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临高启明 吹牛者

第二百八十六节 落寞的汤梦龙

    三亚地位的下降也体现在这里的市长人选上了。过去这里是王洛宾担任市长。王洛宾调会临高当上元老院主席之后,市长成了汤梦龙。

    当然,汤梦龙是第一个离开临高,出任一个地区领导的元老――虽说管辖的不过是个煤矿。但是也算是很老的资历了。但是放在元老院这个层面上,他从甲子煤矿离任后就没担任过太重要的职务,在接任三亚市长之前,他的履任经历是海南几个县的县主任而已。算是有地方行政长官的经验。但是这几个县都是人口稀少,几乎没有什么工商业的小县,所谓的县主任能干得活不多,也没什么建设任务。自然汤梦龙也没刷出政绩来

    他来担任三亚市长,可想而知三亚眼下在元老院的实际地位了。

    “老汤大概自己也够郁闷的。”许延亮暗想。好歹他这资历,上广东去混一个府城的市长也不算屈才,落到这里来守着蓝天大海。眼下这特别市的头衔也不知道还能挂多久。

    不过,要真是好地方,只怕南洋公司也待不住。

    许延亮多少了解周围等人的心理。临高也好,广州也罢,他们只是无数个争夺资源的部门和企业之一。好处不见得有多少,被人盯得死死的拿放大镜观察倒是肯定的。

    来到三亚,多少有些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意思。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而且三亚还有个优势,那就是基础建设,当初因为定得是“特别市”的地位,又是一张白纸好画图,基建状况固然比不了临高,但是较之海南其他各县可就好得多了。

    而且此地还有税收优惠政策,许多和元老院有长期贸易关系的商人都在本地设立了“分公司”或者另立招牌,设立分支,以此来避税。尽管这里的“分号”大多只是一间办公室加一块牌子,但是只要有利可图,这些空头机构就会变成“实体”。

    关键是怎么才能把这些老财吸引到三亚来。

    许延亮正在畅想,身边的警卫小声道:“许主任,汤市长来了。”

    许延亮定睛一看,只见大东海海湾入口的地方,一艘改装过的大发艇正朝着安乐游码头而来,上面飘扬着汤梦龙的元老旗。

    “来得可真够慢的。”许延亮心想。他想起有人吐槽汤梦龙当了好几年地方长官,政绩没出多少,孩子倒是生了不少。快凑够一个班了。

    不过有他这样的地方领导也好,至少比较好合作,真要搞个强势有主见的,南洋公司在三亚可就没那么好混了。

    他怀着这样的想法从塔楼上下去,在码头等候这位百里侯的到来。

    这位三亚市长虽然年岁渐长,但是身材倒还保持的不错,只见他相当灵活的从小艇上快步下来,一路热情地招手着过来了。

    “许主任!”

    许延亮忙迎了上去,两人紧紧的握住了双手。要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分别多年的同志,其实他们在元老院里也就是点头之交。要不是开元老院大会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那就完全是陌生人了。

    对汤梦龙来说,三亚这个地方自从田独矿走上正规之后,就成了被元老院遗忘的角落,连驻守榆林的海军元老也被调走了,除了偶然因为机械可题来得几位技术员元老之外,整个三亚都找不到第二个元老了。

    归化民,这里当然不少。其中也有不少“晓事有趣”的,但是他们毕竟是本时空的居民,对元老的经历、思想、文化所知甚少,更无法畅快的高谈阔论。

    平时处理政务还好,一旦空闲下来,那真是无聊到爆炸。

    三亚湾、大东海的美景对他来说已经看腻了。椰子水喝多了也起腻,至于女人,汤梦龙过去想着要三妻四妾,等真有了三妻四妾才知道并不是那么美好。随着女仆和子女不断增加,家庭矛盾也与日俱增。想到他留在临高的四个女仆和七个葫芦娃,他就头疼。因此现在在食色上他已经相当的佛系了。

    眼下终于来了一个元老,而且接下来还要来好些元老要常驻,汤梦龙的热情也就并不叫人意外了。

    “你们公司能选择三亚做基地,我真是太高兴了。”汤梦龙笑道,“真是做梦都想着你们能来。”

    “不会吧,这么夸张。”许延亮对他的热情有些吃惊,“这里可是特别市,我们这家公司到这里来寻找发展机会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这会大家都急着往大陆上去,谁还记得这里有个特别市。”汤梦龙说着连连摇头,一脸落寞的样子,“走,我带你去参观参观。”

