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临高启明 吹牛者

第三百二十五节 钟小英的请托

    “这里还有一个诀窍,”钟博士说得入港,“临高出产的辣椒面通常含有一定含量的盐。想让冷面汤更咸一些,要大量地加糖而不是加盐。韩食拌菜也是同样的道理:要多加糖而不是多加盐。拌菜里还可以再加入了碎芝麻、碎花生等坚果粉,增加香味。”

    楚河又喝了一口汤,果然汤底有股明显的甜味。比之在济州吃到的,似乎味道要重了些。也不知道这种口味能不能让广东人接受……

    看餐饮部的生意,上座率大约有三分之一,在这个时间段算是很不错了。但是他注意到,顾客大多是归化民。也就是说,这种饮食其实还没有被本地人接受。

    正在遐想着“如何引导消费”这个课题,一个女服务员忽然来到了他的身边,低声问道:“请问您是楚河楚首长吗?”

    楚河一愣,朴智贤立刻放下了碗筷,警醒的看着她。

    “我就是。”

    “有位客人想见您,不知道您能不能见一见呢?”

    楚河心想我可是头一回来广州!而且在广州的元老他大多不熟悉。莫非自己的名声已经传了出去,有本地的土著大佬赶着来奉承自己,也想来蹭南洋公司?

    说来这也不是没可能,毕竟钟仪商社这种地方元老肯定会经常光顾,守株待兔总能等到。

    “可以。”楚河没有迟疑。不论对方邀约的动机是什么,自己以后作为广交所的领导人,广泛接触本地大佬对以后的工作是很有用的。

    “请首长移步到包厢,客人正等着。”

    朴智贤顾不得擦嘴,拦阻道:“首长,这不安全,叫他过来见您!”

    楚河一笑:“你多虑了,这里可是大世界,钟博士家的产业,你怕什么?”说罢起身道:“你带路吧。”

    “同志,您不用担心,”女服务员微笑道,“包厢就在楼上。”

    楚河随着女服务员来到三楼的一间包厢。一进包厢,却见里面坐着一个穿着呢制背心裙,外罩薄呢短上衣的长发少女,见他进来,立刻起身相迎:深深地鞠了躬:“楚叔叔。”

    楚河又是一怔,只看少女身上的衣着妆容,他原以为是某个元老的生活秘书,但是对方开口叫他“叔叔”,这就不是生活秘书甚至归化民的称呼了。能这么叫他的只有小元老或者元二代们。

    元老院的小元老,他个个都见过,至于元二代,最大的也还没上小学,不可能是这样十八九岁的少女。

    他不由地露出了警惕的神情:“你是……”

    “叔叔不认识我了吗?我是钟小英。”

    “噢噢……原来是你。”楚河恍然大悟,心想怎么把她给忘了!说起来钟博士来济州考察城山,建天文台的时候她也一起来了。

    “原来是小英啊。”楚河的脸顿时放松下来,“我真是……”

    作为钟博士的养女,钟小英在小元老的圈子里颇有知名度,尽管她不在学习院上学,但是和里面的多数小元老熟悉,来往频繁。是元老们的养子女里地位最高,知名度最大的一个。

    “楚叔叔工作忙,又好久没见了,不记得我是正常的。”钟小英嘴角含笑,“您快请坐吧。”

    比之印象中十六七岁的天真少女,眼前的钟小英要成熟多了,完全是大人的模样了。

    楚河顿时起了狐疑:这钟博士很少关心大陆攻略,怎么忽然把养女派到广州来了?这个时候钟小姐到广州来必然是有原因的――莫非是也是为了南洋公司这档子事?想让钟仪商社来插一脚?但是这也没必要专门来找他,入股本身就是光明正大的事情……

    “这次父亲大人派我来广州,是为了在本地办学做前期考察。”钟小英似乎猜到了他在想什么,立刻解释道,“顺便也照看下科技部的产业。请楚叔叔来,是我自己有件事情想请您帮个忙……实话说,也是我今日见到楚叔叔才临时起的意。”

    “没什么,没什么,我和钟博士在济州也算是老相识了。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只管开口就是。”

    “我才来广州数日,最近听说楚叔叔在主持南洋公司的项目……”

    “咳咳,这个我得说明下,南洋公司是周围的项目,我也不是南洋公司的人,只是负责募集资金,搞证券这一块的事情。”楚河赶紧澄清。

    “我想,既然是主持南洋公司的募资,想必和周叔叔也很熟吧。”

    “是,是,是很熟。”楚河一听就明白,这小妮子是有要请托的意思了。

    我倒的确和周围“很熟”,不过这个熟属于那种不那么愉快的“熟”。楚河自然明白,虽说眼下周围和“七元老”看起来其乐融融,亲密无间,难保心里存着什么芥蒂。

    但是他不愿意在少女面前坠了“威风”,当即故作雍容道:“有什么事要我和周围说么?”

