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被妖魔圈养了 七月酒仙

第533章 黄河古道(7K)

    黄河古道旁,禹王身形开始透明,幻影即将散去。

    他在对空宁进行最后的告别。

    空宁的表情,微微怅然。

    纵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可此时面对这一幕,却还是心中不舍。

    婉儿则连忙道:“骨前辈!我有问题!你先别走!”

    “哦?婉儿有什么问题?”禹王笑着望向了婉儿,道:“说来听听。”

    婉儿抱着骨灰坛道:“青丘山下的那位龙首呢?为何不见它现身?祂老人家又是哪位大能?我们是否可以求助它?”

    婉儿的询问,让空宁猛然回神,响起了青丘山下的幽泉之中,那神秘莫测的龙首。

    那可是骨灰坛都要敬重的存在……

    却见禹王含笑望着空宁,道:“这个问题,你的宁捕头应该猜到了,回头他帮你慢慢解释。”

    “还有别的吗?”

    禹王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婉儿连忙又道:“我们是在灵若寺见到您的,禹王前辈,您去灵若寺干嘛呀?那里面有什么吸引您的东西吗?那个魔帝的棺材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禹王笑了起来,道:“其实很简单,魔帝棺材中,藏着山河图,应该是空桑仙子藏进去的。”

    “我之前感觉到了些许的气息,所以趁着妖孽天攻打灵若寺的时候混进去、打算凑个热闹、看看是不是真的山河图,却没想被困在里面那么久。”

    “那青灯古尸带走了魔帝棺椁,苦心研究多年,却对真正的宝贝视而不见,最终便宜了你的宁捕头。”

    “还有别的吗?”

    此时的禹王,已经近乎透明了,随时都会消散。

    婉儿记得快哭了,连忙叫道。

    “您再等等啊!我还有好多问题想要问您!您再多待一会儿啊!”

    此时的少女,哪里是有问题要问,分明是舍不得骨灰坛消逝,在拼命的挽留。

    见到少女哭泣,嬉皮笑脸的禹王也不由得叹了口气,表情怅然。

    “你这小丫头……好好的笑着告别不好吗?非要弄得大家都这么沉重……唉……”

    他叹息道:“我知道的重要信息,都已经告诉你们了。”

    “剩下的路,要靠你们自己走了。”

    “而这河床中,有空桑仙子留下的东西,或许你们能靠它找到空桑仙子。”

    “就算找不到,也能对你们有所帮助。”

    “她以大法力留下这颗星辰、让其不被毁灭,必然是有原因的,或许便是等待她撒出去的种子最终归来……”

    “空宁……”

    已经完全透明的禹王,此时看向了空宁,笑着拱了拱手,道:“就此别过,山高路远,望君珍重。”

    嬉皮笑脸的禹王,罕见的郑重严肃。

    空宁深深的弯下腰,诚心诚意的行了一个大礼:“恭送禹王……”

    黄河古道,残破荒寂。

    无上的皇者,化作飘散的雾气,消散在天地之间。

    曾经力压六道、震慑诸界的六道第一人,最终却走得如此平静……

    空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望向了身边的婉儿,道:“我进去了,婉儿你在外面等我。”

