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2011 独钓长江雪

第三百八十一章 安全方面的重视

    “还不错,我主要还是跟许先生请教问题。”

    听到妈妈的问题,心里骤然紧绷起来的柳霏故作镇定地回答道,顺手将身上的大衣放到沙发上。

    在回来之前,她特地洗过澡,应该不会被妈妈发现什么破绽。

    甚至在和那位年轻老总深入了解之前,还换了身难以启齿的感性睡衣,柳霏觉得自己已经掩饰得够谨慎了。

    毕竟,她也知道,若是让母亲知晓自己和年轻老总的关系,很多事情都会走向不可预料的方向。

    保持现在的关系,挺好,柳霏并不想破坏掉如今的默契。

    “嗯,我准备让人在除夕当天多订两个大厅,给你粉丝团的成员观影,你觉得怎么样?”

    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问题,柳晓辰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说起了过几天的工作安排。

    请粉丝团成员看电影,不仅是为了跟青果娱乐示好,也是维系柳霏粉丝的凝聚力。

    毕竟,柳霏的下一部爱情电影,还需要粉丝们买账,才能在上映初期打开局面,继而扩大影响力和口碑。

    这一部电影的成败,可是关乎着柳霏能否稳固在国内电影圈的地位。

    如今国内影视圈里的新生小花崛起很快,一不小心就可能被人超越。

    而优质的资源,只会在顶部的几个小花手中。

    “没问题,妈妈你安排就好。”

    见妈妈没有提到那位年轻老总,柳霏心底松了口气,很是自然地拿起平板,看一下自己的微客,与粉丝互动。

    原本,她之前因为代言过TX游戏的缘故都是玩着TX微客,并没有经营流量最大的旧浪微客。

    在年轻老总的提醒下,柳霏主动将重心转到了旧浪微客,经过三个月的用心经营,粉丝活跃度在国内娱乐圈里战列前排。

    特别是她前几天发起的除夕请粉丝一起看电影的活动,获得了十几万的回复,不少人都在抱怨没有出生在杭城,错失了这次与偶像近距离接触的大好机会。

    看到这里,柳霏转头对妈妈说道:“妈妈,我们年初一以后是要去京城和魔都吗?”

    往常的新年假期,她也都是在忙碌中度过,还不如抽出点时间来拉近和粉丝们的关系。

    “是啊,到时候要带你去给几位叔伯拜年。”

    听到女儿突然提起这个问题,意识到什么的柳晓辰反问一句:“你是不是想把另外两场粉丝看电影活动放在京城和魔都?”

    “还是妈妈最懂我。”

    抱着平板电脑的柳霏笑着露出两个小酒窝,没有和往常一样,主动抱住妈妈的脖子撒娇。

    她之前刚和某人亲密接触过,现在去抱妈妈,总感觉有点怪怪的。

    “行,我让助理安排一下,联系合适的电影院。京城和魔都那边人多,既然要搞活动,就分别包两个大影厅,把粉丝见面会的人数提高到300人。”

    “妈妈安排就好。”

    相比于有些紧张的柳霏,许仁山回到家的时候,已经看到老婆休息了。

    和往常一样进浴室再洗了一次澡,觉得身上没有任何痕迹的许仁山方才上床睡觉。

    看着老婆熟睡的娇美容颜,许仁山除了有些心虚,还有几分无可避免的负罪感。

    哎,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也回不去了。

    “老婆,我和许总约好了,今天过去姑苏那边看一下。”

    吃着早餐的时候,许仁山说起了今天的行程。

    elve的发展不错,仁玉投资在第一次4000万收购股份之后,追投了6000万资金,算是控股股东,自然也比较重视。

    至于仁玉投资的其余项目,都是由原有团队主导,并没有插手太多,仅是和其他投资方一起派遣专业人士对财务进行审计。

    临近年关了,许仁山对那位同姓的许总很是放心,却拗不过对方的三番两次邀请,还是决定过去看看。

    反正,直升飞机过去也就是半个多小时的事。

    “老公辛苦了,早去早回,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老公的辛苦,师玉璇主动给对方剥了个茶叶蛋。

