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骑士悲歌 凭空想象

第三十章

    “好剑法,好剑法,真是太奇妙了!多谢前辈教会我如此精妙的剑法!”谢好良久之后才回味过来。

    “如此来你已经学会了此套剑法,你现在演试给我看看如何!”

    谢好也没有谦虚,他抽出孤冥战剑便根据刚才虚花所教的剑法一招一式地演练起来,他已经完全沉浸在孤战十二的精妙剑招之中,他只是纯粹地用剑在演练,由于刚刚学,招式显得过于生疏,但这孤冥战剑的确有灵性,对于剑招中一些没有融会贯通的地方,孤冥战剑竟然能够自主地引导着谢好,使谢好能够及时地修正剑招中的错误,不过由于全部心神已经放在剑法身上,故而谢好没有用什么真气,这剑法也就没有显出丝毫的威力。

    这一切看在虚花冥罗的眼中,让他大摇其头,以为谢好就是只有这一本事,一套高深玄妙的剑法,在谢好的手中耍出来,就如同是孩在玩耍一般,不仅没有丝毫的威力可言,而且漏百出,虽然虚花冥罗确实是藏了私,但他不禁怀疑孤冥战剑选择这个年轻人作他的主人,是不是给搞错了,这样的人能配拥有神剑吗!

    谢好也没有理会虚花冥罗的想法,他依然全神贯注地沉浸在剑法中,这套剑法,看起来容易,但真正练习起来却是非常困难生涩,尤其是那些出剑的部位,更是令人很难上手,虽然有孤冥战剑的引导,但谢好还是错漏不少,虚花冥罗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不得不亲自出面调教谢好。

    在虚花冥罗的亲自调教下,谢好终于全部掌握了这套剑法的精髓奥妙之处,只是谢好依然没有用上真气,这套剑法也就没有什么威力可言。

    “多谢前辈教我此套剑法,大恩不言谢,请前辈受谢好一拜!”谢好自然知道眼前的这名中年人乃是一名绝高手,如果能蒙他指一二,自然是终生受益,这种奇缘并非是人人都可以得到的,这样的机会谢好是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

    “嗯,好,你很聪明,知道抓住机会,我就喜欢同聪明人打交道,你现在的任务是必须将剑法全部融会贯通,一个月之后,我会在此地等你,到时候,看具体的情况再传授于你一些实战性的功夫,你就在此地慢慢地练习,希望你不要辜负了这把神剑。”虚花冥罗完之后,谢好只见眼前白光轻轻一闪,便失去虚花冥罗的踪影。

    “有没有这么夸张呀,这样也可以呀,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也能够达到这位前辈的境界!”谢好不无羡慕地自言自语道,在朝虚花冥罗离去方向发了一会呆后,谢好便继续练习着刚才虚花冥罗教给他的那套‘孤战十二’,不经意间,天色已经微明,谢好这才记起来自己已经在这里呆了一整夜了,也该回去了。

    谢好带着皈月灵犀回到了天关之中,便趴在床上倒头大睡,一晚没睡觉,而且又苦练了一个晚上,感觉有些累,当然要先行休息一下,补充一睡眠。

    谢好醒来之时已经近中午,胡乱找了些东西吃后,便在将军府内找到一个阴凉之处继续修炼着昨晚的剑法。

    正在他入神之时,周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他昨天应谢好的邀请,便留在了天关,闲着无聊,便到处闲逛,见谢好一个人在这里单独练剑,感到很奇怪,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快了,都快中午了还在这里炼剑,真是让人有些意外,便站在一旁仔细地观看着谢好的剑法。

    “哎,好哥,你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么精妙的剑法,不过,似乎有些过于诡异、刁钻,这是什么剑法?”

    谢好听到周明的声音,便停了下来,看着一脸迷惑的周明,解释道:“这是我昨天晚上才学会的剑法,叫‘孤战十二’,也不知道威力如何,可惜我只学会了剑招,真不知道应该使用何种真气来驾驭它,我也正在疑惑之中呢!”

    “你就只学会了剑招!不是吧,既然是这样的,我建议,那干脆就用天髓心法,如果再配上五灵步法,我看能行,不如你试试看如何?”

