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洪荒:从遇到蚩尤坐骑开始 火焰大西瓜

第五十八章 封神榜上无冤灵

    玄鸟走在无量山的山道上,望着高耸入天空深处的山峰,久久凝望时有种坠落到湛蓝天空中的错觉。

    流云在山腰处拂过,更高处的罡风时而卷下清气,让山道旁的灵草得以滋养,在枝叶上点缀着欲滴的仙露。

    这般景色玄鸟已经在山中看了无数年,却也没有似乎厌倦,用手拂过几缕草尖,手上沾染的仙露立刻升腾起雾气,顷刻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也不在意,踏着玉阶又向上走了几步。

    五色神光从山腰处的葱郁灵树中闪出,像是锁定了玄鸟的位置,很快就落到了山道上。

    “见过师兄。”

    披着青衣的孔宣向着玄鸟稽首施礼问道:“师兄是正想去祭炼封神榜?”

    玄鸟也不隐瞒,直接点头说道:“对!这几日大劫勃发,似乎又有不少真灵在榜上被激活,正想去瞧上一瞧。”

    “我前几日才从神都回返,一路上却是见了好几场打斗。”

    孔宣也踏在阶梯上,跟在玄鸟身后一同向上走去:“听闻一名叫做姜子牙的阐教二代弟子已经打出伐商的口号,以此革新人族王朝,让阐教来全享这一域的人族气运”

    “截阐两教斗得越来越凶,玉片上议论纷纷,已然将这所谓的封神仙人劫比作上古的巫妖大战了。”

    伐商之言也没有让玄鸟停下脚步,哪怕是降而生商,把他当成了王朝图腾。

    连着走了好几步,玄鸟才悠悠开口:“曾经我还疑惑为何师尊让我留着许多人族气运不用,反而要用无量山凝聚的气运滋养封神榜,然后又将那些人族气运转回给人族,以此商朝得立,又诞生了不少人杰。”

    “如闻仲,如杨戬、哪吒、雷震子。”

    “现在想来,这些人族气运最后成了截阐两教恶斗的导火索,哪怕没有封神榜,截教整顿教众,阐教借机追赶,正是双方最需那重要一份气运之时,他们也要为了这人族勃发的气运恶斗过一场!”

    他们说着话,很快就来到了一处无名灵池旁,一纸金榜在放着淡淡五彩毫光的灵泉中沉浮。

    叶苏的两位鸟徒弟都已经是大罗金仙的修为,他们在灵池边上用灵眼微微一扫,就能见到这神榜有着无数条神链从虚空中与它相连,这些神链蔓延出无限的距离,尽头处连接的是某一生灵。

    当这生灵的本体陨落,神链就会崩断,那收纳在神榜上的一点真灵就会被激活,所谓的榜上有名便指的是如此。

    那无数条神链中可以清晰的看到不断有一根根神链断裂,每每如此一缕几乎视不可见的真灵就会绽放点点灵光,同时断裂的神链往往多达万条,于是池中的金榜时而闪出璀璨的金光。

    “许多真灵还是过于脆弱,便是入了神榜也无法留下痕迹,终究还是灰灰于世间。”

    孔宣看着榜单感叹说道:“也就是一些气运眷顾的人杰,或者得到真修一点真灵才足够强大,不然便是册封也不过是木雕神灵罢了。”

    玄鸟也不回答,只是向着泉水中的封神榜遥遥一点。

    这灵池中泉水都是无量山的气运所化,叶苏将它们汇聚于此竟然毫不心疼的继续滋养着神榜。

    要知道在紫霄宫里时,鸿钧可是亲自许了封神之后要将这封神榜给昊天执掌。而现在,叶苏依旧没有吝啬之意,继续让滋生着神榜的造化神奇。

    随着玄鸟的动作,封神榜中跃出一位位已然生死的生灵之影,他们懵懂无知无觉的浮在灵池上。

    仔细一一辨认,便不难察觉有好几位叫得出名字的截阐教众已然上榜,便是不久之前被截杀的阐教弟子也都在其中,不过他们识海中一边黯淡,便是将来封神也是木雕罢了,根本无法行使神灵权柄。

    玄鸟指着这些只剩下一点真灵残存于世的家伙说道:“原来已经死了这么多教众!也不知道两位大教圣人后悔了吗?”

