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成为圣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要离刺荆轲

第一百七十七章 化蛇戟

    卡着时辰,通天教主回到了水晶宫中。

    他微微伸手,抓住身前的青萍剑。

    “却是得教徐吉一些神通了!”他说着,便微微用力,从青萍剑上,摘下一朵青荷。

    从前,通天教主还不放心那徐吉。

    有些怕他在天地之间乱来。

    所以,一直没有传授神通。

    如今,见那徐吉行事颇为妥帖,做事也十分稳重。

    终于是开一个口子了。

    当然,圣人也知道,那徐吉想要一下子就学会那圣人手段,不切实际。

    而且,作为遁去的一,再教他截教神通,也不大合适。

    不仅仅对徐吉不合适。

    对通天教主也不合适。

    他是独立的个体。

    应该有自己的大道和自己的神通。

    只属于他的。

    念头一动,通天教主便吐出一口清气,将一段道祖昔年在紫霄宫中初次开讲的片段,注入青荷之中。

    当做完这个事情的时候,通天教主忽然愣住了。

    因为,他发现了一个自己在之前都没有想到过的事情。

    “本座为何会有这样的念头?”

    “为何偏偏还成功了?”

    每一位圣人,都有着独属于自己的历史时空。

    其时空具有真实性。

    不可篡改,不容扭曲。

    后来者回溯,若非当时亲眼所见,也只能隐隐约约,朦朦胧胧,有所感知。

    除非圣人允许,不然便看不清楚,也听不明白。

    其无色无声无形,一如圣人道果。

    恍惚在前,却又远在天边。

    譬如,妖教圣人造人,便是如此。

    也如西方二圣宏愿证道之时这许多年来,诸圣都想方设法的想要知晓,西方二圣宏愿的具体内容,但始终不得其真伪。

    而已经合道的道祖,其真实性场景,便是紫霄宫讲道。

    三千紫霄宫中客,早有定数。

    就像那鸿蒙紫气所化蒲团,象征天地圣位。

    所以……

    通天教主看着那青荷。

    其中有着他自身念头里提取出来的紫霄宫道祖第一次开讲时的片段。

    按照过去的经验,这样做注定不可能成功。

    三千紫霄宫中客,早有定数。

    皆是先天生灵,感道祖证道,在因果牵引下,出现在紫霄宫中,听道祖讲授大道。

    但……

    问题是,徐吉乃是遁去的一。

    若他通过这片青荷,听到、看到道祖讲道。

    这属于什么?

    第三千零一个紫霄客?

    一位新的道友?

    若果然如此……

    这又算什么?

    无数念头在道心中纷纷而起。

    但通天教主却已经来不及多想了。

    阴阳五行,从感知中消失。

    ………………

    缓缓睁开眼睛,徐吉感觉,这次似乎有些不一样。

    那种念之所在,皆有所见的感觉,变得模模糊糊。

    这让他轻轻皱起眉头。

    身前,皂黑色的神剑,却有些激动。

    它在徐吉眼前晃来晃去。

    “老神仙留下了点东西给我?”徐吉与神剑早已心意相通,立刻就明白这宝贝的意思。

    但他没有急着去察看。

    因为他担心着新生的柳郡。

    他离开前,感知到鲁公去了齐国搬救兵。

    却也不知如今情况如何了?

    现在的他,对外界的感知能力,大幅度下降。

    似乎有什么东西,干扰了老神仙的感知。

    没办法,他只能抓着神剑:“不急,且待我去看看外面!”

    便走出水晶宫。

    门口,卧着的大水牛,立刻站起身来。

    骑上这神牛,阳光就从头顶落下来,幻化出无数吉祥的花瓣。

    徐吉发现,这一次的花瓣,比前几次更加漂亮。

    甚至,花瓣中还有着影子。

    隐约能从其中看到,柳城的轮廓。

    花路上,更出现了一个个村庄、水车、风车的幻影。

    “有点意思……”徐吉点头:“仪式感不错!”