    “没什么辛苦的,其他的事情都处理得差不多了。”

    吃着用自家茶叶煮的茶叶蛋,许仁山也算是松了口气。

    这几天连日来处理六家公司的年终事务,着实让他这个平日里的甩手掌柜感觉到了压力,看到文件都有些头疼了。

    可事关公司年终财务的结算,许仁山也不好假手他人,还好这种情况一年只有一次。

    若是平常都这样事事亲为,他真怕自己英年早衰。

    管理公司,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老婆,我先走了。”

    “嗯。”

    坐上等候在别墅不远处的直升飞机,许仁山看着下方逐渐变小的房子,忍不住按了按眉心,闭目养神起来。

    没过多久,直升飞机就停了下来,许仁山睁开眼看了下,发现已经到了姑苏的工厂。

    此时,得到消息的许江彻已经等候在那里。

    “许总,好久不见。”

    “许先生,好久不见,请随我来。”

    和许江彻握了握手,许仁山跟着对方视察了一下公司的一个车间,便在总经理办公室坐了下来。

    早已经看过elve的财务报表,许仁山并没有在这公司多待,只是和许总喝了杯茶,畅想了一下未来的发展方向。

    婉拒了许江彻的午饭邀请,许仁山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坐车前往十公里外的一个度假山庄。

    虽说那位公关部的戚经理身材不错,风韵十足,也依然改变不了许仁山的决定。

    “预祝你新年快乐。”

    来到餐厅的某个包厢里,许仁山见到学姐的第一时间,就送上了自己精心准备的一件礼物。

    今天的倪学姐穿了一身比较魅惑的吊带蓝裙,手臂和锁骨处带着半透明的白色蕾丝,让人眼前一亮。

    对于这位学姐,许仁山内心是有很多愧疚的。

    毕竟学姐不仅不求回报地安慰他的身心,还在暗处帮了他不少忙,可是许仁山却没有太多的东西回馈对方,即便是内心的感情也不多。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倒贴钱的红颜知己。

    “谢谢。”

    看到盒子里精致的水晶手链,倪疏烟眼里满是惊喜,送上了一个**的见面礼。

    她并不在意这礼物的贵贱,在意的是其中包含的情义。

    有那一瞬间,倪疏烟的眼底闪过一丝异色,心里对接下去的安排有些愧疚,却也在刹那间被她压了下去。

    没办法,身为一个没有任何承诺的幕后情人,倪疏烟必须巩固自己在学弟心目中的地位,并寻找合适的机会,把那位许夫人取而代之。

    “今天这么丰盛。”

    温纯一番,坐下来的许仁山看了下桌子上的六个凉菜和提前醒好的红酒,笑着说了一句。

    “下次见到你就得明年了,总要吃好一点。”

    亲手给对方倒了杯红酒,倪疏烟脸上带着妩媚的笑容,搭配着今天非常感性的装扮和不错的身材,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冲击力。

    “干杯。”

    没有多说什么,许仁山举杯示意,一切都在不言中。

    十几样热菜很快上来,两人搭配着红酒,不知不觉就把整瓶红酒喝了干净。

    酒足饭饱,在脸色绯红的倪疏烟带领下,两人来到了这度假山庄的某栋别墅里。

    “别,我今天那个来了。”

    光线昏暗的房间里,倪疏烟主动中止了两人的进一步动作。

    “你这”

    听到学姐的话,热血沸腾的许仁山嘶哑着声音,不知道该说什么。

    难道,这是对方不满自己平时的冷落,做出的一点点惩罚。

    “你先去洗个澡,我准备一下,等下帮你”

    看着学弟惊愕的表情,倪疏烟莞尔一笑,凑到学弟耳边柔声说着自己给对方准备的惊喜。

    “好。”

