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神奈川继承神社 献歌

112、你就叫……

    宫田家。

    宫田结衣觉得自己做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

    在噩梦的尽头。

    出现了一道透着光的小门。

    她有些兴奋地摆动双手,蹦跳着跳进了门内。

    然后。

    她就醒了。

    咣。

    躺在地板上,肚子上盖着薄被,脑袋枕在北原南风大腿上的宫田结衣一个鲤鱼打挺,脑袋狠狠磕在了北原南风的下巴上。

    北原南风揉了揉下巴,看着宫田结衣,有些无奈道:“你在干什么?”

    宫田结衣也捂着额头,但她头挺铁的,很快就缓了过来,卡姿兰大眼睛眨了眨,看向了北原南风的脸,接着红唇轻启,喊道:“南风。”

    声音软糯悦耳,很符合她的长相。

    她能出声了。

    “嚯。”北原南风笑了笑。

    宫田结衣自己似乎也很惊奇,她低头看了看,似乎想要观察自己的喉咙。

    当然,喉咙肯定看不到。

    她最后只能看到自己发育过好的挺拔骄傲。

    “别看了,是你在说话。”

    北原南风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温柔道:“事情解决了,不过我先跟你说啊,我杀了人,杀了很多人。还把你……父亲杀了。”

    宫田结衣蓦然抬头,表情一僵。

    “我也不说为你好之类的屁话了,具体的经过你问斋藤一郎吧,反正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如果你实在不能接受,那就转个好学校,然后好好活着。”

    “但你记住了,人是我杀的,你不用背负罪孽,谁都不用。”

    宫田结衣微微低头,眼帘低垂。

    北原南风正要开口,再说些什么。

    但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突然就被一头撞倒在了地板上。

    宫田结衣一记飞扑,扑到了北原南风怀里。

    咚。

    北原南风后脑勺撞在地板上,发出一声闷响,他倒吸一口凉气,正要质问趴在自己身上的宫田结衣。

    但话还是没说出口。

    他就察觉到。

    自己的脖子上,传来了温热的感觉。

    宫田结衣雪白双臂用力勾住北原南风的脖颈,温软娇躯微微颤抖,但抽泣声很小。

    “南风……”

    北原南风张了张嘴,将让她下来这样的话咽了回去,转而笑道:“你不会只会说我的名字吧?”

    宫田结衣抬起头来,用力摇了摇头,浓密的睫毛轻轻颤了颤,一动不动地看着北原南风,开口道:“南风。”

    “……这不就是只会喊我名字嘛。”

    北原南风有些无奈,仔细观察了一番她的表情,安心了下来,伸出手,轻轻扯了扯她玉肩上两束柔顺的马尾,虽然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但至少事情解决了。

    她恨不恨自己都一样。

    至于说话。

    晚点让岩井薰教吧。

    “南风。”

    宫田结衣趴在北原南风身上,伸手揉了揉她的眉毛,又喊了他一声,接着看向了他头顶前方,抿了抿樱唇。

    北原南风摇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想表达什么,但隐约猜到了……放心,我没事。”

    宫田结衣用力抿着嘴唇。

    一脸不信。

    北原南风也没有解释。

    两人沉默下来。

    院子里。

    紫阳花随着晚风轻轻摇曳着。

    给人一种宁静美感。

    突然。

    北原南风兜里的手机响了。

    “好了,好好活着吧,如果转学后还有麻烦的话,也可以找我。”

    北原南风轻轻拍了拍宫田结衣单薄的背脊,然后扶住她的玉肩,让她坐起来。

    宫田结衣跪坐在地板上,眼帘低垂。

    北原南风笑了笑,然后掏出口袋里的手机,看了眼。

    夏目美绪给他发了条信息。

    没什么别的目的。

    就是确定北原南风的安危。

    “我该回去了。”

    北原南风看了眼夏目美绪发来的信息,然后又揉了揉宫田结衣的脑袋,慢慢站起身来。

    该解决的事,基本都解决了。

    他没理由继续让美绪担惊受怕。

    越过宫田结衣。

    北原南风走下缘廊,换上鞋子,就要离开宫田结衣家。

    宫田结衣抬头看着北原南风的背影,深吸一口气,慢慢站起身来。

    北原南风走到院子中央。

    突然,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宫田结衣从身后,一把环抱住他。

    “南风!”

    “……嗯?”

    “我们是同类……我不会放弃你。”

    “……”

    “我们交往吧。”宫田结衣认真道。

    北原南风沉默片刻:“……啊?”

    满院子的紫阳花,依旧在随着晚风,轻轻摇曳。

    只是相比起刚刚。

    多了几分生机勃勃的味道。

    如同新生。

    ……

    夏目家。

    北原南风将今天的经历,简单地说了一下。

    当然,他没有刻意提自己多牛逼,当时的情况有多危险之类的,因为这除了让夏目美绪徒增担忧之外,没有任何好处。

    北原南风只是用最平淡的声音,像是个旁观者一样,简单地叙述了一遍经过。

    然后便拉着夏目美绪,来到了家里的拜殿。

    “我搞来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东西。”

    北原南风拉着夏目美绪来到拜殿,炫耀了一句后。

    看着拜殿内部台子供奉着的孤零零的石头,伸手将其拿了起来。

    而另一只手,则托起了一个半人半蜈蚣的虚影。

    那是从宫田结衣身上剥离出来的虚影。

    一个未成型的神祇。

    “这是什么?”夏目美绪抿着嘴唇,轻轻抱住北原南风的胳膊。

    “这就是我们神社新的神明。”

    北原南风笑了笑,说道:“而我手中的,就是祂的神体,来历的话,就当是祂随意检的好了,至于神明为什么会捡石头玩……

    那是因为这个神明是个二傻子,平常大大咧咧的,总是带着傻兮兮缺根筋的笑容,一脸什么烦恼都没有的样子,捡个石头玩也很正常。

    对了,这个神明还喜欢穿高中制服,平常都是短裙加西式校服的穿搭,留着一头亚麻色的齐肩短发,脸很可爱,很喜欢吃甜食,是个花哨的女神,最喜欢做的事是去唱歌,人生座右铭是‘人生苦短,恋爱吧少女!’,总之就是个笨蛋。

    嗯,她还很喜欢现任神主……”

    “你够了义兄……”

    北原南风旁若无人的开始给自家神明加设定。

    夏目美绪听到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拉了拉他的手臂。

    北原南风笑了笑,终于停下了给神社新神明加设定的举动。

    他轻轻放下手中不起眼的石头,另一只手上,半人半蜈蚣的虚影缓缓消散。

    虚影,北原南风的意志,黄泉国的污秽。

    最终混杂在一起。

    开始重组。

    下一秒。

    神台上的石头。

    散发出难言的波动。

    一个身穿高中生制服,脸蛋可爱,留着一头亚麻色齐肩短发的JK虚影。

    渐渐浮现了出来。

    她高高的端坐在神台上,一对金色瞳孔,威严满满的看着北原南风。

    沉默了一会。

    神台上的jk,缓缓开口了:

    “吾乃……黄泉女神……不对,吾乃……武藏守、镇守府将军,藤原秀乡……好像也不对……吾……”

    “别吾了。”

    北原南风伸出手,一个手刀用力敲在她的小脑袋上,笑道:“你就叫诗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