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星界使徒 齐佩甲

043 归城与发难

    每次异血强化,都比上次更易失败。

    看来自己和常人没太大不同,面对这种不成功就升天的概率,不像一些天之骄子必定成功,哪怕0.01%的成功率都能锁死一样。

    如果不是身体在强化中开始崩溃,自己倒有更多时间去苟着,琢磨如何获取更多信息态粒子。

    但现在只能越快越好,用激进的办法。

    周靖心中已有决断。

    最后再搏一把,看看能不能砍出影响效应,补上通关的最后10点信息态粒子缺口。

    如果不行,那就继承杰森的力量,开个新使徒了,反正发育起来不亏。

    他现在有了经验,没那么急,目标是在主世界登上移民飞船前得到超凡力量,期限是两个月。

    而“杰森·伍德”发展相当顺利,远超他的预计,成长到如今的水准,也只是花了主世界的七八天,机会充足。

    此行回去找领主,估计凶多吉少,也得做些准备。

    现在身上值钱的东西,大概只有一千四百多的银币,这笔钱就没必要带着了,就近找个地方埋起来。

    如果这次遭难了,正好等下个使徒再拿回。

    趁着罗斯去埋宝藏,周靖也检查了一番当前的状态。

    内脏、关节时不时疼痛潮热,鼻血滴滴答答流,但身体状态却颇为亢奋,好似累到一定程度反而精神起来了,又像压榨出生命力,在最后的时间里燃烧起来。

    感觉就像一辆就快散架的车子,却跑得飞快。

    虽然此次强化是第三种状况的“假性成功”,产生不可逆伤害造成基因崩溃,但强化改造完成,二次强化的力量已然产生,即便生如夏花,亦是得到过。

    他仔细看了一眼二次强化带来的特性。

    [【筋骨强韧】]

    [效果:你的防御、动作稳定性得到大幅强化,你能承受更强的冲击力而不受伤]

    [【狂风迅猛】]

    [效果:你的爆发力、速度提升,快速攻击时能发挥出更强的威力]

    [【虎勇】]

    [效果:你具有猛虎般的勇力,破坏力增强,势不可挡]

    [【低级风元素抗性】]

    [效果:你对风元素具备些微抗性]

    此次继承了风啸虎的长处,没有“雷袭”那样的主动特性,四个特性都是被动,从各方面提升体能。

    初次强化的雷击豹药剂,以速度、敏捷、爆发力为主。而此次带上了虎种异兽的特性,不仅矫捷,力量与防御也获得了被动加持,比雷击豹更加悍猛。

    “我的体能属性到40点,已经是一阶的极限,好像没法再升了……体能强化多出来的3点,应该是无法超出极限,所以暂时没有生效?”

    周靖心里琢磨。

    估计这多出来的+3体能,需要突破一阶极限后才能加进属性之中。

    怎么突破属性的一阶极限,面板没有提示。

    他估摸着也是和常人一样,要么有特殊机遇,要么日积月累水滴石穿,用日复一日的锻炼打破瓶颈。

    当下是没办法尝试。

    另外,此次除了提升【异血战士】体系的层次,还得到了对异血战士的首杀成就。

    从后缀来看,杀死每一级强化的异血战士,都有成就。

    而同步率加了10%,估计是这番厮杀贴合了“杰森·伍德”的特性。

    坚毅尚武,追求力量,突出一个武痴和头铁。

    没过多久,罗斯便两手空空回来,周靖按住他的脑袋,接收了影像,记住这笔巨款埋藏的地点标记。

    随即,他从地上捡了两柄相对完好的长刀当备用,带着罗斯奔向白原城的方向。

    ……

    夜色逐渐笼罩大地,月光为白原城披上银纱。

    城内,许多屋子亮着灯,街上却没几个行人,不复白天的热闹。

    到了晚上,城镇内宵禁,绝大多数居民都回家了,街上基本只有卫兵在巡逻。

    除非特殊状况,晚上一般不允许进出,此时的城门口已经放下木制闸门,两边的火盆照明。

    四个卫兵正在门里面,百无聊赖靠着墙聊天,话题都是喝酒、赌博以及哪家旅馆的侍女好看。

    正吹着牛,其中一个卫兵忽然看见城门外的道路出现两条人影,正在迅速靠近。

    “站住,什么人?”

