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在异界开医院没有那么难吧 加兰2020

第八百三十八章 吃橡子的猪和吃橡子的人(爆更3/5)

    银龙特快的速度果然拔群。

    议会本来的规划是,用整整一夜时间,驶出尼维斯城外的漫长峡湾,进入深海;再用整整一天时间,在艾俄兰岛北部的港口登陆。

    然后,搭乘港口法师塔安排的马车,赶两天陆路。沿路换马,人歇车不歇,加快速度赶路。估摸着,第三天早上,就能到达罗思康领

    一般来说,中阶法师自己赶路的速度,不会超过议会的这个安排。而为这件事单独派遣飞空艇,似乎,又没有这个必要。

    结果格雷特直接搭银龙飞走了!银龙!成年银龙!成年龙族飞翔的速度,比起议会的换船再换车、人歇车不歇,要快好几个档次!

    “对了,刚刚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

    目送银龙优美的身姿没入云层,诺伍德法师和奥罗拉肩并着肩,心醉神驰。好半天,奥罗拉才拍了一下脑门,喃喃道:

    “总觉得忽略了什么的样子……”

    “对了!评审会!通知评审会!”诺伍德法师比他更晚回神。虽然回神更晚,但是因为丰富的社会经验,却是更早想到发生了什么:

    “老板他们是搭银龙过去的!今晚就到,最慢最慢,明早也能到!得通知那边的法师塔,给他们引路,给他们指示目的地!”

    “对啊,可千万不要飞过头了……”

    两人手忙脚乱。赶紧的,联络卡莱尔大法师,请他联络评审会,速度把消息传过去!

    别这里人到了,那里还不知道议会派了谁来!

    格雷特在第二天大清早的时候到达了罗思康领。绝大多数时间,果然是花在了校正方向上。

    落下,找个法师塔,询问方向;飞一段感觉不太对劲,再落下,再找个法师塔,询问方向……

    以及实在折腾得太晚了,找个地方开【庇护小屋】睡觉,明天起来再飞。

    这样也能找到地方,只能感叹这个世界的法师塔形状够特殊,法力波动也够明显,实在好找吧。

    罗思康领的法师塔,显然已经得到了议会加急传来的消息。法师塔外点起三堆篝火,红、蓝、白,三色烟柱笔直向上,为远道飞来的客人指引方向。

    赛瑞拉收敛翅膀,渐渐降落的时候,法师塔的主人,一位8级的魔法师,已经带着四五名弟子伫立塔外,翘首祈盼。

    “你们终于来了!”龙翼扇动的狂风刚一收敛,这位8级法师就快步上前,语声急促:

    “感谢议会派来的支援!我们和罗思康伯爵沟通很多次了,他一直不同意,我们也不能过度干涉……”

    他头发乱糟糟的,眼里全是血丝,也不知道是这几天交涉不顺利熬成这样,还是没日没夜做实验导致。格雷特同样抢步上前,微微行礼:

    “是的,我代表议会来了。那位伯爵在哪里?我们能立刻见到他吗?”

    “伯爵……”法师塔的主持者有些尴尬。他目光从落地化作人形的赛瑞拉,和伯纳德、阿帕身上一一扫过,快速以目光致意。随后半转过身体,向法师塔一抬手:

    “伯爵是个虔诚的教徒,这个时候,应该是在泉水神殿祈祷。而且,按照贵族的礼仪,应该提前呈递拜帖,在对方回应之后再上门……”

    格雷特几乎想说“都这时候了,还管什么礼仪不礼仪”。但是想想,不打招呼直接杀过去,显得像是砸场子似的;

    他自己回乡拜访的时候,子爵当天就派人上门,想请他去赴宴,打扰他和家人聚会。当时他的心情,也是异常恼怒;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一等就等一等,拜帖,就拜帖吧。

    他勉强点了点头,跟随大法师进入法师塔。双方聊起来,再加上议会给的资料,格雷特才知道情势远比他想得简单,也远比他想得麻烦:

    首先,罗思康郡地广人稀整个郡将近2500平方公里土地,人口只有二十万左右。去掉贵族,神殿,法师,战士,这些人上人之外,贫农大概有……

    18万的样子?

    “十八万人都养不活?”

    格雷特惊愕地问。2500平方公里,平均下来,每平方公里只有80人啊!

    一平方公里,80人,别说种地,哪怕就是上树捕鸟,下水抓鱼,吃草根树皮,这饥荒都能扛过去了啊!

