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虚眞

第二千九百四十六章 完结

    这一篇名为玄凤傲天的遁术神通,其玄奥程度,远远超出了秦凤鸣的想象。

    别说修炼此篇秘术,就是将之参悟皮毛,达到入门的程度,秦凤鸣就花费了两年之久。

    此篇模仿神鸟凤凰的秘术身法,对修士的身体坚韧有异乎寻常的苛刻要求。

    如果是一名其他妖修或是修炼炼体功法之人修习此片遁术,以秦凤鸣设想,能够达到要求之人,应该也是寥寥无几。

    而当初老者并未问询秦凤鸣自身如何,就让他修习此篇秘术,概是因为那大乘老者对秦凤鸣所修炼成两阶化宝鬼炼诀坚信之过。

    秦凤鸣不知化宝鬼炼诀的来历,但此名老者心中清楚。

    更是知晓如果将化宝鬼炼诀修炼到大成之后的可怖威能。区区一篇模仿凤凰的遁术神通,自然毫无难度。

    开始并未如何看好秦凤鸣的老者,在他用两年多一点时间入门玄凤傲天遁术之后,也再次现身对秦凤鸣大是夸奖了一番。

    一名大乘修士,能够当面夸奖一名后辈修士,这绝对不是多见之事。

    要知道,大乘修士,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的存在,可以说均是修士中的顶尖之人。如此人物能够看得上眼之人,可以说实在太少了。

    当然,并不是修仙界中没有惊才绝艳之人,而是那些人在没有突破大乘境界之前,绝对不会入得了一名大乘修士之眼的。因为无数万年来,被大乘瓶颈阻挡下的卓绝修士无计其数。

    而秦凤鸣能够被一名大乘修士夸奖,当然也不是他的悟性就大异常人,让老者大为震惊。是因为秦凤鸣对符纹一道的理解能力实在让老者也大是惊诧。

    如果不是秦凤鸣身上有低位界面之上的气息留存,大乘老者定然会认为秦凤鸣是天宏界域中的那两个对符纹一道极有研究的超级大宗之人。

    老者此时已然确信,就算没有他在旁指点,仅凭秦凤鸣自身,只要花费数年时间,也可将此篇遁术参悟灵透。

    事情发展并未出离%∟style_txt;老者意料,在他指点了数次之后,秦凤鸣终是用四年多时间将此篇玄凤傲天遁术悟透了。

    悟透,只是说他已然对其中的术咒符纹能够融会贯通,要说将此篇秘术修炼成功,必须要秦凤鸣再花费不短时日,花费大量精力修炼才可。

    “不错,五年期未到,就已然将此篇老夫极为看重的秘术悟通,你也算是极为难得之人了。这样也省去了老夫施展手段让你强行记忆了。”

    看到自闭关中苏醒,面现欢喜容颜的秦凤鸣,老者虚幻的身形再次显露而出。看着面前青年修士,老者双目之中似有一丝异色一闪即逝。

    不知是此名老者童心未泯,还是无数万年来首次碰到一个让他可以现身说话的后辈修士,这老者此时对秦凤鸣可谓是大有好感。与早先之时心存灭杀秦凤鸣大为不同。

    “多谢前辈不吝赐教,没有前辈详加指点,晚辈断是不能将此篇秘术参悟。晚辈答应前辈之事,定然不敢有丝毫懈怠,只要晚辈能够感应到那位道友的气息,定会将晚辈所知化宝鬼炼诀之事告之。”

    秦凤鸣老于世故,知晓此时应该如何言说才能取信面前老者。

    虽然此时二人相处融洽,相谈甚欢,但他可不认为自己就有与面前老者平起平坐的资本。

    他之所以被老者看重,不外乎是他身具化宝鬼炼诀这一对老者而言,大是看重的功法。

    而此名老者也确信,他所知不过是化宝鬼炼诀的一层功法而已。

    虽然老者并没有见到真正的化宝鬼炼诀,但他确信,一篇仙界功法,断不是区区一名低位界面修士能够统统记忆脑海的。

    而以他身为大乘修为见识,自然明了,要想拓印一篇用仙界符纹刻画的功法,其难度实在太大,就是他本体依旧存活在世,也绝对不可能做到。

    能够刻画复制,也只有仙界那些仙人才可。

    而要将仙界卷轴激发,不仅需要强大神识,更是需要一些仙灵之力,且一经激发,那仙文便可能刻画在某处所在,除了仙人,无人能够在将之收起。

    也正是基于此点,老者才没有怀疑秦凤鸣当初所言说之事。

    以秦凤鸣的一向谨慎小心,自然会倍加小心应对,不敢有丝毫不敬留露。

    “老夫夏玉奇,此篇功法虽然不是老夫创立,但世间流传已然极少,此篇就算是孤本也不为过,你能够自一处低位界面的人界飞升来到灵界,足见你也是一名不凡之人了,如果老夫本体在此,就是收你为徒也不无不可。只是老夫仅是一神念,难以完成此事。”

    就在秦凤鸣心中权衡思虑之时,虚幻老者竟然说出了如此一番言语。

    乍然闻听如此言语,就算是一名通神修士在此,也定然会心中狂跳,难以自持不可。

    但此时的秦凤鸣,虽然表现的同样震惊且惊喜,但心中却陡然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寒意袭扰。

    似乎面前的老者所言之事,对他而言是一种莫大威胁。

    因何会有如此感觉,秦凤鸣自己都难以弄明。

    “晚辈能够受前辈此次精心指点,已然是不知多少年修来的福气,断不敢有丝毫贪心能够拜在前辈门下的奢望。不管如何,晚辈今生也会将夏前辈奉为师长,永记在心不敢遗忘。”

    此时的秦凤鸣,可不敢用神识探查面前虚幻老者什么。随着老者的话声落下,他急忙身躯一曲,就此跪伏了下去,口中更是恭敬之极的开口道。

    秦凤鸣面对大乘境界的神魂、神念可已然不是第一次,但从来没有面对老者给他的危险强烈。

    他此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尽早脱离此地,出离云蒙山脉。

    对于老者自称的夏玉琦,他并未听闻过。虽然相处了有几年,但对于面前老者的秉性他依旧未知。他可不想在这最后时刻出什么其他之事。

    “小家伙嘴倒是挺甜,你不用给老夫带什么高帽,如果你知晓老夫为人,想必你便不会如此言说了。不过那是后话,你既然已经激发了契约咒言,谅你也不敢违逆。你所习的那篇仙界功法,以后最好少施展,否则被他人知晓,对你绝非好事。好处已然给你,那你也可以离去了。”

    老者不为所动,听到秦凤鸣的恭维之言,并未有丝毫高兴显露。

    口中话语落下之时,手已然一挥而出,一闪之下,一团禁制荧光闪现而出,一涌将神魂之体的秦凤鸣包裹在了当中。

    盘膝坐于广场之上的秦凤鸣,豁然睁开了双目,目光之中显露着犹疑不定之色,好像以往经历,仅是他的一个梦一般。

    还未等他有何反应之时,一股强大的传送之力已然作用在了他的身躯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