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启之门 跳舞

第六百七十五章 【王!雷狐的恐惧!】

    乔乔将陈小练扛在了肩头,飞快地要向后奔去。

    雷狐眼中精光一闪,右手屈指一弹,一颗种子如同子弹般从手中射出。

    因为扛着陈小练,无法反物质化,乔乔躲闪不及,被种子击中了肩头,两个人滚落在了地上。

    肩头的伤口中,飞快地有嫩芽开始生长出来。

    一道黑气闪过,嫩芽瞬间枯萎,化作了灰烬。

    “黑暗系的力量,吞噬属性。”雷狐看着乔乔翻身坐起,重新抱着陈小练跑开,点了点头:“技能还算不错,不过也一样没用。”

    “雷狐!”

    蓝海大吼一声,猛地举起双臂合拢,触手形成了一门巨型的生体热线炮,对准雷狐轰然发射。

    这一次,蓝海用上了最大功率。

    生体热线炮的光束直径有近半米粗细,比之前对阵塞巴斯塔时的更加炫目。

    但雷狐却只是简单地伸出左手,拦在了身前。

    “你的招数,也同样没用。”

    生体热线炮的射击持续了数秒,当光芒散去之时,蓝海已经颓然坐倒在了地上。

    而雷狐,却仍旧好端端地站在原地,身边的砂砾已经被烧结成了一片平整的玻璃,但他的全身上下,却丝毫无损。

    “一个普通人而已,就算和寄虫装甲的基因适配性再高也没用。拿着致命武器的三岁小孩,终究也只是个三岁小孩。”雷狐冷笑了一声:“如果你还拥有原本身为觉醒者时的属性,再给你时间慢慢成长,或许还可以让我稍微头疼一些。”

    蓝海的双手颤抖着,包裹在双臂上的生物组织开始了大面积的枯萎坏死脱落,想要勉力站起,却怎么也使不上力。

    雷狐走到了蓝海身前,连低头多看一眼都没有,就一脚踢在了他的身上,将蓝海远远踢飞,在沙地上滚了几滚,再也不动弹。

    乔乔已经重新背起了陈小练,跑出了百余米。雷狐望着她的背影,冷笑了两声,手中亮出了一把冲锋枪,取下弹夹,重新装填了一个新的,冲着乔乔打出了几发点射。

    乔乔惨叫了一声,一个跟头摔倒在地,再想要站起时,背后却猛地一阵剧痛,像是灵魂都被烧灼着一般。

    “对于小角色来说,或许搞到一两样装备就值得欢欣鼓舞了。但……你会觉得,我的手里,连几发灵力子弹都会没有?”雷狐冷笑着收回枪械,右手虚虚向前一招。

    乔乔只觉得咽喉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被远远拖向了雷狐。

    那无形的手像是铁箍一般死死套在乔乔的咽喉上,想要挣扎,却怎么也挣扎不动。

    乔乔想要反物质化,但那几颗灵力子弹深深嵌进体内,仍然在持续不断地灼烧着她,试了几次,却始终无法顺利地化为黑影。

    转眼间,乔乔便被拖到了雷狐的面前。

    雷狐冷笑了一声,右手两指并拢,没有取出任何装备,一道光刃便出现在了指尖,插入乔乔的左肩,将她钉在了地上。

    乔乔一声惨叫,被光刃重重钉在了沙地上。高温的光刃蒸发着血液,冒出一阵刺鼻焦糊味。

    雷狐右手抬起,光刃便脱离了指尖,但却没有消失,而是仍旧死死钉着她的左肩。

    另一道光刃出现在了雷狐指尖,以同样的方式插进了乔乔的右肩。

    乔乔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又很快落下,已经因为疼痛而昏了过去。

    “真是天真。之前已经尝试过那么多次的逃脱了,也没有成功,你以为这一次就能成么?”雷狐对着已经昏迷的乔乔摇了摇头,又看向了陈小练。

    “想松开手指?不,你没有这样的机会的。”雷狐再一次并拢了右手两指,但这一次从指尖中冒出的却不是光刃,而是一根藤蔓。

    藤蔓飞快地从雷狐指尖冒出,像是有生命一样,灵活地沿着陈小练的手指钻进了电浆地雷的缝隙之中,代替他的手指按在了触发装置上。

    确认了触发装置已经被按压住,雷狐拿起了电浆地雷,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冷笑一声,远远向着天空中抛去。

    还没有落地,电浆地雷上的保险就已经解锁,在天空中突然爆发出一团能量火花,无数绚烂的等离子流四处乱窜。

    “行了,现在你连选择怎么死的权利也已经失去了。”

    雷狐笑了笑,蹲下身望着陈小练。

    陈小练身上的麻痹毒素仍旧没有消退,从颈部以下都失去了知觉,只能死死瞪着雷狐。

    “很意外?”雷狐抓起一把沙子,高举在陈小练头顶,让它缓缓落下,洒在陈小练的脸上:“我承认,在意志空间里,看见你挣脱我的束缚,确实让我很惊讶。但那也没什么关系。如果能够直接摧毁你的精神,那固然好,但即便不成,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我的缚魂藤也可以顺利地从沙漠下面钻到你的脚下去。我相信,缚魂藤的毒素,不是你可以单靠意志就能挣脱的了。”

    一道生体热线炮突然闪耀,打在了雷狐的背上,但却没有留下半点伤痕,而雷狐也始终保持着蹲下面对陈小练的姿势,没有回头,只是右手伸出食指,比了一个开枪的姿势。

    “砰!”