    你们是怎么做到,能出现饥民,灾民,流民,搞不定,需要请议会派人的?!

    “这个……”

    主持法师尴尬一笑:

    “这个,事情比较复杂……总之,你见到那个伯爵,就知道了……”

    格雷特确实觉得事情不对劲。这个郡不但人口少,还穷按说一个郡城的法师塔,主持法师,应该有10级以上的水准。眼前这位,只有8级?

    哪怕是格雷特出身的哈特兰城,那种贫瘠偏远,日常连海鱼都少见的腹地,所属的纽曼郡,郡城法师塔的主持者都是10级以上。这位,8级?

    水货吧?还是罗思康郡实在太穷,养不活人,也养不活法师?又或者,不是地方过于贫瘠,而是人祸?

    格雷特的这个疑惑,在伯爵府请他赴宴的时候,果断偏向了人祸的方向。罗思康伯爵倒是十分热情,一接到法师塔的帖子,立刻就派人上门邀请并且,派来了伯爵府最好的马车。

    乌沉沉的胡桃木,细细的金丝银丝盘绕成魔法阵,随手一摸却是平滑如镜。一进车厢,温度和外面立刻就是两个世界,竟是常年附加了【耐寒耐热】这个魔法。

    格雷特轻轻吁了口气。这一辆马车在尼维斯不算什么,差不多的五级法师都买得起那是因为,尼维斯集中了大量的低阶法师,法师学徒,和手工业者。

    可是,在这里?

    一个郡,区区二十万人,要养活贵族、法师塔、神殿和军队,还要维持这样高的消费水平?靠什么?

    格雷特很快就知道了靠什么。罗思康郡是有特产的,那个特产还相当著名

    伯爵府的宴会上,身着绣花号衣的仆人用带着特制银托架的小推车推来一支火腿,依次经过诸位客人身边,向众人展示。

    头戴白色高帽的大厨看衣着,他应该也是贵族,所谓膳食总管之类的身份起身微笑:

    “诸位请看,这只火腿的蹄子是纯黑的,这是罗思康地区特产黑脚猪的证明。这种猪生长在树林稀疏的橡树牧场,吃野生的香草和橄榄长大,而到橡子成熟的时候,它们就几乎只以橡子为食……”

    格雷特目光下垂,不动声色,心里却是暗暗皱眉。生长在橡树牧场?只以橡子为食?

    橡树是自然之神教团的圣树,这种黑脚猪占据了大片的橡树牧场,自然之神教团知道么?

    当然,这个宴会上,也确实没有自然之神的牧师。也不知道是忙着救助流民,根本顾不上,还是和伯爵府说不到一起,根本不搭理他。

    只见大厨带着淡淡的自豪微笑,继续介绍:

    “这种猪的后腿肉,经过纯净岩盐的腌制,在安静的、温度几乎恒定的,地下酒窖里悬挂,由手艺最好的制作者定时为其涂油,调整悬挂位置和肉面的朝向。让火腿在自然环境中缓慢熟成”

    他稍稍提高了一点点声音,:

    “最精品的火腿,需要在这样的环境当中,熟成整整四年。”

    听起来很像《舌尖上的**》或者《风味**》的解说词……格雷特露出符合社会期待的微笑,心里急速计算:

    只吃橡子,一头猪在育肥的过程中,要吃掉多少橡子?又要占据多少林地?

    这些林地显然是不能耕种的,那么,整个罗思康郡,除了用于牧猪之外,还有多少给人种田的地方?

    可恶,数据过少,计算不出来。要是能知道这里每年的火腿产量就好了……

    格雷特飞快计算的过程中,大厨从侍者手中接过一柄锋利的尖刀,在火腿表面轻轻一批。尖刀入肉,过程流畅丝滑,片掉一小片带着蜡黄外壳的火腿之后,又换了一柄尖刀,轻轻横过

    右手持刀,左手持一柄特制的方形银镊子,夹持着片下来的火腿。那火腿菲薄如纸,微微透光,绵长不断。显然切割者的手十分有力、也十分稳定。

    没准是个骑士呢?