    卫兵开口喝问。

    很快,周靖与罗斯来到城门前,门后的卫兵借助火盆的光亮,看清了两人的样貌。

    周靖一身血污已然结痂,口鼻间一片黑色血迹,腰间还挎着一个被血痂染得暗红的布袋,鼓鼓囊囊不知道装了些什么。

    四个卫兵见周靖经过鏖战一身血污的样子,都是吃了一惊。

    “是猎人朋友?你……这是怎么回事?遇到异兽了吗?”

    卫兵里有人认出了周靖,惊疑问道。

    “对,有紧急事态,我要去见领主,让我进去。”

    周靖面不改色。

    “呃……好。”

    四名卫兵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放人,转动绞盘,一点点升起闸门。

    虽然晚上一般不开门,但猎人在许多城市有特权。

    如果是熟识的猎人,或者有紧急情报,卫兵们也会放人进去。

    闸门很快升起一半,周靖带着罗斯矮身走了进去。

    四个卫兵围了过来,好奇看向周靖腰间的布袋。

    “这里面是什么?”

    “证物。”

    “什么?”四人一愣。

    就在这时,周靖忽然动手,手臂仿佛打出残影,连环几巴掌扇在四人的头盔上。

    扑通扑通

    四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打翻在地,晕了过去。

    周靖甩甩手,对这种普通人,他还是尽量控制力道的。

    他不想接受盘问,就算可以编理由,也要等卫兵通报才能去见领主,他不想给鲁特更多提前准备的时间。

    搞的就是突然袭击!

    一赚开城门,周靖便没有耽搁,直接带着罗斯摸黑冲向市中心的领主长屋。

    ……

    领主长屋,二层书房。

    房间里烛光明亮,鲁特翻阅着账本,时不时望向窗外。

    这里的窗口正好可以俯视城堡大门,他正等着马格吉得手归来。

    “也太久了点,七个对付一个,按理早就解决了。”

    鲁特眉头皱起,有点不满效率。

    在他的预想里,现在马格吉应该该把周靖悄悄抓回来,供他在地牢里审问了。

    当然这是最理想的状况。

    而最坏的结果,鲁特也有预想,那就是马格吉等人埋伏失败,被周靖溜了,这样可能会让人家察觉到什么。

    不过,他了解马格吉等人的胆子,不会做得太过火,大概率不是抱着杀死周靖的态度,所以即便被周靖跑了,自己也有转圜的余地。

    要是可以的话,鲁特更希望身边的寸头男执行这项任务,奈何人家不是他的下属,他命令不动。

    但七个异血侍卫倾巢而出,拿下一个初次强化的异兽猎人,在他看来也基本不会出问题。

    鲁特正思索着,往窗外一瞥,忽然看见两个身影从街上疾驰而来,直直奔向城堡门口。

    大门两边的卫兵立马拦了上去。

    鲁特一眼便认出满身血污的周靖,顿时惊了一跳。

    “怎么是他自己过来了?马格吉他们呢?”

    他急忙站起,凑到窗前想仔细观望。

    然而就在下一刻

    轰隆!

    楼下传来大门破碎的声音,夹杂着卫兵的痛呼。

    “糟了!”

    鲁特心里咯噔一下。

    他急忙走出书房,从二楼走廊望向一楼大厅。

    只见大门已经碎成满地碎块,几个卫兵躺了一地,惨叫连连。

    而周靖踏着大门碎片走进来,缓缓抽出双刀,整个人仿佛背着月光。

    这里的动静,惊动了城堡里的所有人,一队队卫兵从各处冒出,赶紧围了上来,约莫有三十多人。

    “杰森!你要做什么!”

    鲁特扶着二楼栏杆,俯视周靖,开口暴喝。

    周靖抬头,看见二楼的鲁特,随意抖开腰间的布袋。

    骨碌碌……

    马格吉等七名侍卫的脑袋滚了出来。

    鲁特眼睛猛地瞪大,呼吸一窒。

    都、都死了?

    七打一,还全被反杀了?!

    鲁特懵了。

    “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这几个领主侍卫,会在半路截杀我?”

    周靖沉声开口。

    鲁特压下内心的震骇,深吸一口气,朝着卫兵暴喝出声:

    “封门!”

