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虚眞

第六千四百四十六章 豪言

    由不得众人不惊,秦凤鸣这一声明显蕴含音波能量的话语声音响起,竟没有让大厅之中的强大禁制生出一丝抵触。

    这对于知晓这大厅禁制恐怖的众人,心中充满了惊诧。

    这里并非没有发生过争斗,只要修士祭出攻击,都会受到大厅禁制的恐怖攻杀。哪怕是修士祭出护体灵光,都能够立即激发大厅禁制。

    然而秦凤鸣这一话语所蕴含的音波能量,明显不小,但大厅禁制丝毫未显,这只能说明一点,秦凤鸣的手段实在高明。

    众人不是没有见识之人,自然明白秦凤鸣之所能够做到此点,是因为他高明的符纹法阵手段之过。

    众人早就知闻秦凤鸣当初在云荥空间布置的法阵不凡,阻拦下数以千计鬼主修士而任其宰割。先前在众人想来,那禁制阵法只是能够封挡鬼主修士罢了。

    但现在秦凤鸣的这一音波手段祭出,众人才猛然惊醒,秦凤鸣进入这里短短时间,就已经对这里的禁制有了感触,并能够轻易做到音波能量催动,而不引动大厅禁制攻击。

    如此手段,在场众人自认无人能够做到。

    “哼,想进入九墟山丹香阁参悟,可不是阵法水平高就可以的。”

    众人安静也只是瞬间的事,不等柳普开口,秦凤鸣身后再次响起了一道声音。声音同样冷冷,话语之中依旧充满了嘲笑之意。

    “哈哈哈……秦道友怕是不知我九墟山进入丹香阁的条件,每一次云荥空间开启,是有进入丹香阁参悟的名额,但名额取得,除去云荥空间灵草与妖兽血肉多少外,还有一主要条件。”

    紧随那冷哼之声,柳普哈哈一笑,将气氛缓冲,口中解释道。

    他没有将话语说完,但结合先前那人话语,秦凤鸣足可猜到,要进入丹香阁,看来也是有丹道造诣要求的。

    他心中想着,口中随之出口道:“要想进入九墟山丹香阁,不知需要丹道达到何种等级?”

    秦凤鸣话语说出,大厅之中顿时又响起了稀稀落落的嘲讽之声:

    “何种等级?想来你肯定是达不到的,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你符纹一道不凡,阵法精通,就算你也涉猎丹道一道,怕最多只是一名丹王水平。丹王等级,可是无法进入丹香阁的。”

    “如果你能全身心浸淫丹道两三千年,说不定还可能达到进入九墟山丹香阁的要求。”

    众人不敢与秦凤鸣比拼阵法一道,但说到丹道,众人根本就没有将秦凤鸣放在眼中,尽奚落嘲讽之能事。

    秦凤鸣懒得与这些人斗嘴,他目光看视柳普,目光闪动,等待回答。

    “各位道友请收声,能够前来我九墟山,就是我九墟山的客人。”众人喧哗声中,柳普口中突然出声道。

    他这一话语说出,声音之中同样携带出了音波之力。

    声音荡漾,宽敞的大厅之中立即有一道道涟漪显现。随着音波弥漫,虚空之中更是有一缕缕能量波动激射游走,显得很是迫人。

    柳普同样催动出了音波之力,但与秦凤鸣刚才所现,明显让大厅之中的禁制有了反应。这足以说明在音波操控之上,秦凤鸣明显高过柳普。

    时时被在场众人打扰,柳普这一言明显蕴含了一些不悦之意。

    众人闭口,大厅之中立即变得鸦雀无声。

    “秦道友,要想进入我九墟山丹香阁的第一条件,自身必需是一位精通炼丹之人。并且能够炼制出几种特定的丹药。第二个条件,才是云荥空间之中的各种灵草与妖兽血肉。”

