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金丹九品 两年两月

第两百四十四章 恐惧

    这种趋势,几乎是必然的。

    那些强者当然不可能愿意老老实实的在李浩面前当奴仆。若是他们觉得有希望摆脱李浩的掌控,若是自认为弄明白了李浩掌控他们的手段的话,必然便会开始死想方设法的想要摆脱这种掌控!

    而他们被李浩逼迫着按照那个发誓方法发下的誓言,虽然足够强大,但也并不是毫无破绽的。

    玩文字游戏的那种破绽就不用说了,最重要的是,哪怕是那誓言完美无瑕,也有着一个绝对的破绽是不可避免的。

    那就是,发下这个誓言之人!这个誓言,乃是以发誓者自身的力量来维持的。正是因为以发誓者自身的力量来维持,所以方才难以挣脱,方才能够绝对的将那发誓者解决掉。

    但,同样的,这样的限制,显然也有着一个巨大的弱点。

    那便是,这种誓言,可以被比发誓者更加强大的存在给破除!

    只要,那存在知道方法……

    而显然的,比起这些强者更强大的强者,在这一片区域之中不说是比比皆是,却也是并不少见。这些强者的求生**足够强烈,自然而然的便会想到这种办法。而以他们在这一片区域生存的岁月,认识这样的强者,几乎就是必然的。

    而他们若是愿意付出足够的代价的话,让这样的强者为他们出手,显然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而这时候李浩的选择,便是给他们机会。

    对于李浩而言,安稳,却并不是他所想要的。不管是追求长生,追求力量,还是见识更多的超凡与神秘,显然都不是安稳所能够带给他的。

    所以,对于李浩而言,能够有更多的强者来挑战他,那却就是他所期待的。当然,前提都是,那种强者并不会太过强大,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

    若是这时候这一片区域之中那三名传说中随意动手就可以毁天灭地,足以创造万物的强者直接来与他对敌,他自然是能多远跑多远,等到自己的实力提升到足够高的时候再来与其动手。

    但,若是没有那个层次的强者来与他作对的话,那他对于敌人却是多多益善,来多少,收拾多少。

    毕竟,对他而言,这些强者就是资源啊……

    而显然的,这些强者被李浩镇压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任何一名强者来为他们出头。唯一的一个还是那梦魔一族的强者,这样的情况下,让他相信这些强者有那能够联系那三名强者,让那三名强者出手的途径,他却是怎么都不相信的。

    当然,若是他们真的有这种手段,李浩也不会吝啬当一个丧家之犬的。

    那些强者的行为并不算明显,虽然是彼此相聚,但去并没有真的枉顾李浩的命令,在聚集的时候也还有着众多收敛,并不会真的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而是有着分段,几个几个等聚在一起,几个几个的彼此传递着其他人的想法。

    这样的过程足足持续了大半个月。

    终于,所有强者都自认为已经是弄清楚了李浩的底气,心中的自信却已经是变得强烈了许多。

    每一个,都认为已经是到了动手的时候了。

    于是,有着一名强者就回来将天材地宝送上来,然后表示有着一处地方有着某种极为难得的天材地宝,若是想要得到,需要等待一段时间,也需要有人去那里守着,向李浩表示需要长一点时间。

    对于这种要求,李浩了然于心,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现一般的点头同意了。

    等到那强者离开之后,其他强者却是变得更加的积极起来,对于天材地宝的搜集效率却是提升了不少。

    很显然,他们却是打算用这样的行为来掩饰那正去寻找救星的强者的行为。让李浩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多想……

    对于他们的行为,李浩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在这时候他却是乐见其成,乐呵呵的,如同遇到了什么好事一般,将那些强者送上来的天材地宝尽皆笑纳了。

    这一日,李浩转头看向在他面前已经摆放了半个多月之久的那一具雕塑,面上显现出淡淡的笑容。

    他心中微动,这雕塑便开始渐渐的化作一个血肉之躯的模样。

    当重新化作血肉之躯之后,那强者微微一愣,紧接着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他直接趴在地上,身体不断的颤抖着,向着李浩不断的磕头。

    那种模样,虽然没有说出话来,但其屈服的表现却已经是再明显不过了。

    其身体在这时候有着丝丝黑气不断的散发出来,其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得压抑起来,隐隐间似乎有着某种腐烂的味道萦绕不去。

    这并不是这强者的身体腐烂了,也不是这强者的身体真的在散发出那种黑气。

    而是,这强者的心灵已经是沾染了周围的虚空,让周围发生这种种异变!

    是那强者的心灵,产生了那种腐烂的味道,是那强者的心灵,散发出那种压抑,散发出那种黑气!

    “居然能够如此明显的表现出来,是因为这一片区域的特殊吗?”看着这一幕,李浩心中只是暗自好奇,却并没有因为地方的磕头而有任何动容。

    既然犯下错误,自然就需要承担责任。

    对方既然想要背叛,那就必须承受背叛的后果,现如今他没有将对方抹去,没有将其彻底的打灭,这可以说已经算是仁慈了。

    好一阵子之后,那种腐烂的味道方才渐渐的收敛。那种不断散发出来的黑气也变得淡了许多。至于那种从其身上传出来的压抑,更是变弱小了一些。

    当然,这而一切都并没有完全消除。

    所有的变化虽然存在,但最终结果,却是依然保留了一部分在其身上,不管是那种腐烂的味道,还是压抑,还是黑气,都是如此。

    之所以如此,显然是因为,虽然对方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缓和,已经是稍稍驱除了之前被关禁闭所产生的那种种劣化。但,很显然的,这么短的时间,这种劣化显然是不可能否完全驱除的。

