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2011 独钓长江雪

第四百二十三章 凭白赚了5000多万

    “许总,许夫人,这么巧,你们也住这边?!”

    正扶着妻子走在小区的游步道上,看到迎面走来的许氏夫妇,窦银赫诧异地招呼一声。

    “巧,窦总是新买的这边?”

    见到这位几面之缘的窦总,许仁山有些意外,却也没有太多意外。

    对方手里最大的资产银峰集团由海外多家公司持股超过七成,那些公司都是疑似宋某人控股。

    也就是说,对方只是宋千亿的代理人。

    至于对方为何‘恰好’买在这个小区,就没必要深究了。

    “是啊,我们之前住的高层,书君的肚子日渐大了,坐电梯上楼也不方便。正好这个小区有别墅出售,我就买了。没成想,和许总成了同小区的邻居。”

    笑了笑,巧遇对方的窦银赫简单解释两句。

    桃花源小区的别墅不少,原住户挂牌出售的却是不多,为了买到一期的别墅,他也是花费了不少心思。

    “孕妇住高层确实不太合适。”

    点头肯定了一下对方的说法,许仁山扶着老婆与对方二人并排走着,随意地闲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反倒是师玉璇和费书君两人,说起孩子的话题,颇为热切,一点都无需担心冷场。

    对于女人而言,孩子就是她们生命的延续,称为第二次生命都不为过。

    聊起宝宝的话题,两个准妈妈之间的话,从来都是停不下来的。

    走了大半个小时,许仁山扶着老婆回到家里,还聊起了今天碰到的那对夫妇。

    “老公,你有没有感觉,那位窦总对他老婆的态度,有些怪怪的?”

    说起那位在私人医院孕检时遇到的女子,师玉璇关注了一下,就发现了其中的一些问题。

    “什么怪怪的?”

    听了老婆的话,许仁山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他和窦银赫应付着聊天时,可没注意到对方夫妇之间的交流状态,只觉得对方也是小心护着那位略带知性气质的费书君,没有什么异常。

    许仁山更为关注的,是对方突然搬到这个小区背后代表的深意,这是敌人把密探突突到自家小区里了,不得不慎重以待。

    更多细节方面,他倒是没有看出来。

    “他看费书君的眼神,没有老公看着我的时候,带着的光。”

    提到这个有些虚无缥缈的感觉,师玉璇脸上却很是认真。

    作为孕妇的直觉,男人眼中有没有光,可是很明显的。

    “那可能是因为,我一直想做老婆的奥特曼。”

    没想到老婆如此感性,许仁山笑着配合了一句。

    正常男人,对着怀了自家孩子的老婆,眼里肯定都带着光的。

    只能说,怀孕后的老婆,第七感越来越神奇了。

    不过,这也给许仁山提了个醒,以后行事更得小心仔细,不能出现一点点差错。

    “老公肯定是保护我和宝宝的奥特曼啊!!”

    听着老公的情话,师玉璇靠在对方怀里,痴痴地肯定着。

    相比之下,窦银赫扶着妻子费书君回到新买的别墅后,却没有外面展示的那么甜蜜。

    让妻子在客厅休息,窦银赫独自走向了二楼的书房办公。

    “冬冬冬。”

    在丈夫进入书房几分钟后,上完卫生间的费书君叫阿姨泡了一壶茶,亲自端进了书房。

    “这种事情,让保姆做就好。”

    注意到端茶进来的妻子,窦银赫放下手中的报纸,起身接过茶盘,语气里满是柔和。

    “别人过来,我怕打扰了你。”

    等对方放好茶盘,费书君亲自给老公倒了杯茶水,眼神不经意地瞥过桌上报纸的头条。

    发觉了什么,她却是什么也没多说。

    “你先回房间休息,我很快就过来。”

    对于这位知书达礼的妻子,窦银赫是比较满意的,但也仅限于满意。

    男人真正的成就,来自于事业的成功。

    何况,心结未了的他,也不可能真正放松精神,彻底爱上一个女人。

    “好的,你也早点休息,别累着。”

    听到老公的吩咐,费书君不再多说,安静地退出书房,回卧室休息。

    等妻子离开,窦银赫的眼神落在书桌上的报纸,端起温热的茶水喝了一口,眼神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

    喜视集团老总与青果娱乐老总对赌的消息,并没有在短时间内成为过去式,反倒是在有心人的宣传下,停留在各大版面的头条好些天。

    一直到二月份第四周的周一早上,大宋实业领衔,与硬银、思域投资等多家资本,战略投资喜视集团20个亿资金,引得资本市场一片哗然。

    与此同时,年后十多个交易日里起起伏伏的喜视集团股票,勐然大涨近三十多个点,市值从原来的60亿达到了近80亿。

    “木头,这几天喜视集团的股票怎么涨得这么奇怪?”