    “是,”钟小英低头道,“楚叔叔可能不知道,我和学习院的几个女孩子有一个航海俱乐部……”

    “记得,记得。”楚河马上想起了当年轰动一时的闹临高事件,当时钱朵朵和几个女孩子大出风头,“你们还有一条船,叫小仓是吧。”

    钟小英有些惊喜的抬起了头:“楚叔叔您知道?”

    “当然知道。”楚河对这种女孩子崇拜的目光十分享受,“还有钱朵朵、张允幂……”

    “想不到楚叔叔对我们俱乐部这么了解。”钟小英原本的疏离感一下就消失了,“既然这样,我也不转弯抹角了。我们俱乐部有个外国女孩子……”

    这个“外国女孩子”就是索尼亚·丽丽·夏普尔。自从在拍卖会之后,她就成了林汉隆的生活秘书。一年前临高成了博物馆,索尼亚就正式到了里面任职,也兼职参加过几次勘探队在大陆沿海地区各岛屿、海南全岛和台湾南部的考察。

    “……索尼亚听说要正式开发东南亚了,她非常有兴趣,想参加行动。但是……”钟小英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情,“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和林叔叔说。”

    “林汉隆不让她去?”

    “那倒是没有,只是她觉得林叔叔已经很宽宏大量了,允许她出去工作,还让她参加海外考察,去过沿海很多岛屿和台湾岛。如果现在又提出要去东南亚――一去就得半年以上,就不敢再开口了――她毕竟还是奴隶的身份……”

    楚河点点头:“我明白了,你是想让周围出面去向林汉隆开口,对吧。”

    钟小英拍手笑者说:“楚叔叔您真聪明!如果周叔叔说考察需要的话,林叔叔应该也不会反对吧。”

    不好说呀,小朋友!楚河想,这钟小英还是太天真了。海南岛、南台湾还有沿海大大小小的岛屿的考察和去东南亚考察是一回事么?且不说东南亚考察的风险很大,索尼亚的航海水平可是很厉害的,万一她在考察途中趁机跑了怎么办,周围担得起这个责任么?

    要是一般的生活秘书,跑了也就跑了。问题是这姑娘不但自身知识渊博,而且聪慧好学,在博物馆工作的几年更是学习积累了大量的新知识,是林汉隆一个很重要的助手了。

    真要是跑了或者在在考察中出了什么其他意外,可就把林汉隆给得罪死了。

    他思量片刻道:“这倒没什么难的,我去和周围说说就是了。”

    “那太好了。我就替丽丽谢谢您了。”钟小英哪里知道里面的门道,开心的拍了拍手,“楚叔叔您真好!”

    “举手之劳,别那么客气。”楚河心里发虚,干笑了几声,“我还有事,就不多和你聊天了……”

    钟小英拦住了他,递上一个套着藤壳的小瓷罐:“这是我自己熬得滋补膏,里面加了上好的高丽参和辽东鹿茸,最是大补元气。我听父亲大人说您操劳过度,想着这个可以滋补身子,您可不要嫌弃。”

    “哎呀,这个,太客气了……”楚河只觉得脸皮发烫,“你们父女都太客气了,受之有愧,受之有愧。”说着赶紧拿了罐子起身走了。

    楼下,朴智贤正探头探脑的看着,见他下楼立刻迎了上来:

    “首长,您没事吧……”

    “放屁,我能有什么事?”楚河呵斥道,随手把罐子递到他手里,“拿着!”

    “我是说,没什么要紧的事吧。”朴智贤接过罐子又问了一句。

    “没有,没有。”

    “那首长您的脸怎么红了?”

    “精神……刚吃了冷面,热得!”楚河生怕这货又说出什么窝心脚的话来,“走,我们去核桃酥家!”

    二人出了钟仪商社,又沿着路走了一段路,空气中忽然弥漫着一股浓郁的烘培的香气。

    “首长,前面那家就是。”朴智贤提醒道。

    定睛一看,前面三四间门脸外挂着一个木制的幌子,刻着“张记”两个大字,下面略小的两个字是“饼铺”。旁边另有一行字:“总号南海县……”接下来的字楚河看不清楚了,想来大约是总号的地址,以此来表示自家的“正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