    干涸的黄河古道内,氤氲着某种气息。

    直觉告诉空宁,只有他自己能进去。

    而此时的婉儿,已经哭得梨花带雨,伤心得不行。

    先是玄天剑祖,此时又是禹王……天性善良的婉儿,此时已经压抑不住内心的悲伤,哭个不停。

    空宁叹了口气,也没什么安慰的话语,微微道了个别,便投身跳进了干涸的黄河古道。

    龟裂干涸的河床上,飘散着一层淡淡的灰雾。

    那灰雾薄薄的一层,几乎看不到。

    然而空宁跳进去的瞬间,却消失在了灰雾之中。

    冰冷寂灭的感觉,在身边缭绕。

    空宁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神秘的灰雾之内。

    放眼望去,四面八方俱都是诡异的灰雾。

    唯有脚下荒芜的大地,好似黄河古道的河床,又像是……

    空宁想起了之前的遭遇。

    那神秘莫测的灰雾、诡异的风陵渡口,还有风陵渡口散落的十几道邪异黑影……

    此时的空宁,已然知晓那些黑影的真实身份。

    那些所谓的“有形之物”,并非是阴司冥府的遗族,而是与空宁身份一般的残魂。

    只是那些空宁的前辈,都死于天道劫罚之中、夭折惨死,被空桑仙子改造成了类似诡异之物的模样。

    又或许,空宁能有如今的造化、空桑仙子能让空宁绕过神洲天道的感知,便是因为空桑仙子用这十几个邪灵做了足够的实验、才找到办法……

    黑雾中,空宁没有擅自行动。

    他还记得,上一次出现在风陵渡口时,那十几道邪灵对他的恶意。

    那种毫不掩饰的深沉恶意,至今想起来都头皮发麻。

    如今空桑仙子下落不明,要是再撞见那群无人制约的邪物……空宁可不敢肯定朱厌还能及时过来救援。

    没有在灰雾中行走,空宁在原地坐下,盘膝闭目、缓缓感悟这片灰雾的本质。

    不知是不是因为他是从地球进入的原因,此时的空宁,不但能够感知到灰雾的状态,甚至还能感知到灰雾外的荒芜大地、还有破碎山河。

    整颗地球,都在空宁的感知之中。

    他不再像上次一样,在灰雾中进退不能。

    此时的空宁,一个念头、便能回到婉儿身边。

    不过空宁却没有急着回去。

    这缥缈的灰雾,给他一种极为奇妙的感觉。

    空宁竟隐约感觉,自己能吸收这神秘的灰雾。

    不仅能吸收,甚至还能炼化、以修行功法将吸入体内的灰雾在筋脉内搬运周天,炼化成一种冰冷的灵力。

    这种力量,便与空宁此时筋脉内的灵力一模一样……

    难道空桑仙子改造空宁,用的便是这些迷雾?

    空宁体内的仙灵之气,全都被替换成了这种迷雾?

    那这片迷雾对空宁来说,岂不是修行的洞天福地?!

    空宁猛然睁眼,瞬间明白了空桑仙子留下地球的原因。

    她竟是将那片神秘灰雾的入口,放在了地球之上。

    从黄河古道进入神秘灰雾的空宁,可以汲取灰雾的力量、炼化修行!

    阴沉冰冷的灰雾之中,荒芜破败。

    悬于雾中的空宁,无声的吐纳着、吞吐周遭的灰雾。

    那黯淡的灰雾,在他的经络中游动、搬运周天,最后汇入丹田,化作一缕缕冰凉神秘的力量。

    空宁的法力,正在增长。

    而且增长的速度,远超修士炼化灵气的修行。

    就算是天才绝艳的那种顶尖修士,譬如婉儿,她炼化灵气的修行速度,此时也远远及不上空宁。

    这灰雾,玄奥莫测,让空宁的法力飞速增长着。

    而随着吸纳的灰雾越来越多,空宁对这个玄奥的灰雾世界,也隐约有了感知。

    这里,与之前遇到风陵渡口那群邪灵的灰雾并不是同一处。

    虽然同是灰雾,然而这片灰雾,却只是依托于地球而单独存在的。

    空宁已经隐约感觉到了这片神秘灰雾的边缘,浩大的灰雾世界中,空空荡荡。

    没有风陵渡口,也没有那群恐怖邪灵。

    残破的星球,漂浮在混沌之中。

    而这些怪异的灰雾,则依托于地球之上,是一个单独开辟出来的小世界。

    应该是空桑仙子留下的。

    空宁不断汲取灰雾、炼化灵力,增长道行。

    若是能将这个小世界内的所有灰雾全部炼化,那空宁的法力道行,必将增长到一个可怕的境界……

    纵然成不了真仙,但也能在成就顶尖紫府,不输陆厌道人此类存在……

    不过很快,空宁听到了婉儿的呼声。

    见空宁进入灰雾后便消失、许久没有出来的婉儿,担心空宁的安危。

    正在修行中的空宁,叹息一声。

    心念一动,空宁便离开了灰雾世界,来到了黄河古道旁。

    “宁捕头!”

    空宁出来的瞬间,婉儿便激动的扑了过来。

    倒是没有直接扑到空宁身上,但女孩脸上充满了激动的喜悦。

    “太好了!宁捕头没事!”

