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世争锋 水鬼游魂

第1418章 【台阶】

    来的时候挺胸仰头,回去的时候弯腰驼背,眼神更是带着鄙夷和不屑的落寞。

    胡适不明白这个世界怎么了,已经被金钱腐蚀成了这个样子,连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变得脆弱不堪。可边上的刘校长还是来的那位,带着抱歉的表情,眼神真挚可信。

    说什么都是熟人,你们之间的事都好说。

    什么叫熟人,什么叫你们之间的事?

    他胡适能和宋三小姐之间有什么事,他们之间的气场都相冲好不好?

    回到住处,胡适还是觉得不对劲,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一个全国都知名的教育工作者,有志于将自己的名字宣传为教育界的金字招牌的胡教授还是很膈应,可为了这点小事去麻烦王学谦……恐怕也不适合。

    再说,他也多少明白一些,王学谦已经不太在乎他这点芝麻大小的小事了,人家是办大事的人。

    说起王学谦,一整天的功夫都被顾维钧拖住了,一个劲的问自贸区的打算。

    说起来,英国佬要面子,也有顾虑。表面上看英国人是响应美国人的作法,将厦门、镇江租界归还给民国政府。可实际上,那是因为王学谦在东南太过强硬的态度让英国人不得不选择放弃一部分利益来换取王学谦的好感。

    可这种风险实在过于难以预料,主要是以李?法勒男爵为首的英国人对老王的人品有所担心。

    好吧,王学谦其实也不相信英国佬的人品。

    要是真心悔改,为什么不把上海的租界还给民国?

    人和人之间的信任都非常的脆弱,更何况是国家和国家之间的信任?民国作为弱势一方,更是如此。而顾维钧从王学谦在文件上的随意写下的三个字给他带来无限的遐想。

    会不会英国人是要一个台阶下?

    还是一种试探?

    反正顾维钧上心了,上心的结果就是要王学谦给他解释自贸区的精髓。可王学谦就是一个概念,他哪里说得清楚自贸区的真正含义。就算是在后世,见天的在电视里看到专家们介绍自贸区的优越性,可天朝有多少人真正了解自贸区是个什么概念?

    老王很不负责的说了一句:“就是原先怎么样,现在还怎么样!差不离是这么一个意思。”

    顾维钧气的就差一伸腿,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什么叫原先怎么样,现在还怎么样?英国人把租界还给民国,那就是民国的主权领土,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国家尊严。能和原先英国租界一样吗?这是政治立场,是一个政府官员的基本素养。

    万般无奈之下,王学谦只能做一个讲解员,给顾总长普及一下自贸区的理解:“在原有的厦门港口区和贸易区的基础上,设立关口来限定自贸区内的商品进入民国的通道。在自贸区内,不征收任何税收,民国政府只有监督的职责,加上贸易区的仓库用来周转港口的货物。一旦进入了自贸区设立的关卡,那么就视为进口……”

    “你这么说,这个自贸区就是和原来的租界的区域一样大,然后不涉及关税的问题。”

    顾维钧皱着眉头,他看着王学谦满心期待的样子,让后者浑身不自在地在沙发上挪动了一下身体。用近乎坚决的口吻说道:“不可能,那是英国人的底线,眼下的局势英国是绝对不会归还关税的。”

    “哦!”

    顾维钧挑眉的刹那仿佛看到一种希望,在民国,顾维钧的眼里就算是赏识他的曹锟或许都没有他觉得王学谦重要。因为大局观的问题,王学谦其实在外交上判断非常准确。

    外交说是利益的结合,可是外交官的话洞察力的天分也是不可或缺的。

    一个拥有战略眼光的外交官,几乎能够在外交战场大杀四方的存在。就像是打牌作弊一样,因为总是能够不经意的看到对手的底牌,而对方却无从得知。

    不过,顾维钧对此并不满足:“为什么关税就不行!”

    “这是底线,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那个就是说,英国人并不希望民国出现一个强力中央集权的政府,这不符合英国在远东的利益。而在这个政府出现之前,英国是绝对不会拱手让出关税这块肥肉的。”王学谦略带鄙夷地神态,显然和外界传言的一样,他对英国的感觉非常不好,甚至是带着某种不为人知的敌意的:“当然英国人更不愿意在远东有一个人有可能威胁到其在远东殖民统治的对手,而民国很显然是英国人的眼中钉。这也是为什么英国人的调停中总是倾向于日本,而从来不会考虑民国的感受。就算是盟友,也会像战败国一样,被英国人当成筹码丢出去。”

    “你不看好现在的政府?”

