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虚眞

第五千四百三十八章 独对

    “天火宫!哈哈哈,原来是天火宫。很好!”

    就在秦凤鸣安抚一番丹霞宗众人,身躯转过,看视向站立远处正在怒视自己的数十名修士时,秦凤鸣突然心中一动,猛然发出了一阵欢笑之声。

    直到了此刻,他才完全明白发生了何事。

    天火宫,这一宗门之中有‘天火’两字。如果是秦凤鸣在其他所在听到这两字,他可能还不会多想什么。但现在,秦凤鸣已经完全可以确信,这一次丹霞宗遭此劫难,应该是与他有关。

    准确的说,应该是与被他收起的幽雷天火有关。

    不管如何,丹霞宗这一次肯定是替他受难的。仅凭这一点,秦凤鸣对丹霞宗的好感就再次大增了。

    “你们是天火宫之人,刚才是谁出手击伤的李正道友,擒下的其他丹霞宗聚合修士的?速速上前领罪,否则让秦某出手,到时有何后果,可能是你等无法承受的。”

    秦凤鸣身躯一闪,重新回到了先前站立所在。

    一去一回,犹如鬼魅,又似乎他并未曾离去,一直就站立在当场。

    “你是何人?因何要插手我天火宫与丹霞宗之事?”面色阴沉,逼视秦凤鸣,欧阳宁口中冷声说道。

    经过刚才双方一攻一退,欧阳宁心中已然警惕,心中将秦凤鸣当成了大敌。

    他虽然不能从秦凤鸣身上感应到具体修为境界,但欧阳宁确信,对方修为应该不在自己之下。

    但有一点他很是确信,就是对方并不是大乘之人。

    “不知道友是从那一大陆而来?来我阳靖大陆又所为何事?”身形一闪,水元基与许犷也到了天火宫修士一侧,表情凝重看视秦凤鸣,开口问道。

    他此一动作,自然是看到了秦凤鸣的不凡,要与欧阳宁联手对敌了。

    天火宫与赤霄宗,本就是联盟关系。这已经在阳靖大陆之上存在了不知多少万年。

    无论是两宗门是否有玄灵修士存在,此种联盟都没有废止过。

    因为阳靖大陆三分天下,另一方是魔门宗门,且势力强大。他们只有联合一起,才能整合双方力量与之对抗。

    当然,能够让两大宗门结成联盟,自然也是因为阳靖大陆之上为数不多可以相助修士突破玄灵之境的封印之地,都是被三大宗门掌控之过。

    可以说只要是阳靖大陆修士进阶玄阶,都会受到三大宗门邀约。大多数会成为宗门一员。

    因为修士知晓,有一个强大宗门作为后盾,对任何人都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就算三大宗门之中一段时间没有玄阶修士,凭借宗门之中的底蕴与大量通神修士存在,也足可在一两千年之内堆砌一名玄阶修士出来。

    虽然此种强行突破成功率不高,但为了宗门,还是有不少修士愿意一试。

    现在天火宫明显面对了一名实力强大外来修士,身为联盟宗门的赤霄宗二人自是不能袖手不理,故此直接站立到了天火宫一方。

    就在秦凤鸣飞身上前,与三位玄阶修士面对之时,一句传音也进入到了他耳中:“秦前辈,天火宫的玄阶后期之人名为天火老怪欧阳宁,另两人是赤霄宗之人,玄灵顶峰的是水元基,初期之人名为许犷。”

    李正还是没有听从秦凤鸣话语,没有全力炼化丹药,而是心思关注在这边。

    “原来你们三人是天火宫与赤霄宗之人,很好。秦某不是祁阳界域之人,此次只是路过祁阳界域,这一次秦某也不怪你等围攻丹霞宗之事,只要你们交出足够灵石宝物弥补丹霞宗这一次所受损失,秦某便放过你等。”

    明白了面前三人具体,秦凤鸣心中微是一动,口中随之说道。

    面对面前众修士,哪怕是有上千之数,且其中不乏有通神、聚合存在,秦凤鸣也不会畏惧分毫。

    可是他想到丹霞宗今后还要在祁阳大陆存在。这就不得不让他投鼠忌器了。

    “你不是祁阳大陆之人?”

    听到秦凤鸣如此直白言说出自己来历,水元基三人均都表情一变。四周众人也陡然响起了一阵惊呼之声。

    “哼,就算你是越界到来之人又怎样,你灭杀了吕浩师弟,今日休想活着离开此地。”随着欧阳宁一声冷哼响起,只见数十道身影立即而动,顷刻便将四周围困在了当中。

    欧阳宁虽然对秦凤鸣来历大为震惊,但心念急转之下,还是立即发出了命令。

    只要对方不是大乘存在,他便心中安定,他并非没有灭杀过玄灵顶峰之人。而此刻他有数十名天火宫弟子在侧,凭他之力,加上数十名修士组成的合击法阵,他不信还不能将对方擒杀。

    看着身周顷刻便被数十名修士围困当中,秦凤鸣表情平静无波。

    他看到了众人手中握着的一面奇异法盘,也看到了众人站立方位隐隐有法阵之意。但秦凤鸣并未将众人放在眼中。

    如果是如此多玄灵之境修士手持法盘组成合击法阵,秦凤鸣定然心中会心生畏惧之意。就算都是玄灵初期修士,他也势必不敢轻心。

    但此刻面前这些修士,只是一些聚合、通神之境修士罢了。

    秦凤鸣站立不动,看着众人晃动身形,各自站定方位。足足等了十数息之久,所有修士才停下了身形。

    这些修士,其中有一部分是刚从山谷之中急速而回的。

    等到所有修士都站定,秦凤鸣这才看视向一旁站立的水元基二人与其身后的上千修士,口中淡淡说道:“还有两位道友与各位阳靖大陆修士,你们谁想灭杀秦某,请一块上前。否则就请立即远离此地,省的秦某一会儿出手误伤了各位。”

    他话语声音不大,但在场遍及十数里方圆之广的众修士耳中却听的清清楚楚,好像说话之人就在耳畔一般。

    仅是这一极其细微的声音传递之法,就已经让在场所有修士都无不为之一震。

    玄灵顶峰的水元基,表情更是为之一变,双目之中陡然有了一缕不安之色显现在了其眼底深处。

    他虽然神魂境界没有突破到大乘之境,可是他并非没有感应到过大乘之境的法则意境。仅是从面前青年修士的声音传递之中,他猛然感应到了一种犹如面对恐怖大乘法则意境之感。

    当场上千之数的修士,除去水元基,众人只是感觉对方这一声音传递之法不凡,并未感觉到其他异样。

    然而面对如此展露出手段的一名越界域而来修士,大多数修士还是没有迟疑,立即飞身而遁,向着远处退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