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全球穿越开始 过电过敏

第七十三章 可他真是个好人

    他这态度的陡然转变,让姜不苦感觉非常惊讶。

    无论是在姜泰的记忆中,还是自己与他不多的几次接触,姜不苦都能够感受到,蔡渊对他“姜泰”真的是没话说。

    如同一个温厚的长者,慈蔼的爷爷,即便他之前表明对以前的姜泰也不是全无意见,至少在天箭军一事上,两人的想法还是有很多冲突,但他即便表达意见,也会非常婉转,在察觉到姜泰不满外人对天箭军的插手后,更是很干脆的后退一步,不再多管,只是默默旁观。

    不仅爱他,而且还爱得有些宠溺,小心翼翼。

    他隐隐觉得,蔡渊老爷子应该是把姜泰当成精神上的孙子,精神上的衣钵传人。

    他的年龄摆在那里,哪怕他比其他武者更懂养生,但武道本身的限制在那摆着,他确确实实已进入了人生的暮年,而寄托了他一生心血的天京基地市却还要继续向前,不能因为他的倒下而停摆。

    这些年来,他或许从来没有放弃寻找接班人的努力,但是,找来找去,都差了点意思吧。

    直到姜泰白衣负箭,显于人前,惊艳天京,又只过了两年,更是单弓入殿,一飞冲天。

    也只有这样的奇才,才有资格接过他手中的重担吧?

    而此时此刻,老人却显露出了他从不曾见的另一面。

    隐隐的,他甚至有种感觉,或许,自己印象中那位慈穆的长者才是少见的,这种坚毅果断、冷厉决绝,才是更多人对他的印象吧。

    开玩笑,作为亲手缔造了泛炎夏阵营中最强大的一支势力,祖、父、子三代亲手缔造了一个跨度两百多年的传奇,蔡老爷子难道就是个温言细语笑眯眯、只能在躺椅上晒太阳的老猫吗?

    本来笔挺正坐的姜不苦下意识的把背弯了弯,直到两人的坐高相当,视线平齐,这才问道:

    “议长,发生什么事了吗?”

    蔡渊没有回答,而是无声的拍了几下姜不苦手背,这才道:

    “自从你们行动开始,我也做了些事情。

    我将我们提前发现的一些端倪,跨世界的空间通道或将出现这些猜测传讯给了周边几个势力,提醒他们小心防备有可能到来的异世界侵袭。

    他们没把我的提醒放在心上就不说了,有几家居然还疑我别有图谋,想要趁着这次天变搞事。将在这样的变局中本就捉襟见肘的力量分了很大一部分用来防备我们,这不就使得内里更加空乏了吗?

    等到空间通道次第出现,他们这才急忙慌的四处堵漏,慌乱之间,顾头不顾腚,摁住了这头,就露出了那头,他们又无法提前精准预判,除非恰好撞上,世界这么大,等到空间通道成型,那些炮灰漫山遍野铺陈开来,就算它们挨个站好一个个砍过去,也能把武尊强者累死,更别说它们出了空间通道就四散开来,都知道自己难逃灭亡一途,更加肆无忌惮。”

    说至此处,蔡渊喟然而叹。

    “我这主动传讯示警,本是想着借此机会让大家矛头一致对外,精诚合作的意思。

    若是这事成了,借此契机,泛炎夏阵营这个‘泛’字真能渐渐抹掉。

    却没想到,我的传讯不仅没有迎来精诚合作,反倒凭空让大家多了许多狐疑猜忌之心。

    一辈子小心翼翼的我却在这时候急切了,也过分乐观了。

    老话说得好,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

    所以,我要告诫你的唯一一点就是,你率军跨境作战,目的就是镇压异世入侵,其他的,你一概莫管,也别想着与当地精诚合作做朋友的想法,异世入侵者他们会痛恨,可你们在他们眼中同样是入侵者,甚至威胁可能还大一点。

