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贵女谋 茈茵

第六百七十八章 意想不到之人

    苏宜晴扶着柜子,只觉得全身发软,连御风见状习惯性的伸手去扶她,然而苏宜晴也许也是惯性动作,手就那么一挥,手上的发簪瞬间就划伤了连御风的手背。

    连御风退后一步,站在一边不动也不发一言,屋内气氛仿若冰冻,似乎连空气也不流通了。

    夫妻两就那么相对无言。

    最后还是苏宜晴自觉理亏,先低头小声道:“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

    “是我不好,本来想要给你一个惊喜,却吓到你了。”连御风说着笑了笑,可那笑容怎么看都觉得勉强。

    任谁一回家就被人如此对待都会生气的,苏宜晴不想要给自己找借口,低声道:“我最近……有些太过疑神疑鬼了,是我的错,我没有能把自己的心态调整好,作为你的妻子,我一直做得不好,非常不好。”

    “不要那么说,任谁处在这样的环境都会小心的。”连御风温和的安慰,笑容也恢复到了往昔那般俊朗温柔。

    看着连御风的笑容,苏宜晴有些恍惚,她只觉得分不清这笑容是否是真的,倒不是觉得他虚情假意,只是觉得此时此刻,真没有什么值得笑的地方,或许这只是他对她的一种安慰吧。

    离家许久的丈夫突然回来,却差点被妻子刺伤,暴跳如雷或者横眉冷对才是正常人的反应,而他现在若无其事的样子,只能说是对她太过宽容。

    抱歉的话说得太多也是虚假,苏宜晴就不再说了,找出药箱,拿出一瓶止血生肌肉的药膏轻轻的替连御风上药。

    那簪子并不是太过锋利,连御风也不过是破了一些皮,稍微渗了点血,只要上点药就好,用不着包扎,免得被人看到,产生什么不好的联想。

    靠近彼此,苏宜晴因为做错事,便不敢看向连御风的眼睛,生怕从眼睛里看出失望愤怒等等情绪,更怕什么也看不出来,因为这样更可怕。

    “你不必害怕,尤其不用怕我。”连御风轻轻开口。

    “我……没有怕你。”苏宜晴说完又觉得语气不诚恳,很言不由衷的样子,便又道,“我只是怕一些可能会发生的事,我并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但是现在有你,还有我们的孩子,我希望你们都平安。”

    “会的,一切都会好起来。”连御风简简单单几句话,没有甜言蜜语以及过多花俏的语言,却更加显得真诚,有时候真心的话真不必说得过多,一切尽在不言中更好。

    一句话让苏宜晴的心稍微安定了下来,方才那惊险的一幕也在慢慢淡去。

    连御风此时又道:“我知道你会胡思乱想,所以才特意赶回来一趟,就是告诉你……其实你该提防的不是蒙家的人。”

    苏宜晴有些意外他赶回来居然是为了这个,有些感动便点点头,“我知道,蒙家不过是被人利用了,幕后之人必然不简单。”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连御风看着苏宜晴,有些不忍心道,“蒙思姐妹送来的点心是有人教她们做的,但蒙夫人并不知情,或者说蒙家全家几乎都不知情,那个人是……连乐文的陪嫁嬷嬷。”

    “是连乐文?”苏宜晴诧异了,回想起那天连乐文躲在蒙夫人身后畏缩的样子,她实在不敢相信,这样一个人有胆子做这种事,但人不可貌相,她实在见过太多示人以弱却扮猪吃老虎的角色,越是不可能的就越有机会做某些事,手段更加的高明,让人防不胜防。

    “也不是连乐文。”连御风轻轻吐出几个字,“是薛老太妃。”

    “薛老太妃,这怎么可能?”苏宜晴更是一惊,倒不是说薛老太妃让她如何信得过,只是薛老太妃都半截入土的人了,最近又一直病着,果郡王府虽然倒了,但薛老太妃的封号没有被夺取,加上薛老太妃在后宫一向有人缘,朝堂也不想要亏待这样一个老妇人以免落人话柄,还是让太医好好上门诊治了的,真病假病骗不了人,这样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有无儿无女的,图的是什么,真想要争什么早些年果郡王府得势的时候不争,现在大势已去,再怎么也改变不了了,她才跳出来,为的是什么?

    “有些人做事的目的是很难让人猜到的。”连御风顿了一顿,握住苏宜晴有些冰凉的手,道,“有时候她们费劲心机,为的可能就只是很小的一个理由,在别人眼里根本没有意义或者说不值得的理由,尤其是薛老太妃这样没有亲生子女,看似享尽荣华富贵但其实一无所有的女人,她们的心思更是常人难以理解的,我查过,薛老太妃年轻的时候曾经跟着老果郡王出使过大荆,待了不少时间,按年龄推算,应该是周太夫人那一辈的人,当时的远平伯府也显赫,这两个人应该有机会接触。”

    “就算是那样,也已经是几十年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还要这般……费尽心力。”苏宜晴想起自己曾经是那么的同情薛老太妃,还求过连御风想办法替薛老太妃求一下情,让薛老太妃不会被果郡王之事牵连太甚落得一个凄然的下场,但现在看来,却是一个笑话,甚至一开始薛老太妃对她表现出来的善意就是假的,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利用她。

    再联想这些年发生的一切,她也一直在疑惑,芯儿死了,似乎大荆那边的一切都远离她,就算是苏宜荣突然出现,也是她先找的苏宜荣,苏宜荣好像并不知道她的事,周太夫人大费周章的给她换身份,让她跟连御风相遇,就一直别无所图么?她偶尔也会猜测也许连御风跟周太夫人有什么勾结,但细想连御风所作所为,又实在没有半点破绽。

    可现在连御风那么一说,一些疑惑便有了解释,或者薛老太妃才是那个监视她的人,所谓监视并非时刻盯着,像薛老太妃偶尔出现一次,两家有拐着弯的成了亲家,这才让人意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