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在异界开医院没有那么难吧 加兰2020

第八百三十七章 赛瑞拉:我带你们飞啊! (爆更2/5)

    偷面包?

    格雷特低垂视线,没有说话。如果说偷窃是一种罪恶,那么,偷窃食物,也许是这种罪恶当中最轻的一种

    如果一个人不偷窃食物就要饿死的时候,那么犯罪的显然不是他,而是,把他逼到不得不犯罪的,这个社会。

    冉阿让,偷了一个面包,被判五年苦役。

    格雷特一直记得,前世的文学大师雨果,是以怎样深切的悲悯笔调描写这个人,而之后所有的影视、歌剧和文学分析,又对他寄予了怎样的同情。

    但是格雷特记得,他给医院里的每个人,每个施法者、保安和护士,都提供了足量的食物。所以格雷特把目光投向小珍妮,而小珍妮踏前一步,盯住了那个叫玛莉亚的妇人:

    “把你衣服里的面包拿出来。”

    “这……”

    “拿出来!”

    格雷特默默后退两步,背向人群。一阵肢体碰撞的声音,然后,小珍妮恭敬的声音响起:

    “好了,先生。”

    格雷特转身。那个妇人满脸通红,双手捧着一个硬邦邦的面包,局促不安地站在那里。面包并不大,也就双手合捧的体积,上面谨慎地咬了一个小口子。

    大概,她就是以这种动作,显示她“已经吃过了”,从而把面包揣到衣服里,等着带回家给孩子们吃?

    “珍妮,我的医院里,供餐情况怎么样?”

    格雷特轻声问。小珍妮微微躬了躬身:

    “按照您的命令,所有人都可以吃饱。每个护士,每餐的伙食是一个面包,一碗燕麦粥,一杯牛奶,以及一大碗煮熟的蔬菜。此外,每餐会有一个蛋,或者一条鱼,或者一块成人手掌大的肉。”

    她一边说,周围的洗衣妇们一边点头。压低声音,小声赞同:

    “是啊是啊!珍妮小姐说得不错,没有人敢克扣我们!”

    “干我们这种粗活儿的人,谁能吃到这么多东西啊!燕麦粥给你吃饱就了不起了!”

    “还有牛奶!还有荤的!还是吃不饱的话,燕麦粥可以随便再添!”

    “说实话,我现在都是在医院尽量吃饱,回到家就不吃了,口粮省下来给孩子们……上哪儿找这么仁慈的东家啊!”

    仁慈……格雷特是不敢说的,只是摸摸良心,尽量给员工们吃饱罢了。施法者有施法者的标准,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每餐需要有白面包、有精致的菜肴;

    战士有战士的标准,可以吃黑面包,但是要吃饱,要有足够的肉食。只有营养足够,才能支撑他们强大的运动量;

    而护士们……作为普通人,格雷特所能为她们做到的,只有按时、足量供餐。按照居民每日膳食标准,主食、蔬菜、肉食,三大件尽可能搭配妥当,不要让她们饿着。

    至于盗窃食物?

    格雷特微微闭眼,启动传送术。身形一闪,已经从众人簇拥的广场上,传送到法师塔中枢。屈指叩了下塔灵面板,下达命令:

    “moss,调出隐形仆役对食堂的监测结果。昨天,三天前,五天前,十天前,都给我看一下。”

    “好的,老板。”

    塔灵moss二号应声打出一片光幕。格雷特虽然不太管这些杂事,也好歹知道要装监控,让塔灵控制隐形仆役不定时巡查。

    大厅、围墙、产科楼、药剂室、病房走廊、洗衣间、污水处理间……能想到的,可能出纰漏的地方,都让隐形仆役经常去看看。这时一声令下,数据立刻被调了出来。

    格雷特凝目细看,确实如护士们所说,食物数量足够,大家都能吃饱。再看大宗货物进出,也没有负责食堂管理的人,往外私自运送米面肉食的情况。

    他再闪身传送到厨房,后厨里,烤炉热气腾腾,案板上蔬菜、肉食堆积如山。格雷特快步转了一圈,看到排成一排的十几口大锅,里面咕嘟咕嘟地不停翻滚:

