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战极通天 悲伤月

第二千五百十六章:黑暗之心

    第二千五百十六章:黑暗之心

    本该在眼中闪耀的神光悄然收敛,那一股震慑八方的神圣气息也无影无踪,在六大宇宙有太多传说的通天战圣化作隐者在黑暗深渊中行走探访着,不时见到黑暗一族将黑暗自由操控,也曾见不可思议异象盘桓,更是历经感悟着这黑暗深渊长存不息的气息,以此从黑暗大同中分析这最强元素的真谛,看不出他到底是认真地苦行还是闲散漫步,叶天却已经走过黑暗深渊的太多区域,阅览愈发丰富,眼界自然随之开拓,太多道秘便了然心胸。

    “不愧是墨黑玄天,当得上玄字。”站在一片较周围更黑暗深邃的领域前叶天静静观赏并不由微笑,从这称天的黑暗中传出无比纯粹的黑暗道息,他的光明在这种道息中不值一提,就算极目远眺,哪能看得清其中深邃奥妙?但他却看得啧啧赞叹,这天真是太暗,完全看不透却引起万般遐想,可当所有遐想投出却将落入黑暗中再度消失不见,令先前所有想法也黯然消失,倒显得所有努力化作无用功,然而这片黑就摆在这里,依旧会引起新的好奇与想象,古今如此,从来不绝。

    玄之意为黑,黑暗深渊也有一名便是玄渊,这墨黑玄天可谓是黑之致,也神秘至极了,叶天甚至无法确定它究竟是单纯的一种体现黑暗本质的异象,还是一尊高深得不可思议的黑暗一族,这在所有探访黑暗深渊的生灵圣者眼中都是谜。倘若它是元灵,其黑暗之道就算没有达到极道只怕也非常接近,那就非常可怕了。

    从来不用怀疑元素世界是否有至强者隐藏,就像六大宇宙一样,有许多元素一族是不爱展现实力的,默默达到极道也未必不可能,大宇宙圣者要推断却非常困难,而这黑暗深渊无疑是藏得最深的,只在明面上他们就有超过十尊玄虚绝巅的存在,在暗地里还藏着多少?那完全是一片无法想像的黑暗!叶天无法确定,但他越是行走其中,越能感觉到这黑暗一族令圣窒息的底蕴强大。

    “无需妄自菲薄,黑暗一族是绝强,但神圣宇宙至强玄之神脉至圣级存在也有十数尊之多,真正全力更是无法想像,再加上其他强大神脉的力量,哪怕历经多次浩劫,神圣宇宙的底蕴却绝不逊色于任何文明。”叶天心道,却不禁摇了摇头,笑容带点苦涩,什么时候他需要产生这种自问?按理说应该是完全不需半点质疑,谁不知神圣宇宙的强大?他正是怀着这种自信出使妖宙的,可现在他竟有困惑产生,因为这黑暗深渊未免太深邃神秘,也应境界更高的他见到了更多秘密,方知自己距离那绝峰的距离,便愈发心诚,不可妄自尊大。

    他这苦笑同时也是无奈,玄之神脉无比强盛,但终究是神族,而整个人族的至圣却仅有五尊,相较之下未免可悲,但能有五尊至圣的始源万族如今却算是最鼎盛时代!明明是统治一宙的大族,非但无法与妖魔等庞然大物抗衡,还不得不处于附庸状态,岂不是可悲?

    但再摇头便将杂念摒弃,这世上隐藏的力量太多,凭他这鸿蒙战圣实力怎么探知得了?唯有实力更强才能看到更多!而若他成就极道,人族也便不再是五尊至圣,而是六尊,甚至还将更进一步!

    有一种激昂便在黑暗中振发,却搅得光浪潮汐,直接打破了原有的平静,叶天重新将目光转向眼前,一念间光明缓缓收敛,却看了看手中,黑暗法则如鱼得水融于整个环境中,比起遇到相应元界的土之法则、风之法则欢呼雀跃,它却是很安静地与周围交融互换,也正如黑暗从来的本性,都是这么静。

    还在走的叶天却见到一轮太阴上走兔,这是从来就有的阴之玄理,兔这一族与阴有绝大渊源,在月静兔族诞生后这关系更是牢固,此时见到这一只似黑似白的兔在太阴上蹦跳,叶天却觉眼前场面有些朦胧恍惚了,这兔跳得欢快,一次次跃起正是黑暗深渊中难得的动态,可他看着,却觉得兔与太阴的关系格外和谐静谧,初看觉兔走,渐渐却感觉这兔分明便静在太阴之上,不再有半分跳脱,却是为何?

    玉兔联想到藏匿在洪荒宇宙深处的太阴玉兔一族,蛰伏太久它们究竟是动是静?竟无法即刻得出结论,并延伸出更多问题。

    阴从来是静的象征,兔却以脱兔闻名,生性好动,可为何玉兔却成了太阴象征?月虽静,却也有阴晴圆缺,却是否是兔在呼风唤雨?诅咒与灾难到来,蛰伏于大地秘境之下,这是否是另一深渊,或正通至了而今与黑暗并蒂的死亡?

