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晋砺 青玉狮子

第二二四章 求生,求死

    当年,武帝强逼齐王攸之藩,齐王攸愤怨发病,乞为先后守陵。武帝不许,遣御医诊视。诸医希旨,皆言齐王攸无疾。齐王攸病转重,武帝犹催上道。齐王攸强自入辞,他素持容仪,病虽重,犹自整饬,举止如常,武帝益疑其无疾。

    辞出数日,齐王攸呕血而薨。

    武帝临丧,攸子冏号踊,诉父病为医所诬。武帝一头黑线,诏即诛诸御医;同时,以冏为齐王嗣。

    武帝待下,一向宽厚,是次被迫枉杀诸御医,在他,可谓绝无仅有了。

    对云鹤先生的“慷慨高义”,齐王深表谢意对何天提供两万斛军粮的行为,齐王的用词,不是何天口中的“报效”,而是“厚赐”,“解义军望梅之渴”,“纾天下倒悬之苦”,云云。

    算是很会说话了。

    接着,倒也不转弯抹角,“先生是朝野仰望之人”,到时候,“巨憝伏法,大事既定,国赖贤者,正人在朝!”您看,您是想干个中书令呢?还是干个尚书令呢?您自个儿挑罢!

    原话要委婉些,不过,意思就是介个意思啦。

    齐王并不是在开空头支票。

    其一,目下,何天的声望,确实很高高到了一个传奇的地步。

    其二,对何天的能量,齐王有相当的想象空间:就不说那两万斛粮食,单说“琼苑”吧他怎么会同三姊搞到了一起?

    武帝诸女中,繁昌公主行三,因此,齐王攸打小就呼这位堂姊为“三姊”。

    于是又想到了卫氏何天同卫氏的关系,已经不算秘密了。

    所以,除了庸酬“厚赐”两万斛军粮之外,齐王也很想收何天以及他代表的势力为己用。

    何天微笑,“大王厚意,天心领了!不过,天之情形,大王也看到了,追随大王至朝堂,是不可能的事情啦。”

    这倒也是实话,总不成,见天儿的坐个“孔明车”,出中书、入尚书?这也罢了,关键是朝会仪典,没法子行礼呀?

    还有,他脸上那道奇异的痕迹,也未免……太“惊动”了些。

    “那,先生的意思……”

    “这样罢我向大王求两个人的性命。”

    “先生请说!但凡力之所及,无不从命!”

    心说,何谓“求”?“求生”还是“求死”?

    活二人还是杀二人?

    何天缓缓说道,“一个孟观,一个张泓。”

    齐王不由一怔。

    哦,“求生”,活二人。

    孟观不稀奇孟观之主持西北军事,就是何云鹤力荐的嘛!

    可是……张泓?

    他怎会为张泓求情?

    他们是旧识?

    齐王略一沉吟,“孟叔时那里,先生你看,这样办可不可以?槛车征回洛阳,先生上书,为其求情,朝廷允准,免其为庶人,交先生管束”

    略一顿,“是否起复,如何起复,再看先生的意思,如何?”

    很合适了。

    何天点头,“可以。”

    齐王略一踌躇,“可是,张泓”微微苦笑,“先生晓得的,目下,两军对垒”打住。

    何天微笑,“我自然不是要大王对张泓手下留情若张某始终冥顽不灵,则天夺其魄,无所祷也!或者,殁于阵仗,也没啥可说的”

    顿一顿,“我是说,若他举军或弃军投诚,还请大王开其自新之路。”

    齐王目光一跳:难道……何天要说服张泓反正?

    那敢情好!

    当即慨然应道,“那还有什么可说的?一切惟先生之命是从!”

    “好!”何天说道,“明日一早,军粮即从繁昌起运,请大王传令颖阴,做好接应罢!”

    齐王站起,再次长揖到底,“孤以下,将士文武,皆谢先生高义!”

    何天表示,这都是俺应该做滴。

    齐王坐下,又一揖,“先生命世大才,必还有以教孤者!”略一顿,“望不吝赐告!”

    在许昌以及在来繁昌的路上,江统不止一次对齐王说过,两万斛军粮之外,何云鹤一定还另有很重要的献替,一定要他问了出来。

    何天沉吟片刻,“张泓是块硬骨头,容易啃不动;但西路的孙辅,就没有那样硬了”

    顿一顿,“若另遣一军,击溃孙辅,则张泓不能独存,只能撤退他到底只有九千兵力;我军粮既足,兵力上的优势,便可以充分发挥了!”

    齐王踌躇,“话是这样说,但孙辅一直躲在张泓侧后其实是拿张泓做他的屏障来着;欲击孙辅,就要绕过张泓,这”

    何天微笑,“大军行动,确实不便;不过,这件事,天或能效微劳。”

    齐王眼睛一亮,“哦?”

    “五日之内,或有好音相报。”

    齐王大为振奋,本想问一问何天到底要咋做,但忍住了,只再次起身,再次长揖,“谢先生!”

    *

    何天的“微劳”,是以小队人马,兜一个小圈子,绕过张泓,在夜幕掩护之下,去踹孙辅的营。

    他是这样对文鸯描述自己的计划的,“踹营而入,穿营而出,不做停留,不求杀伤,一路上,只不断放箭、不断投掷火把,同时不断高呼,‘张泓已败!孙辅受死!’”

    文鸯立刻就明白了他的用意,“制造夜惊?”

    “对!若是张泓,就算咱们可以踹进营去,也未必能够成功制造夜惊;但孙辅的营我敢保证,必大乱!”顿一顿,“不出意外,孙秀的这位‘族子’,当晚便会掉头回逃,再也顾不上来分张泓的功了!”

    文鸯的目光,只在舆图上转了一圈,便断然道,“好!此计可行!”

    筹谋之后,确定:这支“小队人马”,拢共三百人,由一百名淮南奇才剑客、两百名鲜卑骑士共同组成,文鸯领军,鹿会副之。

    鲜卑骑士不换装,还是鲜卑打扮突骑帽、辨发、左衽、窄袖、羊皮袴。

    暗夜之中,一支鲜卑人马突然杀入营中,会对孙辅及所部造成极大的心理冲击。

    而且,这班鲜卑人,还是打南边来的?咋回事?孙辅必更加天旋地转了。

    万一在路上碰到了张泓的哨探,也无所谓,直接表明身份就好吾等皆何侯亲卫,赴洛阳勾当,咋的,这个路,不是只有征虏将军的人才能走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