    顾维钧一直担心的是手上的筹码不足,只能用抗议的手段来维持民国的外交和独立,可收效甚微。

    王学谦一摊手,像是一个局外人似的说道:“多稀罕呢?曹大总统能做多久的总统都是一个未知数,凭什么让列强对他重视起来?”

    民国的总统都做不长,这似乎是成了一个无法抹去的政治阴影。

    别看后世很高端的自贸区,其实在王学谦这里,只能用作一个承诺,谁也不说,但谁也知道的承诺抛出来,就是个英国人一颗定心丸。王学谦还没有染指英国控制的关税的想法。

    这种妥协让顾维钧有点不满:“子高,难道就不能再强硬一点?”

    王学谦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爷们都赤膊上阵和英国佬打仗了,还不够强硬?

    再啥也不顾的打下去,王学谦也觉得自己撑不住。

    可自己也要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才能撑得下去啊!

    就眼下东南两个省,加上上海的控制区,税收已经过亿,可是这笔钱对和英国人打仗来说完全不够。而且他一个人陶腾的欢,英国人也不会太过重视。除非有另外一种情况出现,当然这不是他一个地方督军能够决定的:“态度要再强硬的话就要靠少川兄您了。”

    “哦!”顾维钧觉得有门,脸上的神采丰富了许多:只要能够办到,付出点代价我看是值得的。”

    “让英国人彻底胆寒,不得不将关税归还给民国,唯一的办法就是少川兄说服曹大总统对英国宣战!”

    王学谦看着顾维钧脸上变幻莫测的表情,心里一个劲的偷乐。宣战,还是让曹大总统,这不是要命吗?曹锟要是有这个胆量,还有段祺瑞什么事?还有张作霖什么事?

    这民国的天下早就归直系统帅了,好不好!

    这个难度的条件,让顾维钧一点想要争取的心思都没有了。民国的政客有一个算一个,基本上都是窝里横的主,别看一个个闹腾的厉害,可实际上对上列强,洋人,都尿。

    在民国敢对列强龇牙的就两位,孙大先生就不说了,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同时也是一个民族主义者,这两种都是搞极端的天赋集合在一起,别看是个文化人,要是脑袋一热,谁也吃不消。

    另外一个人就是王学谦了,和孙大先生相比,王学谦的优势太过明显,因为年轻,他拥有足够的时间积攒自己的实力,等到积累达到一定的程度,将是一个无法想象的存在。当然,他的缺点也很明显,也是年轻,影响力不足。

    不像孙大先生二十多年的经营,已经让他的名字在民国几乎和革命等同起来。

    王学谦还达不到这样的高度,他只是在年轻一辈之中拥有很高的声望。

    顾维钧纠结的想了又想,最后还是不得不放弃,蛊惑曹锟去姨太太很容易。

    怂恿曹锟去打仗也不难,反正曹锟和张作霖见天的打,在没有分出死你我活的情况下,这仗也不会结束。曹锟不在乎在民国多一个敌人和对手。不得不说,民国的政客和大帅们在内斗的时候表现的战斗力,完全和抗击外辱的时候完全不对等。一个个都是窝里斗的好手,可对付外来的列强,未战就胆寒,气势上就已经输了,加上瞻前顾后和胡思乱想,基本上就没有获胜的可能。

    虽说曹锟麾下现如今是几十万大军,吴佩孚指挥的大战规模一次比一次大。

    可连顾维钧都明白一个道理,对张作霖曹锟能够发挥百分之百的实力,如果对上日军呢?

    有一半已经算是不错了。

    让曹锟对英国宣战?

    别想了,下辈子都没有可能。

    原本还想对关税有所想法,想着趁着这个机会,也没指望能够谈下来,就是开一个谈判的头就已经很满足了。

    可惜对关税,王学谦连支持的说辞都不会多说一句。

    顾维钧心说这趟上海之行是白跑了,得到的实惠都是王学谦的,而曹锟的北洋政府最多也就在名义上获得了一点名声而已。而在民国,政客的名声都很臭,真要是被称赞为高风亮节,别说民国百姓不习惯,被称赞的那位估计也难受。

    自贸区的提案在下午的会谈上终于被送上了桌面,这份提案其实是不破坏租界的现有的制度,只有在归属权上注明,等于说民国政府要了名,而英国人没有损失利。

    李?法勒男爵为首的谈判代表们都看了草案,眼神顿时柔和了一起来,一直以来的坏印象得到了很大的改观,甚至开始不切实际的想到:王学谦还是很识时务的麻!

    于是看王学谦的眼神也柔和了一些。(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