    便已经骑着大水牛,踏着碧波,出现在了河面上。

    “天尊出关了!”

    河堤两岸,无数人大叫着。

    起码有数十万人!

    其中,妖族、水族为数不少。

    徐吉只是扫了一眼,就感觉起码有上万妖族和数万水族。

    其中,有许多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从别的地方来的移民。

    他们腰杆没有沙水土著直,精气神也很萎靡,脸上更没多少肉。

    “发生了什么?”他疑惑着。

    但还是按照着传统,例行惯例,骑着大水牛过去,绕场一周,然后又挑选了几个幸运儿,随机逗弄了一会。

    欢庆活动持续了好几个小时。

    直到日头升到中正,徐吉才结束了这惯例。

    骑着大水牛,他走到那株熟悉的柳树下。

    百姓们,已经各自散去。

    但还有许多,留在原地,一个个眼巴巴的看了过来。

    “天尊!”李十三带着一个河伯,来到了他面前。

    一见面,他就低下头去:“弟子让您失望了……”

    “去年,您闭关后,弟子率领水族出击莒、鲁,折损了许多!”

    “还请您降罪!”

    “等等……”徐吉皱起眉头来:“齐公出兵了?”

    “是!”李十三低着头道:“去年十月,齐公与曹、鲁、薛、莒、纪等国会盟,然后大军并出,扫荡莒、曹、薛、纪、鲁……”

    “好多人都死了!”

    “弟子无能,没有全部救出来!”说着李十三就深深的自责起来。

    联军给柳郡包括李十三在内的所有人上了一课。

    仙种神裔们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他们双方确实是敌人!

    而且是不共戴天的敌人!

    沙水百姓,仅仅只是在自己家里,不想和过去一样被仙种神裔们奴役、剥削、压榨。

    他们就要兴起大军,分进合击!

    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誓要将柳郡斩草除根!

    要不是柳神与牛神荫庇。

    天尊出关时,这沙水河恐怕已经血流不止。

    联军打不进柳郡,索性就拿别的地方的百姓、水族、妖族开刀。

    无数村庄被焚毁,大批和柳郡亲近的商贾被杀害。

    很多人,仅仅是家里有柳郡的商品,就被视为‘通匪’。

    无数人流离失所。

    凡人们还能逃命。

    水族、妖族们,连命都没得逃。

    一旦被发现,就是诛灭!

    除非,这些人能有靠山!能有仙种神裔肯为他们作保。

    不然必死无疑。

    从冬天直到现在,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逃亡者,逃到柳郡。

    这些人诉说着联军屠刀下的恐怖。

    终于是让柳郡上下,彻底的明白和觉悟了。

    人族、妖族、水族,在鲜血和屠刀下,领会了‘天尊’和他们说过的事情。

    他们确实不应该是敌人。

    他们也确实是兄弟!

    本就应该手拉手,一起对付大家共同的敌人:仙种神裔!

    这就是过去数月,柳郡上下凝聚的共识。

    从人族到水族、妖族。

    从商贾、工匠到农民。

    每一个人都被屠刀教育了。

    新来的难民,反复加深了这个印象。

    徐吉静静的听完了李十三的描述。

    他能想象得到,这些短短的文字描述背后的尸山血海。

    和他书上课本上看过的一模一样。

    反动派……

    所有的反动派都联合了起来。

    齐国、曹国、莒国……

    他们集结了他们可以集结的一切力量,只为了来扑灭革命的种子。

    这个神话世界的不幸之处,就在于此。

    对于劳动人民而言,反动派的力量太强大了。

    而柳郡百姓的幸运之处,也在这里。

    相比他们的敌人。

    老神仙太强大了!

    强大到仅仅是坐骑和徐吉日常会坐的柳树,都可以轻轻松松的将敌人拦在境外。

    “你不要自责了!”徐吉听完李十三的描述,就安慰着他:“敌人的力量很强大!”

    “你们失败很正常!”

    “所以!”他看向李十三:“你们要更加努力啊!”