    所以,你在对抗异世入侵者的同时,也必须防备身后的暗箭,这也是我之前告诫的,凡事以自身安危为重,切莫让自己陷入两难境地,真到不可为时,换一处就是。

    我们尽己所能,伸出援手,可若有那一心就想在泥沼中扑腾,那也由他。”

    “是。”姜不苦认真应了。

    而后,他又殷殷告诫叮嘱了许多,就像父母在子女远行的前夜,各种絮叨不止,越谈越琐碎。

    听到这里,姜不苦知道,蔡老爷子应该真没什么话要交代了。

    姜不苦耐着性子听了一阵,这才提出告辞。

    蔡渊只是笑着点头。

    待姜不苦远去,空荡荡的大殿中,仅剩蔡渊一人。

    大殿之中,除了长桌,仅左右两侧各十一张空椅陪伴着他。

    天色已经暗淡下来,户外的天光,连门口咫尺之地都无法照亮,使得殿中更显黑暗静谧。

    某一刻,在这黑暗的静谧中,忽然响起一声畅慰的笑。

    ……

    姜不苦回到九珠箭馆,与苏雅和箭馆老人们小聚了一会儿,算是补回了上一次的失约。

    而后再次回到修炼斗室之中。

    其实,在与蔡渊谈话之后,他心中就有些困惑横在心间,真真有些如鲠在喉。

    现在独自一人,他终于忍不住再次动用天道权杖虚影,心田中,师绾暄留下的淡薄如绘象的虚影轻闪,瞬间变得生动可人起来。

    或许是天道权杖虚影和师仙子的友谊的共同作用,每次受招前来的都是堂堂天道管理委员会主席,而不是随便某个别的角色。

    当然,也有可能是师仙子嘴上不说,心里却颇喜欢与人聊天的感觉。

    不过,这些隐秘就不是姜不苦能够知道的了。

    在确认是她受招后,他便直接道出了自己的疑惑:

    “不是说除了走道法体系的修行者,和极少数有着不可替代作用的武者,阵营领袖,其他武道修行者都被降临者替代了吗?”

    “对啊。”师仙子颔首做茫然状,仿佛在问,然后呢?你招我来就是为了问这个吗?

    姜不苦的眉头却皱得越发深了,道:“既如此,蔡议长示警传讯却引得这般结果,作何解释?”

    “若是没有降临者,他们以前积怨深重,甚至有着世仇,彼此防备,心思难齐,对于蔡议长的示警传讯做出任何解读我都理解。”

    “可现在的情况是,他们都已被降临者替代了啊,哪怕有那做决策的领导人物无可替代,顽固不化,可其他人都是降临者啊,大家降临此界的目的就是救世,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当此局面,力往何处使,不是很明确的吗?

    怎么却搞成了这个烂样?”

    师仙子听到他仿佛自述,又似不解的问题,怔了一怔,继而恍然,道:“我知道你在纠结什么了。”

    “首先,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随着时间迁移,我们能够接收到在这时间段以前的天道记忆。

    而根据天道记忆的反馈,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因为这些降临者的出现,此时此刻的局面,已经比本来的历史线好了太多。

    他们每一个都在尽己所能,做着最大的努力!

    虽然能力有不同,但我可以负责人的告诉你,他们至少在态度上,并不比你稍差!

    你也不要全听了蔡渊的判断,他的屁股毕竟是坐在天京基地市这边的,而且,自己给出的好意没有得到应有的对待,难免有些情绪化,他的判断也有偏颇的地方。

    比如,他告诫你小心来自背后暗箭这提醒,就把人心设想的过分险恶了,无论怎样,都不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姜不苦皱眉道:

    “可他描述的天京基地市之外其他势力的应对情况总归没有诬陷吧?

    天京基地市主动释放善意,伸出援手,为什么不抓住,反要拒之门外?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齐心协力、一致对外的吗?”