    燕麦粥,加了大量土豆和玉米的糊糊,蔬菜汤……

    储存的粮食也好,案板上的蔬菜也好,鸡蛋、肉和鱼也好,看上去还算新鲜,没有出现发霉、腐烂的情况。这样看来,食堂管理人员,至少没怎么捞钱。

    也是。格雷特自嘲一笑:这可不是前世那个世界,还要劳心费力收集证据,还要依法处置。

    在这里,他如果怀疑某个普通人贪污,可以直接用法术讯问,什么【魅惑人类】之类,随便往上丢。问出来了,绑到市政厅,想让他死就让他死。

    而如果不是普通人在医院工作的施法者,哪个不知道好好跟着他,才是最好的晋升阶梯?

    但是到处都没有弊端,就意味着一点,现在外面的情势真的很严重了。格雷特慢慢走出食堂,回到吵架的护士们面前。目光左右一扫,所有妇人都低下头去,大气也不敢喘。

    “你们还待在这儿干什么?”格雷特慢慢地说:

    “医院里没活儿干了吗?床单都洗完了吗?被套枕套拆洗了吗?房间墙壁、床架、小桌用消毒水擦过了吗?病人都去看过了,没有别的需要了吗?”

    “我们立刻就去!”

    护士们、洗衣妇们拔腿就跑。只有小珍妮站着不动,那个偷面包的洗衣妇站在格雷特面前,簌簌发抖。见人群一哄而散,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苦苦哀求:

    “别赶我走,先生,别赶我走!我再也不敢了!扣工钱也可以,罚我别的也行,求求您别赶我走!现在赶我出去,我真的要活不下去了”

    她匍匐在地,声泪俱下。格雷特背负双手,低头静静地看着她,良久,叹了口气:

    “你的月薪是多少,玛莉亚?”

    “五个银币,先生。”玛莉亚胆怯地缩了一缩。五个银币,每天工作10小时,包午餐和晚餐。

    对于什么都不会、只有一把子力气的洗衣妇来说,能找到这样一份工作,能吃饱饭,不被欺负,已经相当好了。

    “五个银币。”格雷特叹息:

    “我记得面粉好像是一个铜币一磅,面包的话……”

    “买不到了,先生!”玛莉亚猛地抬头:

    “最便宜的黑麦面粉,掺了很多麸子的,也要两个铜币三磅了!面包,先生您供应的这种面包,两手合捧大小的,要三个铜子儿,才能买到一个!”

    格雷特倒吸一口冷气。一个铜币一磅,涨到两个铜币三磅,看似数量不多,却是涨价了50%。最底层的城市贫民,怎么禁得起50%的涨价?!

    “而且这还是在尼维斯,大法师们怜悯我们,一直压着粮价。”玛莉亚伏在地上继续哭诉:

    “我丈夫的妹妹一家,他们城里,一磅面粉的价格涨了五倍!五倍!他们支撑了两个月,实在支撑不下去了……”

    说到这里,眼泪成串地掉了下来,声音更咽:

    “夫妻两个,三个孩子,拖家带口来投奔我们。找不到工作,我丈夫心好,又不忍心赶走他们……孩子们已经饿了两天了……大人们还能忍,孩子撑不住……”

    格雷特长长一叹。他环顾四周,见周围没有谁在窥探,随手一抬,两个法师之手交叉飞出,把那妇人从地上拎了起来:

    “不管怎样,你从医院带走食物,这种行为总是不对的,女士。”

    “是的,是的,我有罪。”玛莉亚惊慌地不停鞠躬。格雷特不得不再加了一个法师之手,然后,转头看向小珍妮:

    “做事情要有规矩。只能吃,不能带,这是规矩。但是,”他微微闭了闭眼:

    “如果只是把自己的份额带出去,就,就当做没看见吧……”