    周六清晨,在跑步机上缓缓迈动大长腿,李彦妃有些奇怪这个星期的股票涨势。

    之前在对方的建议下,李彦妃买进了将近一个亿的喜视集团股票,在专业人士白杰杨的操作下,倒是没有引起太大的起伏,总体而言只是稍稍涨了3个点。

    可是,她的钱上一个星期刚好买进去,喜视集团的股价就开始疯涨。

    这个星期的五天时间,她平白赚了三千多万,李彦妃算了一下,觉得自己这辈子上班赚的工资也没这么多。

    就连她老爹,按照这一周的赚钱效率来算,都不一定有她赚钱。

    “很正常,一个市值才60亿的公司,突然获得20亿资金的投资,股票不涨才怪。”

    对此,许仁山没有任何的惊讶。

    原本,他还想着喜视集团甄总那么足的底气从哪里来,结果都不用怎么调查,幕后之人就跳出了水面。

    可惜,这一波暴涨三成多的利润之前,玉山基金才买进了不到1亿5000万的喜视集团股票,凭白赚了5000多万,有些少了点。

    不是玉山基金的操作团队不给力,实在是暗处里购买喜视集团股票的人不少。

    除了李彦妃的那1个亿资金,暗地里好几家大柚子在吸筹,估摸着提前得到了喜视集团融资的消息。

    说不定,那些所谓的柚子里,就有甄总和宋某人持有的壳。

    那些别有用心的家伙,肯定是暗箱操作,哪里像他和李彦妃,完全是瞎猫碰上死耗子,靠运气赚的几千万。

    可以说,这一波大涨中,很少有散户能把持得住,真正吃完全部的福利。

    对于准备持有两到三年的玉山基金来说,此次涨幅过后,完全可以抛售一部分获利,等到过一段时间跌回低点,再持续购入,安静等待三年后最疯狂的时候再抛售。

    这些都是基金管理团队的活,许仁山已经将自己预估的曲线画给他们看,若是还不能赚到足够的利润,操盘手就可以洗洗回家种番薯了。

    “那你说,我要不要先卖一点掉啊?”

    难得碰到这般有趣的事,李彦妃自然要好好和许木头讨论一下。

    即便是对股票不感兴趣的她,陡然遇到这么夸张的涨幅,也是稍微了解了下股票的一些规则,和许木头聊起天来毫不生涩。

    而站在一旁的女私教包佳慧,同样在认真地倾听着。

    上个星期,她也是把全部存款买了进去,这个星期才五个交易日就赚了八九万,抵得上她大半年的工资了。

    有那么好几个瞬间,包佳慧都有些后悔,没有问爸妈借点钱多买一些。

    不过,冷静下来之后,包佳慧又对这个股票市场充满了敬畏,她可是看到网上很多人在骂那些赚钱的庄家,明显是没有赚到钱的。

    她这点资本,还是安安静静跟着某位大富豪操作,赚套房子就收手。

    “这次涨得太过突然,可能会有所回调。不过你是准备长期持有,无需在意短期的涨跌,放着也没事。或者也可以让白杰杨帮你卖掉一部分,到时候低点了再买回来。”

    听了长腿女同学的问题,许仁山想起先前基金管理团队的分析,给出了合理的建议。

    按照他和那位甄总前两个星期才闹出的对赌传闻,有心人布局购买喜视集团的股票拢共也才不到10个交易日,真正拿到手里的流动股票并不是很多,这次涨幅不会太过迅勐。

    柚子和机构可不是慈善机构,不会白白给散户抬轿。

    当然,也有可能存在例外。

    比如,有些人很早就知道了大宋实业准备注资喜视集团的内幕,早早就拿到了足够多的流通股票,想趁着这波大赚一笔;或者,一些潜伏很久的柚子和机构,准备好了充足的弹药,就等着套现获利。

    股票市场,风云变幻,没有谁可以精准地把控整个市场。

    即便是大时代里的丁蟹也嗯,那种无敌运气型的不算。

    无论怎么说,喜视集团在接下去两三年间的膨胀是无可避免的大势,作为一个大散户,李彦妃长期持有就是最好的应对。

    “行吧,那我就不卖了。”

    对许木头的分析深信不疑,李彦妃也没打算卖了再买回来,实在有些麻烦。

    另外,她还有4000万的茅台股票没有抛,等三年后把喜视集团股票抛了,再买回茅台股票,放个七八年。

    嘶

    脑海里随便一算,李彦妃发现自己未来可能会有上百亿的茅台股票。

    这个,养个许木头总不难了吧!

