你一个人做不到,挡不住,那就不要轻举妄动,要不然只会丢掉自己的性命,因为一颗棋子而丢了自己的性命不值得,对噬神虫母皇来说,想要培养一颗棋子很容易,而我们却不能轻举妄动,面对虫族的优势,我们只有忍耐,只有等噬神虫母皇忍不住逃出来再出手绞杀!”

    “唉!想是这么想,可是我们真得能够做到吗,时间长了,那混蛋只怕会更加强大,甚至是先我们一步超脱,那时的我们只怕更没有力量与之对抗,对我们来说局势十分不利,我们要面对的不仅仅是这一个时代的巨头,还有其他时代的巨头,甚至是那些先天混沌神魔,毕竟当年我们都曾出手暗算过他们,都结下了天大的因果!”

    “那又如何,就算这些混蛋回归,这些混蛋联手想要算计我们,也需要有那个实力,无尽的岁月下来,还有多少人记得我们,继续忍耐吧,只要等最后的天地灭绝到来,那才是我们出手的时候,才是我们掠夺一切的时候,也是我们与至高混沌意志分生死的时候,更是我们超脱的时候,现在我们没有必要为了这一点点的小事而大动干戈!”

    这些隐藏在暗中的巨头是什么人?他们与噬神虫母皇有什么关系,他们为何会与一个又一个时代的巨头为敌,他们在算计什么?没有人知道,或许有人知道也不会太详细,毕竟无尽的岁月埋葬了无尽的信息,很多远古巨头都被岁月给埋葬了。

    沉寂!随着噬神虫母皇的神识消散,很快更多的巨头也不再观注这一战,最终剩下来的只有这一个纪元的巨头,只有他们才真正关心枯荣之主的生死,他们想知道枯荣之主能不能顶住噬神虫海的绞杀,能不能全身而退,毕竟这对他们背后的各大文明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至于先天混沌神魔,却是没有一点消息,仿佛对他们来说丝毫不在意枯荣之主的死活,仿佛枯荣之主与他们没有半点关系,不值得他们浪费精力来观注这一战!

    当只剩下少数巨头关注时,枯荣之主也发生了变化,面对着如此疯狂的冲击,就算他心再大,也无法一直这么沉默下去,如果再这样下去,只怕没有等自己爆发,就会被刑天这疯狂的虫海战术一波带走,要知道,如果刑天一直都如此疯狂地调动更多的噬神虫海,那怕仅仅只是一波就被天罚毁灭,可是它们那一波的噬神之力也会重创自己的灵魂,一但灵魂受损严重,就真得没有翻身的机会,再也没有挽回的可能。

    “不能再这样等待下去,再让这个疯子继续下去,我会被一点一点地耗尽本源,至高混沌意志也不能指望,如今虽然它的相助可以让我抵挡住一次次的天罚,可是现在最大的威胁反而不再是天罚,而是噬神虫海,这源源不绝的噬神虫海的威胁太大了。”此时,枯荣之主心中已经是无比的焦急,在这样巨大的冲击下,他有些忍耐不住。

    直接暴露自己的真实来历,暴露自己的先天混沌神魔本质?直接凝聚生死轮回的先天大道烙印,完成自身先天混沌神魔真身的凝聚?不,枯荣之主轻轻叹了一口气再一次放弃了这个决定,一但自己这么做了,自己的本质必然会彻底暴露在众人面前,对于一般人来说看不出什么东西,可对于那些巨头来说,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先天本质,甚至当自己暴露时,那一直隐藏在暗中的先天混沌神魔也会蠢蠢欲动,会忍不住跳出来闹事!

    “看来真得要放弃这一次的蜕变,放弃生死轮回的凝聚,放弃这好不容易凝聚而来的元胎,再一次回归人身,凝聚人族气运,凝聚人族本质,只是这一次只很难再得到所有人族巨头的认可,毕竟之前我的算计让他们心有警惕,至高混沌意志庇护也引起了他们的不安,任何一个种族文明,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面对着巨大的危险,面对着随时都有可能坠入毁灭的局势,枯荣之主不得不做出这不甘心的决择。

    生与死之间,无论付出再大的代价,都会选择生路,枯荣之主自然也不例外,时间不等人,当面对源源不绝的虫海时,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坚持多久,毕竟天罚与虫海的结合之下,所造成的伤害是难以估量,就算是有至高混沌意志的庇护,也无法全身而退。

    “该死的蝼蚁,这次的事情我记住你了,不要让我再见到你,要不然就是你的死期,想置我于死地是不可能的,元胎破灭,给我爆!”在枯荣之主的一声轻叹之下,他那原本已经伤痕累的元胎终于爆炸了,生死本源直接破灭,形成了可怕的风暴,直接将刑天引动的终结之力给直接摧毁,生死轮回之意,直接破灭了刑天的虫海杀机!

    在元胎破灭的一瞬间,枯荣之主则沉声喝道:“本源凝聚,生死轮回,人道回归,给我聚!”在这沉喝声中,源源不绝的人道气运涌入到枯荣之主的灵魂之中,这是原本属于枯荣之主的气运,这一刻他要利用人族气运,凝聚真身,凝聚自己的本源真身。只是以人族气运凝聚真身之后,他这一次的生死轮回所得到的好处将会损失大半,毕竟只有先天混沌神魔真身才是最好承载自己的生死轮回大道,以人族气运的真身神体虽强,可是与人族有着紧密的联系,这对枯荣之主来说十分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