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柄打野刀 猪怜碧荷

第1868章 神的使者

    “咦……那不是少公子吗?”

    卫队长正笑着,突然瞪大眼睛,指着正从不远处靠近过去的那个年轻人,“我敢肯定,那几个家伙绝对没戏了。”

    “临燿这孩子也该找个对象了……”临烙微笑着叹了口气,“不过这位女士可是白狼大人邀请来的客人,咱们似乎高攀不起啊。”

    “我们还是快些过去,不要让尊贵的客人受到搅扰。”

    临烙加快了步子,终于赶在临燿开始发力之前,将他给拉到了身后。

    临燿被无缘无故一把扯开,心中顿时大怒,一撸袖子就准备开骂。

    他有这个底气。

    自从基地换天之后,现在城里面不管是谁人都要让他三分,不只是因为他两个叔叔的面子,更是因为侍卫长白狼大人对他的青眼有加的温和态度。

    当初因为一件小事,得到白侍卫长对他的夸赞,就是他临燿在基地内最大的护身符。

    “你特么的……”

    临燿猛地住口,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呃,叔叔,难道你认识这位……”

    啪!

    临烙狠狠一记耳光摔在自己最疼爱的侄子脸上,将他甩出到几米之外。

    下一刻,其他几个年轻人也被防卫军飞快制住,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二叔,你打我干什……”

    临燿挣扎着支起身体,捂着脸猛地愣住。

    他怔怔站在那里,呆滞的目光看到,在整个基地内都如日中天的二叔临烙冲着那个漂亮女白领一躬到地,表情惊恐惶急。

    再仔细看一眼,更是发现临烙脖颈后面渗出一层冷汗,不由得浑身颤抖起来。

    这个女人惹不起!

    他真是吃饱了撑的才会跑过来,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临烙根本不敢抬头,在第一眼近距离看清楚客人的全貌,尤其是感知到从那道纤细窈窕的身影内散逸出来的恐怖气息时,他心中就全部被恐惧填满,再容不下其他任何情绪。

    这……

    按照通用的变异体等级划分,这分明就是一头恐怖的女尸王啊!

    达到了最高尸王层次的行尸变异体,竟然会应邀出现在天元基地内部。

    而且是一身标准的白领丽人打扮,当真是惊爆了他的眼球。

    临烙浑身冷汗淋漓。

    她要是心情不好当街发狂,恐怕这条街上的所有人,包括他自己在内,都会在转眼间被残杀殆尽。

    就算是白狼大人麾下的亲卫队反应迅捷,能够以最快速度前来处置,或许这条街上距离较远的人还能被救下命来,他却是绝对的没有任何幸免之理。

    “禾,禾小姐,我奉白侍卫长之命,前来接您去总部。”

    忽然间,临烙想到了白狼交代给他的话,便硬着头皮开口说道。

    一滴冷汗落入眼眶,火辣辣的感觉,但他却不敢有任何其他动作,生怕惹到这位至少是女尸王层次的恐怖变异体。

    禾女微微皱眉,看了看被制住的几人,“他们有点烦。”

    临烙身体弯的更深,“他们冒犯了您,我会用最严厉的方式惩罚他们。”

    禾女想了想,伸出舌头舔了舔鲜艳的红唇,“你的意思是,他们是犯了罪的人。”

    “是。”

    “那么,不需要其他惩罚,就让我吃了他们好了。”

    “禾,禾小姐……”临烙抹了把冷汗,猛地咬牙道,“这里是白狼侍卫长,不,这里是白狼侍卫长的主人,许先生统治之下的领地。”

    一阵让临烙几乎窒息的沉默之后。

    “我明白了,那我们走吧。”

    禾女的回复让临烙长长松了一口气,急忙转身领着她朝科研部走去。

    早一步得到暗示的卫队长提前一步离开,并且用最快的速度将通向科研部的街道全部清空戒严,生怕再有哪个不长眼的家伙,冲撞到女尸王的大驾。

    越是接近科研部,禾女的表情就变得愈发拘谨,甚至于表现出了发自内心的敬畏与恐惧。

    终于……

    当临烙敲响他所在实验室的大门,从里面传出进来的声音时……

    禾女在临烙惊诧无比的眼神中颤抖着跪伏下去,脑袋埋在地上一动都不敢稍动。

    吱呀……

    实验室的门打开了。

    他的脸色显得有些憔悴,双眼遍布血丝,只是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对临烙道,“现在去招待所,准备一桌席面,我和小禾边吃边谈。”

    “哦,小禾只喜欢吃生肉,你就先杀一头猪吧。”

    就像是外表上表现出来的那样,他的确很累,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都疲惫到了一定程度。

    长时间不眠不休的钻研苦修,即便是他经过数次改造强化的身体也已经到了极限。

    好在他已经基本上完成了想要的研究,可以好好休整一段时间。

    “不久前,我遇到了一群金发碧眼的人类进化者。”

    禾女乖乖坐在他对面,左手中拿着一杯红酒,右手却拎着一只鲜血淋漓的猪腿。

    “哦?”

    他将一条鲜鱼连肉带刺嚼碎吞下肚子,神情稍稍专注了一些,“能让你专门提到他们,就说明这些人非同寻常,那么然后呢?”

    禾女抿了一口鲜红的酒水,学着他的样子皱眉道,“我遵照主人的吩咐,在发现他们之后便跟上进行了侦察,也和他们有过试探性的接触与战斗……”

    “对方其他的进化者实力很一般,但里面有一位叫做神使的人类很厉害,她黑发黑眸,穿着一身很复杂的白色长裙,使用的兵器是一只毛笔,挥手间甚至能画出一条真实的灰色长河,真要单打独斗的话,我不是她的对手。”

    “但是她好像并没有击杀或者捕捉我的想法,甚至还在压制住我以后饶有兴致地和我聊了几句,所以我才能在最后一次亲自试探过后安全退走。”

    “这么说,你和她的差距很大?”他的兴趣更浓了一些,索性将手上的餐具放下,目光如炬盯在禾女脸上。

    迎着他的目光,禾女莫名感觉到不安,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再一次涌了上来,“我和她一共交手三次,除了最后一次是直接面对面交手,其他两次的战斗都是驱使着那些变异行尸前去侦察骚扰。”

    “结果如何?”

    “不是很理想,损失了超过一千的进化变异体,却根本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他稍微有些惋惜地看了眼桌子上的食物,那些行尸都应该算是他散养的食材,就这样被捕杀实在是太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