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幻想世界 地球本地人

第三十二章 狐女

    周一仙的小谋略倒是玩得不错,可惜他这次没碰对人。因为景添当时太过好奇自己的‘命运’,因此不耐周一仙的啰嗦,当即用心灵之力在周小环的脑海中转了一圈。

    得知周小环什么都没看出来之后,景添说不上是放心还是失望,不过也没了任何兴致,这才毫不拖沓地离去了。

    小镇的夜市的确很不错,整条街仿佛过节的花灯会一般,街道两旁挂满了各式灯笼。

    或明或暗的灯光将街道映照得通亮,配合各种叫卖声、敲锣打鼓、叫好声,令整条‘步行街’十分热闹

    时走时停,总共花费了一个多时辰,景添才终于走完了这条不到两百米的街道,心满意足地回到了客栈。

    一夜安歇,第二天一早,景添结了房钱,出门直奔镇外,欲向那妖兽横行的山林一行,去拯救一份悲情。

    一路深入山林,确实有不少奇异的野兽频频出现。不过无论是非比寻常的野兽,还是体内有能量波动的妖兽,都没有向景添发起攻击。

    大部分都是远远一看便转身而走,只有少数几只异貌的野兽,才远远地跟在景添周围,一路随着景添向山林内深入。

    半个时辰之后,景添走出了一片小树林,来到了一座山前的小片空地之上,脚步不禁停顿了下来。

    转首望去,右侧的空地边缘那边、居然突兀地立着一座水井,淡淡的‘灵魂法则’气息在井中波动。

    古井边,一袭白色身影矗立,长发未盘披散,随风轻轻柔荡,气质遗世独立,神态哀婉柔媚,翩翩若仙子。

    “呀!”一声压抑的惊呼自景添身后的树林间传出,令景添有些无奈地回头,向树林看了一眼。

    很快脚步声响起,周一仙和周小环二人有些狼狈地从树林中跑了出来,气喘吁吁,脸色后怕。

    周一仙仍旧拿着他那杆布帆,行进间当成了拐杖;而周小环则‘貌惊神安’,眼底不见任何恐慌,右手拉着周一仙、左手攥着一根还剩两颗山楂的糖葫芦。

    “你们怎么跟来了?”景添淡笑着问道,同时再次向树林中看了一眼,顿时许多草叶摩擦的声音响起,野兽退去。

    “你这后生,果如老朽所测那般不听言劝,真的来到了这里。”周一仙喘匀了气儿,颇为无奈地对景添说道:“你可知道,若非老朽祖孙暗暗保护,你早已被山中异兽和妖物叼了去!”

    “那可真是谢谢了。”景添无语摇头。

    周一仙老精老精的,哪能听不出景添的反话,他也不生气,摇头开口:“便知你不会相信,暂且别说其他,快快跟老朽离去、干嘛?”

    周一仙说到半途转头,不解地看向一直扯他袖子的周小环:“拽我做什么?”

    周小环心虚地挤出一个微笑,将糖葫芦向远处指了一下。

    周一仙回头看去,顿时心中便是咯噔一下,和那名古井旁的女子对上了视线后,额间细汗快速涌出。

    “三、三尾妖狐……”周一仙嘴角抽动着呢喃,而后僵硬地转头看向景添:“你这后生,老朽碰到你,算是要亏死了……”

    “你们是来杀我的吗?”就在这时,一道清寂的柔柔话语传来,古井旁的女子开了口,注视着景添三人,将话音清楚地传到了这边。

    “误会!误会!”周一仙连忙摆手解释:“我们只是误入此处,便不多打搅、不多打搅。”

    话落,周一仙又小声向景添警告:“后生!快快跟老朽逃离,那女子可是祸害人间的三尾妖狐!再敢逗留,定会令你坏了性命!”

    一边说,周一仙一边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遁符’,并抬手就要向景添抓来。

    景添微微摇头,抬起右手,先一步将周一仙手中的灵符给抽了过来,令对方愣住。

    低头向灵符打量了一下,景添淡声说道:“青云子所传弟子有十,除了两脉得以传下之外,其他人早夭者二,死于仇杀战乱者四,剩余两人一残、一失踪……”

    周一仙愣住了,愕然地盯着景添,忘记了动作。

    景添用两指夹着灵符晃了晃,对周一仙说道:“青云门的‘遁符’之术,便随那名失踪的弟子而失去了传承,我记得失踪的那名弟子好像便是周姓,可是你祖上?”