    “想来圣人之志一往无前,怕是大教就此凋零也是不悔。”

    孔宣转身看向山外:“这封神仙人劫表象是截阐两教恶斗,内核是两位圣人的道路之争,而追溯到本质却是天地供养的无为仙人太多,让洪荒渐渐不堪重负而掀起的劫难。”

    “上古时,巫族杀戮整个洪荒,妖族以此而生,继而两族兴战,为的就是取天地唯一主角的地位。”

    “但终究德不配位,两族天运皆殒,人族得圣人共扶而大兴。”

    “师尊之志本不在洪荒当中,不然早在轩辕人皇时期,无量山种种神奇奥妙之术以全力再助人族挣脱圣人枷锁,如今哪里还有什么截阐两教之事?”

    “不过我们一旦势大,恐怕也会变成两个大教携手共击无量山,连同那与师尊交恶的两位西方圣人,一同与西方教压迫我山中大业。”

    “如今师尊谋划将成,截阐两教大兴,教众得天地供养却无半分回馈,反而渐渐欺凌众生,连自己扶起的人族都不放过。”

    “我曾在南瞻部洲与东胜神洲见万般歹毒之事,以万物为刍狗,以万灵来炼器,那勃发的两教教运都是建立在生灵的嚎哭之下。”

    孔宣突然指向那些从封神榜上跃出的真灵,恶狠狠的说道:“这些上榜的家伙,哪里有半分值得可怜之处?”

    “他们得天地供养,却没有对洪荒有半分益处,若不是有教运庇护恐怕早已应劫去了!”

    “如今终于使天发杀机,龙蛇起陆,让地发杀机,天地倒转,因果暴走。”

    “如今陨落只剩这一点无知无觉真灵苟活于世,封神榜上无冤灵!!”

    掷地有声的评价让那些漂浮的真灵之影波动了一阵,竟然有好几位两教教众聚出了一点灵光,他们张嘴欲言,似乎想反驳孔宣对各自大家的说法,却终究黯淡的识海没有让他们有半分思考的能力,只能无言的张嘴恍如痴呆。

    玄鸟对孔宣之言缓缓颔首,显然也是无比的赞同。

    他们本就对两教的教义无感,进来的大战更是截断了不少地网,连飞剑快递都无法再安全的送达到天地任意一处,可以说无量山的引以为豪的业务被阻断了不少。

    若不是天地中源源不断有逃难的生灵挤到无量山附近,恐怕这百年里下降的业务量都让白狐总管愁的掉毛。

    而叶苏作为一个不合格的洪荒资本家根本不在意自家少赚了多少,他此刻根本不再无量山里,而是在东胜神洲佳梦关旁的一座无名山峰上。

    一名平平无奇的老道骑着青牛从窄窄的山道上缓缓靠近,见叶苏早早就到,便下牛稽首说道:“让风灵道友久等了。”

    青衫的叶苏腰间久违的别着混沌钟,他微微摇头指向不远处的人族雄关说道:“却也不白等,正在观一场大戏。”

    佳梦关附近地势悠长,依山连绵,宛如一条巨龙盘绕起来。

    却说阐教二代弟子姜子牙扶周伐商,以取一域人族气运补全阐教,而商朝早就随之截教三代弟子闻仲成为太师,得以让截教全享气运。

    如今阐教兴起人族之战,闻仲自然也不会将自己多年心血拱手相让,到教中求得诸多同门相助。

    这处人族雄关便是有着截教设下的法阵,又有多宝道人的亲传弟子火灵圣母守护。

    而现在关下,姜子牙连同哪吒与韦护来攻,带着数万的人族兵卒不过是陪衬而已。

    “这截教弟子就如缩头乌龟一般,只会躲在阵中?”

    “难道是龟灵圣母座驾在此不成?”