    甚至,说不定,这种劣化永远都不能驱除,也是有可能的……

    具体会渐渐驱除,还是永久存在,那就得看这强者对于自我心灵的调节能力有多强了。若是他的调节能力足够强,那自然是没有什么不能驱除,不能扭转的。但若是对方的调节能力,心灵修为不够强大的话,那么,这种劣化说不定什么时候便会彻底的走向崩溃也说不定……

    “好了,起来吧。”李浩好一阵子才这样说道。

    这时候,那强者的脑袋已经是磕破皮了,血液四溅,那样子惨烈得无法言说。

    听到这话,这强者本能的一跃而起,直接便站定了。

    之后,他才身体瑟瑟发抖的看向李浩。

    其眼神之中依然是充满了恐惧,充满了绝望,甚至有着一种腐烂的感觉。

    看到这一幕,李浩不由得皱皱眉头。

    虽然变得老实是一件好事,但,身上有着这样的腐烂气味,整个看起来更好像是已经是完全失去了独立自主的能力了,这用起来可并不会太顺手。

    不过,显然的,他也没有什么心思去重新帮助这强者调整自身,恢复心灵。

    顶多,他就只是不要将其用得那么狠而已。

    “我听说化身果还有着另外的用法,你去给我找出来。”李浩当下就对着眼前这强者说道。

    这种信息,当然是他从那些强者的记忆之中所找到的。

    听到他的这话,那强者身体一抖,本能的就应了一声是,然后转身就走。

    等到出门之后,他方才反应过来自己答应了什么。

    “化身果的其他用法……”他面上显现出骇然之色。

    化身果的其他用法,他是完全不知道的,在他的心中,化身果就只能吃了,然后用来凝聚一个化身,一个完全适合自己心灵,自己灵魂的化身而已。

    其他的用法,他听都没有听过。连听都没有听过的东西,要怎么找出来?

    有心想要回去询问李浩该怎么下手,但那种对李浩的恐惧却压制着他,让他一想到要回去便全身发软,根本无法操纵自己的身体。

    之前被关禁闭了半个月,那种感觉,让他简直恨不得立马死去。虽然在外面看来只是半个多月而已,但事实上,在那种状态之中,他却是几乎完全失去了对时光的感知。在他的感觉之中,那并不是半个月,而是几十年,几百年,甚至是几千年!

    在那么漫长的关禁闭过程之中,他的心灵渐渐的逸散,种种负面情绪渐渐的战局他的心灵,让他只感到自己的身心渐渐崩散,让他心底最为卑劣的种种情绪都不断的浮现出来,最终污染了他的心灵,污染了他的自我!

    这时候的他,看似已经是恢复了过来,但事实上,现在的他,几乎已经不能算是当初的他了。

    这时候的他,更多的,只是种种负面情绪,只是对李浩的无穷恐惧结合一部分以前的自我的结合而已。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他却是完全鼓不起勇气去置疑李浩,去反驳李浩。

    这时候的他,所能够鼓起勇气去做的事情,就是李浩所反复的事情。

    所以,最终,他还是叹息着,向前而去,离开了这一片建筑。

    一路上,他就感觉到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妙,原本他所深恶痛绝的种种丑陋的声音,泥土的肮脏,都在这时候变得如此的美好,给他无比强烈的感动,让他只感觉自己似乎已经是来到了天堂,自己所听到,所见到,所触摸到,所感受到的一切,都似乎那样的完美。

    “终于回来了……”他喃喃着,只感觉自己到这个时候方才算是真正活了过来。

    不过,显然的,虽然他已经是感受到了周围那种种环境所带给他的感动了,但,那种心灵的劣化,那种自我的劣化,那种自我与负面情绪的组合却依然是存在着,依然是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就被扭转回去。

    很快的,这种种感动便已经是被他的负面情绪给完全驱除了。

    他的心情,重新变得阴郁起来,天空好似在这瞬间重新变得昏暗,变得无聊,变得丑恶了。

    “我居然会觉得周围美好?”他看着周围,看着那一片无比美妙的庄园,忽然觉得一个巨大的阴影存在于这个庄园背后,一个无比恐怖的存在似乎正在从高空俯瞰着他,正在以某种难以想象的方式正压制着他一般。

    想到这个,他的身体一抖,再无法停留,连忙快速的逃离这一片在他看来乃是兽口的位置。

    至于该怎么去探索那化身果的另一种用法,他这时候却依然没有任何想法。

    现在他所想的,就只是走一步看一步而已。

    若是什么时候能够运气好碰见那种化身果的另一种用法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若是碰不到,那也就只能去偷蒙拐骗了。

    好一阵子之后,等这强者停下来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已经是来到了一处陌生的位置。

    陌生的位置,这对于这种强者来说却是一种极为新奇的体验。

    要知道,这些强者虽然在李浩面前是如此的狼狈,如此的无力,但在李浩出现之前,他们却绝对是这一片地域之上走在最巅峰的强者。

    这样的强者,对于这一片地域的了解,自然不会是其他强者所能够理解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这一片地域之中,怎么可能会有他们觉得陌生的去处?!

    只是,这时候,这种不可能的情况就发生了。而且是直接发生在这强者的面前。

    这让这强者怎能不感到惊异万分?!

    不过,很快的,这种好奇就已经是被他压下去了,对于李浩的恐惧,让他根本无法继续探究这种原本会让他感到无比好奇的情况。在这时候,对他来说,终究还是弄清楚这里有没有有关那化身果另一种用法的线索再说……

    相比于这一点,其他的一切,显然都是次要之中的次要的……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