    “是的,先生。”小珍妮满脸不忍,微微鞠躬。她顿了顿,欲言又止,终究还是嗫嚅道:

    “可是先生,她们吃不饱的话”

    “面包可以带,鸡蛋,鱼和肉必须当场吃完,安排人监督。另外,”格雷特沉着脸,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严肃到凌厉:

    “如果在医院做错了事,不管是不是因为吃得太少,肚子饿,精力不足,立刻赶出去。现在的情况,我想雇人,要多少有多少,让她们自己想清楚。”

    “对了,把面包再做大一半。”

    小珍妮屈膝行了一礼,快步告退,顺便将那个农妇带走。格雷特站在原地,闭上眼睛,好久,才慢慢、慢慢地叹了一口气

    他建立医院,囤足粮食,给保安们、给医护人员们良好待遇,尽力撑起一方无风无雨、温暖祥和的小小天地。可是现在,外界的风雨,还是瓢泼一样地打了进来。

    亡,百姓苦。兴,百姓苦。人祸天灾,百姓最苦。

    不过,这附近的百姓,已经开始逃荒了啊……这才六月份就开始逃荒了?议会不是已经提早准备,储存粮食,平抑粮价了吗?

    六月份就撑不住了,到秋收,到冬天,到明年春荒时节,还不得卖儿卖女,还不得饿殍遍野?

    格雷特在原地团团转了几圈,到底还是觉得,没法袖手旁观。不行,得告诉老师去,如果碰上评审会的人,也得告诉他们一声

    话说这一届评审会他没怎么打过交道,一个人都不认识。要不然,就以询问谈判进度,问下他能拿到多少钱为由头,去找一找评审会?

    他一跺脚,摸出【无尽墨水笔】,启动了上面的传送功能。身形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已经到了伊戈尔峰顶,抬起头就是巨大的通天塔。

    话说这玩意儿上面的传送功能,本来是定点到伊戈尔峰顶,迷锁外面的。格雷特到7级以后,原本可以自主修改。

    奈何格雷特在传送术上的水平实在一言难尽,法师等级虽然已经超过了,他还是不会改……

    好在他也没这个需求。每天上班下班,和赛瑞拉、伯纳德一起,挤在阿帕背上说说笑笑,挺方便的。传送术什么的,还是留着见老师时候用吧。

    雷霆之主很快接见了他。对于格雷特报告的情况和提出的建议,雷霆之主眉目不动,仿佛丝毫也不惊讶。听完以后,直接扯了张纸条,甩上一个【秘法印记】扔给他:

    “这件事情,本来不打算让你参与的。但是既然你去问了拿这个条子去评审会,就说我的意思,那个什么伯爵领,你去跑一趟吧。”

    格雷特捧着纸条告退,泪流满面。老师您这条子上一个字都不写,只甩了个【秘法印记】对于魔法师来说,这就相当于自己的图章这是让我自己填吗?

    我是不是可以想写什么写什么?

    好吧,我并不敢……

    还有,那个什么伯爵领,到底是哪个伯爵领?到底又是什么事儿?老师您语焉不详的,怎么就把我给打发走了……

    他嘟嘟囔囔地下楼,乘坐电梯,一路降到通天塔第120层。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不是,评审委员会换届,评审会的办公室,并不会无缘无故换地方。

    格雷特这几年,被讯问,开会,商讨,要钱要项目,各种事情,跑评审会已经跑得很熟了。

    评审会八名委员,惯例是每个学派各出一人,担任轮值委员。办公室门口的名牌上不写姓名,只铭刻了各个学派的代表性徽记格雷特猜测,大概是为了省预算。

    于是,格雷特熟门熟路,理所当然,被带到了塑能系委员的办公室里。

    “诺德马克法师?请坐。”

    这次的轮值委员是一位中年女性,身穿深蓝色的法师袍,上面用银丝绣着几片雪花状的纹饰。也许是冰雪方向的魔法师?