    “据说那上古时,龟灵圣母被巫族的捕杀骇破了道心,这才躲到了东海,通天圣人见她无辜才收入门下。本就是浅薄之辈,如何能成正果,真个好笑。”

    先是阵前叫嚣一番,意图乱起本心而已。

    守关的截教门徒心知肚明,自然是不会上当,但说着说着便也到了禁忌。

    截教门下女徒众多,彼此之间情份极好,火灵圣母最是见不到这般。加上这些年频频吃着血肉炼成的丹药,心神沾染的戾气被大劫勾动,起上金眼驼,手使一柄混元锤,还用一口太阿剑,头戴法宝金霞冠便出关而去。

    先迎战的是哪吒,一身灵宝便是三头六臂也才将将拿够,不知羡煞了多少真修。但终究法力还是火灵圣母强上许多,斗了几十个回合,哪吒就暂且退了下去。

    而一旁的韦护便接着斗了上来,俨然是无耻用了车轮战法。

    火灵圣母精通火系法术,对着虚空一吹,便有三千火龙兵萌生,携着三昧火势不可挡席卷而下。又有多宝赐下的金霞冠,放出遮掩神识的金霞光,若是被兜住就被困在其中,下场只能是被活生生炼死。

    韦护运起上清仙法,头上一股清气冲出,化为三道,结出三朵水缸大小的青莲,缓缓旋转,光雨洒将来下,结成一面青盈盈的光幢,环绕在周身。先是阻挡神火不得近身,却被困在霞光中,不得脱身。

    见这不知好歹的阐教教众被自己困住,火灵圣母便想着要在一众阐教教众面前活生生将韦护炼死,以报他们羞耻之仇。

    而这时的那不起眼的人族兵卒中,见灵光闪烁之间就向着火灵圣母而来,好似埋伏许久的伏兵。

    还不待仔细看清,有着丰富斗法经验的火灵圣母便向着用能迷人心神的金霞光护住己身。

    而这一切都是阐教有备而来,那遁出极速灵光的道人却是广成子,他身披扫霞衣,能破一切霞光法宝,那重重金霞光不能阻挡他丝毫!

    想来这金霞冠也是通天从分宝岩上得来的法宝,先是赐给了自己的大弟子多宝,多宝又将它赐给了火灵圣母,自得到它之后,不知因此躲过多少此大难,火灵圣母深信金霞冠的防护之能。

    却不想如今一见克制之物,便是面临死劫之时!

    广成子身披扫霞衣,单手持着番天印就在火灵圣母面前,祭出神印就将她轻易镇杀,只剩一点真灵在封神榜上显化。

    主力被杀,截教心思浮动,无心也无力在守大阵,佳梦关很快就被攻破。

    在无名山头上,叶苏与太上老君就这么静静的看完了全程。

    见火灵圣母被番天印砸死,滚滚激流奔涌出闸,注定再无逆转的可能。

    叶苏从衣袖中取出一枚紫金葫芦,将它还给一边的太上老君,这正是在他在金鳖岛时与通天交谈手中握着之物。

    “这火灵我曾见过几面,本有几分道性,如今不曾想也是应劫了。”

    太上老君持着葫芦,道衣上隐隐现着先天太极图,也是如叶苏一样用混沌至宝遮掩着踪迹。

    叶苏摇头说道:“就是因为道性深厚的无为仙修太多,如今才有这应劫之时吧?”

    洪荒为一方世界,虽然时时刻刻都在以天地胎膜炼化混沌,但终究是从盘古开辟之后就有了大致界限。

    这以为着天地的供养是有极限的!

    又因上古巫妖大战,数次伤及天地本源,到如今又开辟出三界,天地总体依旧没有恢复在到开天时的元气。

    上古时代结束,圣人大兴教化,本是万千生灵之幸。但大教尔后渐渐成了圣人道路之间晋升的工具,教化之举演变成了气运争夺。

    本就是占着天地的资源,没有贡献就算了,还要想着得到更多,长此以往,天道必然失衡。

    而无量山与西方教,一方经营着玉片与快递飞剑,一方为天地开拓西方,本质上就与不再行教化之举的截阐有着巨大差别。

    上古时,巫妖两族虽然连年大战,但到底是完整地行使着天地之权,哪怕最后族运陨落,依旧给洪荒留下了两座大阵,无量山以这两座大阵崛起于天地中,给生灵增添了无数机缘,也算是有遗泽留下。

    而圣人时代,天庭天权不得施展,人界人族被压制得喘不过气来,大兴的两教没有想着维持天地秩序,而是不断掠夺更多气运,为圣人晋升累积资粮,如此矛盾之下,天数自然萌生大劫!

    静静思虑许久的叶苏,先是望向一旁太上老君,今日把这紫金葫芦归还,已然标志着他们两人的谋算到了尾声,他再望向阐教占据的城关缓缓说道:“待到诛仙剑阵起,就是一切结束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