    格雷特事不关己地想。

    “吃着香草、橄榄和橡实长大的黑猪,又经过精心的腌制和熟成,其肉色由粉红到玫瑰红,夹杂着白色的脂肪,呈现出美丽的大理石花纹。”

    主位上的伯爵次子接替了介绍的工作,向众人微笑:

    “肉质又轻又软,混合着特有的橡实香气,口感极为精致。空口品尝,可以直接感受到它独有的风味。诸位,请。”

    说到这里,大厨已经片下了一片一寸宽、半尺长的半透明火腿,微微一抖,就卷在切片刀上。在主人示意下,送到今天远道而来最尊贵的客人格雷特面前。

    大厨微微躬身,将火腿凝在格雷特面前三寸不动,面带微笑,用眼神示意:

    闻一闻,然后,吃掉。

    格雷特也算是有点见识的,在法师护甲的笼罩下面不改色,咬下那片火腿。嚼一嚼,确实不错,很柔嫩,很鲜美,但是,似乎也不像他们吹的这样。

    橄榄香味?

    橡实香气?

    丰富而精致的味道?

    那是什么?

    “这味道不会是他们吹的吧?”

    赛瑞拉细细的声音透过魔法传音入耳。格雷特险些笑了出来。嗯,要确定是真的有这种特殊风味,还是卖家自卖自夸,应该尝试搞一个双盲评审……

    把金华火腿、云南宣威火腿,以及这种那种火腿集中在一起,最好都是特地调整过的生食做法。然后,蒙上眼睛,不许看,只许品尝,说出几号火腿是哪个品种?

    他侧头一看,只见赛瑞拉皱着纤细的眉毛,嚼两下,停一停,再嚼两下,满脸迷惑。再嚼两下……

    咦,没了!

    我还没尝出来!

    “啊,精灵小姐对我们的特产感兴趣吗?”主人笑着提高声音:

    “安达,给美丽的精灵小姐再来一片!”

    给予远道而来女士以特殊照顾,在众人看来理所当然。至于伯纳德就没那么好运气:一人一片,只够一口,管你细嚼慢咽还是囫囵吞枣。

    一轮空口品尝之后,格雷特又见识到火腿配蜜瓜(今年的蜜瓜不好,将就着吃吃吧);火腿配红酒;火腿配面包等种种吃法。

    还是之前的感觉。确实不错,然而传说中的那种,火腿的脂肪在口中缓慢融化,丰沛而富有层次的滋味,像花蕾一样逐渐绽开,伴着特有的果木清香什么的,格雷特是半点也没吃出来。

    似乎是看贵宾吃得不满意,伯爵次子思忖片刻,低声吩咐两句。很快,又一辆小推车被推了出来。这一次,伯爵次子亲自起身,接过片肉的尖刀:

    “当然,罗思康的珍馐,瑰宝中的瑰宝,足以作为女王的飨宴和供奉诸神的祭品的,只有这个。尊贵的客人,请品尝。”

    又一片菲薄的火腿缠在刀尖上,被送到格雷特面前。这一次,格雷特只是轻轻一嗅,便嗅到了熟悉的奇异芳香。

    他倏然抬头,看向对方。已经人到中年,主持家族产业逾二十年的伯爵次子,轻轻点头微笑:

    “这是生长在我们家族的祖地的橡树林的,精心挑选的魔猪幼崽。从小到大,喝的是带有魔力的泉水,吃的是百年以上,拥有奇异力量的橡树的果实。”

    格雷特咀嚼了一下火腿,微微闭眼。一下,两下,三下。清新的自然气息在口腔中弥漫,哪怕是他,一个近乎冒牌的自然之神牧师,也不会错认那种力量

    祖地?

    你们家族的祖地?

    用魔力泉水浇灌的林地,拥有奇异力量橡树?

    他睁开双眼,用礼貌的微笑,遮掩住眼底的一片冰冷:

    “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味道。”

    “是的是的。”伯爵次子满脸自豪:

    “整个罗思康郡,每年出产四万条火腿只有精心制作的后腿才能称为罗思康火腿,而前腿,只能称为黑脚猪火腿。而这种魔猪的火腿,每年不到一百条。”

    “非常荣幸能够品尝到它。我想,我会记住这种味道。”

    除了橡实火腿之外,宴席上其他的菜肴乏善可陈。格雷特食不甘味,宴席上的其他人,倒是吃得津津有味。好容易吃完,众人转入会客厅,格雷特迫不及待地就提出了问题:

    “我受魔法议会的委托,特地从尼维斯赶来,接手饥民的安置转运任务。请问一下,当地目前有多少贫民无力维生,什么时候才能开始转运?”

