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关于我成为灭魂师之后 蓝染.惣右介

第三百零三章:另外一个版本

    陈子凡看着一脸茫然的众人,“你们知不知道,表世界关于亚当夏娃的故事?”

    “当然,那不是你们那边的什么圣经里说的吗。”沧月回应。

    “其实它还有另外一个版本。”

    “哦?!”众人好奇地看向陈子凡。

    陈子凡开始娓娓道来自己的那个版本:

    “为什么上帝要创造亚当和夏娃?因为党支部最少需要三个人,同志。”

    “神说要有光,于是经过上级党组织批准讨论通过,就有了光。”

    “神权党授!”

    众人听完一脸蒙圈与疑惑。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指的是神权人授?”羽惊讶地看向陈子凡。

    “还活着的时候,我问100个人,世界的本质是什么,连心理医生的答案也是统一的‘因果’”

    “你们为什么信神?”陈子凡质问。

    “因为我们是被神明创造出来的生物。”陆缘一回答。

    “被他创造出来就必须信仰他吗?这是什么狗屁规定?”陈子凡拍着桌子说道。

    “有些不负责任的父母生下了孩子却不管孩子甚至虐待孩子,那这个孩子必须感恩创造他的父母吗?”陈子凡淡淡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众人选择了沉默,是啊,就这几个人当中,最惨的应该是小九吧。

    其次安娜和沧月。

    “我啊,我一直在思考神存不存在,无论是宗教信仰的神还是科学理论的神,神存在吗?存在的,在每个人的心里,不是统一但又是统一的叠加态的神是存在每一个人内心深处的。”陈子凡讲的话让这些以战斗为主的人们听得云里雾里。

    但陈子凡想说完他的理论。

    “我研究周易,研究老子,研究康德,黑格尔,尼采,休谟,奥卡姆,第欧根尼,亦或是可怜的猫和装满冷热原子的绝热小盒子,最后又看毛选,似乎每个人身上都有神性,又似乎每个人都不具备神性。”

    “上帝掷不掷骰子,这点谁也不知道,也许有的时候它想看骰子点数,也许有的时候它根本不想看点数,他的那鬼魅的心情不就是叠加态吗?”

    “在他思想决定的前一刻,掷骰子与不掷骰子都在它思想里的叠加态,只有当他决定掷骰子的时刻才盖棺定论,地球的道德不适用于宇宙的道德,每当想到这里我就会激动不已,当你在叠加态的时候,你就不是神了,好兄弟们,猴子说风水轮流转,今年让我当一把神呗。”

    陈子凡大笑着向众人解释着自己的理论。

    “所以,你的答案呢?世界的本质?”羽开启了人间道,冰冷的眼神似利剑一般审视着陈子凡。

    “荒唐。”陈子凡坚定道。

    “明白了,你不信因果论,你想当神。”陆缘一笑道。

    “不仅仅是当神那么简单,我想搞清楚的是本质背后的东西。”陈子凡说道。

    “背后?什么意思?”安娜疑惑道。

    “我带着记忆来了这里,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正如我一开始听说的那样,原本表世界的人死亡好人升天坏人入地。”

    “这道理在我们表世界再清楚不过了,但各位,神突然关闭了升天的门,神为什么这么做?因为噬魂这种程序bug的出现吗?”

    “难道不是吗?”李金圣质疑。

    “我认为没有那么简单,神关闭大门一定有其原因。”陈子凡道,“你们仔细想想噬魂是由什么诞生的?”

    “表世界人们心中的后天之恶。”安娜回答道。

    “所以我认为神关闭大门和表世界的人类是有一定关系的!”陈子凡娓娓道来。

    “还有,神究竟是什么?你们谁知道?总局长知道吗?南天灵知道吗?还是阿道夫知道?”

    “没人知道神是什么样子的对吧?”

    “在我眼里,神,更像是,高级一些的人罢了。”陈子凡淡然地说。

    “所以,子凡,你打算违抗神?”沧月问。

    “不是打算,人类必须违抗神,神不能存在,这是人的天性,休谟说你无法笃定明天太阳从东边升起,倘若神说太阳必须从东边升起,神如何能笃定自己说的话就一定能应验?

    神如何笃定自己存在?

    人如何笃定自己不能违背神意?

    你,如何,笃定?

    我不笃定,我不笃定我的对于错,不笃定善与恶,不笃定灵魂和鲜血,我看我当下想的,我思故我在,笛卡尔也不能笃定现在的我会以此来延伸这句话。”

    “这种道理总感觉在哪里也听到过”吴小雨摸着下巴呢喃道。

    “西海垂虹。”陈子凡说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其实我也认为你们很像,在某种方面。”羽看着陈子凡冷漠地说。

    “哈哈,西海垂虹有魂天帝那些家伙,我有你们这些家伙。”陈子凡摸着后脑勺笑道。

    “那你想怎么做,陈子凡。”羽质问道。

    “以‘夜’的名义建立组织,搜集神脉,看看神的样貌。”陈子凡缓缓道。

    “那样你是与天下为敌。”羽道。

    “对不起,我还要和生活死磕几年,要是所幸没有被生活杀死,那我一定要回到那个地方,再闻一下雨和草的味道。如果有一天,我心底的东西还能支撑我到达那个地方,我会骑上我的战马手握我的钢刀像明成祖朱棣那样一路打到我心中的“斡难河畔”!”陈子凡坐到座位上,淡然的语气说了这段让大家有些懵懂的话。

    众人哗然,陈子凡,在他们心中确实是一个处于领导地位的人,他冷静,沉着,顾全大局,原以为伙伴拼命,很多很多无法诉说或者无法用语言定论的元素导致大伙追随陈子凡至今。

    “和天下为敌,和神为敌,和因果为敌吗”沧月低声呢喃道。

    但办公室每个人都听到了。

    “我还是想问一下,陈子凡,你是何时有这种念头的?”安娜看着陈子凡。

    “第一,我的祖国,第二我带着祖国的记忆。”陈子凡看着众人。

    “我啊,虽然身世不幸,但我依旧爱生活,我父亲是前任雾隐头子,我也是才知道,有太多事情我想搞清楚了。”

    “还有很关键的就是经历,自我来到里世界后,这灵魂的中转站,在我印象里应该是美好的,可你们看看自从我们结盟后遇到的那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