    “要努力强大起来!”

    “这样才能替那些无辜死难者报仇!”

    “弟子明白!”李十三抬起头来,目光中有着坚毅。

    去年冬天,那一个个追随者他,深入联军腹地的水族,在敌人的法宝和神通下,一一惨死的场面,在他眼中浮现。

    失败,使人强大。

    牺牲,让人坚强!

    “弟子,想请天尊,尽快举行河神选举仪式!”李十三鞠躬说道:“弟子,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变得更强,想要学习更多神通!”

    “嗯!”徐吉点点头,问道:“如今,我们还能掌握多少条河流?”

    李十三低下头来:“沙水之外,只剩下了去年新得的三条鲁国境内的河流了……”

    “其他的,因为没有柳神与牛神荫庇……”

    “我们守不住……”

    “都丢了!”

    “也都放弃了!”

    联军调来了三条龙族。

    那是真正的龙!

    水族在龙族面前,不堪一击,甚至连对抗的勇气也没有。

    龙,天生就是水族的王!

    “够了!”徐吉说道。

    “尽快召集各河流沿岸百姓代表!”

    “让他们来这里!”

    “我会为你见证的!”

    李十三已经卸任河伯。

    但天地依然保留了他的道德金身。

    集齐四条河流的水脉,晋升河神,还是可行的。

    “是!”

    于是三日之后,就在这柳树下。

    上千位村长,齐聚一堂。

    在徐吉的见证下,李十三顺利获得了所有选票。

    在结果出来的那一刻。

    一方金印,便从天而降。

    落到了徐吉手中。

    在徇烂的阳光中,徐吉拿着这金印,看了看,发现这金印上并没有文字后。

    他就笑起来,知道这是这方神话世界留给他的好处。

    让他来任命一位河神,并予其神名。

    徐吉,便举着这金印,走到李十三身前,说道:“本座,今以天地之名,受万姓之命,晋尔李十三为‘都督沙、鲁、白、新四河诸水利事’,封为四河河神,主行云布雨,服务万姓!”

    那金印上旋即上出了一个个文字。

    正是这方天地的文字。

    四河河神。

    其下有着小字:都督沙、鲁、白、新四河诸水利事。

    果然是diy!

    有意思!

    徐吉于是循旧例,带着李十三,向天地宣誓,效忠自己的职责,遵循万姓之心。

    当最后一句誓言说完。

    一道光,从天而落。

    落在李十三的身上,融入他的金甲之中。

    一件金色战袍,出现在他身后。

    此乃功德战袍!

    先天可避灾避劫。

    只要功德不消,着此战袍之人,便不入劫数!

    与此同时,沙水水脉开始沸腾。

    从那水脉深处,一柄古老的长戟,飞了出来,落入李十三手中。

    戟身上,一个个古老的妖族文字缓缓显形。

    一头古老的妖族天神的虚影,从戟上显化。

    人面、豺身,背生双翅!

    在远方远远旁观的观礼者,顿时有人大呼:“化蛇戟!”

    “妖族的化蛇大圣,竟是陨落在这里吗?”

    化蛇大圣,乃是远古妖族的水中大圣。

    传说陨落于巫妖大劫之中,其真身被祖巫撕碎,真灵彻底堙灭。

    却不想,沙水就是那远古大圣的葬身之地。

    他所祭炼的本命灵宝,坠入沙水之中,被天地深埋。

    今日,感河神诞生,再次出世!

    李十三握着这化蛇戟,立刻就欢喜起来。

    因为,这宝贝向他传来一篇玄奥无比的神通修炼之术。

    六爻壬水之术!

    只是细细感知,李十三便知,此乃这宝贝原主昔年纵横四海的无上神通。

    就连龙王也曾被大圣以此神通镇杀!

    “好宝贝!好神通!”李十三立刻开心不已,只恨不得立刻去闭关修炼,领悟这神通的妙处。

    ……

    今天估计只能勉强更个一万字了!、

    主要下午那里真的没写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