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朕就是亡国之君 吾谁与归

第六百三十六章 黄袍加身,你情我愿

    也先的喜怒无常越来越严重,两名侍寝暖脚的胡姬被也先活生生掐死,给也先梳头梳了十多年的忠仆,因为看到了也先的白头发被也先砸伤了脑袋。

    阿失帖木儿,也先次子,在博罗死后,康国大石继承人,康国太子,比之年老的也先更加过分。

    阿失台吉杀死了博罗的唯一子嗣,差点就强占了博罗的遗孀。

    若非王复来的快,阿失台吉就得手了,匆匆赶来的王复,看到了被怯薛军控制依旧叫嚣的阿失台吉、被打死的六岁孩童、蹲在墙角耸着肩膀哭泣的博罗遗孀。

    在草原,的确有遗孀父死子继、兄终弟及的传统,这种收继婚制文化,在草原上颇为盛行。

    在草原上,女人也是财富的一种,父亲或者长兄死后,妻妾会作为遗产的一部分被继承。

    王昭君出塞,嫁给了呼韩邪单于,呼韩邪单于死后,王昭君上书大汉求归,汉成帝下旨从胡礼,王昭君无奈,再嫁给了呼韩邪单于的长子复株累单于。

    建立了隋朝的隋文帝死后,隋炀帝立刻就收继了庶母宣华夫人。

    “放开我!王复!你好大的胆子,我才是康国的太子,你是要造反吗?”阿失台吉愤怒的咆哮着,面目扭曲狰狞,眼中全是血丝,不停的挣扎着。

    阿失台吉想要杀死博罗唯一子嗣的原因很简单,博罗的儿子也是继承人选。

    大明太祖高皇帝将皇位传给了自己的孙子朱允炆,帖木儿王国的建立者帖木儿将王位传给了自己的孙子皮尔·马黑麻。

    大明的皇位最后落到了高皇帝第四子明太宗皇帝朱棣手中。

    帖木儿王国的王位最后落到了帖木儿第四子沙哈鲁手里。

    阿失台吉杀死博罗的儿子,是为了争夺康国的王位。

    但是阿失台吉亲自动手,让王复一阵扶额,这是愚蠢还是疯子?

    王复瞥了一眼阿失台吉,对着万户和硕说道:“聒噪,把嘴堵上吧。”

    一个怯薛军大汉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块方巾,塞进了阿失台吉的嘴里,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王复额头的青筋抖动,草原的收继婚制非常常见,但是作为大明册封了三代的瓦剌王族,从未有收继的先例,马哈木、脱欢、也先,都未曾从胡礼收继父妾和兄弟妻妾。

    毕竟是大明自永乐年间开始册封,一直持续到了正统年间。

    “博罗的孩子,对外就说…暴疾夭折了吧。”王复带着几分怜悯看着倒在血泊中,已经没有了呼吸和信条的孩子,叹息的说道。

    阿失台吉亲手打死了这个孩子,但是对外只能说是夭折。

    和硕的拳头,硬了!

    长生天下的勇士,就要在阿失台吉这样的人手里统领,这对和硕而言,是根本无法接受的。

    王复看着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博罗遗孀,示意仆从将遗孀请出去。

    “和硕!让你看好阿失台吉!博罗遗孀和孩子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伯颜帖木儿才匆匆赶来,看到了地上的孩子和被擒拿的阿失,大惊失色的问道。

    和硕觉得自己闷着一股气在胸口,始终无法散去,面对责问,也只能低声说道:“他是太子,他下了命令,班直只能依令行事。”

    “谁知道阿失台吉如此疯魔?”

    伯颜帖木儿看着阿失台吉怒其不争的喊道:“胡闹!”

    弟弟见嫂子和侄子,这本不算什么大事,怯薛军遵从命令行事,并无不妥,谁能想到阿失台吉是个疯子?