    “一语提醒梦中人,我正在迷惑之中呢,让我先试试看,能否行得通。”

    五灵步法辅以天髓心法,孤战十二竟然发挥出令人意想不到的威力,孤战十二以阴狠、刁钻、险毒、剑走偏锋而著称,故而这种剑法中阴冷之气太重,但却最适合冥族之人使用,如果人类修炼此剑法,便会慢慢地变得个性乖戾、阴险。但是现在却因为天髓心法这样纯正浩然的心法的驾驭下,原来的那种阴冷之气竟然全部消失不见了,变得较为纯正柔和起来,这种情况恐怕虚花冥罗都想像不到,原来孤战十二竟然还可以这样使用。

    谢好也是误打误撞,昨天晚上,由于没有使用真气,让虚花冥罗误认为谢好的修为太浅,能够得到神剑,纯属巧合,也让虚花冥罗产生的大意情绪,欲速则不达,故而他与谢好约定一个月之后,再来检验谢好的修为,然后再传授谢好心法,如果他知道谢好都已经修炼成元神,而且已经修炼至成婴后期,那他可能就会对谢好不利了,以谢好之年纪,就已经修炼成了元神,假以时日,必定会是冥界的大敌,试问这样之人,虚花冥罗又怎会让他好过。

    谢好以天髓心法驾驭着孤冥战剑,越来越感到得心应手,元神不由自主地亦开始启动,周围的各种各样的元素也清晰地活跃在谢好的身体周围,谢好一时好奇,便试着开始催启周围的元素,在聚集了火元素之后,便把火元素加入到了剑法之中,顿时,丝丝的火焰在谢好的周围燃烧起来,剑气所到之处,便开始燃烧起来,由于谢好根本就不会驾驭这些魔法元素,慌乱之际,竟然把自己的衣服给着了,一时间被搞得手忙脚乱。

    周明在一旁看得清楚便急忙叫谢好快快停下来,免得再殃及无辜,谢好在周明的提醒下这才醒悟过来,停止了剑法,周明这才上前来帮忙把火给扑灭了。

    “好哥,你什么时候竟然学会了使用魔法元素,这可是一大新发现呀!哈哈哈!”周明见谢好被自己的火焰给熏得脸上黑呼呼的,衣服全部被烧焦,那副狼狈样,他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你别了,我也是刚才无意之中才使出来的,我运起天髓心法之时,只觉得周围的魔法元素非常的活跃,便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把火元素集中了起来,一时忘记催开护身盾,没想到竟然无法控制。”谢好一脸沮丧的表情。

    “不会吧,天髓心法竟然能够驾驭魔法元素,我怎么没有这种感觉呀,难道你的修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会有如此大的提高,又是在那不知名的地下神殿中得到的奇遇?”

    “是呀,我们都吸收了能量钻中的大量的能量,现在我自己究竟到了什么样的境界我也不知道了,这样吧,明哥,我们来切磋一下如何?”

    “好呀,不过,你的剑法太玄妙了,恐怕难是你的对手呀!”

    “这个容易,我把剑法教给你不就行了,我们用同一种剑法,这样也算是公平了吧!”

    “好!”

    且杨玉海和杨玉宣这两兄弟在密室之中修炼,为时已经一个多月了,边陲国之中的能量钻多得是,他们二兄弟根本就不愁缺少能量钻,虽然锁冥魔晶被鹰雪拿去了,但这也丝毫不影响他们二人修炼的进度,经过这一个月以来的潜心修炼,二人的身体已经基本实体化,只是另一半的虚拟身体稍显得白嫩,这并非修炼还没有完成,而是因为这半身的身体还没有经过阳光的洗礼,故而白得有些异常,现在他们二人已经同常人无异,基本上算是功德圆满了,而二人之所以还没有出关,那是因为另一外身体的经脉还未曾全部打通,暗灵玄功运转起来还有些困难,这已经不是什么大的问题了,只是稍作修炼便可以将另一半身体的经脉逐步地打通。

    邪恶之魂(也就是杨玉海)虽然已经拥有了独立的身体,而且也已经从暗灵玄功的第八重入魔阶段中清醒了过来,但是愈是如此,他就越恨杨玉宣(即原来杨玉海的本体。)在他的心里之所以自己会陷入沉沦,那全部都是拜杨玉宣所赐,这一段仇他可是骨铭心的,虽然他与杨玉宣是兄弟,但是杨玉海是绝难容杨玉宣的存在的。