    “咕咚……”

    周一仙喉结上下,咽了口口水,不敢置信地开口,有些哆嗦地问道:“你、你、你……是何人?”

    “我是何人?”景添谐谑微笑,手指一弹,将‘遁符’射进了周一仙衣襟之内。

    没有回答周一仙的问题,景添反而低头看向眼神莫名的周小环,微笑叹道:“如此天资,用在‘灵魂一道’上却是浪费,不过……还不到时候……”

    不管是真的看重了周小环的资质,还是因为现实中的什么原因,都令景添的心中生出了一种培养的想法。

    毕竟等他离开这个世界以后,以这方天地的独特性,恐怕根本不会出现具有‘空间天赋’之人。如此一来,无论是‘空间袋’还是‘传送符’,恐怕又要泯然于世。

    但就像他说的那样,现在还不到时候,周小环虽然要比张小凡成熟,但也没有成熟太多,还是让她经历多些再说吧……

    就在这时,突然浓雾自古井那边蔓延而来,却是那女子全程听完了景添和周一仙的对话,因此不管真假、无论疑惑,她都不得不做点什么。

    浓雾大半由水汽组成,剩余部分则是煞气,而浓雾后方则漆黑一片,数不清的血色兽瞳自黑暗中开启,妖声狂啸。

    接着,一道道黑影自黑暗中蹿出,借着浓雾遮挡,快速向景添三人这边扑来。

    “我的妈呀!快跑!”周一仙见此惊叫一声,手忙脚乱地再次将‘遁符’从怀中掏出,也不顾上景添了,连忙去抓周小环。

    “安静!”景添清喝一声,声音仿佛化作了声波,呈波纹状瞬间扩散开来,眨眼便覆盖了不知多大的范围。

    无论是雾气,还是藏身其中的妖兽,此刻无不仿若时间静止,再也不动丝毫。

    周一仙再次看傻,手指一松,令‘遁符’飘然落下。

    景添回过头,好笑地看了周一仙一眼,剑指一点,令‘遁符’重新回到了周一仙怀里。

    “你们退去吧,我有事要和他们谈谈。”景添一边说,一边翻手从空间中取去一块金锭,微笑着俯身、将金锭交给了愕张樱口的周小环。

    “真是辛苦你了。”在周小环的呆滞中,景添摸了摸对方的头顶,而后直起身,右臂向他们二人一挥。

    下一刻,空间景象扭转,波纹平复之后,周一仙和周小环已经失去了踪影。

    转头,景添再次挥手,转瞬间,雾气快速消散开来,隐藏在雾气中的妖兽也出现了真容,原来只是一些由煞气所形成的拟物怪兽罢了。

    景添念动,所有煞气妖兽瞬间溶解、消失,空地之上再次恢复了宁静……

    此时,山林之外,官道边缘。

    周一仙发觉眼前画面变换之后,顿时茫然地左右四顾,待看清周围情景,他不由再次呆滞了起来。

    周小环倒是好一些,没有陷入二次发呆的状态,而是疑惑过后、便将注意力放在了手中。

    双手有些费力地托着一大块金锭,周小环迷茫、怀疑、惊讶过后,顿时所有情绪都转变成了兴奋,欣喜地将金锭死死抱在了怀里,又用俏脸不断摩擦,口中欢呼不断:“好多钱!这下我可以买下数不清的糖葫芦啦!”

