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学姐快住口! 蜜汁姬

113.粥粥要矜持

    只是犹豫了三秒钟,苏怀粥就下了决心。

    两只搭在学弟肩膀上的小手慢慢朝中间靠拢,捧住了学弟的脸。

    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桃花眼的学姐,眼里的水润都仿佛化成了湖泊,能让人彻底沉浸在迷离的眼神里。

    江渺目光灼灼的盯着学姐,心脏跳动的厉害,没想到学姐真的敢主动亲上来。

    看着苏怀粥的脸越靠越近,江渺也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喉结滚动间,搂抱着学姐细腰和后背的双手也抱得更紧了些。

    这下子,苏怀粥的身子便彻底与学弟贴合在一起,胸口传来满溢和充分的挤压感,像是海绵,又像是劲道的面团。

    感受到学弟炙热的目光和灼热的身体,苏怀粥只觉得脖子都僵硬了,小声说道:“你、你把眼睛闭上。”

    “我想看着,这可是学姐给我的第一次。”

    “不行!”苏怀粥羞红了脸,“你这样看着我,我都没法亲了啦!”

    “学姐害羞啦?”江渺看着戴着口罩的学姐,很想把口罩给摘下来,看一看此时学姐那张精致的脸颊。

    一定很美。

    “总之你不闭眼睛,我就不亲了。”苏怀粥倔强道,催促他闭上眼睛,耳朵都已经红的发烫。

    “好吧。”

    江渺听话闭上了眼睛,紧紧抱着学姐的娇躯,感受到学姐苗条纤瘦的身材,和与之完全不相符的曲线跟弧度。

    结果这么一闭眼,没了视觉的影响,身体传递而来的触感却更加明显,让小学弟都有点热血过头了。

    江渺下意识呼吸急促起来,双手都越发用力,想要把学姐抱在怀里,甚至挤进自己身体里,永远都不要分开。

    而这时候,苏怀粥的脸也已经越凑越近,哪怕隔着口罩,江渺都能感受到学姐的气息。

    甜美的呼吸声在两人之间缭绕,江渺偷偷眯起眼睛,留了一条缝朝学姐看去,发现学姐早就已经紧张到闭上眼睛。

    他坏笑了一下,彻底睁开眼来,静静欣赏学姐脸颊的轮廓,那双闭上的眼睛,扇动的睫毛,秀气的眉,诱人的泪痣,光洁的额头,柔顺的秀发……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欣赏学姐的面孔。

    要是能把口罩摘去,一次就都完美了。

    不过江渺已经知足,一边看着学姐美若墨画肤若凝脂的面孔,一边静静地等待羞涩的学姐靠近。

    大概是太紧张了,江渺觉得时间过得很慢。

    又或者是学姐真的太害羞了,紧闭着眼睛慢慢靠近,慢到好几秒过去,也才前进了一厘米的距离。

    明明已经骗到学姐主动亲上来了,但江渺现在却很想按住学姐的后脑勺,用力亲上去。

    而随着口罩越来越近,江渺已经能呼吸到学姐的呼吸,学姐急促的呼吸声,让口罩一缩一放,在江渺的眼下变得很明显。

    右手顺着学姐的背脊一路而上,江渺看着学姐的脸颊越靠越近,哪怕这么近距离的看着,都很难在这张脸上找到瑕疵。

    跨过T恤与肌肤的分界线,江渺的右手来到了学姐光滑的后颈上,随后顺着秀发,轻轻抚摸在学姐的脑袋上。

    这时候,江渺的嘴唇已经碰到了口罩。

    两个人都下意识屏住了呼吸,靠近,再靠近。

    但却没有触碰到彼此的嘴唇。

    原来是苏怀粥闭着眼睛才紧张了,亲到了学弟嘴唇偏右边的嘴角上。

    江渺的眼睛一直睁着,却也没有要提醒学姐的意思,只是眼里带着笑意和期待。

    感觉到学姐的嘴唇在自己唇角怯怯的试探,他的心底顿时仿佛被柔软的爪子挠了一下。

    痒痒的。

    于是全身都跟着轻微的发颤,像是有电流淌过。

    这时候,苏怀粥也发觉不对劲了,捧着学弟的脸颊,一边尝试着朝学弟的嘴唇凑拢过去,一边慢慢睁开了眼睛,打算瞅一眼学弟的嘴在哪个方向。

    结果这么一睁眼,立马就看到了学弟眼角带笑的目光,刷的一下,苏怀粥的脸就烫成了烧红的煤炭,都快要冒气了。

    而这时候,隔着口罩,两人的嘴唇终于碰到了一起,彼此每一片唇瓣的轮廓,都在试探的触碰中,逐渐变得清晰。

    软软的,嫩嫩的……

    亲到的那一刻,两个人都仿佛尝到了离奇的美味。

    但被学弟睁着的眼睛吓到,脸颊都烧红了的苏怀粥便下意识想要仰起脑袋,脱离这副让人羞赧的局面。

    可江渺亲都亲到了,哪里还会给她逃走的机会,摸在学姐后脑勺上的右手稍一用力,他的嘴便重新朝口罩印了上去。

    “唔!”