    师仙子摇头道:

    “除了你,其他降临者并不确切知道我们的存在,更不知道我们在全球的布局,不知道我们安排的降临者的数量规模,他们最多只能通过气息感应,对接触范围内的身边人有所判断,而且,这种气息感应并不准确,实力越低,感应越模糊,紫府境以下,更是完全无从分辨。”

    “所以,你眼中,或许满眼尽是降临者,可在其他人眼中,情况可能截然相反。”

    “其次,你下意识的觉得应该齐心协力,一致对外。

    可这心齐到哪里呢?

    难道全部齐到天京基地市、甚至你的名下,才算数吗?

    你自己试想一下,假如我给你颁布一个类似的任务,让你降临后直接听从某某调度指挥,言听计从,绝无违逆,你会作何感想?”

    当然是去TMD,体验感这么差的“游戏”,谁爱玩谁玩,大爷不奉陪!

    那么反过来,别人难道就会多受一点委屈吗?

    谁还不是个宝宝呢!

    “把邀请函发出去,把选好的目标对应拉下来,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如何让他们保持持久的激情,不至于‘玩着玩着’懈怠了,厌倦了,不想干了。”

    “要让他们有足够的代入感,他们在此界的身份,不同势力之间的博弈、历史和渊源,都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可过分代入同样不行,没谁愿意彻底沉浸在灭世的体验中。”

    “我们需要不时刷一下存在感,一旦他们沉浸过深就稍稍拔一下,让他们始终保持一种半超然的心境,可也不能过于频繁的露面,那会破坏他们的代入体验。

    同样,那些违逆他们意愿的任务也是不能发布的,比如,让他们直接不远万里过来投奔你或者率着麾下力量一起投入天京基地市。”

    “再一个,依我的了解,即便大家都知道彼此都是降临者,都知道主线任务是救世,可要让大家因此就不顾其他,聚在一个意志麾下,听着统一号令行事,那也是不可能的。”

    “因为大家都是降临者,这个世界不是条条框框限定死了一切的现世,就是杀人都不再是死罪,多少有些百无禁忌的意思,在这样的世界中,大家只会活得更恣意一些,你想要齐心协力,统一号令,那真得让人心服口服才行。”

    “所以,这个世界不可能因为武者全部变成降临者就忽然之间自发的秩序井然起来,这种事情,即便是在现世都做不到,更何况是对人更难约束的此界呢?”

    她这话说得姜不苦彻底无言以对。

    这话也真说到了点子上,他之前还真就下意识的觉得“既然大家都是为救世而来的降临者,大家精诚合作、团结一致共抗异世界入侵不好吗?”

    他甚至觉得这是理应如此、理所当然之事。

    却没想到,这个想法本身就是天真的一厢情愿。

    他喃喃低语道:

    “所以,要让大家齐心协力,一致对外,必须得有能力实实在在的做到,让人心服口服、无话可说的那种,而不能通过任何取巧的办法。”

    比如“都是自己人,降临者不打降临者”,说不定人家反而会兴奋大喊,“打得就是你!”

    心中则会想,“救世主线里面开一条全球争霸,似乎也很有趣啊。”

    又比如让师绾暄他们这些“游戏运营商”做些手脚,那只会伤害大家救世的激情,提前倦怠厌烦,这造成的伤害更大,甚至是无法挽回的那种。

    师绾暄满意点头道:“你能认识到这个就对了。”

    而后又道:

    “其他势力在风水一道上确实少有可与天京基地市比肩者,这也是其他势力范围内情况会比你们这边糟糕的根本原因。”

    “蔡渊伸出援手也是真心,但也并不是真正的无偿免费,人家还要考虑个请神容易送神难的问题,天京基地市能成长为泛炎夏阵营势力之首,可不是苦哈哈埋头种田就能做到的。

    熟读炎夏古史的他,孙子兵法、三十六计什么的那都是翻来覆去玩烂了的。

    你看蔡渊慈穆得不像话,可在其他势力眼中,这就是一尊妥妥的大魔王,某一天大魔王忽然给你笑脸,还是露出八颗牙齿那种,你觉得你是心中打颤的可能大些还是认为之前的印象都是误会,他其实是个好人?”

    可他真是个好人。

    姜不苦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