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金丹九品 两年两月

第七十五章 立威?

    借助命眼看清周围探查他们的力量分布之后,想要躲避种种可能存在的陷阱那自然就比起看不到要简单许多了。

    很快的,李浩就接过了指挥的责权,让木娇蛮根据他所看到的,河面之上毫光最少的位置加快速度的前进,这些位置虽然依然有毫光,依然有力量,但却比较少,以声波来隔绝的效果自然是更好。

    而相比于皇杀只能靠那千里耳反馈回来的信息来确定路线,李浩使用命眼直接看到一切细节,那准确度显然是增强了许多。

    如此这般,很快的他们就来到了另一个岗哨的附近。

    这第七个岗哨所在之处,相比于其他位置,那毫光却是强烈了百倍不止。

    那毫光之中的诸多细节,隐隐透出的诸多恶意,更是比起其他地方强了百倍以上!

    来到这里之后,李浩瞬间让木娇蛮将机关船的速度放缓到她所能够控制的极限,几乎是一点点挪动着的向着那岗哨之处移动过去。

    他的命眼出来能够看到毫光之外,更能够轻松的看到一些隐身的,透明的,细小的存在。

    此时此刻,他凭借毫光所看到的虽然只是一大团有这细微强弱划分的毫光而已,但凭借这种看透隐身,看透透明事物的功能,他却是轻轻松松的看到,在河水之中,存在着密密麻麻的不知多少丝线在这里!

    这些丝线并非完全固定,而是在那河水之中如同海草一般不断按照某种特殊的规律上下左右前后的不断扫动着。

    也正是它们的这种情况,给了李浩他们度过的机会。

    毕竟,这是一艘相对于船只来说不大,但相对于个体来说不小的机关船!这些防御任何事物的防御显然不可能粗疏到让他们能够通过简单的转移位置,转换角度就轻轻松松钻过去的地步。

    也只有他们活动起来。方才能够被人所操控,也方才能够借助其规律,将自身绕过那丝线。突破这危险。

    “看来,每一个岗哨的布置应该都是不一样的……”李浩一边借助梦魇元神计算着那些丝线的扫动方式。一边在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之前通过几个岗哨的时候,李浩虽说闭着眼睛,但同样是将自己的一部分注意力放在皇杀如何控制机关船躲避那些陷阱的。所以,他却清楚的知道,皇杀只是放慢速度以及小心的转移机关船的方向就已经绕过了那一个个陷阱。

    但很显然,此时此刻,在李浩面前的这些陷阱却已经不是这样简单,甚至粗暴就能够绕过去的。想要绕过这陷阱。唯一的方法,就是不断的调整节奏,看准那陷阱的运转方式,忽快忽慢的腾挪,这才有着绕过陷阱的可能。

    计算了一会,李浩轻声道了一句:“这一个岗哨布置的陷阱乃是动态的,诸位最好严格听我的指挥,不然的话,死了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他的声音以近乎传音入密之法钻入河水之中,传入那些鱼人的耳中。瞬间让这几十个鱼人心底一阵发寒,一时间原本因为李浩指挥风格的不同所带来的心理压力忽然增大了数倍!

    李浩也没有等他们的回答传来。

    在说了那一句话之后,便开始接过木娇蛮手中的机关船操纵权限。开始控制机关船忽快忽慢的转移前进!

    同一时刻,口中不断的将种种指引前进的话语传入水中,给那众多的鱼人。

    这一艘机关船在李浩的操控下,当真是如同无比灵活的游鱼一样,显得是如此的轻盈,如此的快速,更是如此的飘逸。

    它在河面上好像不断跳跃一般,做出了一个有一个极为复杂的姿态,动作展动之间。极为惊险,但居然也显得极为轻松的。就已经是绕过了一处又一处陷阱,让过了一道又一道的细细丝线。穿过了整个岗哨周围的上千米距离!

    这整个过程当中,那些鱼人跟着这机关船却是跟得极为辛苦。

    甚至有着几次,有几名鱼人差点跟不上,跟那些作为陷阱,也作为探查手段的丝线近距离接触在一起,差点被将身体的一部分留在原地了!

    那些鱼人虽然没有李浩这种能够直接看到丝线的能力,也没有皇杀那种凭借听力能够大致精确的定位这些陷阱所在的能力。

    但,他们的战斗经验,却让他们能够大概感受到危险的存在。

    那些差点跟不上来的鱼人几次与那丝线近距离接触,那种生死一瞬的感觉,让他们心中战栗,清楚的感受到那生死之间的大恐怖!却是对于李浩变得越来越信服!

    相比于皇杀经过岗哨要耗费几十分钟来,李浩这一次指挥他们经过岗哨的范围,却只不过是在五六分钟而已。

    但,就是这五六分钟,对于所有鱼人来说,却好似是以前五六百分钟一样漫长,让他们几乎是时时刻刻的怀念之前皇杀的指挥。

    当最终跨过去那岗哨,当李浩最终说出一句:“暂时安全了。”的话语之后,所有鱼人瞬间放松,一时间尽皆感到身体疲倦不堪,似乎已经经过了几天几夜连续不停的奋斗一样,连前进速度都放慢了许多。

    也幸好李浩这个时候也放缓了速度,否则的话,他们说不定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掉队。最终没有死在那岗哨周围的陷阱,反而是憋屈的死在这即将安全的所在了……

    “好手段啊……”石藏这个时候却是感慨起来。

    他乃是生存了两百多年的老狐狸,相比于其他人,他却是想得更多。

    李浩这种风格的改变你,他一看就觉得,李浩乃是故意折腾其他人,故意以此来立威,向这所有鱼人昭示他的权威!

    他可以想象,经过这么一场之后,现在那些鱼人应该再不敢挑战他的权威,再不敢轻忽他的任何话语了!

    李浩听到石藏的这句话,却是当做没听到。

    立威这种事情,他虽是乐见其成,但却并没有多少心思去算计,去布置。此时形成这样的效果,更多的也只是他顺势而为罢了。却当真不是石藏所指的处心积虑。

    不过,这些心思,却没有什么必要和石藏解释就是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