    显然,空宁进去了太久都没出来,婉儿有些害怕,还以为空宁遭遇了不幸。

    看出了女孩的担忧,空宁笑了笑,道:“里面是一片灰雾,乃是空桑仙子留给我的宝贝。我若是将那片灰雾炼化,道行法力将远超寻常。”

    “不用担心我。”

    空宁将里面的情况大致解释了一遍,让女孩不要担心。

    婉儿乖巧的点头,道:“那我在外面修炼,不再打扰宁捕头,宁捕头你快一点把灰雾吸收,咱们去找禹王前辈说的混沌至宝。”

    婉儿对禹王临终前的交代,牢记于心。

    空宁却摇了摇头,道:“混沌至宝玄奥无比,没那么好找。”

    “而且现在六道初灭、混沌初显,无论是混沌魔神、还是先天至宝,都还需要时间孕育。”

    “此时的混沌之中,只有荒芜一片,起码需要上万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混沌中才会孕育出灵物。”

    “这之前,我们先修炼吧。”

    “好在这天外混沌中也有灵气,可供你修行。你在混沌边缘修炼,小心一点、不要离开这颗星球、堕入混沌中就好。”

    “我们接下来要等,急不得。”

    空宁向婉儿解释状况,让女孩不要着急。

    婉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迟疑着、又问道。

    “那个……宁捕头,柳姐姐现在还好吗?灭世之门后面通往哪里呀?”

    婉儿还是担忧柳如雪。

    空宁叹了口气,道:“灭世之门后,乃是一片空白的异空间,里面什么都没有。”

    “只是踏入灭世之门后,就不会遭逢天外混沌的杀伐厄难了,是六道毁灭时、真仙以下的生灵逃命的唯一选择。”

    “如今只有柳如雪一个人进去,倒是不用担心她的安危。”

    “她会在里面继续她的古朝圣之路,直到她走到朝圣之路的尽头、立地成仙的那一天,她便有了开天的资格。”

    “而她,将会在那片神秘的异空间中悟道、去寻找那开天的机缘。”

    “直到她准备完全之时,她就将在里面开始开天、分开混沌、创立诸界……”

    空宁说着,笑了笑:“灭世之门后的那个小空间,用我家乡地球的话来说,便是诸界混沌的控制中心,那里掌控着这个世界运转的最基本权能。”

    “如雪她,则要在里面学习如何御使这些权能,最终完成开天。”

    “这个过程可能很快,也可能很慢,毕竟开天辟地这么大的事,没那么轻易做到的。”

    “我们有时间,慢慢等她,不用着急。”

    “我甚至担心她太冰雪聪明、太快抓住了开天的机缘,不给我们成长的时间。”

    “若是你我都不能证道永恒真仙圣人之位,那一莲托生的阴谋,或许无人能挡……”

    这是空宁最大的忧虑。

    没有人知道,柳如雪需要多久才能立地成仙。

    也不知道她立地成仙后要多久才能开天……

    空宁可以说是在与时间赛跑,容不得一丝懈怠。

    婉儿听得也有些紧张。

    她迟疑了一下,又道:“或许……我们可以去找幽泉龙首前辈帮忙?”

    “禹王前辈都敬重的人物,肯定会帮我们吧?”

    婉儿此时能想到的帮手,便是那神秘莫测的幽泉龙首。

    空宁听了却摇头,道:“幽泉龙首,未必能帮我们多少。”

    “若是我所料不差,它便是传说中的烛龙。”

    “而那一池幽泉之水,乃是上一次天地初开时诞生的第一眼灵泉,里面有世间最强大的生命之力、甚至能逆转生死。”

    “不过这灵泉的生命之力,显然不剩多少了,还被野心家丢进了死国深渊,用烛龙的尸骸怨气将其污秽,变成了如今的邪异模样。”

    “某种意义上而言,死国深渊的诡异之物,都是从这口幽泉之水中爬出来的。”

    “利用烛龙尸骸上的无上怨恨之气,污染灵泉、将其中蕴藏的生命之力转化为诡异之物。”

    “禹王杀入死国深渊、带回了这池幽泉之水,便是为了断绝死国深渊再产生新的诡异。”

    “只不过他没想到,这口幽泉之水,引来了烛龙残存于世、还未彻底死亡的龙首。”

    空宁叹息道:“尸骸被丢弃于死国深渊,神魂被放逐到虚无维度,头颅被斩下、只余最后一口气逃走……这位烛龙前辈的境况,也是极惨。”

    “常人遇到它这种的处境,早已身死道消、彻底灭亡了,它却还能撑着一口气不灭、暗中布局。”

    “它被放逐的残魂,在虚无维度化作末世龙船,要杀往未来、与那暗害它的敌人一战。”

    “头颅隐匿于世,也在等待最后的时机。”

    “只可惜它的尸骸,已被怨气彻底腐蚀、化作了诡异之物们的祖地,不然若是能将它的头颅、尸身、还有残魂齐聚,说不定能再现上古烛龙的几成神威。”

    空宁说到这里,微微摇头,道:“如今龙首隐匿于幽泉之中,全靠那幽泉内残余的最后些许生命之力续命。它如此惨状,大概是帮不了我们什么了。”

