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星遗迹猎人 暗尘弥散

第七百三十八章 吃人的森林

    莫珏走到了一棵有海碗碗口粗细的雾栖木前,对柯岚等人说道:“红线外面的区域还算是比较安全的,但常规的定位设备也经常会失灵,在失去方向的时候,我们一般会选择用年轮法来确定南北。年轮法”是一种十分古老的方向辨别方法,在旧纪元的地球上,人们在森林中迷失方向就经常会用到这种方法。

    原理也很简单,绝大多数植物都具有向光性,在生长过程会趋向光源的方向。无论是在地球还是在阿尔法星上,靠近赤道的那一侧阳光总是比较充足的,由此便可以确定,年轮较为稀疏的一侧是赤道的方向,而年龄较为致密的一侧则是靠近所在半球的极点。

    “在这一点,雾栖木和地球上的树木都是一样的。”莫珏打开背包,从里面找出了一把用能量结晶驱动的小型圆锯,从锯片的质感来看,其中应该掺入了比例不低的尼诺合金。

    “灰雾森林位于阿尔法星的北半球,因此年轮密的那一侧是北,年轮疏的那一侧是南。”她将头盔上的探照灯转动了一个角度,正对着面前的这棵雾栖木,然后启动了圆锯,“不需要将整棵树都锯倒,只需要锯下一块锲片,就可以确定方向了。”

    可就在莫珏将要下锯的时候,一柄磨损得十分严重的刀鞘突然横在了她的身前。

    “怎么了?”莫珏转过头,拦住她的是这伙人里唯一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男子,从见面到现在,这个一直抱着长刀闭目养神的家伙就没说一句话……似乎连眼睛都好像没有睁开来过。

    作为一名“地狱伞兵”,莫珏自然也是一个改造人,她的右眼看上去和正常人类的眼球无异,但实际上却是一枚赛博格义眼,浅野昭戴着的墨镜对她来说,完全不存在任何遮挡的作用。

    “这家伙……怎么现在还闭着眼睛?”莫珏心里滴咕着,稍稍让开了一步,“有事吗?”

    “用锯子锯的话太慢了,我们的时间很宝贵。”柯岚替浅野昭回答道,“让他来吧,会比较快一点。”

    柯岚嘴上这么说,内心却在吐槽:这么浅野昭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小子也突然学会装逼了?不对,这家伙,自打认识他起,似乎就无时不刻都在装逼,偏偏周围的人对他装的逼还完全不会有突兀的感觉……这大概就是传说中装逼的最高境界: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让他来比较快?什么意思?”莫珏愣了一下,但还是把手里的圆锯递了过去。

    可浅野昭只是摇了摇头,没有接。

    “稍微后退一点,小心别被砸到。”柯岚善意地提醒道,一把拉住了莫珏的胳膊,将她往后拉了十几步。

    浅野昭一手抓着刀鞘,一手紧握刀柄,只听到刀镡和鞘口发出了一记金铁交鸣的铿锵声,除了柯岚和泽珞之外的其他人甚至都没有看到长刀出鞘的画面,一道灰色的剑芒就已经“嵌”入了树干之中。

    莫珏:“????”

    下一秒,以这道消逝的灰色剑芒为分界线,上半截树干轰然倒下。

    “他……他他他……这棵树……是他用刀砍断的?而且就只砍了一下?!”莫珏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等会,他刚刚……真的有拔刀吗?”

    丹宁则是下意识将注意力放在了站在最后方的渎神者机甲身上,喃喃问道:“不会是……堕天使机甲出手的吧?”

