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启九九 地多

第四十二章阖家欢乐

    李明翰踏上了回家的路程,这次乘务员同志已经不飞这趟航班了,也就没再为省那几百块麻烦她。

    二十九号晚上,李总监回到了徽都,李小玥已经开始放假了。

    “爸爸,是不是明天我们就去北京啊?”小丫头太开心了,今年爸爸的表现越来越好了。答应放假回来,这还没有正式放假呢,就已经到家了,爸爸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票还没买呢,最早后天,最迟大后天还行啊。”

    “大后天啊?好吧”小朋友扳着手指头,稍显失望,爸爸你的表现应该还能更好一点的。

    “我爸应该有工龄假吧?要不我们一起去吧。”李明翰其实也搞不清,现在有没有工龄假了。

    “什么工龄假,你是多少年没上班了,我怎么没听过这个假。”老李同志没给儿子好脸色,可能是最近在家没少受领导的气。

    “你准备带小玥去多久啊?”李永波同志的老领导发话了。

    “没定具体的日子,玩开心了再回来,我爸要是能请到假的话,我们就一起去吧。”前世一家人出去旅游的日子就屈指可数,现在有这个条件了,李明翰希望能多陪陪家人。

    “老李,怎么说啊,儿子邀请你去看看天安门。”

    “我怎么说,关键是你怎么想啊,在我们家你不就是局长吗。”

    “那你明天就去请假,后天正好是礼拜六,十号上班等于就请五天的假,翰子明天有什么事。”

    “你们要是去,我就没什么事了,我什么事能大过我爸请假啊?”李总监顺嘴捧了老李同志一下。

    本来李明翰是准备明天去看一下师傅,再去单位转一下,后天休息去二叔那里一趟,大后天带女儿出发的。现在既然要照顾老爸的假期,其它事肯定要为家人让步了。

    “那行,明天我去请假,你们在家收拾东西,翰子去订票、后天我们出发去看天安门。”自从有了孙女,一家人还没有一起出过这么远的门旅游呢,李永波这回终于把亲情放在了工作前面。

    “耶”李小玥在沙发上跳了起来,比过年都开心。

    第二天李明翰带着女儿进城,去买了四张一号飞京城的公务舱。想着李永波同志是一个摄影爱好者,又去新百逛了一圈。

    “这款是佳能的eosd30,今年五月刚刚发布的,前几天才到的货,有三百万像素是目前市场最先进的数码相机。”这个年代,再买单反肯定不会买用胶卷的了。

    “行,把那款索尼的摄像机也拿给我吧。”两部设备,花了李总监六万多,估计用不了几年就会淘汰。不过想到父亲拿到手开心的样子,花这点钱、值!

    “喜子、公司京城有车吧?我明天大概下午一点到,你让人帮忙定一下天安门附近的酒店、越近越好。一间大床房,一间标准间,我带家里人去玩几天。”隆申在京城有个办事处,伊老汉这个年代是经常进京的。

    安排好一切,第二天一家人开车出发,奥迪就存在机场。到京城后,有工作人员开了丰田大霸王来接机,酒店给定了首都宾馆。

    宾馆就在前门大街,站在房间里就能看见天安门广场。稍做休息一家人就出发了,步行去看了纪念碑然后再去参观故宫。

    出了故宫已经快晚上九点了,在王府井吃了顿便饭,决定早点回去休息,明天一早看升旗。

    问了酒店的工作人员,二号早上升旗的时间大概是四点五十不到,一家人四点不到就起来了。住在首都宾馆最大的好处就是,看升旗、去故宫、逛王府井都不需要坐车、步行就行。

    “爸爸,为什么这么早就升旗啊。”小朋友昨天走的路有点多,再一大早起来还有点迷迷糊糊的。

    “因为国旗是一个国家的象征,升国旗仪式代表了祖国的形象。每天的国旗的升起时刻和太阳升起的第一缕阳光同步,也象征着祖国蒸蒸日上。”

    “哦,来看升旗的人真多啊。”李小玥此刻骑在爸爸的颈子上,目视周围的人群好大一遍啊。

    “昨天人更多。”

    “为什么啊?”

