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神秘之劫 文抄公

第812章 驾崩

    “这是…龙气更迭,今夜真龙死?!”

    亚伦摸了摸下巴:“官家得我交梨火枣,身体康健,必不是突发恶疾那就是,

    被弑?文官集团,真有这么大胆子?”

    他想了想,心中起了一卦,果然是‘大凶’!“果然出事了!"

    这下更无疑虑,然后就开始思考对策。“官家虽然死了,但还有皇子,可惜最大的也才七八岁.纵然将太皇太后拉出来摄政,朝政也会由顾命大臣把持!”

    “然后开始清算上一代恩怨,我就要倒霉了哪怕掌握御剑术,能百步飞剑,若掌握地形之便利,纵然来个一千人亚伦也不惧,但还是有些危险。

    比如被骗进宫里,然后殿门一关,甲士齐出,配合弓弩,那就死定了!或者逃跑之时,没有及时逃出城门,结果京师城门封闭,全城大索一一这样的话,哪怕他杀得再多,最终还是要完蛋!

    而朝廷根本不会在乎区区千人伤亡!怎么算都是亚伦亏引!“恰逢此危机万分之时,就要当机立断!至少不能让踪迹暴露于敌人眼中!”

    亚伦当即想也不想,叫了一声:“小玉!”吼吼!一头雪白老虎顿时呼啸一声,从花园中跑了出来,来到亚伦身边,亲昵地蹭着他的裤脚。

    “老爷?”这自然也惊动了其它下人,寇三与珍珠赶来,看到正在打包皇帝赏赐的亚伦,不由面面相觑。

    亚伦将一柄黄玉如意拿起,这如意色泽明黄,玉质温润,雕工也极其精美,显然是难得的佳品,能卖不少银钱。属于官家赏赐之物,他平时也挺喜欢把玩的,这次便一起带走。珍珠都诧异:“老爷您为何跑路动作如此熟练?

    莫非是早就知道长生丹炼不出来?早有打算?“废话少说…本真君准备跑路,你们谁愿意跟随?”亚伦扫一眼众人,故意问道。寇三不着痕迹地退了一步。

    说实话,他也觉得自家老爷可能是牛皮吹破,然后丹药炼不出来,准备跑了。

    历来这样的道人还少么?若不是亚伦身边还有一头猛虎,他都准备直接喊人报官了。

    珍珠却是一咬银牙:“奴家愿意跟随道长,不论天涯海角。甚好。”

    亚伦刚刚要让珍珠骑上白虎,鼻尖却忽然嗅到她身上的一股异香。

    此时心中一动,又给她算了一卦。“大凶?看来这异香,就是追踪线索?”

    “唉…纵然救命之恩,也抵不过敌人拉拢么?”

    亚伦叹息一声,缓缓抽出长剑。“老爷您在说什么?”7珍珠脸色惊慌,却见眼前青光一闪,她的头颅就亚伦收剑而立,冷笑看着寇三与其余仆人:“本真君今夜就要走,你们明天清晨大可去上报官府,那是职责所在,本真君不怪你们.但若今夜上报,那就是本真君之敌!”

    这一府仆役,当中混了多少皇城司乃至各势力眼线?伴随着威胁,小玉也发出低吼。“真君要去何处,我等怎么敢阻拦?”寇三立即跪了,连连叩首,生怕自己步了珍珠的后尘。这位道人可是杀伐狠辣的主儿,那钱天如与夏侯英就是铁证啊!

    “如此甚好。”

    亚伦点点头,骑上小玉,就出了真君府。轰隆!夜幕昏沉,忽然响起几道雷音。继而,淅淅沥沥的小雨就落了下来。

    “官家龙御归天,就有这雷雨,此世果然真有天人感应此时街道入口处早已落闸,幸好大松文恬武嬉,军备早已废弛,这闸门也不高,小玉直接跳了过去。

    “这时候城门早关了,我必须尽早甩脱眼线,再找个安全之地躲起来…然后等到城门开启就立即出城!”

