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灵魂画手 无籽甜瓜

第三五七章 高凡新作鉴赏会

    由霍莱因馆长召集的‘高凡新作鉴赏会’在五月初举办。

    参与者包括长期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签有‘艺术顾问’职位协议的学院派教授、知名艺术评论家、收藏家,当然还有几个霍莱因的艺术家老朋友。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艺术顾问这个头衔不止意味着丰厚的职业佣金,也意味着在艺术界的地位,毕竟他们可以对博物馆的全部收购合约提供意见和建议,而入驻全球四大之一的‘大都会博物馆’,对一位当代艺术家而言,是至高无上的荣誉。

    当然,收藏界与艺术家之间的‘力’是相互的。

    比如卓别林不需要奥斯卡来证明自己的伟大,但奥斯卡需要卓别林来证明它的权威。

    所以大都会博物馆才会提供了一间画室给当世最著名的油画家高凡,希望证明这位艺术家与博物馆之间的羁绊。

    但过去十六个月的时间里。

    这位创立恶魔派的年轻宗师巨匠的表现让人迷惑。

    霍莱因和他的艺术顾问们,虽然没有出现在画家的画室,但却知道画家一直在做什么。

    他在临摹德加。

    并且还是临摹了两遍。

    作为印象派的奠基人之一,德加对于现代艺术史的开创性毋庸置疑。

    但高凡在艺术史上的地位理应不逊色于德加,如果是一名初学者,对德加的临摹无疑是有借鉴意义的,但对于高凡这样,已经形成自己风格的大师巨匠来说,对另外一位大师的临摹,就显得不合时宜且非常古怪了。

    能够忍受这样的古怪,长达十六个月,已经是高凡的名气和地位以及过去作品的‘伟大’在支撑,可在一个月前,克莱因终于抗不住董事会的压力和顾问团的建议,向劳伦斯下了最后通牒。

    现在,高凡的新作摆在所有人面前。

    却有些让人看不懂。

    这是一幅60X80的作品,并不大,对整体背景的描述是模糊的,色彩较深,人物形体上则使用了浅色,模特坐在那,旭日的光照在她的脸颊上,这让她显得丰润而富足,一丝微笑挂在她的唇边这个表情在模特安娜脸上很罕见。

    “有一点德加后期的风格,但并不相同,很……嗯,很平凡。”一个艺术顾问说,德加后期是把古典主义的庄严融入现代主义中,所以那时德加的作品,美得绚烂,但眼前高凡的作品不一样,它的色调和构图都显得很……嗯,平凡。

    “高凡早期作品,就是《面具》组画时,已经有很明显的现代主义风格。”另外一位学院派的教授说,“我有幸参与过PACE的一场拍卖会,见过他还在上学时的一副作品,当然,那幅作品有个古怪的名字,就不说了,我的意思是,更早期的时候,高凡的现代主义画风就已经比较成熟,与德加相似。”

    “对,从《面具》组画到《波士顿人》,一脉相承,《波士顿人》是高凡在现代主义上的巅峰之作,是一幅伟大的作品,那个时期的高凡,和德加后期更加相似,但德加作品是美、是激情,高凡则是洞悉心灵、是超越人性。”一个资深艺术评论家说。

    “所以《Amerian Art》的琳赛·波洛克才会说高凡让现代绘画艺术有了新的锚点,是对人类心灵的洞悉和解放。”学院派教授点头。

    “再之后,高凡的几幅作品,似乎想进行新的尝试,包括《猫》、《擂台》和《老兵》,他似乎想从现代主义转向古典主义,这个转变不同寻常,很少有艺术家会进行这样的选择。”那个评论家说,“当然,我认为这个转型是失败的,虽然他系列主题中的《佛》拍出了前所未有的高价,但这并没有给二十一世纪的艺术探索留下什么。”

    说完,这个在《纽约时报》拥有专栏的评论家望着眼前的高凡新品,抱着肩膀掐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才说:“我很迷惑于高凡创作这幅作品的主题性和继承性,不是《波士顿人》现代主义巅峰的延续,也不是《佛》那种回归古典主义的尝试,他又走了第三条路么?那他为什么要去临摹德加呢?”

    “或许他认为自己已经在两条路上达到了巅峰,所以在进行新的尝试?”有艺术顾问提出。

    “不不不!”那位参与过《万蛆奔涌》拍卖的教授忽得发现了什么似的,他宣布:“各位,我发现高凡创作这副画的继承性了,你们看,在幅画里,高凡选择了他早期的创作风格,他的线条、着色和结构,与德加后期、也就是他的早期风格很相似,形体准确生动,线条朦胧流畅,色彩迷离变幻。

    但又与德加不同,高凡对环境光的渲染,明显带有提香的氛围感,这让整幅作品中充满了一种生动的情绪,只这一点小小差别,就可鉴别出高凡与德加,德加对人物的描述是冷酷而疏离的,高凡则是好奇而生动的。”

    “所以,高凡在达到巅峰后选择了回归?”一位艺术顾问琢磨着,“他现在正在回归早期。”

    “但技巧更纯熟。”学院派的教授补充,“当然,其表现力上,则是逊色于德加。”

    至此,这场鉴赏会已经进行了一个多小时。

    各位艺术顾问找到了这幅画在高凡创作生涯中的继承性,不论高凡接下来的风格选择,是否是回归,这幅画都足够成为他艺术尝试中的一个标志性动作,基于高凡此刻的身价和名气,都足够大都会博物馆将其收藏了。

    结论是:虽然没给人惊喜,但值得收藏。

    这时,霍莱因又说:“为了便于各位更理解高凡先生在创作这幅作品时的理念和表达方式,我把这位模特请到了现场。”

    请模特到来?

    这对于鉴赏画作有什么意义么?

    在艺术顾问们觉得疑惑的时候,安娜·阿玛斯,恶魔派的另外一位画家,已经应约进入了这个房间。

    “咦?高凡画的是安娜·阿玛斯?”艺术顾问们愣了一下,他们对安娜·阿玛斯也很熟悉,虽然这位女画家并不经常抛头露面,但至少见过照片和视频,刚才在端详那副画作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这竟然是对安娜·阿玛斯的一张画像。

    但此刻,安娜·阿玛斯站在这张80X60的油画旁,他们竟然越看越像,无数个细节,把画作中的人和女画家联系起来,分明就是一个人,但为什么之前欣赏画作时注意不到呢?

    ……神奇!

    所有艺术顾问都觉得自己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