    王复冷冰冰的说道:“失察之罪,自领二十军棍。”

    和硕有些不服,但还是咬着牙说道:“是。”

    “他是台吉,他是康国太子,他打不得,只能打你,记得自己挨的军棍,看好他,别让他再发疯了。”王复如同看死人一样看着阿失台吉,对着和硕说道。

    “是。”和硕梗着脖子,攥着拳头,还是领了命令。

    王复揉了揉额头,事发突然,他只能如此处置,这阿失台吉仗着自己是唯一的继承人,如此狷嚣,是王复始料未及的。

    诚如和硕所言,这个阿失台吉,怕不是疯了。

    王复甩了甩袖子离开,回到咨政大院,拿出了太医院送来的上好伤药百宝丹,这是冉思娘以三七粉为主制作的苗药,治疗皮外伤的效果极好。

    他带着伤药亲自监刑,和硕被打的皮开肉绽,王复将百宝丹递给了和硕,让他外敷内用。

    “心里有怨气?”王复看着趴在凳子上,因为敷药龇牙咧嘴的和硕,颇为平静的问道。

    和硕歪着头说道:“不敢。”

    不敢,不是没有。

    “赏罚分明,才能令行禁止。”王复看着有些闹别扭的和硕,还是开口解释了一句,怯薛军是班直戍卫,也是军队,而维系军纪的重要原则就是赏罚分明。

    和硕犯了错,就该打。

    和硕闷声闷气的说道:“不是生王咨政的气,我也不知道生谁的气。”

    阿失台吉是主子,也先是主子,和硕不能跟他们生气,但是和硕就是觉得胸闷气短,一股郁气堵得他难受。

    和硕有点迷惑,仿若是走入了一条死胡同里。

    “我和博罗是安答,我们自幼一起长大,他送了我一枚箭,我送了他一件石青貂裘,我先学会了骑马,还嘲笑他不敢骑马。”

    “我们是好兄弟。”和硕喃喃的说道:“王咨政教导博罗,让博罗越来越像一个王,我和博罗喝酒的时候,他时常跟我说,王咨政是海东青,是王咨政教会了他如何飞翔。”

    海东青,是一种名贵的猎鹰,是天空的王。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和硕之所以帮王复隐瞒阿史那仪的去处,听从王复的命令,是因为博罗是他的安答,义结金兰的兄弟。

    王复对博罗是倾囊相授,毫无保留,而博罗也从中人之姿,越来越像一个王,所有的瓦剌人都感谢王复的教授,那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相信,瓦剌在博罗的带领下,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可是博罗死在了内讧之中。

    “原来万户和博罗还是安答,我并不知道。”王复并不清楚他们的私人关系,博罗有点惧怕王复,以师礼待之。

    和硕依旧别着头不看王复,或许是因为背上涂药的刺激,他声音里带着几分哭腔,低声说道:“博罗死了。”

    王复再无多言,转身离开。

    是我、有我、无我,人生三境,有些问题,只能自己想明白。

    王复去了兰宫寝宫,请求觐见也先,他想和也先聊一下今天阿失台吉杀死博罗儿子的事儿,这件事不是小事,博罗死之前,在十二团营的威望并不低,但也先称病推脱,不接见王复。

    王复讨了个没趣,只能摇了摇头,策马出了兰宫,奔着城外大营而去,他需要将博罗子嗣夭折的消息告诉瓦剌大营的万户们。

    王复面无表情的宣布了夭折的消息,万户们面无表情的听着,谁都没问,那个孩子到底生了什么病。

    和硕是知情人,这些万户多少都得到了消息。

    王复举起手,最终无力的挥了挥,说道:“节哀吧。”

    “王咨政!”一个万户突然向前了几步,抓住了王复的臂膊,愤怒的问道:“就这么,白死了吗!”

    王复用力的一推这名万户,将他推出了三步远,比他更愤怒说道:“你说怎么办!你告诉我!”

    “我要见大石!”被推开万户,十分激动,脸红脖子粗的大声的喊着,若非几个万户拦着,这人就冲了出去。

    王复近乎于咆哮的大声喊道:“我也想见大石!他不见我!”

    大帐瞬间安静了下来,万户们多少都和兰宫的怯薛军有沟通,王复去没去,一打听就知道了,没必要撒谎。

    闹着要见大石的万户,变得颓然,争吵就这样戛然而止。

    “我想要给你们一个交待,可是我给不了。人死不能复生,就这样吧。”王复低声说道。

    无声的愤怒在大帐之中酝酿。

    王复没办法安抚这种愤怒,再多苍白的语言,在事实面前都变得无力起来。

    王复出了大营,策马就向着咨政大院而去,他还得去处理政务,他一边走一边思考一个问题。

    权臣的诞生。

    权臣的诞生到底是个人的野心,还是时势弄人的大势所趋?