    下意识地,李彦妃忽略了很多现实的问题。

    “嗯。”

    听了长腿女同学的决定,许仁山没有多说什么。

    “今天MBA班是新年后第一课,你不会请假吧。”

    说完股票的事,李彦妃说起今天周六的MBA课程。

    又到了和许木头一起上课的日子,真是让人期待啊!!

    “不会。”

    肯定地回答一句,许仁山从跑步机上下来,走向了器械区。

    而得到准确答桉的李彦妃,脸上带着开心的笑容,同样开始了柔体训练。

    作为新年的第一次MBA课程,许仁山作为班长自然不会缺席,难得一次没有在早晨后陪老婆散足30分钟的步,就前往了江大紫金校区。

    不过在他离开家之前,见到了师姐带着囡囡过来,倒是不用担心老婆今天在家无聊了。

    “各位同学”

    难得出现的新班主任——某位五十多岁的教授出现在班里,做了个简单的发言,就很安静地离开,存在感极低。

    “木头,黄姐姐请假不过来了,要等下个月生完孩子,坐完月子后再回来上课。”

    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旁边许木头的手臂,李彦妃小声地说着:“下个月黄姐姐生了孩子,我们要不要去送个果篮?”

    “行,到时候组织几个班上的同学过去看看。”

    听了李彦妃的话,许仁山随意地答应下来。

    黄紫尹的预产期比他老婆早一个多月,过个两周就差不多到了生产日子,届时买点果篮去看看对方,也是应有之意。

    “那我们到时候一起去。”

    见许木头答应,想到到时候可以一起同行的李彦妃笑开了花,继而开始说起了八卦:“你听说了吗,方冷荷要和游不群订婚了!”

    “这么快。”

    挑了挑眉,许仁山意外地看了眼隔着一排桌子的游不群,发现对方二人确实是如胶似漆,看来是好事将近。

    “不过,我跟你说。”

    竖起了手掌,李彦妃凑到对方耳边轻声滴咕:“生活委员冯语梦好像和游不群走得挺近,方冷荷都因为这个和她吵过了一次,两人之间的关系闹掰了。”

    “游不群有这么吃香?”

    听到班上两位除了李彦妃之外比较好看的妹子都和那位游二代扯上关系,许仁山倒是有些意外了。

    什么时候,这位吊儿郎当的游二代,竟然成长到了让两个姿色不错的富家女争夺的地步。

    “好像是游不群那个梦想单车打入了华北市场,未来前景很好。梦想单车很快就要开始下一轮的融资,身价很可能又要涨一大截了。”

    关于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李彦妃还是很清楚的。

    只是,梦想单车的发展再好,在她的许木头面前,根本就不够看的。

    上一次梦想单车融资1个亿,估值差不多四五个亿,这次就算融资5个亿,估值也就20亿左右。

    连许木头名下那个玉茗集团的五分之一都不到,算不了什么。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看着如数家珍的长腿女同学,许仁山很是意外地问了一句。

    “呵呵,不告诉你。”

    嘴角一翘,李彦妃神秘地拒绝回答这种问题。

    八卦可是她们女孩子的天性,偶尔请班上的几位女同学吃顿饭,什么消息都知道了。

    为了可以拥有更多和许木头聊天的话题,李彦妃那是计算得明明白白,哪些渠道的消息觉得对方会喜欢听。

    早晚有一天,她可以把许木头拿捏在手里,让对方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

    见到长腿女同学如此得意的模样,探究欲不强的许仁山也没有追问。

    “大家等一下。”

    很快,早上的课程结束,在那位老教授离开后,文娱委员方冷荷来到台上喊住准备去吃午餐的众人:“今天是咱们新年的第一课,我和不群晚上在江省国际大酒店请大家吃顿晚饭。完了再唱个歌,算是我们俩准备订婚的提前宴请,还请大家不吝赏光。”

    说完之后,方冷荷的眼神不自觉地挑衅地瞄了下冯语梦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