    柳普没有迟疑,随着众人闭言,立即解释道。

    “好,秦某打算尝试炼制那几种丹药,不过需要道友提供丹方。”秦凤鸣没有丝毫迟疑,立即答应道。

    这一次,大厅之中没有再响起讥讽嘲笑话语。

    不过声声嗤笑鼻息之声还是此起彼伏在了大厅之内,让大厅还是显得杂乱一些。就是依旧端坐正中坐塌上的三名修士,目光也是微变,有些鄙夷之意的扫视了秦凤鸣一眼。

    目光看视秦凤鸣,柳普没有太过神情变化,立即开口道:“既然道友打算挑战炼制丹药进入丹香阁,那就请一旁落座,稍坐两日,等各位道友到齐,就可以进行了。”

    秦凤鸣不再开口,冲柳普三人抱拳,身形一转,就此到了最为靠近柳普六人的一张空空的桌椅近前,身躯一闪,就此向着宽大石椅之上落座下去。

    然而就在他落座之际,一股庞大之力忽然显现而出,直接印实在他身躯之上,大有要将他身躯弹开之意。

    一声嘲笑之声,也猛然响起在了秦凤鸣身后:“哈哈哈……小子,你竟敢坐在这把石椅之上,你以为谁都有能力坐在这石椅之上不成?”

    声音入耳,秦凤鸣心头一沉。但他并未起身,手指急速点动,顿时数道符纹隐秘而出。

    随着符纹祭出,那股磅礴之力顿时消失不见,秦凤鸣身躯一盘,就此坐实在了宽大的石椅之上。

    在他落座瞬间,本来声声嗤笑声猛然停滞,大厅之中有了短暂的沉静。

    然而平静也只是片刻的事,接着此起彼伏的呼喝再次爆发在了大厅之中。

    “你太也的狂妄,竟敢仰仗阵法手段高明坐在丹宗座位上。”

    “你有丹宗令牌吗?竟敢落座哪里。”

    “你怕是连丹王令牌也拿不出,还但敢坐丹宗大师座位。”

    声声呼喝响彻,让本来安静的宽阔大厅顿时显得嘈杂起来。

    随着众人讥讽斥责话语响起,本来端坐上位的三名九墟山修士,也纷纷睁开了双目,目光之中怒意显现。

    就是正要落座的柳普三名修士,此时也脸色显得阴沉了很多。

    “柳道友,九墟山有规定只有丹宗大师修士才能坐在这里吗?”秦凤鸣不理众人呼喝,而是口中突然开口道。

    到了此时,秦凤鸣也已经知晓,这处大厅中的座位应该是有规矩的。

    但到了此时,他自是不会起身,就算九墟山有规定,他今日也必需要坐在这里,否则就真的让他脸上无光了。

    听闻秦凤鸣问言,柳普突然表情一滞,立即显露出了思虑神色。

    “道友所言,我九墟山还真没有此项规定。不仅是我九墟山没有如此规定,就是真鬼界所有丹鼎测试之地,也没有此项规定,言说修士不能落座在丹鼎测试之地的哪一石椅之上。只要是丹鼎测试或是要挑战进入各地丹香阁的道友,都可以进入大厅并落座在石台桌椅之上。具体坐哪里,并没有明确规定。不过无数年来,也只有丹宗修士凭借丹宗令牌上的符纹禁制气息,可以安稳的落座在路径两旁的桌椅之上。没有丹宗令牌的道友,是极难坐下的。秦道友此时坐下,算起来也没有违反我九墟山规定。”

    让秦凤鸣未想到的是,柳普说出了如此一番言语。

    原来九墟山根本就没有规定何种身法坐在哪里。

    “哼,就算你有手段坐在了那石椅上,你也没有资格与我等谈论丹道。故此请你还是离开这大厅的好。”

    一声冷哼响起,直接针对起了秦凤鸣的丹道造诣。

    “看来你等都是取得过丹道身份之人了,秦某也不谎骗各位,我确实没有得到过丹鼎测试的身份令牌,可能秦某的丹道造诣连丹王等级都不是,但秦某现在就在这里赌注,你们有一个算一个,秦某现在拿出万亿极品阴石物品,在这里接受各位挑战,如果谁能够在炼丹上胜过秦某,秦某就付给那位道友百亿极品阴石的修仙资源物品。”

    秦凤鸣忽地起身,目光缓缓在数百位修士面容之上一一看过,目光灼芒闪现之中,忽然声音传出,说出了一句让在场所有修士脑海轰轰炸响的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