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狂神刑天 妖的天空

第四千四百七十八章节 冥河

    第四千四百七十八章节冥河

    至于阿修罗道,因果之王没有提,后土祖巫也没有再提,仿佛阿修罗道已经被他们忘记了一样,而实际上无论是因果之王还是后土祖巫都没有忘记,而是阿修罗道并不急着解决,现在重要的是解决掉人族的问题,解决人道的问师,还有妖族的问题,如果再拖延下去麻烦就真得大了,真得会一发不可收拾,让局势对幽冥世界不利,对六道轮回不利!

    六道轮回可是后土祖巫的根本所在,不容有失,所以在她的心中自然要先解决自身威胁大的,至于阿修罗道,冥河老祖,大不了给他一点好处,与之妥协,这就是后土祖巫的选择,虽然这有些对不起因果之王这位幽冥世界之主,可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后土祖巫自然是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这种情况之下与冥河老祖为敌,与之变恶。

    对于后土祖巫的想法,因果之王一清二楚,这就是人性,在利益面前,什么情谊都得让开,虽然自己与后土祖巫有交情,可是这份交情并没有到让后土祖巫可以牺牲自身利益的程度,而且这一切早在因果之王的预料之中,最重要的是一开始后土祖巫已经表明了态度。

    对因果之王来说心中对后土祖巫有没有愤怒?毕竟这可是背叛!没有,因果之王并没有这样的想法,最多只是有一些警惕,这就是洪荒,这就是修行,修行之路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在自身利益与所谓的交情相比之下,自然是自身利益为重。

    当然,因果还是会欠下来的,既然后土祖巫这么做了,该欠下的因果自然要欠下,也要偿还,而且在她做出选择之时,自然也明白与因果之王这位幽冥世界之主的关系会有所改变,但后土祖巫并不后悔,她相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错,这是对自身最有利益的决定!

    只是,一切真得都在后土祖巫的掌握之中吗?一切真得会如后土祖巫所想的那么顺利吗?只怕并非如此,这是洪荒天地,这是天地大劫,虽然大劫的大决战已经过去,可是大劫并没有结束,一切还需要时间来检验,后土祖巫的设想是好的,但要面对的对象会不会配合这就不是她所能够掌握的,而且天道与鸿钧道祖也不会袖手旁观,任由后土祖巫布局,一切仅仅只是刚刚开始,最终会是什么结果,一切都是未知!

    当后土祖巫离开,因果之王不由地轻轻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了一丝淡淡的冷笑,虽然在因果之王的心中并没有将幽冥世界看得太重,将地道看得太重,毕竟自己并没有想过一直要掌握幽冥世界,甚至是掌握地道,自己要得是超脱,是证道混元大罗金仙,而不是受制于幽冥世界,受制于地道,被幽冥世界与地道所牵制,可是现在后土祖巫就做出了这样的决断,这依然让因果之王心中有所不满,同样也有所警惕。

    巫族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忠诚,对他们来说或许并没有真正将自己当成是盟友,或许在他们的眼中,自己仅仅只是一个不错的合作者,一个并不起眼的合作者,一个随意可以抛弃的合作者,既然巫族有这样的心思,因果之王也不能没有准备。

    如果说之前,因果之王曾经想过将幽冥世界的大部分业位交给巫族,让巫族来掌握幽冥地府的权柄,现在因果之王已经没有了这样的想法,有得必有失,既然后土祖巫选择了这条路,因果之王自然也要做出决断,也要做出选择。

    妖族虽然没落了,可是妖族还是有力量存在,原本因果之王并不想做太多的事情,也不想对幽冥世界有太多的布局,毕竟多一份布置就与幽冥世界多一份联系,这对自己日后证道混元大罗金仙有莫大的影响,可是现在因果之王不得不这么做。

    镇压人道,这并不影响因果之王的行动,毕竟现在大战已经结束,没有力量能够支援六道轮回,后土祖巫去见人族三祖,因果之王也想要见一见冥河老祖,了解双方的因果,甚至是给冥河老祖一点点的提醒,让他看到证道的希望。

    拉拢冥河老祖?不,因果之王并没有这样的想法,只是想要借此机会了结因果,也为自己本尊出一份力,毕竟与冥河老祖的因果纠缠太久,对自身也没有什么好处,更何况冥河老祖手中还有自己需要的先天灵宝‘十二品业火红莲’!

    心念一动,一尊灵气化身分出,因果之王直接出了幽冥世界,直接进入到血海之中,直奔冥河老祖的老巢,这一次因果之王可没有遮掩自己的一身气息,在他一进入到血海之时,冥河老祖立即察觉到他的到来,立即心生警惕。

    因果之王这位幽冥世界之主,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血海,这让冥河老祖心中有所不安,毕竟自己之前可是做了天大的错事,给自己留下了天大的麻烦与因果,而对方现在找上门来,冥河老祖不得不怀疑因果之王的来意,不得不小心谨慎防备!

    心中虽然有着比的警惕,可是冥河老祖也不能对因果之王视而不见,更不能一点行动都没有,虽然冥河老祖并不愿意见到因果之王,可是他明白这或许也是自己的机会,是自己化解之前犯下大错的机会,如果能够早点化解自身的这份大因果,或许自己能够走出一条通天大道,能够证道混元,能够斩断自身的诸般威胁。

    下一刻,冥河老祖出现在了因果之王面前,在血海之中,对冥河老祖来说那是进退自如,可以出现在自己想要到的一切地方,在看到因果之王时,冥河老祖心中不由地松了一口气,在因果之王这位幽冥世界之主的身上并没有感到杀气!