    王复是康国地地道道的权臣,军政财三权,两权在握,即便是在军权之事上,王复有将近两千人的庶弁将和掌令官的基层将领,包括五位以上十二团营万户的支持。

    王复有自己的野心,他是墩台远侯,跑到和林就是解救被俘虏的夜不收和探查和林敌情,随后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他当然有自己的野心。

    可是只有他自己的野心和能力就足以当这个权臣?

    那些支持他的万户、支持的他的特勤、支持他的台吉、支持他的百姓、支持他的咨政大臣,为何会支持他而不是支持也先和阿失台吉呢?

    阿史那仪出现在王复身边常伴左右,是突厥诸部对阿失台吉这个继承人的不满。

    和硕这个怯薛军万户听王复的命令,甚至被打二十军棍对王复依旧没什么怨气,是和硕和那些支持王复的十二团营万户们,对也先、阿失的不满,对瓦剌人的前程担忧。

    当年的陈桥驿兵变,那些给赵匡胤黄袍加身的将官和赵匡胤本人,大约就是你情我愿。

    权臣的诞生,是个人,也是时势。

    王复在班直戍卫的注目礼下,大步走进了咨政大院的穹顶礼堂之内,本来窃窃私语的众多咨政大臣,立刻噤声,大礼堂立刻安静了下来。

    四个小厮抬着很重的座椅放在了正中的位置,这叫升坐,散会后,这个座椅会被抬下去。

    两队怯薛军班直戍卫散开,手中的长戟用力在地上砸了一下,一块肃静,一块警跸立牌被挂在了门廷之前,地砖上的小坑,是班直戍卫手中长戟反复砸出来的。

    班直戍卫在咨政大院里,负责纠仪,在咨政大院的大礼堂失仪者会被班直戍卫剥去衣物,丢到天井里只给水不给食关上三日,若是再犯,则会面临罚俸、罢黜、流放、斩首等诸多刑罚。

    咨政院往日里吵不过就动手,打的鞋子满天飞的日子,自从有了班直戍卫的纠仪官之后,便一去不复返。

    至少现在能够安安靜靜的坐下来吵架,而不是將整个咨政院弄的一团乱麻。

    王复撩开了下摆,如同雄狮一样环视了一圈,二十五为咨政大臣站起身来行礼齐声说道:“参见咨政大夫。”

    王复开口说道:“议政吧。”

    两种堆肥,在春耕之前会全数布置,春耕治蝗也是咨政院里的日程,碎叶城和撒马尔罕的大学城多了一批汉学西席先生,还有一批太医院的医倌,在撒马尔罕建立了医院。

    咨政大臣们明显感觉到了王复浑身弥漫的煞气,往日里憋足了劲儿吵架,今日显得非常安静。

    咨政院的穹顶礼堂结束了每日的廷议,王复没有起身,而是看着伯颜帖木儿,平静的问道:“当初博羅的死,是不是阿失台吉做的?”

    伯颜看着一脸冰冷的王复,摇头说道:“和硕抓着这件事查了很久,死于乱阵之中,并非阿失台吉做的,那个时候,就是阿失台吉想做,他也没那个本事。”

    “那就是你?”王复的手在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突然问道。

    伯颜帖木儿瞬间打了个冷战,连连摆手说道:“王咨政,你是知道我的,我没那个胆子!”

    伯颜冷汗都流了下来,要是王复怀疑到他头上,他的日子就到头了,王复动不了也先,还动不了他伯颜帖木儿吗?

    王复当初的确想过对博罗动手,但是还没动手,博罗就死了,和硕调查了这么久,应当是死在军阵之中。

    王复手一顿,开口说道:“你待会儿去见大石,阿失台吉失手杀人的事儿,就是夭折,也只能是夭折,若是阿失台吉被处罚了,就会有人把博罗的死,扣在阿失台吉的头上,你知道后果。”

    “阿失台吉一定看好了,他再犯错,只能给所有人一个交待了。”

    ------题外话------

    求月票,嗷呜!!!!!!!嗷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