    “只是一棵直径二十公分的雾栖木而已,至于那么大惊小怪么?”柯岚摆了摆手,走上前去,仔细观察着树干切面上的年轮。

    他们是从西南方向进入灰雾森林的,一路向北朝着红线进发,从这棵树的年轮来看,方向并没有出现偏差。

    当然,这只是因为他们现在还处于灰雾森林的外围地带。这里的雾气不算浓,能见度差不多还有十多米,以附近的树木和地形特征作为标识物,再加上莫珏和丹宁这两个经验丰富的向导……要是在这里都能迷失方向,那他们还不如现在就掉头返回方舟呢。

    继续往北走了差不多五分钟,莫珏才将那份震惊消化了个七七八八,但她还是会时不时地抬眼去瞥一眼浅野昭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个一直都抱着长刀、几乎从未睁开过眼睛的年轻男子,应该就是这伙人里战斗力最强的了。

    在不把堕天使机甲算作“一个人”的情况下。

    “年轮法虽然好用,但也仅限于在红线外的区域。”莫珏对柯岚说道,“在越过红线之后,雾栖木的年轮就会生长的越发紧密这一点你应该也清楚红线一百米后的雾栖木,年轮几乎都挤在一起,根本分不出哪里致密哪里稀疏。”

    “嗯,要是年轮法在越过红线后还能用的话,这座森林就不会被人们描述得那么可怕了。”柯岚语气轻松地说道,“你们这些‘伐木工’的收益也会大大下降了……毕竟,物以稀为贵嘛。”

    “既然你们能打破那支探险队的记录,那你们肯定还有着独家的窍门吧。”三十三在一旁接话道,“伐木工……自从旧纪元终结之后,这个职业已经消失了快要一千年了。”

    “红线后的区域,能见度会迅速下降,大概走个一百米远,能见度就会被压缩到半米以内了,你甚至都看不到站在你身边的同伴……”莫珏有些羡慕地看了一眼周围的雾气,“但如果你们这种驱散雾气的设备能在红线后也一直发挥效果的话,雾气就不会对你们形成太大的阻碍。”

    “那除了雾气本身,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东西?”柯岚问道,“如果只要能将雾气阻隔在十几米外就可以畅行无阻的话,灰雾森林也不会变成禁区了吧?”

    “雾气只是最好解决的问题之中,而真正的麻烦,则是隐藏在雾气之中……至于要注意的东西,整座森林都是。”莫珏说道。

    柯岚:“你不妨把话讲得更明白一些。”

    “那些东西,我很难用语言跟你描述清楚,等真正遇到之后,你就会明白了。”莫珏皱着眉说道。

    “你不会是把自己把知道的东西全说了之后被我们给灭口吧?”三十三随口调侃了一句。

    “灭口?”莫珏脸上露出了一个有些苦涩的笑容,“我只怕……还等不到你们把我灭口,我们就全都得死在这座森林里面。”

    “你决定跟我们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抱有必死之心了?”尹凡忍不住问了一句。

    “反正我这条命是你们救的,你们想拿去的话,就当还清了。只要我弟弟还能活着就好。”莫珏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不至于这么悲观吧?”柯岚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你们上次探索到五百米深度的时候,损失了多少人?”

    “两个人。”莫珏回答道。

    “那次探索行动,你们总共多少人?”

    “十一个。”

    “十一个人只损失了两个人,你们比记录里的那支探险队强多了。”柯岚赞赏道,“人家将近五十个人越过红线,最后就只回来了不到二十个,而且他们的队员实力、装备和后勤水准也都比你们强,可探索的距离却没你们远。”

    “但我知道,那次我们至少再深入十几米,等待我们的结局就将是全军覆没。”莫珏说道,“其实我们在打破那支探险队记录的时候,还是满员的状态,这两个人,是在最后折返前失踪的。”

    “怎么失踪的?能具体说说过程吗?”柯岚好奇道,“还有,你们在五百米的地方遇到了什么?为什么你会说再往前走十几米,就会全军覆没?”

    “我不知道。”莫珏摇了摇头,“那时候我还不是伐木工们的领队……领队的人是我的父亲,他对灰雾森林的了解,远在我之上。”

    “那你父亲呢?”柯岚这句话刚问出口就后悔了……既然现在莫珏成了这个团队的领队,那他父亲十有八九已经离世了以莫珏的年龄来看,他的父亲应该还没有老到不得不退休的程度。

    “他就是那次探索行动中,我们损失的两个人之一。”莫珏的回答正如柯岚刚刚隐约所猜测的一样,“打那之后,我就成了新的团队首领,我不再允许团队里任何人前往灰雾森林的更深处……两百米处的木料,就足以让我们过上宽裕的生活了。”

    “看来你爹是属于那种有开拓进取精神的人,只可惜女儿比较怂。”三十三评价道。

    “这不是怂,我是为了大家着想……我们只是想保障自己的生活而已,我们是伐木工而不是探险家……如果要追求刺激,我们为什么不去当遗迹猎人呢?”