    只见,冥河老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直接开门见山地询问道:“幽冥道友来我这血海可是为了化解我们彼此的因果?”对冥河老祖而言,时间宝贵,而且对他们这样的强者来说,遮掩也没有用,因果只要在,就必须要偿还,就必须化解,要不然自身的修行就会被因果给死死地缠住,无法脱身,无法挣脱洪荒世界对自身的束缚。

    因果之王淡然一笑,轻轻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正是为此事而来,我相信冥河道友现在应该明白自己犯下了何等的大错,也应该明白自身背负了多大的因果业力,只要这份因果业力不消,你的修行也就到此为止,再也没有机会跨出那关键的一步,就算是给了你鸿蒙紫气,你也会如红云一样,死死地被困在准圣大圆满的境界,最终依然是难逃一死。”

    说到这里,因果之王的语音一顿,淡然地看着冥河老祖,在等待着冥河老祖的回答,因果之王相信,只要冥河老祖不是傻子,就会明白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只见,冥河老祖长叹一声道:“是啊,之前的愚蠢之举让我背负了莫大的因果业力,与地道,与幽冥世界,还有与道友结下了天大的因果,这份因果不消除,我根本看不到证道的希望,就算给我鸿蒙紫气也只会步入红云的后尘,正是因为我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我才没有与那些混蛋一切疯狂地去抢夺鸿蒙紫气,这么大的因果缠身,我拿什么来证道!道友今天主动上门,想必已经想好了化解我们因果的办法,还请道友直说!”

    对于冥河老祖的回答,因果之王很是高兴,也很满意,这正是自己想要的结果,不过因果之王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冥河道友,你觉得我们在这里谈这件事情合适吗,你觉得这是我们谈话的地方吗,还是你认为血海可以让你无所顾及?”

    当因果之王的这番话一落下时,冥河老祖的神色为之一变,心中暗叹道:“大意了,我怎么会这么大意,难道这就是因果业力所带来的影响,让我变得如此无知,如此不堪!”

    心中虽然十分震惊,可是冥河老祖还是要保持自己的威严,轻轻点了点头说道:“道友所言甚是,是我太急了,毕竟我没有道友的机缘,背负起这么大的因果业力,对我可是有着不小的压力与影响,还请道友见凉,道友请随我来!”

    说着,冥河老祖转身在前引导着因果之王前进,丝毫没有在意自己这么做会给自身带来多大的危险,也并不害怕因果之王对自己痛下杀手,在冥河老祖看来,既然因果之王主动上门,而且没有一点杀意,自己没有必要做那小人之举。

    当然,冥河老祖也不惧怕因果之王的偷袭,这是血海,血海不枯冥河不死,这可不是随意说说的,而且如果因果之王真得动手,这也是自己化解因果业力的好机会,就算毁了这尊身躯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可惜因果之王是不会做出这样愚蠢的事情。

    片刻,在冥河老祖的引导之下,因果之王来到了血海的深处,来到了冥河老祖的宫殿之中,在进入血海深处时,因果之王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压力,血海与自己想的并不一样,血海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在血海的深处,因果之王隐约感受到了混沌神魔的气机,或许传说是真的,血海之中真得有混沌神魔的残躯,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在血海的深处感受到混沌神魔的气机,只是无尽的岁月过去了,血海深处的混沌神魔残躯还有几分力量!

    在回到自己的宫殿之后,冥河老祖向因果之王轻轻点了一下头,一道道的本源禁制的力量快速打出,开启了全面的防御,直接遮掩了血海的天机,不让外力可以探查到血海的虚实,不让任何人知晓血海之中的情况,彻底斩断了血海的天机。

    还好,如今还是在大劫之中,天机混乱,要不然冥河老祖这一出手,必然会惊动天道,惊动鸿钧道祖,会让血海受到天道与鸿钧道祖的观注,会让局势发生变化。

    “好了,如今道友可以随意说,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够做到的,我冥河绝不会推辞,我只求能够化解双方的因果,只求能够斩断与道友之间的因果业力!”此时,冥河老祖的姿态放得很低,对他来说只要能够证道,付出一些代价是值得地。

    虽然眼前的因果之王境界很低,只是大罗金仙,可是冥河老祖一点都不敢轻视对方,甚至在冥河老祖的心中,就算现在自己占据主场的优势,想要斩杀眼前的因果之王都不可能,身为世界之主的因果之王绝对有着自己所无法想象的后手,对方既然敢正大光明来血海,就必然有全身而退的信心,有这样的底蕴与力量!

    因果之王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冥河道友,在了结因果之前,我想询问道友一个问题,对道友来说,是想要证道成圣,还是想要走混元大罗金仙之路,此事十分重要,还请道友仔细考虑,不要有所隐瞒,要不然对道友并不是好事!”

    听到因果之王此言,冥河老祖的神色不凛,眼中只闪过了一道精光,他的心中不由地在沉思,因果之王说番话是为什么,有什么目的,自己应该如何应对,这绝对不是一般的询问,在这句话的背后必然有自己所不知道的算计与秘密,自己不能随意回答!

    当然,冥河老祖也明白,或许这是一次试探,是因果之王,甚至是地道,与幽冥世界对自己的试探,想要知道自己会选择什么样的证道之路,如果自己所选择的道路与地道,与幽冥世界,甚至是此因果之王有冲突,或许自己很难可以化解自身的因果,没有人是傻子,会给自己的敌人加以帮助,让其有证道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