    咽了咽口水,没想到学姐竟然愿意做这种事的许仁山,满怀期待地走进浴室。

    几分钟后,许仁山走出来发现整个卧室里一片漆黑,只是在床边看到一个倩影。

    这情调,他很喜欢。

    “学姐,我洗好了。”

    躺在床上的许仁山,等待着学姐的温柔。

    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许仁山很快就感觉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冷与热,让他浑身的血液再次加速。

    只是,当那股温柔慢慢往上的时候,酒意朦胧间的许仁山就发觉了有些大的不同:“你”

    “许先生,对不起”

    箭在弦上,早已突破了一个界限的李静婉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继续完成着自己的使命,让对方没有拒绝的机会。

    面对这措不及防的变化,箭在弦上、已经无法拒绝的许仁山只能顺水推舟,经历了难以想象的半个小时之后,才进入贤者时间。

    可惜,许仁山低估了身材傲人的李静婉的诱惑力。

    贤者时间只有短短的几分钟,按耐不住的许仁山便再次搭弓上箭,驰骋沙场。

    在某些方面,他也不得不承认,李静婉的身材某些地方和他老婆很像,甚至比起怀孕前的老婆,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

    下午两点,午餐过后都已经过了将近两个小时,酒意消退大半的许仁山洗了个澡,穿戴整齐以后看着床上熟睡的美人,叹了口气后走了出去。

    房间外客厅已经没有了学姐的身影,许仁山在茶几上看到一纸留言:‘这是送你的新年礼物,希望你喜欢。’

    可想而知,这一切都在学姐的安排之中。

    想要生气,许仁山却是有些生气不起来,甚至隐约能猜到学姐内心的委屈。

    或许,学姐是因为自己的身份,想要用更多的委曲求全,来增加在他心底的地位。

    只不过,许仁山很清楚自己对学姐的感情,绝对不会随随便便地始乱终弃,但有些话又不好明说,只能用时间来证明。

    “这都什么事啊。”

    摸了摸自己有些昏沉的额头,许仁山感慨一句,拿起沙发上的大衣,起身往外走去

    不知过了多久,原本精疲力尽的李静婉张开眼,看着昏暗的房间,脑海里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一切。

    有些哀伤,有些懊悔,还有点难以释怀的留恋。

    那位年轻老总的容貌和身材都是男人中的优秀层次,加上其身份带来的压迫感,李静婉不否认自己内心的抗拒并没有那么大。

    当初在那位倪家大小姐出手帮忙之后,答应了对方条件的李静婉就想到这一天,却没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

    想起先前自己控制不住的自由和疯狂,李静婉的脸色变得有些发烫。

    简单地洗漱一番,穿好衣服的李静婉走出卧室,却是见到了客厅沙发上坐着的大小姐:“倪小姐,我已经完成了您的吩咐。”

    “坐下喝杯茶。”

    手拿茶杯的倪疏烟没有午餐时候的醉意,看着身材迷人、容光焕发的青年美女艺人,心里莫名地有些不舒服,却很快压了下去。

    没办法,眼看那位许夫人都要生产了,这位安排进青果娱乐的李静婉却没有丝毫接触学弟的机会。

    按照学弟如今的身家以及出现在青果娱乐公司频率,以李静婉自己手段能力,根本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拿下学弟,甚至见面次数都可能屈指可数。

    尤其是那位许夫人即将诞下许家的第一个孩子,让倪疏烟感觉到了不小的危机。

    不得已之下,倪疏烟只能出此下策,摆明了自己幕后策划的关系,将李静婉送到了学弟的怀里。

    单靠她自己,倪疏烟并没有把握,让学弟保持着内心的迷恋。

    “谢谢。”

    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李静婉给自己倒了杯茶,很自觉地把桌上的那粒药吃了下去。

    面对这位背景深厚、手段高超的大小姐,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工具人罢了。

    “既然你已经有了这层关系,想必仁山会给你更多的资源,也会有更多的接触机会。”