    “因为昨天是七月一号,是中国共/产党的生日。我们国家所有的大日子里,比如元旦、五一、七一、十月一日国庆节,来看升旗的人就特别多,像过年一样。”

    “我知道了,大日子都是一号。”小朋友立刻找到了华点。

    一家人在京城前后待了五天,参观了大会堂、各大博物馆,李小玥对地铁特别的感兴趣。后面两天隆申派车,去爬了八达岭,又去参观了十三陵。

    中途父母带李小玥去参观博物馆的时候,李明翰借口有一些业务上的朋友要见,约了秦诗雨。家里人没什么疑惑,儿子现在交际的范围广,到京城来都有车接送,去见见朋友很正常。

    只是晚上回宾馆房间的时候,李小玥小朋友总觉得爸爸哪里不太对劲,不过第二天就被游玩的快乐冲谈了。

    和姑娘约在了长城饭店,一个多月没见的二位车手,第一件事自然是交流一番车技,干柴烈火的二位在赛道里pao了个痛快。

    “这个是你写的?”秦诗雨拿着曲谱哼着调。

    “词是我写的,曲是和我的声乐老师一起谱的。”谱曲人这一栏,李明翰把安春华的名字加了上去,人家帮了忙、又帮着去注册版权。

    一首能传唱的谱曲,多多少少能给她的履历添些光彩,再说李总监也不会在意这些。

    “你特地为我写的?”女人有些感动,贴的更紧了。

    “以前就有一些构思,算半成品吧。这次正好找了山大的教授,系统的学习了一下,算是你的运气。你自己去找人编曲,看看有没有可能发一个单曲。费用不够的话打我电话,等你红了记得还哦。”

    “嗯,谢谢你”大长腿翻身骑了上来——

    “明天早上我先回徽都,然后把车开到虹桥机场接你们,我们在尚海住两天再回家。”

    周四一大早,李明翰先坐飞机回徽都到机场开车去尚海。给父母女儿订了中午飞尚海的国航747头等舱,国内航班也就这种干线,偶尔会有这种四发的大飞机。

    “爸爸,我们今天坐的那个飞机好大啊,有好几层楼房那么高,座位上还有电视看,你还坐过的啊?”

    “没有,下次你带爸爸坐,好不好啊?”

    “嗯,我存折上还有十万块钱,下次我买票带你坐。”站在驾驶座的椅背后面,李小玥信誓旦旦的表态,看来至少对爸爸、小朋友还是不吝啬的。

    酒店订了目前尚海最高的大楼,陆家嘴八十八层金茂大厦的金茂凯悦大酒店。

    站在八十层的落地窗前,吴秀珠女士腿有点软“太高了,我不能站窗户边。”

    “这个酒店要多少钱一天啊,是五星级的吧?”老李同志有点心疼,到尚海坐的是头等舱。据说要近五千块一张票,自己两个月工资都不够,这一趟要花多少钱啊、太浪费了!

    “看你就那么大的出息,你开的车就七十多万了,我看你现在开的合适的很吗。翰子设计的合同已经结账了,你就放心的花吧。”

    出门之前吴秀珠也有过担心,李明翰把准备借给姐姐的五百万先转给了她,知道儿子现在资金已经不紧张了。

    东方明珠、外滩、城隍庙、人民公园、动物园、南京东路,一路上都是李小玥的欢声笑语和一家人幸福的笑容。

    淮海路上有一家劳力士的专卖店,应该是这个时期全国最大的劳力士店了,离着不远的地方就有中国第一家江诗丹顿的专卖店。

    李明翰上次在香港旅游的时候,李强买单、拿了一块全金的迪通拿。那个时候没想起来给父亲也买一块,所以说尽管重活一世,也不是方方面面都能做到滴水不漏的。

    父亲一直喜欢戴表,李明翰结婚的时候买过一块英纳格,款式就是近似劳力士的星期日志型,后来自己不戴了,现在就在父亲的手腕上。

    在京城王府井的时候,就看到有劳力士的专柜。没买的原因主要是没有合适的型号,当时柜台里只有四十毫米直径尺寸的,父亲的手腕没那么粗壮。

    “先生,您需要看看什么款式的?”柜台里的营业员眼神很好,一眼就看到李明翰手上戴的是自家的产品。

    “你们有没有三十六的星期日志,要十八k黄金款的表圈上不要镶钻,我父亲戴。”