    随着雷狐嘴里模拟出的开枪声,一道光束从指尖射出,正打在蓝海右手的生体热线炮上,将整条手臂都烧成了焦炭。

    下一道光束,直接贯穿了蓝海的胸膛。

    雷狐连头都没有回,好不容易才积攒出一点力量的蓝海,已经重新倒在了地上。

    “我是真的不明白。”雷狐叹了口气:“你们这种货色,是怎么打败塞巴斯塔的。他毕竟和我是同一个时代的老人,就算没有升到S级,也不该被你们几个给干掉。”

    几根藤蔓从蓝海倒下的位置周围钻出,将他的身体紧紧缠住。

    藤蔓还在不断生长着,越长越粗,最后直接将蓝海吊了起来。

    雷狐没有回头看蓝海,而是伸出一根手指,指尖上托着一粒小小的种子,轻轻插进了陈小练的胸膛里。

    虽然身体已经完全麻痹,但陈小练却仍旧感觉到了一丝麻痒在体内不停翻动着。

    “这一株是傀儡草,和你之前见过的那些一样。它会在你的体内一点点蚕食你的神经,脊髓,直到大脑,并且完全替代它们的存在。只不过我压制了它的一小部分功能,让它的生长只限定在脖子以下,不至于夺取你的生命。毕竟……我还得靠你回去。”

    “好了,先从谁开始?你来选吧。”雷狐点了点被藤蔓缠绕着的蓝海,与被光刃插在地面上的乔乔:“傀儡草的生长速度是很快的,我可不希望你在失去意识之前,还没看见他们的死亡。”

    “我……选……你!”陈小练咬着牙,死死盯着雷狐。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居然还在嘴硬。”雷狐冷笑,站起身:“不过是会用几招白起用过的剑术而已,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是白起了?对了,你刚才说……他是你的战宠?那你怎么还不把他放出来?啊,抱歉,我忘记了,在世界尽头里,没有个人系统,无法使用宠物啊。”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选,那我就只好替你选了。”雷狐看了看乔乔,又看了看蓝海。

    蓝海被藤蔓紧紧缠绕着,而乔乔则双肩都插着光刃,双目紧闭,倒在地上,已经昏迷了过去。

    雷狐想了想,向着乔乔走去:“那就,先从你的小女朋友开始吧。”

    雷狐的话音刚落,蓝海低垂的双眼突然抬了起来,死死盯着雷狐,在左肩上没有被藤蔓缠绕着的部位生长出了几条细小的触手,再度形成了一门微小的生体热线炮,瞄准了雷狐。

    射击!

    射击!

    射击!

    那生体热线炮每发射一次,蓝海的面色就衰弱了一分,但他的表情却是始终坚定而执拗。

    雷狐低着头,看着生体热线炮的光束一道一道打在自己身上,却没有丝毫的效果,再抬起头,却是满脸困惑。

    他顶着这威力对他几乎可以完全忽略的炮火,一步步走到蓝海的面前,伸出手将他从藤蔓上扯了下来,皱着眉头死死盯着蓝海:“你究竟是哪儿出了毛病?到了这种时候,你还不明白这种攻击对我根本没有效果么?”

    蓝海被雷狐提在自己的胸前,身体软软垂下,双眼已经一片浑浊,然而生体热线炮仍然对准了雷狐的胸口,开火,再开火。

    “你们这帮疯子!疯子!”

    雷狐的怒气终于爆发,猛地一把抓住了蓝海肩头的生体热线炮,用力扯了下来。

    生体热线炮脱离了蓝海的身体,立刻重新化为几根触手,蜷缩了起来,被雷狐用手掌碾成了粉末。

    “既然那么想快点死,那就从你开始吧!”雷狐重重地将蓝海摔在地上,提着脚踝拖向了陈小练。

    而雷狐却没有看见,被他拖在身后的蓝海,在听见了这句话时,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欣慰的微笑。

    陈小练的心几乎快要炸裂跳出胸膛,但却仍然怎么都无法动弹。

    雷狐召唤出的缚魂藤的毒素还未消退,而傀儡草也已经开始在身体里飞快生长着。

    这是现实中的技能,不可能再像刚才意志空间里那样,只靠精神力就破除。

    尽管陈小练已经目眦欲裂,但却拼尽了全力,也无法动弹上一根手指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雷狐将蓝海拖到了自己身前。

    “啧,他的命已经不长了,得抓紧时间。”雷狐低头看了看蓝海的状况,将他的头按在了陈小练身前的沙地上:“给你十秒钟的时间,和你的朋友道别,或者……召唤你的战宠。战宠白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

    “雷狐!杀了我!”

    “二!”

    “雷狐!!”

    “三!”

    陈小练的眼神已经变成了彻底的绝望,听着雷狐一声声地数着,全身都像是落入了冰窖。

    “……九!”雷狐冲着陈小练微笑,摇了摇头:“看起来,你的宠物白起不怎么听话啊。”

    他高高举起了右手,并指成刀,对准了蓝海的脖颈,就要切落。

    下一刻,一道光芒突然从陈小练的身上亮起。

    即便是雷狐,也被这一道突如其来的光芒刺得睁不开眼睛,只能侧过头去暂避。

    当他重新睁开眼时,却看见陈小练的身边,出现了一个站着的人。

    一个全身白衣,黑色长发披肩,肌肤如玉的人。

    “王!!!!”

    雷狐猛地爆发出一声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