    众多士兵立马行动,绕开周靖,围堵住门口。

    周靖看了一眼,并未阻止,反而歪头看着鲁特。

    “你不准备解释?”

    “这个人无缘无故杀死我的七个侍卫,先把他拿下再说!”

    鲁特根本没有回应的意思,反倒是朝士兵们肃然下令。

    他第一时间本想辩解一番摆脱干系,但转念一想,忽然发现无需解释什么。

    周靖杀了他的七个侍卫,还闯进城堡,自己占理了。

    在这个关头多说多错,没必要急着说背后理由如何,不用回应周靖的“一面之词”。而是直接计较周靖当前行为,借题发挥,将周靖看作杀人凶手,当场拿下。

    这样能重新占据主动,而且没人能说自己做得不对。

    话音落下,卫兵们就要听令行事,齐齐围杀周靖。

    然而这时,周靖提起双刀,指向两边。

    “不怕死的就上来。”

    在场卫兵顿时停住了。

    众多士兵纷纷咽了一口唾沫,谁不知道猎人超凡的战力,面对满身煞气的周靖,众人顿时踌躇不前。

    简直开玩笑,他们全是普通人,怎么敢和猎人打啊?!

    七个领主侍卫的脑袋还在地上呢,众多士兵可不想加入他们的派对。

    就在这时,尖锐的破空声陡然响起。

    咻!

    周靖警兆顿生,立即举刀一挡。

    啪!

    一颗石子击中刀身,顿时炸得粉碎。

    这一击蕴含着惊人的冲击力,周靖手腕剧震。

    他急忙五指用力,才重新握紧兵器,没让长刀脱手飞出。

    有高手!

    周靖凝目望去。

    只见寸头男从领主身后的屋子走出,翻过二楼栏杆,轻巧落在一楼地面,朝着周靖走去。

    “拿下他!”

    鲁特在二楼沉声开口。

    从周靖杀进来,直到现在,鲁特都不曾害怕过。

    正是因为寸头男的存在,战力深不可测,这是鲁特最大的底气。

    他虽然一般指挥不动寸头男,但一旦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寸头男必然会出手。

    所以鲁特此时根本不慌,一点也不怕周靖。

    寸头男没有理会鲁特,而是扫了一眼马格吉七人的脑袋,又看向周靖,淡淡道:

    “放下刀,我不杀你,由领主审判。”

    闻言,周靖顿时咧嘴笑了。

    ……

    另一边,猎人酒馆,不少猎人正在聚会闲聊。

    “……你们别不相信,那个杰森只用了三个月,就精通了两门猎人呼吸术,比得上常人数年的锻炼!”

    维斯拍着桌子大叫。

    酒馆里的猎人们一阵哄笑,屋子里充斥着快活的空气。

    “少瞎扯了,你吹牛靠点谱吧。”

    “杰森是挺厉害,但你说得太夸张了,哪有人能办到这种事。”

    维斯好似不忿一样,梗着脖子道:“你们要不信,咱们打个赌!一人两百银币,敢不敢?!”

    场中顿时一静。

    紧接着,爆发出更大的笑声。

    “哈哈哈,这是想给我们送钱吗?”

    “你赔得起吗?”

    “来来来,不赌是异兽养的!”

    众人哄笑,纷纷应下赌约,只想看维斯的笑话。

    “谁都别反悔!”维斯大声道。

    “哈哈,只要你不反悔,我们肯定不反悔。”

    “就这么说定了!”

    维斯好似赌气,实则心里都快笑开了花。

    巴隆这招真好使!

    别看那家伙浓眉大眼的,该鸡贼的时候,也不输给别人。

    维斯当过冤大头,此时用丰富的经验,坑别人当冤大头。

    这波赚翻了!到时候找杰森五五分账去!

    维斯心里美滋滋。

    韦伯孤零零坐在吧台角落,一个人喝闷酒,无语地朝这边看了一眼,没有参与赌约的意思。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远远从城中心传来。

    好似有楼房坍塌了一样。

    在场众多猎人被吓了一跳,顿时停止笑声,凑到窗外看过去。

    但漆黑的夜色中,看不清城中心发生了什么。

    韦伯毫不犹豫起身,背上武器走出酒馆。

    “去看看,别是什么会飞的异兽降落了。”

    闻言,众多猎人脸色一正,纷纷放下酒杯,全体出动,前往巨响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