    亚伦居安思危,早就想好了撤退计划。朝廷不可能为了抓一个妖道,就一直封闭所有城门!而只要城门开启,亚伦就有把握杀出去!‘说实际.纵然我束手就擒,也未必会死,只是可能被人囚禁,然后炼一辈子丹而已但我万万不接受此种结果。

    ’雨幕与夜幕交融,前方忽然出现十几名黑衣人,一个个默不作声,忽然抽刀,配合着杀了过来。他们手中的刀是百炼长刀,虽然不是军中制式,但这种军阵与凛然之气也相当明显!

    除了军中,帮派中养不出这种刀客!‘看来.…有军中大佬拼着不要交梨火枣与长生丹,也要我的命?这群人三個一组,从前后左右包围过来,着实难以抵挡。

    亚伦平静抽出长剑,身形倏忽飞出,一剑破开雨水,在黑夜中亮起一道白光,

    又好似一道惊雷!咔嚓!在他前方的三名刀客只感觉手腕一颤,长刀脱手飞出,继而眉心、脖子、心口等要害之处浮现出一粒红点,就这么倒了下去。

    论杀人之术,亚伦只会超出他们百倍!更不用说,还有御剑术的底牌!当然,此时他还是藏了一手,并未以道术御剑,只表现得宛若世俗中的绝顶剑手!吼吼!另外一边,小玉奋勇扑击,咬死了几名刀客,但身上也被划出多道伤口,虎目赤红,正是困兽犹斗!“点子扎手,一起上!"

    看到亚伦顷刻间解决了三人,剩下的刀客对视一眼,直接舍弃了小玉,冲向亚伦,接连挥出刀锋!他们都是军中死士,一旦只攻不守,那任凭什么武林高手都要头疼。更不用说此时配合有度,让亚伦宛若跟一位七手八脚的巨人决斗,各种进攻同时从不可思议的角度而来,挡不住任何一刀都是死!

    下一瞬,亚伦收剑,吐气。在他的挥舞之下,那剑刃似乎都有了灵性,三尺一内雨治不洪却是暗中动用了‘御剑术’,加持自身剑法,直接进入超凡入圣之境!

    叮叮当当!只听几声脆响,数柄长刀飞出,有的还连着手臂。继而又是一道剑光闪过!

    那些围攻的黑衣刀客死士,纷纷捂着喉咙,不甘地倒了下去。“呜呜!”这时候,小玉才来到亚伦身边,声音中带着呜咽。

    雨水混杂着血水,从它上好的皮毛处落下,在地面上形成一片血滩。“哈哈委屈了?”雨夜、疾行、杀人亚伦却只觉得痛快,摸出几枚枣子,喂小玉吃了。

    白虎咆哮一声,身上的伤口顿时愈合,又是精神百倍。亚伦却不再笑,脸上的表情带着凝重,望着雨夜中抱剑走来的三人。

    这三人身披蓑衣,头戴斗笠,手中剑鞘古朴,显然都非凡品。尤其身上那股锋锐,更是令亚伦眼皮一跳:“绝顶剑手?剑道宗师?”这样的人,或许在军阵中没什么大用,但在市井之间刺杀决斗,却是无往不利。并且,身上都有道符,此时一张接一张燃烧,明显获得了道法加持!“道门培养的剑客?护道武士?”

    亚伦见了,不由就笑:“紫石呢?出来吧!”一点灯笼在黑夜中渐渐靠近,正是紫须紫袍的紫石真人!

    他一手提灯,一手撑着一把油纸伞,喟然一叹:“道友果真明悟天机,一旦知晓真龙陨落,就立即出逃并杀军中死士十数人,这份果断,当真天下无双!只可惜你不是我道中人“废话说了那么多,还不是凯舰我的道法?”

    亚伦哈哈一笑:“道门要培养绝顶剑客也不容易,若我杀了这三个,不知你崇明道还剩多少?”紫石真人脸上紫气一闪:“道友大可试试!杀!”

    一名剑客拔剑出鞘,同样也是一剑刺破雨幕,带着堂皇大势。就在他出剑之时,旁边两名剑客同样出剑,一人剑法如万花绽放,明艳而不可方物,另外一人却是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这三位绝顶剑客同时出手,隐隐间带着三才军阵的味道,凶险更是比之前被死士刀客围攻更胜十倍百倍!