    顿了一下,倪疏烟放下手中的茶杯,轻声说了一句:“我不会干涉你的任何生活,只要求你记住一点,不要妄想一些不该有的念头。”

    “倪小姐放心,我有分寸。”

    点了点头,李静婉明白对方话里的含义,非常肯定地回答道。

    原本,她就只是想寻个安稳的环境,不去理会娱乐圈的各类规则。

    即便那位年轻富豪再帅再有钱,李静婉也不会奢望寻常人的一生一世。

    有倪大小姐的这层关系,她能接近那位年轻富豪,获得更多的资源,维持现有的生活,就很满足了。

    “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

    很满意对方的表现,倪疏烟看着对方安静下来的清冷模样,觉得学弟一定会很喜欢这份礼物。

    她以后,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老婆,东西都收拾好了。”

    腊月二十八早上,吃完早餐回楼上换好衣服下来的许仁山,和客厅的老婆大人说了一句。

    之前和姐姐说好了回丽州过年,许仁山早就让人收拾好了行李,今天临出发前检查了一下生活用品。

    他自己的倒没什么,主要还是老婆的东西,必须保证齐全。

    “我们也好了,那就走吧。”

    和雪姨站在一起聊天的师玉璇听了,起身回了一句。

    怀孕之后,师玉璇基本上没用什么化妆品,除了衣物也没太多的东西需要收拾。

    很快,一行人就上了直升飞机。

    在直升飞机起飞后,许仁山还特地关心了一下老婆的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事,我还没那么脆弱呢。”

    握着老公手,师玉璇笑着回答道。

    除了最初三个月有些反应之外,她的身体并没有出现什么不是,何况预产期还有三个多月,坐直升飞机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对于第一次和老公家人过新年,师玉璇充满了期待,还说起了之前和姐姐在电话里商量的行程:“老公,姐姐说你们每年正月初一都要去方岩山顶拜佛,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去了。”

    说起这事,师玉璇的脑海里不自觉地回想起了七年前的那一幕,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善意。

    没有那一次的遇险,她又怎么会遇到人生中最完美的另一半,让生命得以完整。

    “你都怀孕六个月了,上山太累了,坐轿子和缆车的话也不太安全。”

    听到老婆说起大年初一的安排,许仁山有些担心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要不,还是等明年宝宝出生了,我们一家三口再去。”

    因为方岩山的石梯陡峭,许仁山每次爬山见到那些中年轿夫抬着的小轿子,都怕他们不小心脚滑摔倒;而那个缆车,有些许恐高的许仁山更是想都没想过。

    觉得最稳妥的办法,许仁山还是觉得等宝宝出生以后再去,徒步上山最安全.

    “不会啊,姐姐说了,坐缆车挺安全的。景区管理处每年都会对缆车进行检查维修,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很想在几天后的大年初一和老公一起登山,师玉璇说出了自己从姐姐那里得来的消息。

    不过,老公这么在意她的安全,她的心里还是非常受用的。

    “这个”

    面对老婆殷切期盼的眼神,许仁山也不好拒绝,而且他前世也从未听说过方岩山的缆车出过问题。

    只是,为了安全起见,许仁山还是拿起电话给丽州的杨延打去电话:“杨总,不知道你认不认识方岩风景区管理处的领导?”

    “”

    没想到这位年轻富豪突然问起这个问题,有些莫名其妙的杨延思考了一下,笑着回答道:“管理处那边不太熟,不过我和镇里的领导有些联系。”

    “我想麻烦杨总一件事,大年初一的时候,我和妻子想上山烧香”

    对于这位交浅言不深的富二代,许仁山并没有拐弯抹角,而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请人检查缆车什么的,太麻烦了,也不保险,谁知道会不会有人在暗地里做手脚。

    但凡缆车在半空中出了事,那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九死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