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活埋大清朝 大罗罗

第454章 死也要死在BJ城!(求月票,求订阅)

    啪的一声脆响,布木布泰已经把一个茶碗砸碎在常宁的跟前了,碎开的瓷片还打在了常宁的眼皮上,可把他给吓了一跳。

    “皇祖母,您这是”常宁抬起头,委屈地看着老祖母。

    “我不走!”布木布泰怒视着常宁,斩钉截铁地说,“我就是死也要死在北京城!现在皇上正领着十几万大清的勇士在和吴三桂的叛军决战这个时候我们怎么能把北京城交给布尔尼?

    如果北京城在这个时候被布尔尼抢去了,皇上还怎么打下去?皇上的大军就得全军覆没到时候天下间还会有大清的土地吗?”

    常宁摇摇头,“可,可是紫禁城守不住啊!”

    仿佛是为了证明常宁的话是对的,一个上了年纪大老太监忽然连滚带爬地进了慈宁宫,然后趴在地上,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哭腔:“鞑子打来了太皇太后,蒙古鞑子马上就要打进紫禁城了,您快跑吧!”

    蒙古鞑子?

    布木布泰听了这老太监的话也忍不住皱眉,她也是个蒙古鞑子啊!

    不过这个时候她也不计较这些了,而是猛地从炕上站了起来。在边上伺候的苏麻喇姑赶紧上前去扶她一把,同时问了一句:“老太后,咱们去哪儿?”

    “王总兵!”布木布泰问,“紫禁城真的守不住?”

    王玉玺摇摇头,“回太皇太后的话,这紫禁城并没有坚固厚实的城墙,的确是很难守住的”

    “那我和恭王、皇后,还有两位阿哥能去哪儿避风头?”

    “可以上景山!”王玉玺道,“景山地势高”

    “不去!”布木布泰连连摇头,“崇祯不就吊死在那里?我才不去呢换个地儿!”

    “那就去正阳门吧!”王玉玺想了想,又说,“现在正阳门、崇文门、宣武门都在咱们手里,没准外城都能保住。”

    “好!”布木布泰点点头,一脸的决绝,“摆驾正阳门!常宁,带上你的亲王旗号,多带几面旗子,到时候就立在正阳门、崇文门、宣武门的城楼上一定要叫内城的八旗子弟们都知道,咱们还没有走,咱们就是死也要和大家死在一起!”

    大元朝和大蒙古国能不能回到历史这个大舞台上蹦跶几下,现在还真不好说,但是蒙古人的骑兵的确如同潮水一样,从东直门涌入北京内城了。

    杨起龙和朱尚贤、张大、焦三他们四个,则并肩站在东直门的瓮城上,看着一边发出怪叫,一边涌入北京城的蒙古人,容色冰冷。

    马蹄声、欢呼声、枪声、爆炸声,这个时候全都混杂在了一起,已经听不出谁是谁了?只能听见“轰轰轰”的,犹如海涛翻滚扑击时发出的声音一般的喧嚣。东直门内属于镶黄旗、正白旗居住地街道上已经乱成一团了,人人都在呼喊乱骂,各种各样可以当成兵器的东西碰撞在一起,发出了纷乱至极的声响。

    哭喊的声音也瞬间起来了,正白旗和镶黄旗的壮丁大多都被康熙皇帝带去了河南,现在正在和吴应麒的大军打生打死。少数还留在北京的两旗壮丁,也都在侍卫处、护军营和北京城内各种各样的衙门里当差呢。所以这个时候还留在北京城东北角的正白、镶黄两旗居住地的,只有一些没有多少战斗力的老弱妇孺。

    即便是这些老弱妇孺,也没有被组织起和武装起来北京城现在还远离前线,而且还有那么高大结实的城墙保护,敌人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杀进来?

    所以留守北京的太皇太后布木布泰和恭亲王常宁虽然也已经感到手头的力量不足,但也没有下令武装北京内城之中的旗人妇女虽然这年头的旗人妇女大多身体健壮,其中不少人也会拉弓射箭。但是把她们武装起来,也显得形势太过严峻了!

    可事情的发展却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本来应该坚定地站在大清一边的察哈尔蒙古人突然就反了!

    而更让人意外的是,这个平时傻头傻脑的布尔尼反起来居然很有水平!他的人居然借着天降大雪的机会悄悄靠近了北京城,还利用布尔尼入城的机会使得除朝阳门之外的北京各处城门都放松了戒备,最后再突然发难诈取了东直门,还在第一时间打出了吴周的黑旗。

    这种手段哪儿还是布尔尼?简直就是成吉思汗在世啊!

    而帮着布尔尼策划了这一切的“天下第一军师”杨起龙,这个时候身子微微颤抖着,转身朝着沉默不语的朱尚贤、张大、焦三一笑,眼睛里面泪花闪动!

    杨起龙低声道:“成了!”

    说着他就转身朝东直门瓮城的城楼北侧走去,朱尚贤、张大、焦三等人也赶紧跟上去。

    北京城的城墙上是非常宽大的,都可以跑马不是跑一匹马,而是可以跑一群马!所以三四千人排列在东直门城楼下的城墙上,那是一点儿不显得拥挤。

    这三四千人刚刚“帮着吴三桂”夺下了北京内城的一座城门,还把一大群“吴三桂请来的”的蒙古人放进了城这份功劳应该够大了吧?

    大家伙应该可以算得上开国功臣了吧?

    这三四千精壮汉子一想到自己已经实现了人生逆袭,一下子从社会最底层的漕工变成了开国功臣一个个的眼神当中,都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杨起龙看着这些人,也显得非常激动,嘴唇嗫嚅着,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你们和我杨起龙,都是我大明天朝的子弟啊!我们的父辈祖辈,大多是大明天子脚下的军户,有些人是锦衣卫的军籍,有些则是北直隶几十个卫所的人,其中不少人还有世袭的官职。那时候,咱们的父辈祖辈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哪怕没有个一官半职,也都是有房有产有业的好人家而你们现在过得又是什么样的苦日子?咱们的父辈祖辈留下的房产、土地,又去了哪里?

    你们有谁还记得你们的父母双亲,当年是怎么让人从北京城里赶出来的吗?

    你们有谁知道你们家里祖传的田产,又是怎么叫那些从关外打进来的清要给圈占了去的吗?

    你们可知道当年你们的父母双亲那一代,又被那些穷凶极恶的清妖杀死了多少?又有多少人因为失去了遮风挡雨的房子,失去了那点儿能养活一家老小的田产而冻死饿死的吗?在二十九年前的那甲申之难中,咱们失去了多少骨肉?

    我杨起龙当年虽然还是个孩童但这些苦,这些仇,这些恨,一辈子我忘记不了!而且我还想让大明朝再回来,还想拿回我大明彰武伯杨家失去的一切!你们想不想拿回祖产?”

    想当然是想的可是刚才不还是给吴三桂卖命吗?怎么一会儿就变成反清复明了?咱们到底是哪头的?

    另外,吴三桂的兵已经近了,老朱家的兵呢?距离北京还很远吧?

    杨起龙当然知道底下人的心思,胸有成竹地说:“实不相瞒,大明天王三太子的大军,已经走海路北上了最多半个月,就能在天津卫登陆,到时候咱们的大明可就回来了!这大明,才是咱们自己的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