    此世毕竟人身有极限,亚伦与这三位剑客都到达了极限,接下来不过比拼眼力、见识、经验、勇气、配合而以一对三,必输无疑!这也是此世道人比不上体制的原因!超凡上限不高,以众凌寡,便战无不胜!‘好在我不是此世之人,跟我斗剑?那就让你们见识一下真正的剑术吧!咻咻!亚伦发髻之上,一根乌黑发亮的铁簪忽然一闪,刺入空中,发出破空之声!噗噗!

    动念之间,真正的‘御剑术’发动!只见一道乌光纵横来去,那三名剑客才刚刚冲出几步,就草名其妙地倒下,死不瞑日!“七修、百灵、碧落、黄泉、望舒、

    羲和…去!”

    亚伦每说一声,就有一枚钢针自怀中浮现,没入四周。黑暗之中,惨叫声不断传出。一名手持弓弩的黑衣人直接被钢针从眼眶刺入,刺破大脑,倒在地上,连脑髓都流了出来!百步飞剑,独步天下!御剑术一出,方圆三十三丈之内,已经再无敌人

    “这…这是御剑?”紫石真人瞪大眼眸,望着停在他眉心一寸处的黑铁簪,脸庞各种神情一闪。羡慕、嫉妒、震惊、愤恨、遗憾、惋惜“世间竟有如此道法?”

    “你究竟是何人?”紫石真人望着亚伦,隐约间觉得崇明道做了一件大错事。

    若所有道人都跟这虚灵子一般,那天下还有龙气什么事?只可惜…已经成了敌人。而这,可能将是整个崇明道的大劫!“去冥土问吧!”亚伦冷笑一声,看到了紫石真人身上的雷光,知道这位真人还想负隅顽抗。

    “紫阳雷紫石真人须发怒张,怒吼一声。但就在此时,数枚钢针飞剑,已经从他双手双脚、心口等要害穿过去!

    噗噗噗噗噗!无数血水飞溅之中,那一枚铁簪直接从他眉心刺入,彻底终结了这位崇明道真人之性命!砰!紫石真人的尸体倒在地上,一点灵光直接往冥府去了。

    “阴曹地府么?”亚伦觉得颇为有趣,继而一甩长劍,鲜血瞬間被雨水洗刷乾净。那一根铁簪小剑也落到他的发髻之上,一根又一根细针飞回,在他面前整齐排列,被一把收入怀中。“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他慢慢吟着诗,身形与雨幕渐渐融为一体数日之后,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在京师传开。

    官家夜间不慎落水,天明就驾崩了年纪最大的皇子在灵前登基,然而毕竟还未成年,因此太皇太后垂帘听政。但太皇太后也很老了,又按照遗旨,任命了三位顾命大臣,主持大行皇帝的丧葬事宜。全京师尽皆缟素,禁歌舞娱乐、聚众饮酒:菜市口。

    “杀头了、杀头了!还是大官!竟然是贾严!贾相倒台,  竟然被直接处斩?我大松刑不上大夫,这未免也太过一群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士子议论纷纷。虽然皇帝一死,宠臣倒霉是理所应当,但这未免也太快,更是太过狠厉了一些!由此可见,那三位顾命都非善类啊!

    在一片喧器声中,贾严与几个倒霉蛋被披头散发地带上台,刀斧手怒喝一声,

    刀光一闪,便直接身首异处!

    围观的人大声叫好,毕竟这奸臣的确没做啥好事,反而搞得民怨沸腾。热闹过后,有未大的人群也就物物散么。

    亚伦戴着个斗笠,来看官府张贴的榜文:“嗯有那么几分罪己诏的意思,竟然来了个全盘否定,还通缉我这个妖道?顾命三大臣中,童京不用说了,另外两个文官也跟我不對付好吧,我根本就没有盟友。”望着榜文上褫夺自己封号的宣告,亚伦幽幽一叹。朝廷册封没有了,虽然之前一次性入账的气数点还在,但日后每天细水长流地从朝廷气运中抽取一部分气数点就不要想了。“别人给你的,自然也能轻松拿走“果然还是要自己抢来的才最可靠。”

    “看起来这顾命大臣配合内廷的权力架构应该还算稳固,童京是真抖起来了,

    毕竟掌握禁军兵权呢少国疑,看起来似乎还能风光许久?”想到当夜的军中刀客,亚伦薇薇眯起眼睛。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