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骑士悲歌 凭空想象

第三十二章

    天界之武学果然不同凡响,在金甲大汉演试完‘九印绝剑’之后,杨玉宣已经完全相信这名金甲大汉的话,因为这‘九印绝剑’乃是一种玄妙无比,庞大精湛且自然之中隐隐藏有一股浩然正气流露,这绝非像谢好的孤战十二式那样诡异、刁钻,这的确是一种上乘的剑法。

    在演试了二遍之后,见杨玉宣若有所得的样子,金甲大汉把剑抛给了杨玉宣,让他自己动手练习,无论是如何聪明之人,练剑都必须要亲自动手才行,光凭看,那是不能领会剑法中所藏的奥妙与玄机的。

    有金甲大汉在一旁指点,杨玉宣学习得很是神速,几个回合下来,他已经掌握了剑法的要领和精髓,基本上已经学会了‘九印绝剑’。

    “好,既然你已经学会了‘九印绝剑’,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剩下来的事情就要靠你自己了,记住,运用之妙,存于一心,剑法是死的,但是剑却要靠心去驾驭的,‘九印绝剑’虽然只有九式,但是组合之后,却是无穷无尽,你要用心仔细体会,方可不负封魔战将之名。神剑虽然有所损伤,如若它日有缘能够遇到僬侥族之铸剑圣手的话,便可以将琚琰神剑复原。这‘九印绝剑’虽然是天界的不传之秘,但你大可以将此剑法传与你的那几位兄弟,不过,以我看,他们之中因为所修炼的内家真气不同,似乎是没有人能够驾驭这套剑法的,你要记住,除魔卫道乃是你天赋的职责,‘封魔战将,千年一人!’从今以后,你就是第二代封魔战将,记住:凡善者必扬、恶必诛,天理昭昭,如日月之皎洁,锄强扶弱,伸张正义,这就是封魔战将的天赋职责,千万不可违背,否则必遭天谴!还有你的身份千万不要泄露出去,因为你现在功力还未大成,而我亦无法经常在你身边,所以你要谨慎行事,以免冥族对你乘机下手,还有,千万不要弱了封魔战将的名头,更加不要忘记了你自己的职责。再会了!”杨玉宣只觉得眼前黄光一闪,那名金甲大汉竟然平凭空消失不见,杨玉宣只好朝天拜了三拜,以感谢金甲大汉的传授之情。

    ‘九印绝剑’的确是奇妙,虽然只有九个招式,但只要随意将其中的招式互换组合,便会有不同的效果,当真如同金甲大汉所言,九九乃无究无数之意,杨玉宣回想刚才所经历的离奇遭遇真是几疑在梦中,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学会这神奇的‘九印绝剑’,即传说中的‘封魔大九式’,而且还得到了封魔战神的琚琰圣剑,更加令人不可思议的就是自己竟然成为第二代的封魔战神,还见到了天界之人,这一切的离奇遭遇,别说是别人,就是杨玉宣自己也不敢相信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使劲地拧了拧了自己的手臂后,杨玉宣这才醒悟过来,天色已经快暗了下来,一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杨玉宣慢慢地朝着将军府走了回去,一切似乎仍照样在运转,谁也没有想到杨玉宣就刚才出去了短短那么三个时辰竟然就会有了这么大的变化。树荫下,谢好、周明和杨玉海三人已经被孤战十式深深地吸引住了,仍然在炼着孤战十二式,他们都没有发现杨玉宣已经是去而复返了。

    现在杨玉宣的身份已经完全不同,毕竟自己是千年一人的封魔战神,以他现在的目光来看,这孤战十二到底是冥族之物,的确是太过于邪乎和诡异,冥族的剑法就是阴冷之气太重,可是这孤战十二到了周明与谢好的手中演练出来却不同于杨玉海所使出的那样,虽然一样的诡异,但是却没有杨玉海所使出来的那种邪邪的阴冷的味道,难道这剑法真的是因人而异,根据每人所修习的心法不同而使出来的效果也是不一样的,那么自己的暗灵玄功分为阴阳二种气流,而九印绝剑之中的木印绝剑、水印绝剑、土印绝剑、暗印绝剑应该是属阴,而火印绝剑、金印绝剑、灵印绝剑、神印绝剑与天印绝剑则是属阳,如此说来,这‘九印绝剑’亦是可以出现两种不同的效果,杨玉宣已经完全沉浸在思索之中,思虑至深处,他不由自主地抽出了琚琰圣剑,将‘九印绝剑’一一使了出来。