    难怪整个办公室里,不用开冷气,气温都下降了两度……

    格雷特规规矩矩地在她面前坐下。接过工作人员送上的茶杯,顺便观察对方:

    这位女魔法师大约四十来岁模样,面容严肃,头发在脑后盘成一个紧绷绷的发髻。法令纹深刻,眉心皱着一道深深的竖线,哪怕是接过纸条,抬头打招呼的时候也没有松开。

    “您好,我是艾丽兹·乌斯曼,本届塑能系的轮值委员。”女魔法师扫了一眼纸条,随即归档,在旁边一个文件架上翻找起来。一边找一边打招呼,语速飞快:

    “您的来意我已经知道了。正好有一件事,需要议会派出等级相当的法师去做,既然是雷霆之主的意思,就劳烦您跑一趟啊,在这里。”

    她刷地抽出一份打着淡黄色标记的文件,翻开扫一眼确认,推到格雷特面前:

    “西边那个岛上,罗思康伯爵,既不响应议会的号召提前屯粮,饥荒来临,又不开仓放粮。现在领地里已经有了成规模的饥民,议会正在和他交涉,要把饥民引导去其他地区,他又不肯”

    “所以需要有人坐镇?”

    格雷特脱口而出。乌斯曼法师勾起一个程式化的微笑:

    “是的。具体谈判、引导流民、转运工作,有人去做,但是需要一个够分量的人去坐镇交涉。现在,就是您了。”

    “我立刻去!”

    肯特王国由两个大岛和若干小岛组成。西边那个大岛名为艾俄兰岛,因为岛上绿树成荫,河网纵横,又有“翡翠之岛”、“绿宝石岛”的美誉。

    罗思康伯爵的领地在艾俄兰岛中部,偏北一点的地区,距离尼维斯大约是200里海路,上岸还要再走两百里左右的陸路。

    根据评审會工作人員提供的消息,议会早就为过去的使者备好了快船,然而格雷特心急火燎

    “不用了!你们找一艘快船,在最靠近艾俄兰岛的地方待命,我直接陆路赶过去!”

    已经有饥民了!

    那就是说,已经开始死人了!

    这时候,早一点到,就好一点!

    “离他们最近的是贝尔敦港,只有20裡海路,可是”

    “那就它了!”

    格雷特跳了起来,飞奔而下。返回法师塔,立刻提高声音:

    “伯纳德!喊上阿帕!赛瑞拉!我要出一趟远门,去西边的艾俄兰岛,你跟不跟我走?”

    “那肯定一起啊!”

    “那就快点!打包一下东西,立刻走!”

    他一边转述情况,一边找出许久不用的空间袋最大的那个已经给林恩带走了哗啦啦往里扫东西。赛瑞拉在旁边听了片刻,一扬眉:

    “那还让阿帕跑什么呀?我们直接飞过去!速度快得多了,今晚就到!”

    “直接飞……”

    “直接飞啊!我载你们!”她大大地展开手臂,骄傲抬头:

    “我现在已经成年了!别说你、伯纳德和阿帕,再来几个,我也载得动!”

    夕阳下,法师塔顶,巨大的银龙冲天而起。伯纳德坐在龙背上,埋着头,紧紧抱住一根棘刺;格雷特坐在他前面,抱着变成猫咪大小的阿帕,身边温柔地缭绕着一缕白云

    那是银龙为他们特地构建的的护罩。有这一缕白云在,风不吹面,雨不沾身。

    破开冷雨,破开云层。银龙张开双翼,从滚滚云浪中一跃而出,来到厚重的积雨云上方。

    夕阳温暖的光芒笼罩在他们身上,把银灿灿的龙鳞和格雷特朝向夕阳的脸颊,一起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

    “赛瑞拉,走啊!往西,往南!沿着海岸线飞,越过海面,对面那个大岛就是!”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求书评,求各种……

    请大家看看自己的粉丝值,不够500的多订阅一点,只有粉丝值超过500的才有资格抽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