    这一回,触碰的力度更重,唇与唇隔着口罩相接,彼此的轮廓与柔软都清晰的传递到彼此的唇瓣上。

    “嗯……”苏怀粥不敢再看学弟的眼神,两只小手重新落在他的肩膀,随后又滑落,轻轻抵在学弟的胸前。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表示她此时微小的抗拒,告诉自己不是自己主动的。

    是学弟先动的嘴。

    她只是被迫享、被迫接受而已。

    毕竟是为了学弟取材嘛,她、她受点委屈也没关系啦。

    可即便这么想着,鼻间都是学弟逐渐粗重的气息,苏怀粥还是渐渐迷失了自己。

    原本还只是江渺主动亲吻着,慢慢的,苏怀粥也跟着动了唇,与学弟配合着,索取着。

    抵在学弟胸前的小手,也渐渐环绕上了学弟的脖颈,整个身子都用力紧贴在学弟身上,仿佛恨不得融入学弟的身体。

    直到江渺喘着粗气暂时与学姐的口罩分开,苏怀粥下意识继续把自己的小嘴凑上去,回过神来,才满脸羞红的退开,匆忙的从学弟怀里逃跑了。

    卧室门传来砰的一声响。

    苏怀粥逃进了房间里。

    江渺呆呆地坐靠在沙发上,舔了舔嘴唇,仿佛还在回味着什么。

    哪怕只是隔着口罩,学姐的小嘴都已经这么软,这么甜。

    那要是真的无罩上路,江渺都有点不敢想象那种美味了。

    那样的滋味,一定会上瘾的吧?

    江渺这么想着,恨不得赶紧掏出手机,通告全寝,他就是《我的女友是百万粉up主》的作者,蜜桃酱本人!

    直接解锁学姐的女友身份,然后把学姐抱到床上,一直亲,一直亲。

    白天亲,下午亲,晚上亲,睡觉要在嘴贴着嘴,永远都不分开才好。

    不过也就想想而已。

    现在的学姐这么害羞,连亲亲都要戴着口罩才可以,更别说是来真的了。

    江渺现在一点也不着急。

    大学四年,他和学姐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可以互相习惯,慢慢了解,深入彼此。

    这么想着,江渺又摸了摸嘴唇,想起先前学姐美妙的触感,心里都泛着甜味。

    而在卧室里,苏怀粥早就满脸通红的扑进了床铺,满床打滚咿咿呀呀,发泄着自己的羞意。

    等到实在累的不行了,她才气喘吁吁的仰躺在床上,床单都已经乱的一塌糊涂,跟经历了什么战斗似的。

    到这时候,苏怀粥的脑子里还在回想着先前的画面,身体的紧贴,学弟坚实的胸膛,有力的手臂,还有嘴唇的触感……

    这么想着,苏怀粥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嘴,却只摸到了一层口罩,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戴着这玩意。

    手指指尖触碰到先前学弟亲吻的地方,苏怀粥眼神逐渐迷离起来,穿着白袜的小脚丫也忍不住互相摩擦。

    口罩那一块地方湿湿的,学弟这个坏东西,第一次竟然就偷偷伸舌头了……

    苏怀粥抿着嘴唇,忍了又忍,还是每忍耐住,偷偷伸出舌尖,在口罩上轻轻碰了一下。

    凉凉的。

    噫!

    苏怀粥猛地把口罩摘掉,用力一甩,把它甩到了窗台上,羞红了脸,翻身埋进枕头里,用力敲自己的脑袋。

    啊啊啊!

    苏怀粥!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变态变态变态变态!

    太变态了!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舔那里?!

    苏怀粥羞耻的自我谴责,然后对自己明令禁止,不允许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

    但是,如果只是隔着口罩跟学弟接吻,肯定是可以的吧?

    反正都有过一次了。

    再来一次也不是不可以嘛。

    好喜欢那种感觉!

    苏怀粥软趴趴的松弛下来,整个人舒展在床上,半张脸从枕头里露出,乱发披散着,那颗泪痣在几缕秀发遮掩下,时隐时现的。

    不知道摘掉口罩直接亲,会是什么感觉呢?

    苏怀粥摸着自己的嘴唇,亲了亲自己的手指,感觉完全没有先前那种刺激。

    不过,口罩感觉还是太厚了。

    苏怀粥嫌弃着,从床上爬起来,走到窗边,把刚刚被丢弃的口罩拾起。

    想要把它扔进垃圾桶,但苏怀粥想了想,又把它给留了下来,放进了抽屉的一个空盒子里。

    下次要不还是直接跟学弟亲亲吧?

