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洪荒:从遇到蚩尤坐骑开始 火焰大西瓜

第六十二章 诸天时代

    长河上的战斗,神通已经左右不了战局。

    对撞的是天地本源和法则,没有高下之分,比得就是各自的积累和世界的支持。

    叶苏的世界并未圆满,但战斗的地方却是在他的世界当中。

    鸿钧虽然有着洪荒庞大的本源,但终归是无根之水,战斗结局从一开始就似乎就注定了。

    然而一切也都化成了迷雾,两人最后的理念未能合一让原本可以窥视到尽头的时光长河泛起了迷雾,所有的未来都变得不可知来。

    但只要俯首望去,便能看到在迷雾之中的长河已经骤然两分,指向了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

    更神异的事情在雾气中分流的长河分支,不断有人影从不可见的下游向前走来。

    雷光烁烁,长河暴动,一群人全都展现了最强大的手段,开启法身灵光试图逆转时光到达长河分流点。

    无穷太阳精火炸开,那是被火鸦环绕的道人,炽盛热力笼罩大宇宙,他被无尽的火焰包裹,雷海沸腾。

    太阴仙光四溅,汹涌澎湃,那是怀抱玉兔的女修屹立光阴中,如绝代女仙般,引动本源之力,对抗长河的阻力。

    五行神光冲霄,一刷就将时光定住,一尊仙王带着一往无前气势奋勇冲破一切束缚。

    一根仙铁棍横空,断绝万古青天,一只猴子上击九天,下杀九幽,盖世无敌,威势无以伦比,直接破除时空而来。

    神则闪烁,雷光暴动,那些在雾气中一闪而过的世界都化作废墟,毁灭劫地完全崩坏了,谁能想象,后来时空中竟然出现了这么逆转时光的大能,他们只是在长河中挪动一步就是雷光亿万,太过恐怖了。

    即便来自不同的时代,甚至彼此都可能不曾相连,但是那种气息依旧浩荡惊动了各地,若几片汪洋同时决堤,冲击整个长河。

    以叶苏开天为起始,尔后真的迎来了辉煌的盛世,那是一个璀璨的年代,群星闪耀,天骄辈出,在此时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他们从下游而来,最后在分流点相遇,残酷的死战蓦然爆发!

    原来叶苏与鸿钧这时的胜负将绝对未来,而将来的诸天时代和二元时代都孕育了无数大能,前方的战斗就是决定他们的命运。

    有谁可以改变岁月长河中的事?

    不属于一个时代,根本就不能干预,那蕴含着天大的因果,动辄就可能让自身殒落!

    但是,他们又不得不这么做。

    一旦长河改道,走向了另一个可能,他们将顷刻湮灭在时光中,那时任由你修为通天,源头存在都被抹去,也难逃陨落。

    其中一道极其艰难,血染红长河他奋力抗衡,一拳又一拳击向苍天,神则迸发从其天灵盖、从血肉中冲起,硬撼万道。

    他以一己之力对抗万道,在开创不朽的传奇,这是辉煌到让人发毛的神话。

    他起身,脚下出现一条金光大道,蔓延向前,神圣无匹,光华灿灿,径直通向叶苏与鸿钧那里。

    在金光大道的两旁,浮现一株又一株神莲,扎根虚空中,叶片翻动间,发出大道轰鸣声。

    大道在其脚下,这人似乎正在突破雾气的限制干涉对于他来说发生在万古之前的变局!