    “就算它还有底牌,但它不主动找我们,我们也没必要去麻烦它。”

    “我们能留到后面的底牌,越多越好,不到万不得已的境况,最好不要去麻烦它。”

    空宁叮嘱婉儿,暂时打消了女孩去找幽泉龙首帮忙的心思。

    不过还有一个原因,空宁没有说。

    那就是上古烛龙戾气傲骨都绝世无双,虽非邪道魔徒,但也谈不上正道之士。

    遭遇如此折磨,支撑着烛龙最后的执念,必然是复仇。

    若是能复仇成功,哪怕让它当场杀了空宁,它也绝不会皱眉。

    而幽泉龙首从很早以前,就盯上了六欲天魔。

    这让空宁有些警惕。

    毕竟空宁与六欲天魔,关系不浅。

    无论幽泉龙首的计划里,到底需要六欲天魔去做什么,空宁都是一个极好的切入目标……

    婉儿好奇道:“宁捕头你怎么知道得这么多?”

    空宁笑了笑,道:“来地球的路上,禹王让我看到了他在死国深渊杀进杀出的大场面,我看到那幽泉里的烛龙尸骸没有头,便猜到了……”

    “那个臭屁的家伙,给我看了好多他的英武场面,分享给你看。”

    空宁说着,伸出手指点在了婉儿的眉心。

    将禹王让他看到的那些大场面,全都传入了女孩的心神之中。

    让婉儿也能以第三者的观摩视角,一一目睹禹王这一生的诸多大战。

    虽然那些大战画面中的敌人,基本都死了。

    但目睹这种顶尖大能交手的场面,却能对空宁与婉儿的悟道修行有极大的帮助。

    更别说,这些感悟,全都是禹王亲自剖析过、一点点的传过来的。

    就像当于禹王帮空宁进行复盘……

    不然以空宁和婉儿的道行神通,就算看一万遍,但能悟到的东西却也浅显无比。

    毕竟境界的差距太大了……

    这些感悟,便是禹王留给空宁最后的礼物了。

    望着黄河古道旁的少女呆呆而立、陷入了那种玄奥莫测的体悟状态之中,空宁默默离去,没有惊扰少女。

    他心念一动、再次回到了那片神秘的灰雾之中,开始汲取灰雾的力量、修行炼化。

    正如他所说,柳如雪何时开天、无人知道。

    他必须在开天之前,让自己成长起来。

    最好能成长到足以匹敌一莲托生的境界。

    就算无法证道永恒真仙圣人之位,但一定要找到对抗一莲托生的办法……

    灰雾的空宁,表情严肃,认真苦修。

    这是空宁自离开山兰县以后,第一次如此认真的修行。

    从前的他,总是依仗吞灵魔罐的威能,斩杀强敌、增长妖力。

    往往还没来得及感悟当前的境界,就被狂飙暴涨的法力推到了下一个境界。

    对于修行之道,空宁几乎没什么感悟。

    所以空宁的战力,一直谈不上多强,在同阶之中、并不显眼。

    若是刨去屯林魔罐带来的诸多外挂,只论法力道行,怕是任何一个人同境界的修士都能暴揍空宁……

    这些,便是速成的缺陷。

    而此时的空宁,盘膝坐于灰雾之中,不断吸纳灰雾、炼化灵气。

    并且在炼化灵气的过程中,开始回想之前经历的种种。

    对修行之道的体悟,渐渐明了了许多。

    那灰雾中空宁,身上气息也越发冰冷、寂灭。一呼一吸间,好似与整个灰雾世界融为了一体。

    若是在混沌中观望,甚至能看到那颗漂浮在混沌中残破星辰上,有淡淡的灰雾缭绕。

    好似这颗星辰,正在呼吸一般……

    一年……

    十年……

    百年……

    千年……

    万年……

    ……

    当空宁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他已经将整个小世界内的灰雾完全炼化,没有一丝一毫的剩余。