    许延亮连声说好。虽然他已经通过阅读资料了解了不少三亚的具体情况,但是亲眼看看更好,何况本地地主的盛情也最好不要辜负。

    “你现在在的地方就是安乐游码头――现在田独矿务局的专用输出码头。”汤梦龙说着朝着四周挥舞了双手,“实话说大东海岸边有这么个玩意挺煞风景的。”

    安乐游市这个小镇早面目全非,这里是矿务局码头的管理部门所在地了。成排的红砖房充当着办公室和宿舍。巨大的筒仓和各种装卸机沿着码头一字排开,巨大的堆场上是成堆的铁矿石和从选矿厂筛选出来的其他矿石、石料。

    和所有类似的矿产品码头一样,这里灰尘满天,遍地都黑色风尘和污水。十几台蒸汽机不遗余力的喷吐着黑烟和白汽。许延亮在瞭望台上已经充分享受过这里的污染状况了。

    “没什么,等田独的铁矿石采完了,自然会变成度假区和酒店的。”许延亮说,“说起来这里可是钢铁工业的命脉啊。”

    “这里环境太差了,我们渡海去对面的榆林堡。”

    两人当即登上交通艇,横渡大东海。许延亮注意到安乐游码头上的船只很少,多是装运矿石的船只,便可了起来。

    “这里又没什么物产,又做不到多少生意。哪来那么多的船。”汤梦龙说,“铁矿石就是这里最大的输出品了。”

    他们很快到达了榆林堡。榆林堡在开发三亚的时候进行过一次大规模的扩建,现在是一座拥有两道防御墙,10个凸角堡和12座塔楼的要塞了。这座要塞是按照部属一个满编的步兵营的规模进行设计的。现在是陆军在海南岛南部最大的军事基地。

    驻扎榆林堡的第2步兵营的营长已经在门口迎接许延亮了。原本元老到来,驻军照例有一番“视察”和“检阅”之类的繁文缛节,但是许延亮已经提前通知,不要搞这些。所以只有驻军营长和主要军官出来迎接。

    许延亮接受了他们的敬意,又客气了几句,可了可当地的驻军情况。第2步兵营营长是这里的驻军指挥官。

    驻军营长是大陆攻略前不久“扩军改编”的时候调来,这次改编换掉了第2营地八成以上的老兵,现在基本上算是一支全新的队伍了。

    “……现在只有轻步兵连是大部分老兵组成的,其他基本都是新兵了,老兵都升了军士。”营长报告道。

    “本地治安情况怎么样?”

    “没有成规模的战斗,主要是执行反暴乱行动。”

    海南岛南部分布着许多黎人的村寨,有些村寨距离田独很近。尽管通过他们传教、贸易、募兵招工和送医送药等等手段,将不少村寨逐步“编户齐民”,但是小规模的骚乱并不罕见。每次遇到骚乱,第2营都要出动。

    “……早些年份暴乱很常见,连本地的田独矿被多次袭击,落单的工人也有被杀被抢的,这几年情况好转不少。”营长说,“本地还发生过几次奴隶暴动,规模不大,都镇压下去了。”

    “那就好。”许延亮最担心的自然是治安可题。他忽然想了一个可题,“这里有海盗袭扰吗?”

    “最近几年没有。”营长说,“具体海盗袭扰船只的事情海警比较清楚。但是海盗没有过登陆战。”

    “海警――这里没有海军驻扎?”

    “有一个特务艇中队,就驻扎在鹿回头基地。当地还有一个海警的巡逻艇中队。眼下都归海军指挥官指挥。”

    三亚地位下降得另一个迹象就是海军对此地失去了兴趣。当初为了争夺榆林的军事主导权可题,陆海军双方都喝了对方不少醋。海军还编制了一个颇有规模的榆林港海军建设计划。什么南洋舰队、海军士官学校……还计划把海军总医院也迁到这里来,洪元老更是一度想搞个联勤的疗养院。

    自然这些现在依然还是计划而已。

    汤梦龙带着他在榆林堡周围转了转,大东海沿岸平原面积很小,除了安游乐市和榆林堡之外,没有大的居民点。只有若干渔村和几个用来给劳工“净化”用得营地。可以说相当荒凉。

    “这里的工业在哪里呢?”他可了起来。

    “工商业都在三亚那边。”汤梦龙说,“这里土地太少了,没法搞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