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虚眞

第二千一十七章 玲伊少女

    此时的少‘女’。访问: 。身上却也显‘露’着淡淡的魂力‘波’动。此种‘波’动在秦凤鸣眼中。却是显得极为弱小。仅是相当于聚气期三四层境界的修士。

    隐身在黑芒包裹之中。少‘女’口中玄奥的言语喷吐而出。那黑‘色’光芒在其不断说出的携带些许魂力的咒言之下。竟然开始急剧膨胀起來。

    开始之时。黑芒膨胀速度极为缓慢。并不被秦凤鸣忌惮。但也过去仅仅数个呼吸工夫。便骤然间弥漫速度大起。第一时间更新 此种速度。如果是一凡人见到。自是连反应时间也不会存有。

    就是秦凤鸣骤见之下。也是心中大惊。身形更是化作一道残影的向着远处‘激’‘射’而去。

    “先生不用担心。此是我鹄望部落的镇族之宝。其防御惊人。可以让那些魂兽不能伤害到我等。更是可以遮蔽我等形体。先生只要进入黑芒之中。便可不用担心再被那些难缠的魂兽发现攻击。”

    就在秦凤鸣身形闪烁腾挪之时。第一时间更新 一声柔美的声音自黑芒之中传出。说着之时。只见黑芒翻滚之下。在已然膨胀到三四十丈方圆的黑芒之上出现了一个丈许之大的孔‘洞’出來。

    听着那少‘女’话音。闪动中的秦凤鸣眼中‘精’芒一闪。身形骤然停滞了下來。

    虽然他对于那少‘女’手中的那件魂力‘波’动极为强大的物品丝毫不知。但自那魂力所散发出的气息判断。此件物品。倒真象少‘女’所言。仅是一件防御之物。

    心中思虑一起。秦凤鸣身形一闪。便向着那孔道沒入而去。

    “今年本是魂道开启。魂兽最为暴虐之年。兽灾自是不可避免。能够让先生降落到我鹄望部落区域之内。实在乃是我鹄望部落之幸。凭先生先前手段。想來先生在外界也定然是一名神通广大之人了。此番能够得到先生出手相助。玲伊定当告知父王。第一时间更新 礼待先生。但不知先生高姓大名。可否告知玲伊可好。”

    面对秦凤鸣。那端坐石地之上的少‘女’明眉一起。脸上略有笑意展‘露’的开口道。她所说言语。让秦凤鸣听之。顿觉诧异非常。

    对方好像对于他身份。根本就沒有丝毫怀疑。并且对他现身此地。更是欢喜不已。

    “呵呵。你们好像对秦某來历。早就已然知晓了。难道秦某不可能是你们鹄望部落仇敌之人派來的吗。”

    对于蝨龙之地。秦凤鸣已然做过了一些功课。知晓此地之内部落众多。但众部落并非是毫无间隙。而是经常因为一些狩猎区域而相互征伐。故此不由如是开口道。

    “看來先生对我蝨龙之地倒也知晓不少。知道各个部落多有仇隙。不过先生不用多心什么。对于如先生一般的外界之人。我鹄望部落自是早就登记造册了。

    更为主要的是在我鹄望部落四周之地。各部落均是受我父王节制。就算百年前有外來之人。也早已被我鹄望部落招归麾下了。

    并且在这蝨龙之地。就算先生是外界的修仙之人。经过百年之久。容貌也已然变得老态。绝对不会如先生一般年轻的。如此综合之下。玲伊如果还不能判断出先生來历。那就显得太过无用了。

    不过对于先生。玲伊却也极为好奇。一般被蚀风卷入到此地的外來之人。均都是极为惶恐。表情凝重。但先生的镇定却大异常人。好像极为欢喜进入到此地一般。”

    少‘女’思维清晰之极。将秦凤鸣來历分析的透彻非常。让秦凤鸣也不由心中略有佩服。

    在这蝨龙之地。面前这个年纪看上去仅有十七八岁的少‘女’。竟然聪慧到如此地步。所言之事条条在理。似乎沒有什么不在其掌握之中。让秦凤鸣不得不怀疑。蝨龙之地的土著是否都是如此聪明。

    “嗯。姑娘所言极为正确。我姓秦名凤鸣。正是被那蚀风卷入到此地的修仙之人。虽然此地极为危险。但秦某先前也曾经对此地了解一些。故此并未如何畏惧。秦某听闻。进入到此地的外來之人。为了生存。却必须要加入一个部落。不知以秦某之能。如果加入鹄望部落。能够得到何种待遇。”

    既然要加入一个部落。才能够进入到那传承之地。那进入哪一部落。对秦凤鸣而言。毫无区别。

    “原來是秦先生。此番得‘蒙’秦先生出手。玲伊才得以生还。仅凭先生对玲伊之恩。今后先生在我鹄望部落。便可享受长老之尊位。只要秦先生跟随玲伊回到部落。父王定然会册封先生为长老的。”

    听到秦凤鸣答应加入鹄望部落。玲伊本就明‘艳’的娇容之上。更是光彩照人。

    “好。反正秦某初來此地。面对那凶残魂兽。不寻找一个容身之所自是不能。那就陪各位回鹄望部落好啦。不过秦某很是好奇。那所谓的兽灾又是何故。难道每次有蚀风出现之时。那兽灾便会发生吗。”

    那些妖兽。秦凤鸣自面前少‘女’口中。已然知晓。虽然形态各异不同。但均称之为魂兽。就其凶残而论。并不比人界中的那些凶残之极的野兽差分毫。

    如非是他身有利刃在身。且有急速诡异的身法加持。面对那些势大力沉。狰狞凶残的魂兽。定然难以从容应对。

    “秦先生有所不知。那魂兽。并不是我等部落区域之内的物种。它们存在之地。乃是部落聚集之地四周危险区域最深入之处。那处所在。我等生活在蝨龙之地的族群部落之人无人敢深入其中。

    往常之时。那些凶残的魂兽更本就不会现身进入我等族人势力范围。只有等到百年之久。通向外界的魂道出现之时。那生存在危险区域之中的魂兽才有可能出现在我等族群所在之地。

    那些魂兽生‘性’好杀。每次魂兽现身。对我各个部落而言。均是一次大灾难。此次兽灾竟然发生在我鹄望部落属地。本來以为是一小‘波’魂兽。接到鹄望部落下属的一个部落呼救。我才带领巴根长老以及众多族人來此驰援。

    不曾想竟然遇到了魂兽大军。但为了救援狐伊部落。我才命令强攻。不曾想虽然攻破了魂兽防线。救援的族人进入到了狐伊部落。但我等数十人却落入到了魂兽围困之中。

    数十名勇士舍命之下。才杀出一条血路。如不是秦先生出手。想必我等十数人也要命丧魂兽之口了。”

    少‘女’说到此处。面上神‘色’已然显‘露’出了黯然之‘色’。对于族人之死。似乎难以释怀。

    “嗯。原來如此。但不知那魂兽何时会退去。难到要将众魂兽统统斩杀完不成”

    “要想灭杀那成千上万的魂兽谈何容易。只要守住部落根基之地。一般只要坚守数日。那魂兽便会自动退去。此时既然许多族人已然进入到了狐伊部落。那我等就只需等待此地数日。到时自是可以安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