    欢呼令周一仙回神,低头看了看周小环的情况,不过这次周一仙并没有在意那块金锭,而是面色十分凝重,骇然。

    好半天,周一仙这才缓过了神,转头向山林的方向看了一眼,微微倒吸凉气。

    又过了一会儿,周一仙和小环说了些什么,祖孙二人这才转移脚步,向小镇的方向而去,一个蹦蹦跳跳、一个拄着长帆脚步蹒跚……

    山林空地。

    古井旁的娇柔女子满面震惊,体内妖力鼓动,一双流云水袖不断挥舞,可惜却连任何异象都没能释放出来。

    只要妖气和煞气离体,便会立即溶解于空气之中,令这名女子越来越急躁、越来越惊恐。

    半晌,女子停止挥袖,又从袖子内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镜状’物体。

    接着,女子将‘镜状’物体两边的红绳一拉,将‘镜面’对准了景添。下一刻,一股红芒瞬间自‘镜面’之上亮起,火焰蕴昂。

    不过令女子震惊的是,法宝发出的火焰、居然和妖煞之气一样,刚刚离开‘镜面’便消散于空气之内。

    终于,女子万念俱灰地放弃了挣扎,瘫坐在井沿儿之上,目无灵光地看向景添。

    “认清形势了?”静立半天的景添开口,淡淡地开口问道。

    “你究竟是谁?世上何时出现了你这般强者?青云?焚香谷?欲灭杀我等、降妖除魔?”女子的语气由疑问转变成嘲讽,语音糯糯地问道。

    “不愧为狐,即便这般,音姿也如此魅惑非凡。”景添评价一句,而后抬脚迈步,一步便突兀地来到了井边。

    不去理会浑身剧颤、万分戒备的‘三尾狐’,景添略微探身,向古井内部看去。

    “这是三千年的古井,传说、只要在月圆之夜祈以虔诚心愿,俯看它,必定能够得尝所愿。”女子幽幽而言,声音有些凄迷:“距离月圆之夜还有三天,现在是什么都看不到的……”

    景添向‘三尾狐’看了一眼,猜透了对方侥幸讨好的心思,不禁微笑摇头:“你再看看。”

    狐女不解,但又不敢违背、唯恐惹景添不快,因此只好小心地缓缓起身,犹豫着探头向古井内看了一眼。

    下一刻,狐女浑身一阵,惊讶地略微睁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井中画面。

    少顷狐女回神,收回视线之后愕然地看向景添:“为何……”

    “灵魂规则的分支之道罢了。”景添淡淡地说道:“地下有宝,倒是成全了这座古井的传说。”

    狐女只听懂了一半,便是后面那句有宝的话。不过景添就在眼前,令她不敢生出任何心思。

    因为难得景添至今都没有露出打杀的意思,万一要是惹得景添不喜、动手,她就自作自受了。

    “说说吧。”景添突然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同时仍旧看着井内的水面,看那些由水面投影在他脑中的各种幻象。

    “说什么?”狐女一愣。

    “说说你们的故事。”

    狐女再楞,不过之后便是暗喜,因为听景添的意思,可能她今天求生有望。

    不敢拖延,狐女立即整理语言,从三百年前的相眸一见开始讲起……

    虽然早就知道这狐女的底细,但景添更想亲耳听听对方讲述波澜。

    并非景添闲得没事找事,而是他已经忘记有多久的时间没有出现过生气、伤心、悲绝之类的情绪了。

    此时听着狐女的糯糯软语,随对方的讲述带入情绪,景添那颗仿若只剩霸绝、快乐、享受的心情,顿时仿佛被填补了许多。

    不知多久,狐女的讲述已经完毕。景添收起仰望的视线,负手长长叹息一声。

    “我们错了么?”狐女将自己的情绪也带入了进去,更显凄凉,不顾景添的‘威胁’,情不自禁地询问出声。

    “什么是对,又什么是错?”景添微微摇头,再次叹息:“即便是错,错的也是这个世界。”

    不顾对方的微愕,景添抬手一招,手中顿时出现了一只巴掌大小的狸猫幼崽。

    “这是……”狐女惊讶,因为她认得这只幼崽,正是她藏身的黑石洞内、不久前才诞生的一只异兽。

    “天地万物,除鬼煞之外,修行都是吸纳灵气,吞吐日月精华才对。”景添惋惜摇头:“可你看看,如此灵性的异兽,出生不久,便开始被动地纳煞气入体,长成之后,即便再具慧根,也难免整日以心神和煞气的侵蚀相对抗。”

    “稍有不慎……”景添再次轻轻叹息:“便成了一只仅知杀戮的凶兽罢了。”

    “天地灵气……日月精华?”狐女彻底茫然了,因为在她的认知中,除人类以外的灵物,不都是只能吸纳天地中的阴煞之气吗……

    ps:苍天呐、大地哇,这种加班的日子还要持续一个月啊,有富婆没啊,包养了地球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