    李明翰报出需求,没一会儿营业员拿出两块手表。唯一的区别是,表盘上时间的点位上、一款是镶钻的,价格相差了三万多。

    “怎么样、把表扣收到最小正好合适,省得要截表带了。”前几天在京城专柜就试过,所以这次李永年也没再推辞,主要是自己的确很喜欢。

    “就拿这款没有镶钻的吧。”这次李明翰听从了父亲的意见,没为那几粒石头破费。

    内地的报价比香港只高一点,可是几乎没有折扣特别是日志型。听柜姐说要是间金的日志都是全价,这块属于全金的打了九五折。

    “爷爷,你现在跟爸爸一样,手上都是金晃晃的了。”车上李小玥拍着爷爷的马屁,话里话外的意思李总监懂的。

    这么小的年纪,买手表肯定不合适。在南京路上的一家珠宝店,李明翰给女儿买了一条铂金的脚链。现在脚腕还细,往里面扣一些,正好多出的一截挂在外面一晃一晃的。

    小姑娘下午走路的时候,时不时的要低头欣赏一下,应该是非常满意。

    九号下午终于到家了,不耽误老李同志十号的工作。

    “就是这块地,一共一百零五亩多一点七万平方。”第二天开发区里,黎正浩指着前面一片场地给徒弟介绍着,里面已经有人开始清理杂草,围墙建的也差不多了。

    “你这个前面临路边不是可以盖一排楼吗?到时候人多了,上面办公下面都可以做门面房。”对于后世这条路,李明翰还是有印象的。后来开发区的厂多了,这条大路上有不少配套的店面。

    “嘴一张一排楼,哪来钱啊?”师傅又在哭穷了。

    “真不够,我这里还有一点,你回去跟嫂子商量一下?”反正你也做不了主。

    “行,我回去和你嫂子商量一下。”

    临晚的时候李明翰赶到城里在二叔家吃饭,看到侄子李永波明显的很开心。

    “二爷、二/奶好,这个是我爸让我带来孝敬您的。”二位老人都健在,李明翰在家里带了几盒礼品。

    “哎呀,这不过年不过节的,又让你破费了。”

    “晚上我们叔侄俩喝点,你要是回去,等刻就让小峰帮你开车,他自己打车回来,或者就住家里明天再走。”

    前世叔侄俩从未单独喝过酒,父亲和二叔都退休后,家庭的聚会上倒是没少喝。

    “行,都听二叔的。”既然二叔这么开心,李明翰当然不能拒绝长辈的好意。

    “小峰,把房里面那两瓶五粮液拿过来,就是前几年你舅舅送的那两瓶,我陪你果果喝几杯。”

    “那二叔你现在职务没有调整?”酒过三巡,叔侄二人聊到了工作的话题。

    “嗯,这个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有合适的位置的,最近正好其它市局来参观学习的也不少,总有机会的。”

    现在是副处了,在路政科属于高配。以后是否能转到更高的职位,肯定还是要看机遇。不过侄子现在的社会关系在这里,李永波相信不会再让自己等多久的。

    “我八月底还要回来一趟,开学的时候我捐的那栋楼要启用了,到时候会见陈老师。要是没有合适的机会,就等过年的时候再说。”

    李明翰知道二叔留自己喝酒的心思,一个是感谢一个就是后面怎么安排。自家的长辈,就直来直去不必瞒着什么。

    “好,我知道你现在是大忙人,我这边你也不用太着急。小峰,把那瓶也打开,给果果倒满。”

    李明翰没有在二叔家留宿,表弟帮着把车开了回去。

    第二天去了一趟单位,罗文太的头疼的要炸了。

    不过李总监没有待太久,仔细想想,也许这件事是真的已经超出罗文太能做主的范围了。

    但是看着他那副囧样心里就舒坦,嘴上没有松口,说是九月头再来等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