    突然感到从旁传来一阵浩大、庞博的剑气,周明、谢好和杨玉海三人不由停了下来,这才发现原来是杨玉宣竟然在练剑,可是杨玉宣所使的剑法并非是孤战十二,而是一种非常特别的剑法,其中剑气穿梭回旋之中还带有阴阳冷热二种变化,周明等三人感到自己身边的魔法元素十分的活跃,仿佛有了灵性一般,随着剑法而舞动。杨玉宣本人是一名电系魔法师,剑招之中当然掺杂有魔法属性,不过此次,杨玉宣所使出的魔法元素甚是庞杂,已经不单纯是电系魔法,而是一种混合类系的复合型魔法,再辅之以五灵步法飘忽的身形,这些复杂的变化掺和在一起,使得杨玉宣的剑法给人一种非离奇的感觉,但却并没有让人觉得这种剑法有任何诡异之处,反而给人一种浩然庞博、自然完全融一个整体的感觉,让人的浩然之气不由自主油然而生,周明与谢好二人修炼的是天髓心法,面对这股浩然之气,反而能够引起他们的共鸣,他们二人感觉到非常的舒服,但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其中最感到难堪的便是杨玉海,在这种浩然之气的压抑下,他竟然感到有些惭愧和心虚,不由心生抵抗之情,以暗灵玄功催开护身盾来抵御这股浩然之气。

    压力越来越重,杨玉海已经不堪重负,他的精神受到极大的挑战,虽然他也已经将暗灵玄功炼至第九重阶段,但是他还不会像异邪那样以强大的精神压力来制服对手,不过,即使他会也没有用,因为杨玉宣也已经修炼至第九重的境界,二人最多也只是势均力敌,无奈之下,杨玉海抽出了剑,以‘孤战十二’迎上了杨玉宣的‘九印绝剑’,一种是诡异刁钻的剑法,一种是大开大阖的剑法,这两种属性截然不同的剑法对撞在一起,要分出胜负还真不容易,谢好与周明二人见杨玉海和杨玉宣两兄弟打在了一起,开始还是一惊,仔细观察之后,才发现他们二人是在试剑喂招,这才将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聚精会神地观看起来。

    以冥界的‘孤战十二’对天界的‘九印绝剑’这二者根本就是不分伯仲,剑法都是好的剑法,优劣胜负一时难以分出,这是主要是因为使剑之人的功力相当,且是完全相同,可以明显地看出二人所使的剑法还不完全熟悉,还是相当的生疏,二人由地上打到空中,在地上切磋一下倒还好,可是升到空中后,房子便遭了殃,剑气所到之处,把一切都击得碎裂,屋顶已经被剑气和魔法给弄得变了形,看来又得维修了。

    周明与谢好二人见此情况,知道机会难得,也不想叫停,便催开了天光盾,仔细地观看着空中二人的比试,这种以硬对硬的直接碰撞,让人受益良多。

    随着杨玉宣和杨玉海两兄弟的剑法越来越熟练,二人对碰的次数也就越多,他们似乎都已经的出了真火,剑气越来越霸道,下面的房屋也就跟着倒了大霉,无数的电系魔法朝下直击而来,连开着天光盾的周明与谢好二人都暗暗吃惊,因为随着杨玉海和杨玉宣二兄弟的比划,他们二人明显地感觉到空气中的所有魔法元素不断地聚集,他们每次所使用的魔法威力也就愈大,而周明和谢好二人知道,杨玉海兄弟两本是魔法师,但是现在却像战士一样,以纯武力进行直接碰撞,而外围则是纯魔法的比拼,出现这种奇怪的现象对谢好和周明二人的启发非常的大,因为他们一直无法摸到驾驭魔法的决窍,这些看到杨玉海兄弟的比试,真是受益匪浅。

    比试越来越激烈,随着越来越多的魔法元素的聚集,已经开始影响到周围的环境,首先是风越来越猛烈,竟然形成了一个个小涡旋风,将地上的残枝败叶、灰杂尘土席卷而起,导致一片迷茫,附和着雷电系魔法的轰鸣,现场一片混乱。周明与谢好二人终于醒悟过来,应该劝阻二人的比试了,否则整座将军府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全部拆掉了,晚上他们可就没有地方睡觉了,可是现在二人斗得正酣,该如何劝阻他们二人倒成了一个难题!