    “这……”

    宴会的主人,罗思康伯爵次子,佩尼亚骑士脸上的笑容一僵。他求助地看看左边,战神神殿的大主教眼神平视前方,置若罔闻;

    再看看右边,泉水女神神殿的大主教苦笑一下,向他丢了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本地法师塔的主持者,站在这位议会特使的身边,冷冷地盯着他。看上去,积攒了一肚子怨气,只是没有立刻告状了。

    “这个……比较麻烦……”

    他硬着头皮顾左右而言他:

    “本地基本上都是佃农,您也知道,佃农是不允许随意离开领地的……按照王国的法令和约定俗成的规矩,佃户都属于领主……您看到了,我只是父亲的次子,没法做这个主……”

    “是啊!解放佃户,或者让他们迁徙,这种事情只有家主能够决定,佩尼亚是不能越权的!”另一位参与宴会的宾客搭话。

    格雷特记得,开宴之前介绍过,他是当地某位子爵的第三子。旁边其他几个或附和、或点头的,也都不是承袭爵位的贵族本人,不是次子,就是幼子。

    “那伯爵本人呢?”格雷特不理那个宾客,双目平视,紧紧盯着佩尼亚骑士:

    “或者,他的长子,爵位的继承人呢?”

    “父亲和大哥都在王都。”见对方没有逼着他下决定,佩尼亚骑士的胆气显然壮了不少,抬眼直视格雷特:

    “身为贵族,他们需要履行自己的义務,全年几乎都在王都。不僅是父親和大哥,这片地区的贵族,差不多一年到头,都不在艾俄兰岛。”

    格雷特皱眉。他环顾周遭,看见几位贵族子嗣,以及两位神殿的大主教都在轻轻点头,心知这是实情。想了想,又抱着一线希望问道:

    “那么自由民呢?有没有自由民陷入困境,活不下去,需要迁移的?”

    “法师大人您说笑了。既然是自由民,怎么会活不下去呢?真到活不下去的地步,都已经变成佃农了,又怎么能随便迁移?”

    格雷特一口气噎在喉头。他默然环顾一圈,目光从在场众人身上逐一扫过,扬起一个凉凉的微笑:

    “既然如此,我也不会逼迫诸位做超出权限的事情。骑士先生,诸位,不介意我在罗思康郡,到处走走看看吧?”

    “当然,当然!我们这就安排向导”

    “不必了。區区罗思康郡,我还是不至于走丢的。”

    格雷特憋着气扬长而去。招出两匹魅影驹,和赛瑞拉并骑而行,伯纳德骑着阿帕跟在后面,立刻就飚了出去。沿着稀疏的橡树林不知跑了多久,赛瑞拉忽然耳朵一竖,紧紧勒住了马:

    “格雷特,你听到没有?”

    “什么?”

    “那里”

    顺着赛瑞拉指出的方向向前奔出一段,格雷特也听到了风中传来的声音。惨叫声、怒骂声、哀求声、鞭打声,声声入耳,惨烈惊心。

    再催马向前,村口的一个木架子上,绑着个血肉模糊、一丝半气的男子。格雷特微微皱眉,随手洒出一片治疗术,问挥鞭抽打他的人:

    “这个人为什么要挨打?”

    “牧师老爷!”挥鞭的人不知道是村长还是战士,还是别的什么人赶紧放下鞭子过来行礼。听格雷特问起,他有意无意地移动身体,遮住木架:

    “这家伙不值得您同情!他是个贼!他居然敢进入老爷的领地,偷窃橡子来吃,简直是罪大恶极!”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求书评,求各种……

    请大家看看自己的粉丝值,不够500的多订阅一点,只有粉丝值超过500的才有资格抽奖!

    ------题外话------

    感谢@宇智波研哲打赏的500起点币

    爱尔兰是真的地广人稀……

    2020年的数字,全国500万人,平均每平方公里71人……就这,还要算上都柏林120万人……

    罗斯康芒郡的人口是64500人……

    1845到1850年的爱尔兰大饥荒时期,人口800万人……我看在这个数字的份上,给罗思康郡人口数量乘了三……

    我都不知道这么低的人口密度,是怎么做到能够饥荒,饿死人的……我查过了1845-1850年爱尔兰大饥荒,我还是不太敢相信……

    ps:

    在叮咚邻里团上下了一单,看见他说明天能够送货……稍微不那么恐慌了一点……至少缺菜了,提前一天抢菜,第二天还是能吃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