    就、就还是取材……可以的吧?

    不可以不可以!

    苏怀粥摇晃了下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

    才一个多月啊!

    苏怀粥!

    你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要矜持!

    可要是学弟下次又说要接吻取材这么办?

    还是拿个口罩吗?

    要不用纸巾?

    薄一点的。

    但感觉纸巾被学弟舔两下就破掉了啊。

    不够安全。

    要是学弟一伸舌头,肯定一下子就被攻破了。

    那要不用保鲜膜?

    这个不太容易用舌头舔破吧?

    苏怀粥这么思考着,心想有空去试试保鲜膜的韧性。

    这么想着,苏怀粥又忍不住敲敲自己的脑袋。

    她现在到底在想什么啊?

    明明学弟只解锁了三分之一的男友权限,自己却在这里想方设法的卡bug。

    要想也应该是学弟去想啊!

    自己还是要矜持!

    从容一点!

    不能被学弟拿捏了。

    想着想着,苏怀粥的目光落在自己的笔记本和手绘板上,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心里逐渐有了想法。

    ……

    下午一点多,江渺和苏怀粥收拾了一下房间,打扫干净后,便换鞋出门准备回校。

    下了楼,两人晃悠到充满电的小绵羊旁边。

    苏怀粥拿出钥匙来,递到学弟手里。

    江渺:“?”

    “干嘛?”苏怀粥瞅他一眼,“你都会骑了,还想让我载你?”

    “我只是比较想抱着学姐。”

    “你滚。”苏怀粥白了他一眼,推着他坐上小绵羊。

    这坏东西,自从表白之后,说话就越来越直球了。

    不过苏怀粥就爱听这个,抿着笑来到后座,本来想直接跨坐上去的,但一想到自己得矜持一点,还是选择了侧坐。

    而江渺被推着坐下来的时候,还在暗暗可惜,寻思着学姐咋没踹他一脚。

    还蛮不习惯的。

    学姐坐下后,江渺控制着小绵羊从充电桩边退出来,准备启动前,伸手先握住了学姐扶在他腰上的手。

    用力一拉,就把两只小手都按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学姐,这样抱着更安全。”

    感觉到自己半个身子都紧紧贴在学弟后背上,苏怀粥啐了一口,心里吐槽学弟不要脸。

    “明明就是你想让我这么抱。”

    “学姐自己也很想的吧?”江渺调侃道,“不然干嘛要让我骑?”

    “才没有!”苏怀粥矢口否认,连忙把手又收回去,只扶在学弟腰上。

    结果她还没扶稳,江渺就突然扭动把手,小绵羊一个加速,苏怀粥便惊叫着牢牢抱住了学弟。

    “江渺!”

    “嗯?”

    “哼!”

    苏怀粥不说话了,紧紧抱住学弟,把脸蛋都贴在上面,然后默默跟自己说,这都是学弟害的。

    她只是为了防止学弟故意加速或者减速,才不得已抱住学弟。

    才不是她想呢。

    小绵羊一路行驶,江渺开的很稳,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慢。

    慢吞吞的在路上,被一辆又一辆电动车和自行车超越。

    苏怀粥却一点都不嫌他慢,甚至希望他再慢一点,不要那么快就到了,可以让她多享受一会儿。

    但再慢的车,都有抵达重点的那一刻。

    骑了足足十几分钟,江渺才驾驶着小绵羊来到不足一公里的修业区门口。

    载着学姐进了寝室园区,在快到30栋的时候,江渺好奇的瞅了眼路边一个女生,咦了一下,又多看了两眼。

    然后他的腰就被掐住了。

    “你在看什么?”苏怀粥语气突然变得冷飕飕,仿佛带着杀气。

    她瞅着那个女生,高挑苗条,表情冷淡,属于高冷御姐的类型。

    哼!

    明明就没她好看。

    学弟竟然还乱瞅!

    “学姐别激动啊……”江渺一脸无语,“看到我室友的女朋友了,看样子应该是去找他。”

    “哦,这样啊。”听到这个,苏怀粥顿时缓和下来,“那你怎么不打招呼?”

    “不怎么熟。”江渺摇摇头。

    他连荀良女朋友叫啥都不知道,也没见过几次,打招呼还是免了。

    这么想着,小绵羊已经来到30栋门口。

    结果江渺刚停下来,就看到对面30栋门口的荀良。

    而在他面前,还站着一个女孩子,身材高挑修长,肌肤白皙,面色冰冷,板着脸伸出手,给荀良理了理衣领。

    江渺跟荀良都在第一时间发现了自己的好兄弟。

    对视一眼。

    然后两人的目光又不由自主的移动到对方身边的女生身上。

    江渺:“???”

    荀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