    鹰雪也已经赶来了,本来他和王卓二人正在北都之中议事,鹰雪已经来北三省有几天时间了,决定在今天赶回京都,他已经和王卓约定好一起来看看杨玉海,如果万一见不到的话,便即刻启程赶回京都,在这点上鹰雪倒没有抱什么希望,他只是想去看看谢好等人,顺便邀上周明一同回京都去。

    王卓亦没有挽留,知道鹰雪现在事务烦琐,要不是倚重于吉尔和李圭二人,他哪里还会有时间来北三省。二人朝天关直奔而来,没想到还没进天关之时,就已经发现空中的激烈战斗,开始鹰雪还以为有敌来袭,心中一急,便拉着王卓急赶而来,等他们二人赶到场之中,这才发现,所有的士兵们都跑出了将军府在外面对着空中指指点点,王卓知道凭自己的能力已经是很难进去了,便让鹰雪一人进去查看,等鹰雪走进府内一看,发现周明与谢好二人竟然开着天光盾在一旁看热闹,鹰雪仔细观察之下这才发现是杨玉海和杨玉宣两兄弟在空中进行激烈的对决。

    鹰雪正准备出言将杨玉海和杨玉宣二人分开之时,突然体内的截天开始说话:“等等!鹰雪,让我再观察一下。天呐!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二人所使的剑法,竟然是失传千年之久的‘孤战十二’和‘封魔大九式’!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以截天这样修为的人,竟然失声地叫了出来,可见在他的心里是有着多大的震憾!

    鹰雪正想相问之时,突然空中白光大炽,一道巨大的剑气冲天而起,在这混浑不堪的场面里分外惹人注目,无形的剑气竟然化成有形之物,形成一把巨大的白色琚琰神剑,朝着杨玉海直击而去,杨玉海急忙也还以颜色,以手中之剑化为一道黑色的剑气,再祭出一柄巨大的黑色电剑,朝着那把白色的巨剑直击而去,杨玉宣在发出剑气之后,并没有停手,而是紧跟在剑气之后,将琚琰圣剑朝杨玉海狠狠刺去。

    杨玉海和杨玉宣这二人在空中还真不容易分得清楚,幸好杨玉宣所持的是琚琰圣剑,而杨玉海所持的只是一把普通的黑剑,也只有依此才能将二人区分开来。

    二人功力都是在伯仲之间,杨玉海已经接下了杨玉宣所发出这那道剑气,以下迎上,杨玉海多少还是吃了点亏,勉强将剑气顶住,但剑气过于巨大,它的余威依然存在,由于是直击而下,将军府内的一间房屋竟然硬生生地被劈成两半,而且地上还被划出一道深深的裂痕,可见这一剑的威力的确不可小觑,以一名魔法师的力量竟然能够使出这一剑,并不比一名纯战列系的战将级的战士差。

    杨玉宣的琚琰圣剑接踵而来,杨玉海措手不及,急忙用剑一格,本来这一剑应该可以挡得住的,可惜他却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杨玉宣所持的是琚琰宝剑,乃是天界的神物,是一把神兵利器,而杨玉海所用的只是一把凡铁,二者相交,杨玉海只有吃亏的份。

    “当!”地一声脆想,杨玉海手中的剑应声而断,琚琰宝剑的剑势余威仍在,朝着杨玉海的胸前直奔而去,如不收手,杨玉海定然血溅当场。

    幸好杨玉宣收手及时,手一折,琚琰剑硬生生收回,但是全力所使出的一剑威力何其大,剑竟然朝着杨玉宣自己的左手砍去,只听见一声轻响杨玉宣手臂上的手服被剑划破,幸好,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还好杨玉宣回身及时,没有伤着手臂,饶是如此,杨玉宣自己都被吓出了一声冷汗。杨玉海并没有领情,怒哼一声,把手中之剑一扔,便从空中降了下来,杨玉宣急忙也从空中降了下来。

    周围看热闹的士兵们并没有看出什么结果来,空中之战虽然激烈,但是因为各种灰尘和树叶也被卷上了天,故而大家也不知道二人为何停止了战斗,像杨玉海、谢好等人比试切磋那是经常性的事件,只不过这次打得激烈一些,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见已经没有了热闹可看,在王卓示意之下,大家也都纷纷散去,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之上,王卓亦开始安排善后问题,对鹰雪这些奇怪举动,王卓除了摇头之外,倒也不以为意,他早就已经是司空见惯,习已为常了。

    不过,经此一役之后,大家对杨玉海和杨玉宣之双魂之人的恐怖力量,那是心有余悸,又惧又怕,杨玉海的事情大家都已经基本知道,没想到原来的‘军营煞星’现在竟然由一个变为二个,而且似乎还比以前更加厉害了,真不知道以后如果万一打起仗来,这两个家伙在战场上会是如何的恐怖。

    杨玉海怒气冲冲地从空中下来,他可是一万个不甘心,并不是自己的能耐不如杨玉宣,而输在了他的那把宝剑之上,如果自己也有这么一把宝剑,那岂不是可以和杨玉宣好好地斗上一场。他眼睛一转,盯住了谢好,他手上不正是有一把黑色之剑,从同一个地方而来的东西,肯定是可以拼住杨玉宣的那把白剑的,心念一动之下,便朝谢好直奔而去。谢好见杨玉海竟然朝着自己直奔而来,也猜到了他的用意,便急忙一闪,躲过了杨玉海的攻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