    双魂之人的个性乃是两个极端,一为极正,一为极邪,就像磁石的南北二极永远不可能相吸一样,再加上他们所修炼之暗灵玄功,因为阴阳二气的长期冲击,会导致人的个性发生扭曲,这对于杨玉海的影响更大,一山岂能容二虎,杨玉宣的修为并不在他之下,杨玉海如果要跟杨玉宣正面冲突,胜负亦是未定之数,故杨玉海想乘杨玉宣不留意之时,悄悄地下手,将杨玉宣置于死地。

    其实在修炼过程中,杨玉海就已经想将杨玉宣置之于死地,不过因为二人为一体,修炼暗灵玄功之时,必须同心协力方可共渡难关,这才让杨玉海没有动手,现在已经差不多是功德圆满,杨玉海的杀机又起。

    当然,杨玉宣亦不是坐以待毙,当杨玉海杀机一生之时,杨玉宣便已经有了感应,他现在以极为沌正的心态在修炼暗灵玄功,况且他与杨玉海二人乃是一体而化,当然能够感应得到彼此的心意,不过,杨玉宣始终在给杨玉海机会,毕竟是他的亲兄弟,杨玉宣亦不想同杨玉海反目成仇,故而一直纵容着杨玉海,即使是杨玉海要杀他之时,他亦装作若无其事一般,毕竟杨玉海想要杀他只是一种想法,并没有付诸实际行动。

    杨玉海刚才一起杀机之时,杨玉宣已经感应到了,这次杨玉海的杀机相当的重,杨玉宣身上的那把白剑都已经自动地弹出剑鞘,杨玉海被剑的报警声吓了一跳,见杨玉宣并没有张开眼睛,不禁恶念又生,手一扬,又想下手。

    已经被逼至无奈的境地,杨玉宣不得不睁开眼睛,见到杨玉海一脸惊鄂的样子,便轻轻地了声:“大哥,你醒了!”

    望着杨玉宣那双充满亲情的眼睛,杨玉海的杀机顿时缓和了下来,毕竟是手足情深,纵然杨玉海如何的邪恶,到底还是亲兄弟,杀机亦慢慢地消失了,一阵发窘之后,杨玉海从杨玉宣身上拿走了那把白剑,并且以不容置疑的口气道:“这把剑是我的。”

    杨玉宣见杨玉海终究还是念手足亲情,知道杨玉海并非大凶大恶之徒,本性并不恶,他只是个性有些乖张,毕竟这么多年一直被困在自己的体内,个性哪有不孤僻的,只要自己加以开启和引导,不这可以让他慢慢地萌生善念,见杨玉海拿走了白剑,杨玉宣亦没有争抢,只是淡淡一笑,“既然大哥喜欢,那就尽管拿去吧。”

    不过,虽然杨玉海拿走了白剑,但他却是无福消受,毕竟神剑是自己会择主人的,这琚琰圣剑乃是神界之物,非心地纯正之人是难以驾驭它的,以杨玉海满身的暴戾之气的个性,与神剑所要求的主人极不相称,况且,神剑始终散发出一股纯正的力量,与杨玉海身上的霸道、暴虐的气息极不相容,况且杨玉海的本体属阴,且又修炼暗灵玄功之时,阴性偏重,故而他拿起琚琰圣剑之时,感觉到非常的不舒服,在耍弄了几下之后,便连剑带鞘都扔给了杨玉宣,然后头也不回地打开了密室之门,迳自走了出去。

    杨玉宣摇了摇头,也跟着杨玉海走出了密室,已经多时不见阳光,现在时正中午,杨玉海两兄弟,被刺眼的阳光弄得双目流泪不止,没有办法,二人只好闭着眼睛退回到房内,坐了半晌之后,这眼睛才慢慢地适应这室外的强光。

    二人慢慢地走出屋外,沿着屋檐缓缓地走动,正好赶上谢好与周明二人的比试,原来周明已经基本上学会了孤战十二式,二人因为同是修炼天髓心法,双方都战得势均力敌,但是周明的修为似乎比谢好的修为差上一筹,因为谢好的护身已经是淡蓝色的天光盾,而周明的护身盾却是蓝色的,明显的差上了一筹,况且谢好的剑法比较熟悉一些,而且还似乎凌厉一些,孤冥战剑击在周明那蓝色的天光盾上,已经让周明有些吃不消了,虽然谢好所发出的火系魔法无法对周明造成伤害,但却给周明造成了心理上的压力,不过,二人要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似乎不太可能,战争还呈在胶着状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