    “怎么感觉自己好像被DISS了……”柯岚有些心虚地又摸了下鼻尖,在心里暗自说道。

    莫珏还想说点什么,但走在最前面的丹宁却突然停下了脚步,沉声道:“到了!”

    他指的,自然就是灰雾森林禁区和外围地带的交界处“红线”。

    在众人的正前方,厚重凝实的近似实质一般的雾墙蔓延了起来,和这堵雾墙相比,红线之外的雾气简直是太稀薄了。

    而最让人啧啧称奇的是,两个区域的雾气虽然彼此连接,相互之间也有流动的迹象,但彼此之间的浓度却不会产生干涉柯岚不由得想到了一个成语:泾渭分明。

    这个成语的典故来自于华夏黄河的两大支流:渭河和泾河,这两条河汇集到一起的时候,会出现清浊分明的奇特景观河面一侧清澈碧绿如翡翠一般,另一侧则是裹挟着大量泥沙的土黄色浊流,两块水体中间的分界线明晰得就像是用笔画出来的一样。而现在柯岚眼前呈现的景象,就和这泾渭分明的奇观几乎一样。

    “就算你们能驱散雾气,但我还是建议把安全绳系上吧。”莫珏说道。

    她指的“安全绳”是一根足有五十米多长的钢芯缆绳,缆绳两端分别固定在队伍最前方的丹宁和断后的渎神者机甲身上,其他人则是用带着卡扣的副绳将自己连着这根主绳上面……这样一来,就可以从一定程度上地避免掉队和失踪的情况发生。

    照理来说,把所有人都像蚂蚱一样串在一根绳子上,根本不会有人和大部队走丢……但记录上所有试图进入灰雾森林的探险队都携带了这种装备,可就算他们把自己捆死在了安全绳上,该失踪的人都还是失踪了……甚至有的人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绕出了森林,却发现安全绳以及安全绳上“锁”着的其他同伴都失踪了。

    “把防毒面罩也都戴上吧。”柯岚看了其他人一样,率先戴了上了面罩。

    阻隔雾气靠的是泽珞的空间能力,但如果接下来发生战斗的话,泽珞是不一定能顾及到每一个人的。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柯岚深吸了一口面罩里带着制氧剂反应时所特有的酸味的空气,一手抓着自己腰间的副绳,一手搭在粗重的主绳上面,迈步越过了红线,走入了雾墙之中。

    “泽珞,先把屏障取消,试试看这些雾气到底有多厉害。”

    “能见度……大概两到三米。”三十三的声音从柯岚的右手侧传来,他距离柯岚最多不过五步距离,可他的声音却像是从五十米外传过来的一样。

    这些雾气,不仅能阻碍视野,同时也能影响声音的传递。

    柯岚又往前走了两步,一抬头,却正好看到一个黑洞洞的骷髅正在望着自己。

    “打开屏障。”

    话音刚落,周围的雾气顿时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推了开去,柯岚这才看清楚,自己面前的是一棵两人合抱的雾栖木,而刚刚的那棵骷髅,则是一具几乎和树干融为一体的人类骨骸。

    这具骨骸大半都已经嵌入了树体之中,骨骼之间的空隙几乎完全被木质纤维所填满……看上去有点像是远古生物的化石一般,只不过石头被替换成了木头而已。

    从骷髅头上扣着的头盔可以确定,死者生前是外勤军团第九独立装甲部队的士兵……也就是那批一千五百人的装甲部队中的一员。

    “咦,这具尸骨……”三十三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为什么会嵌在树干里面?难道是这家伙死的时候靠在这棵树上,然后树木生长将骨骸包裹了进去?”

    “这棵雾栖木要长到这种程度,最少也要三百年……在这个人死的时候,这棵树就已经有这么粗了,他是被这棵树给‘吞’进去的。”莫珏的脸色有些苍白,“我早就和你们说了,这片森林,是会吃人的。”