    他想到了兔逸神,这位将圣道果位视为囊中之物的洪荒宇宙第一兽对黑暗的领悟实在比他高深得多,回到六大宇宙后他当求教,无论寂月殇寒曲、兽誓唯一臻渊劫还是荒宇神逸万宙辞尽悲喌都是它的至高领悟,如今的叶天也该钦佩不已,更何况兔逸神伏于寕月谷,不可能没有新的感悟,叶天隐隐觉得向它求教,或许比询问许多圣者都更有效。

    或许,那就是世界级天才超越自身局限的眼光,叶天仿佛望见那极动的凛然,过去他依赖太多了。

    当往寕月谷,已是下定这个决心,黑暗法则微跳着,如微风中摇曳的花。

    “败了?”就在这时一道虚弱的声音传来。

    “败了。”没有太吃惊,叶天知道是宙界星炎。

    宙界星炎沉默了一阵。

    “可伤了它?”又问道。

    “伤了。”叶天点头,还在行走黑暗。

    “哈,哈哈,那便好。”忽然就释然而笑,叶天见到那一团烈焰张扬燃烧的模样,它不甘束缚,于是也在黑暗中燃起,傲啸着星火燎原,黑暗重重却不知遁逃,被吞噬与照亮了太多,直到宙界星炎扩张触及到某恐怖存在却猛然收缩,冲破黑暗的整片焱光剧颤,犹如痉挛的中电者。

    “那又是哪尊巨圣?”宙界星炎疑惑地望向给它带来恐怖冲击的方向,见到的却是一片微微透出红色的暗红轮盘缓缓旋转,轮盘边缘就像是有锯齿尖牙,近乎无速的旋转中将周围黑暗纷纷排斥撕碎,反倒腾出一阵光,妖异得寒心。

    “好危险的气息……”叶天与宙界星炎顿时都凛然,这位可能比墨黑玄天弱些,但也比阴坤尊者更强!而且极度凶煞危险,注定是擅杀灭的存在。

    又是如此一尊可怕存在,黑暗深渊太深太深,藏着无尽的恐怖,更可怕的是分明有诸多进入其中的圣者应当遇见过,却无法言说。

    “看样子你所悟不少。”火光收敛并离开那暗红轮盘一段距离后压力减轻不少,宙界星炎松了口气却是说道,并若有若无地关注着正随着叶天共同畅游深渊的黑暗法则,在这之前它也是极限,可现在竟显得更加茁壮,仿佛随时都将临道,进而化作大道,并籍着深渊的无尽神秘跃然而上,化作通天战圣的又一臂助。

    “你似乎也有所得。”叶天看了一眼宙界星炎,在经历那一战后其后沉眠中宙界星炎绝非一无所得,此时释放暗金色火光色所谓“暗”,却是叶天而今辉耀光色的根源,却不正是某种预兆?这一分暗隐隐要跃出,与周围的黑暗遥相呼应了。

    “你明了?”宙界星炎察觉到叶天所想,露出极为满意的笑容,早在不知何时就当有此思,但经过一场大变,一次顿悟,他们才终于挑明了讲。

    “早便知了,六宙之大,何故战尘,战尘之大,怎寻龙澜叶天?因他而尊,因我而他,而这深渊早在等待。只是这么看,实在教人感叹那一位算之深。”叶天道,眼中有一种剖析奥秘的满足,却也有种悸动。

    宙界星炎同感,为何当初叶天的本命火焰是暗金龙炎?是黑炎与黄龙的结合,这顺理成章,可倘若再加上一位世界至高存在,一切就都显得不同。

    在面对焱动龙闧湖时叶天便将之模糊揭开,炎隼之所以选中叶天,是因为在龙澜大陆正有那一位唯一足可对抗甚至压制黑炎龙族传承者的存在,不然炎隼圣念之中天才无数,龙血者岂廖,真正的龙族也完全可选中,与黑炎龙族境遇更相近的也有太多,根本没有挑上叶天的理由。它选中叶天是因为墨音尘,唯有在这等碰撞中决出者才真有希望发扬超级种族的荣光,除此之外整个灵界的打磨它竟是完全看不上眼。所以成就了叶天的,正是那宿敌墨音尘。

    可成就墨音尘的又何尝不是叶天?因为将有那超级种族传承者出现,阴影选择了龙澜大陆,正是因为有一尊圣龙将垂死降临,更知那是黑炎者,于是最强的种子谛临,难不成幕后者竟能确定黑炎龙族的灭亡与一尊圣兽的最终轨迹?简直就是无稽之谈,可偏偏胡思至此,却无法摆脱,将意念疯狂注入其中,受强烈吸引!

    这因果没有先后,竟是同生。

    太过骇人,需知命运万变,即便命脉霄圣也无法将一尊神的命运彻底算定,因为就算凡人甚至也有冲击无上圣的资格!可那一位存在竟是算得那么深?偏偏绝无法将这猜想否决!

    没有任何理由,但暗金龙炎中始终隐匿与张扬的黑暗从来如此,连同此时那黑暗法则都显得诡秘起来。

    “你在那一战悟出的那一念究竟是什么?”宙界星炎忽问道。

    “尘。”叶天抬头,眸黑暗,渊黑暗。

    “尘……”宙界星炎沉吟一声,却望向了叶天的心,尘不绝,黑暗未远。

    因果攀生,忽成黑暗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