    体内奔涌的冰冷灵力,宛如浩瀚海洋、无穷无尽。

    甚至连那吞灵魔罐,在这冰冷的黑色海洋中漂浮,都显得是那样渺小,几乎无法找到。

    曾经空宁依仗的吞灵魔罐,炼化的所有妖力加起来,却还不到这片灵力海洋的万分之一。

    然而此时的空宁,却依旧还是紫府境……

    这一刻的空宁,终于深刻体会到了那句话。

    有时候,紫府境与紫府境的区别,比人跟蚂蚁都大。

    心念一动,空宁感知到了外界的情况。

    残破荒芜的星辰之上,不见婉儿的踪影。

    那背负玄天双剑、带着祖师遗物女孩,如今正盘膝坐于星辰外的混沌之中。

    能灭杀万物、紫府仙人都难以抵抗的先天混沌,此时却无法近女孩的身。

    无形的剑气,缭绕在女孩周身。

    然而那剑气,并不显得锋利。既不凛然,也不强盛,好似空气一般没有存在感。

    但空宁却清楚,这无形剑气看似普通,其中却隐藏着无比可怕的威能。

    即便是此时的他,怕也不敢轻易硬接这无形剑气。

    明明单论道行法力,此时的空宁,已经远超婉儿了才对。

    ……这丫头,又琢磨出了什么恐怖东西?

    空宁微微无语。

    破关而出、道行大涨的喜悦,瞬间被冲散了许多。

    人比人得死,婉儿这丫头虽然道行法力远逊于他,可这领悟出来的无形剑气,简直是最可怕的杀招。

    与玄天祖师的绝世剑气相比,婉儿的无形剑气,只弱于道行法力。

    若是婉儿将来有一天能证道永恒,空宁甚至怀疑,她这无形剑气将超越玄天剑祖……

    怪不得那老爷子这么疼爱她,这臭丫头的剑修天赋,简直恐怖啊!

    叹了口气,空宁离开了彻底空荡的小世界。

    来到了地球之外的混沌之中。

    只见混沌翻涌,空宁所到之处,混沌自动分开、让出了一条道路。

    虽然空宁没有婉儿那么强的剑气,但他以无上法力开路、却令这些混沌难以近身。

    混沌中悟道修行的婉儿猛地睁眼,一脸惊喜。

    “宁捕头,你终于出关了!”

    少女的双眼,依旧清澈。

    纵然已经过去了漫长的岁月,可女孩眼中的光,却依旧与当年在山兰县相逢时的可爱少女一模一样。

    没有因为时光的流逝,而染上世俗老气。

    赤子之心……

    少女不止是世所罕见的剑修天才,还是真正的赤子之心。

    这种心思剔透、却又不会被世俗邪恶所沾染的心境,是不知多少修行者梦寐以求的。

    因为赤子之心的修行者,永远不会陷入心魔、歧途。

    她的心思如水晶般剔透,没有险恶心思、却能明悟世事,知善恶、了进退,常喜乐。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陷入歧途、心魔困扰呢?

    虽然之前就已经猜想婉儿可能是传说中的赤子之心,毕竟太像了。

    但此时的空宁,才真正确定。

    能經历十几萬年、甚至二十几萬年的孤寂漫长岁月洗礼后,还能有如此清澈目光、宛如孩童般纯真的人,除了传说中的赤子之心以外,没有别的可能了。

    在灰雾中闭关的空宁,甚至都已经记不清自己闭关多久了。

    悟道中,他看惯了天地大道、模拟了人生百态,好似在冥冥中漂流了一世又一世。

    睁开双眼时,有一丝迟暮之气閃过。

    虽然空宁道行精深,迅速收敛了这丝迟暮之气、恢复了本我。

    可跟婉儿这傻丫头比起来,差太远了啊……

    空宁苦笑道:“还得是你啊,婉儿。”

    “或许你存在的最大意义,就是提醒我,我果然是一个废物。”

    人比人真的得死!

    开了这么多挂,还是甩不开婉儿……可恶!

    绝世天才,真的就这么可怕吗?

    空宁心情复杂。

    婉儿却没这么多心思。

    她开心的跳了过来,满脸欣喜:“你闭关结束,我们可以出去玩了吧?”

    婉儿道:“这些年里,混沌之中已经开始诞生灵物了。”

    “甚至已经有混沌至宝,出现了踪影。”

    “仙界五圣,神洲的真仙,甚至是那群诡异之物,都开辟了各自的小世界。”

    “那些小世界内,广阔无比,生灵繁茂。借着混沌中抢来的气运之力,那些圣人真仙,培养出了许多杰出的子弟,证道紫府的不在少数。”

    “我跟那群家伙照了好几次面,上次还险些被陆厌道人的斩仙飞刀斩掉了手臂!”

    婉儿委屈的告着状,拾掇着空宁去九凤开辟的小世界找场子。

    空宁却听得一脸无语。

    尼玛……斩仙飞刀那种强大法宝,竟然只是险些斩掉你的手臂?

    那玩意儿,连我现在都不敢硬接啊!

    这臭丫头背着玄天双剑,又悟出了无形剑气,天性喜欢胡闹,这些年怕是已经成了混沌中的一大祸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