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虚眞

第四千八百一十五章 对峙

    被拦截下来的两人,一名中年,一名青年修士。

    中年身穿一件淡蓝色锦袍,腰间悬挂一枚很是古朴的紫黑色兽纹玉佩,身材高大,长发飘逸,双目闪现阴冷目光,一看就是一名杀伐果决之人。

    青年修士衣着很是普通,脸上容颜也很是不起眼,虽然相貌普通,但双目间或精芒闪烁,给人一种久居上位之感。

    搭话的是那位中年修士,明显这名中年是一位帝尊分身存在。

    听魔泽与中年修士的对答,秦凤鸣知晓,他们二人以前就曾经相识,并且双方还有不睦存在。

    对于魔泽与其他修士间的恩怨,秦凤鸣可不想参与。

    不过此刻他已经与魔泽绑在了一起,如果要动手,对方势必会将他计算上。到时就是他不想动手,也势必要被动出手。

    秦凤鸣不是那种随意让他人指使之人,见到二人话语均都有争斗之意,眉头微皱之下,接口中年话语开口道:“原来两位是相熟之人,我等刚刚进入青谷空间,现在争斗实属不智,还是相安无事的好。”

    他虽然跟随魔泽拦住了两名魔域修士,但也并未就真打算出手争斗。

    只是他自一些典籍记载知闻,天外魔域修士有一些是相貌凶恶,体态恐怖存在。故此想见识一下其他魔域修士,以做到心中有数。

    然而让秦凤鸣略是诧异的是,他见到过的数名魔域修士,并没有一名如当初在人界见到的幻魇魔一般的凶恶体态。

    看来无论是那一界面,只要修炼的是天地大道,众修士进化成的体态,还是与人族灵体相同。

    也只有如人族一般的灵体之态,才是最符合感悟天道的形体。

    “哈哈哈,真是可笑,你主人还未答言,你一名仆从竟然越俎代庖,难道魔泽没有告之你进入青谷空间的规矩吗?胆敢代主人发话,如果是老夫手下,就要受掌嘴之刑。”

    然而让秦凤鸣很是无语的是,那名名为年琏的中年修士直接发出了一阵讥讽笑声,对秦凤鸣很是有奚落鄙视之意。

    “掌嘴?秦某进入修仙界,还从来没有人胆敢如此做过。你区区一名帝尊分身,也敢言说掌嘴秦某,如果是你本体帝尊亲至还差不多。”

    秦凤鸣本不想出头,只想井水不犯河水的就此分开,不想对方实在好斗,竟然对他大有诋毁之意。

    同阶境界下,秦凤鸣还真的没有怕过谁。心中怒意不由一涌,脸上神色也自变得阴厉了几分。

    其口中说着,身形一动,直接便向前而去了。

    魔泽见到双方仅是言说几句,便让秦凤鸣有了上前争斗之意。心中暗自高兴不已,他冷眼旁观,并未出言阻止什么。

    此名名为年琏的大乘分身,与他虽然没有你死我活的仇怨,但当初也曾经发生过不睦。

    年琏,修为境界比魔泽要高,达到了通神顶峰之境。

    数十年前,二人曾经在一处拍卖会上为了争夺一件强大法宝交恶。最后那件法宝被年琏拍到了手中。

    本来此事已经算是完结,但哪里想到年琏竟然在拍卖会结束之后,在一处群山中堵截住了魔泽,打算对其行擒拿之事。

    帝尊分身,一般极少在魔域之中争斗的。因为众人均都知晓,每人身上都有帝尊留下的一些强大护卫手段。

    双方争斗,可以说极少有能够分出胜负。

    但年琏心性极为狠辣,硬是打算擒下魔泽,将之施以禁术,图谋在青谷之祭中得到一些好处。

    双方相差境界太多,魔泽一见对方竟然拦截面前,自然不愿与之争斗。

    虽然他身上有帝尊布置下的强大守卫手段,可是那是有使用次数限制的。不到万不得已,帝尊分身是不会将之祭出的。

    一见不妙,魔泽便欲想夺路而逃。

    然而他还没有实施之时,一名曾经受到过遑疫帝尊一些好处的玄灵顶峰大能正好路径此地。见到魔泽,立即便将之认出了。

    那位大能虽然没有出手对付年琏,可是也化解了二人争斗之势。

    此时刚刚进入青谷之祭空间,便遇到了与自己有过不睦的年琏,魔泽心中不由大是一喜。

    如果能够让秦凤鸣与这年琏争斗一场,那对魔泽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他可不认为能够让雷陨无功而返的青年会不是面前这年琏的对手。

    如果秦凤鸣能够将年琏擒下,那他们就可拿年琏与覆笃帝尊其他分身做一番交易。结果自然是他得到极大好处。

    见到秦凤鸣身形上前,魔泽自是不会出声阻拦什么。

    “哼,区区魔泽的一名追随之人,胆敢挑衅老夫,你还真的是找死。”见到秦凤鸣直接顶撞自己,中年修士面上惊怒之色显露而出。

    其身旁站立的那名青年修士,此刻却是眉头微微一皱。

    似乎对于年春行事很是不屑。不过其并未开口什么。

    “找不找死,只有试过才会知晓。”秦凤鸣身形前行,口中话语却是丝毫不让。不过他语气平静,不带丝毫火气。

    见到秦凤鸣竟然向前靠近而来,直接面对自己二人,中年修士脸上虽然冰寒依旧,可是目光之中也似有异色激闪。

    他虽然好斗,但绝对不是无智之人。

    他胆敢直面魔泽与秦凤鸣,是因为他知晓魔泽具体修为境界。他料定区区一名魔尊中期存在,是不可能招引到强大之人成为追随者的。

    要知道成为追随者,就必须要交出一缕精魂。

    玄灵后期、顶峰存在,谁会愿意将自己的一缕精魂交给一名比自己低一个大境界之人的。并且青谷之祭空间还有一个制约,那就是成为一名帝尊分身的追随之人,如果帝尊分身陨落,那作为一同进入青谷空间的追随者,也势必会受到反噬。就算不死,也势必让元神受损。

    如此条件下,更加不会有强大存在愿意受制于一名无论境界还是实力低自己太多之人了。

    正因为有如此多条件存在,故此在年春看来,仅有魔尊中期境界的魔泽,能够招揽到一名魔尊顶峰存在,就算是不错了。

    不过见到秦凤鸣只身靠近而来,年春心中却也为之一震。

    他当也不会认为面前这名青年修士是一名不知死活的无知之人。

    “既然你找死,老夫便成全你,沽苍兄,就将此子交给你了。”年春眼中精芒一闪,口中断然开口道。话语出口,其身形已然退避向一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