    长河咆哮,时空如磨盘般压下,雾气是无量量道纹构建而成,它们交织成的锁链比叶苏开天时还要强悍千万倍,此刻都往这个即将突破时空而来的生灵卷起。

    那一批人化成了光雨,如同蒸发掉了一般,形神俱灭,根本就抗击不了。

    事实上,只有一些涟漪漾起,触到了他们,这些人就炸开了,化成一团又一团血雾,尸骨无存,神与形皆灭。

    “可惜,可悲,可叹,任你千秋霸业,万古天骄,亦转头空,蹉跎了岁月,磨灭了无量纪元的修为”

    鸿钧冷漠的声音,如同魔咒一般,在他的身后是一望无际的洪荒世界,这是突兀浮现的,浩荡亿万里。

    那是一股气势,更像是冥冥中的天机,以曾经叶苏在洪荒的种种去束缚,去干扰他。

    果然,叶苏感觉自己磅礴无敌的气势,仿佛被人撕裂了,斩开一道口子,正在圆满的元神正在泛起波动。

    “风灵,你为洪荒世界万灵供奉的圣人,难道真的以为混元之位只是权柄?”

    “承其权,尽其责!”

    “你的一切法,你的缘起皆在洪荒世界当中!”

    鸿钧的言语如慑令一般,每一句都让叶苏的元神波动一阵。

    叶苏皱着眉头,抵抗骤然的分裂。

    这不是分出一点元神,而是真的割裂开来,一位还是洪荒的混元圣人,一位却是新世界的造物主。

    鸿钧要分裂叶苏,却又不断绝两者联系,以彼此为锚,固定住洪荒世界与新世界。

    “老师想以过去来制衡我,而我选择了不同的道路。”

    叶苏看向那死寂下去的雾气,仿佛所有逆转时光的生灵都已经已经被抹杀。

    然而随之叶苏的注视。

    三口棺材在雾气中沿着时光长河逆流而上,仙气氤氲蒸腾不息,有霞光缭绕,看起来神秘而又奇异。

    它们代表了前世、今生、未来。

    这一出现,便是后世专门针对鸿钧而具现出来的宝具,

    “老师我把一切都交给了未来。”

    “看来将来,还是诸天时代更胜一筹,”

    三口棺木依次打开,前一瞬还掌握局面的鸿钧几乎没有任何抵抗就被封入了棺木之中。

    这并不是埋葬,而是安息。

    洪荒在,鸿钧便不会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镇压了最大的敌手,新生的世界成片的彩光照耀,整孕育着浓浓的生机。

    叶苏头上仙气弥漫,结成三朵大道之花,又化道台,上面盘坐着模糊的生灵。

    “过去的我,当世的我,未来的我,请入世界!”

    他一声断喝,原本只有两朵花上有生灵盘坐,第三朵还不真切,现在竟也有模糊的身影了。

    并且,此时三股气四散入天地中,整个世界都回荡起诵经声。

    “一个是逝去的我,在为今生诵经,铸造轮回,连接过去往生!”

    “一个是当世的我,执掌天道,众生自强不息便可从我之世界开辟天地!”

    “一个是未来的我,化作变数,我万古唯一,永恒不灭!”

    叶苏大吼,云光光芒大盛,法力澎湃,璀璨霞光撕裂了混沌,仿佛照亮了永恒的岁月长河。

    许久后,这里才平静下来。

    天地的规则,万道的痕迹,凝聚在一起,成为印记,掌握它就能够主宰这片乾坤。

    异象惊古今,这一刻,在时光长河中被抹去的无数的身影浮现,都是历代的强者所留下的痕迹,一个个强大无匹,震慑诸天万界。

    他们冲向叶苏,拥簇着他!

    长河深处,星空幻灭,一挂又一挂星河被截断,被覆灭。

    现在,叶苏就站在天穹上,全身都在喷薄大道之光,反哺这方世界,跟这片新生的天地交感。

    轰的一声,他长身而起,双臂摇动,要撑开混沌,开天辟地,再造整个天地。

    原本如洪荒的世界,如影像般被一一擦去,一切的一切向叶苏凝聚。

    他像是跳出了世界,跳出了混沌,只有他手掌上的点是唯一。

    以点为始,宇宙初生。

    “要有光。”

    一切重启。

    时光长河再次奔腾起来,这一次的未来指向开放的诸天世界,再也没人可以阻挡。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