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日常系血族 漠上飞鸿

第四百二十九 不懂点评,只会我草

    “手里捧着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

    半小时后,魔都某天桥上,欧亚非和姜诚令两人破衣烂衫的窝在角落,前边摆一碗。

    欧亚非哼两句后,忍不住问:“咱就说,这样真能来钱吗?”

    “这都好半天,也没人扔钱啊?”

    姜诚令倒在地上闭目养神,嘴唇蠕动:“你在街上看到要饭,会给钱吗?”

    “看情况吧。”欧亚非想了想:“我觉得咱这个计划有点纰漏。”

    “什么?”

    “你看啊,一般给钱也都是给一些可怜的小孩子或者老头老太太,我这膘肥体壮有手有脚的,一般人应该不会给。”欧亚非想了想道。

    “那不一样,咱这是行乞下葬,一般多少会给点。”姜诚令丝毫不慌。

    “别说话,来人了。”欧亚非小声道。

    不远处,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路过,两手插兜,见到行乞的欧亚非,以及地上的姜诚令,有些惊讶。

    “你这是没钱下葬吗?”男子有些惊讶。

    欧亚非阿巴阿巴的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是个聋哑人,然后指了指一旁行乞下葬的木牌。

    “虽然你装的很好…不过这里是魔都啊。”男子无奈:“带着这么个死人到市区人群最密集的天桥上,你都能做到这种事了,钱对你来讲怎么会是问题呢?”

    欧亚非:“……”

    地上挺尸的姜诚令:“……”

    欧亚非连忙表情悲戚指了指地上的姜诚令。

    “真死了啊?”男子蹲下身,仔细打量了一下此时的姜诚令。

    面色青紫,嘴唇乌青,牙齿外翻,浑身的僵硬不协调感。

    男子也是个胆大的,伸手在姜诚令鼻子前停留了一会,这才有些同情的看了眼欧亚非:“的确是去世了没错,我是学医的,不会看错。”

    “不过…我怎么觉得老爷子看起来这么面熟呢?”

    “好像是在哪见过…但又想不起来…是在哪来着?”

    欧亚非:“……”

    姜诚令:“……”

    两人有些慌了,欧亚非因为经常直播,苏影也经常在直播里露脸的原因,虽然比不上白玉竹堪比明星的人气,但也有上百万粉丝。

    姜诚令就更不用说了,国内最顶级的能力者之一。

    单要从战斗力上来讲,国内除了苏影,就是这位了,照片就在协会官网上挂着呢,但凡是对能力者社会有一点了解的,没有不认识这位的。

    不过此时的姜诚令的确是有些让人难以辨认,毕竟老头子装死…不,是本身就是个死人,和平日里‘活着’时候的状态还是有些差别的。

    不过任谁也想不到,这种身份的人会在这里行乞,还是装死人…

    与此同时,另一边,白玉竹来到了魔都一家西餐厅,熟络的找到了餐厅老板。

    餐厅老板是白鹭的朋友,一个四十多岁,保养得当的妇人,她拉着白玉竹攀谈了一会,听说白玉竹在做节目,顿时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白小姐,你和餐厅老板是认识的吗?”摄影师忍不住提醒:“规则里可是有说,在没有召唤卡的情况下,是不能寻求熟人帮助的。”

    白玉竹笑了:“我是来应聘厨师的,虽然是毛遂自荐来的,不过这不能算是求助吧?”

    随行的摄影师和工作人员都有些惊讶,一个摄影小哥忍不住问:“你还会做菜?”

    “怎么?很意外?”

    众人面面相觑。

    白玉竹传达给外人的感官就是富家千金,富家大小姐,公主人生一类的印象。

    她住的是城堡,开的是豪车,生活里女仆和暗精灵侍女们服侍,家里还有一座游乐园,每天的直播也是打游戏,看段子,品美食。

    至于家世方面,苏长云和白鹭都是富商,弟弟是世界最强生物。

    想不出来这種條件的女生還会做饭,且对手艺自信到敢来这种走高端路线的西餐厅应聘。

    很多人觉得西餐做法简单,甚至是粗糙,没什么好吃的,纯纯智商税。

    其实事实并非如此,虽说一部分西餐厅价格昂贵,手艺也相当稀松,不过也的的確确有厨艺高超的厨师存在。

    白玉竹看出了众人的惊讶,忍不住失笑,决定给众人小露一手。

    很快的,白玉竹烤了几块牛排出来,分装了三个盘子分给两位摄影师和节目组给配的女助理。

    两个摄影师小哥有些手足无措,两人都不太会用刀叉,白玉竹干脆帮两人切好。

    “嚯嚯,血族大小姐亲手做的牛排,亲手切的牛排。”摄影小哥笑道:“这牛逼我能吹一辈子。”

    “这么珍贵的牛排…”另一名摄影师年纪有点大,他面色庄严,手持刀叉:“注意一下,不要失礼了,对了,哪个手持刀来着?”

    白玉竹失笑:“随便就好。”

    “不是说这东西有讲究吗?”摄影师笑笑:“主要也是怕出去丢人。”

    “那是指正餐,除了一些非常严肃且重要的场合,平时不用在意的。”白玉竹道:“事实上,我们中餐餐桌上的规矩更多,你看不是也没人遵守?”

    “苏影说过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美食本就是用来享受的,过于追求形式,只会丧失其原本的意义,本末倒置,这种吃饭方式根本不是用餐,是应酬。而如此卓越的美食被用于点缀应酬,那就是暴殄天物。”

    “这话是苏会长说的?”摄影师惊讶:“感觉他不像是能说出这种话的人啊…”

    “其实那家伙比谁都活的通透,他吃牛排从来都用手的,末了还要嘬一嘬手指头。”白玉竹笑笑:“另外他原话说的不太好听,我这是重新加工过的。”

    众人:“……”

    “哇,好吃啊!”摄影小哥尝了口牛排,忍不住惊叹:“真特么好吃!”

    说着,他脸色一垮:“抱歉,白小姐,我文化水平一般,不知道该怎么点评,只会说我草。”

    白玉竹:“……”

    好在因为证实了白玉竹的厨艺,白玉竹在餐厅做厨师这个行为,也被节目组默许了。

    与此同时,另一边,年轻人也终于想起来在哪里见过姜诚令这张老脸了,他盯着姜诚令,整个人陷入了沉思。

    ------题外话------

    今天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